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七十九章 了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了卻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不,師姐,你不能這麼做。」雲梨見東華羽凡來真的,整個人一懵,這樣和沒有原諒有什麼區別?心裡慌得不行,整個人都在顫抖,對著東華羽凡的背影大聲的喊道。

李霸天正準備跟上東華羽凡,不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直接轉過身,一把將掛在雲梨手腕上的儲物袋勾了過來,這玩意可是東華羽凡的,雖然東華羽凡大方沒有拿回來。但是它可不是一個和氣的電鰻,況且,它如今能夠修鍊,自然也需要服用丹藥。便宜云梨,還不如它自己服用。

李霸天想來恩怨分明,如今雲梨顯然已經惹怒了她,自然對她沒有好眼色了。

「師姐,師姐,你沒有資格把我逐出千古冷,我是師傅的弟子。」雲梨倒是不在乎那點東西,可是見東華羽凡依舊頭也不回,心裡頓時生出了一絲怨恨,隨即語氣一變,透出一股子怨氣。

「是記名弟子。」東華羽凡停下腳步,轉身之際,嚴重不帶任何感情,淡然的糾正道。

當下,雲梨一頓,可是仍舊不死心的說道:

「就算是記名弟子,那一是千古尊者的弟子,你同樣沒有資格將我逐出去。」

連師姐都不喊了,可見怨氣有多大。

東華羽凡皺起眉頭,心裡嘆了口氣,沒想到自己對於雲梨留了最後一絲情,人家卻絲毫不思感恩,更加沒有一點悔過之意。雖然東華羽凡理解若是成為普通外門弟子心裡落差肯定大。可是若是雲梨以後能夠悔過,她也不是不會照拂一二。

可是雲梨甚至連自己哪裡錯了都不知道,拿了自己的東西,卻絲毫沒覺得愧疚,如今更是一副別人欠她的模樣。

「你可以試試。」東華羽凡冷漠的說完,直接一躍而起,消失在了原地。

看不到東華羽凡中之後,雲梨好不容易生出的一絲勇氣頓時消散了。

心情頓時跌倒了谷底。

完了,一切都完了。她當然知道東華羽凡說的話一定不會有假,可是心裡就是不平。

明明都是弟子。她平時對千古尊者也是非常孝敬的,可就是因為這麼一件事情,一切都完了。

江影同見東華羽凡沒有追究他,心裡鬆了口氣。可是低頭看到神情獃滯的雲梨;心裡暗道一聲倒霉。可是暫時卻不能將雲梨拋棄。他知道雲梨就算被逐出千古冷。但是東華羽凡沒有收回她身上任何千古冷的東西,身價底蘊可不是他能比的。若有雲梨在,他這段時間也算是修鍊不愁了。

因此,收起眼中的不甘,溫柔的將雲梨扶起來。輕聲說道:

「梨兒,不用擔心,你為了我付出這麼大代價,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

雲梨聽到這話,眼中這才慢慢的恢復一絲神采。

抓著江影同的手,如同溺水的人一樣。心裡慶幸,好在江影同在自己的身邊。她不敢相信,若是沒有江影同的話,她該如何自處。

「江大哥,我什麼都沒了。我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雲梨被江影同摟在懷裡,語氣有些迷茫的呢喃道。

「我在呢,我在呢,我一定會摹!苯影同見雲梨一副無助的模樣,心裡也是一軟,到底是喜歡自己的女人,如今落到這樣的田地也是因為他。想著以後不管雲梨對他們有沒有幫助,看在今日的份上,也不會拋棄她。況且雲梨再不濟也是築基期修士。以後若是外出歷練,也可多一絲助力。

東華羽凡快步完前走,李霸天和莫離一人一魚費力的跟在後面。

「師姐,你不要生氣了。」莫離見東華羽凡不發一言。知道她心裡不舒服。雖然不知道該如何勸,可是一直不說話,心裡老覺得不好受。

「誰說我生氣了?」東華羽凡看了一眼莫離,無奈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不說話?」莫離撓了撓頭,有些搞不懂東華羽凡此時突然變臉。

「實際上,我心裡倒是鬆了口氣。」東華羽凡停了下來。望著天,突然帶齊了一絲笑容。

不等莫離問為什麼,東華羽凡繼續說道:

「雲梨是我領入修真界的,心裡也總覺得她是我的責任,如今是她自己選擇放棄的。我自然不用再顧忌她了,以後也少了一些麻煩,多好。」

莫離見東華羽凡臉上的表情不似作假,也算是微微放心,說道:

「既然師姐都不放在心上,那到是我多心了。」

「好了,先回千古冷吧,既然人家不相信我能做到的事情,我自然要證明一下的。」說到這裡,東華羽凡冷笑一下,直接往千古冷走去。

莫離當然知道東華羽凡指的是什麼,雲梨覺得東華羽凡沒資格將她逐出千古冷,東華羽凡便要證明一下她到底有沒有資格。

傳送回了千古冷,東華羽凡直接傳音給韓溪讓他在千古冷山腳的傳送陣處等著,若是雲梨回來,直接攔著她。

韓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看東華羽凡冰冷的眼神,什麼都沒問,聽話的下了山。

「我先帶你去我院子,稍等片刻,等我稟明了師傅,再回來和你細談。」東華羽凡對著莫離說道。

莫離自然是同意的。

李霸天自告奮勇的給莫離帶路,莫離欣然同意,東華羽凡也樂得不用麻煩。

還好此時千古尊者自己寢殿,東華羽凡進去之後,找個地方坐下,也沒有先開口。

千古尊者低頭看著書,打量了好幾次東華羽凡。可是東華羽凡都只是坐在椅子上面,一直拉著臉,一言不發。

千古尊者心裡奇怪,自己這個小弟子雖然不是什麼話嘮,但是在她面前通常都沒正行,而且很少會因為什麼生氣,脾氣還是不錯的。如今這個樣子倒是難見得很,遂放下書,好奇的問道:

「怎麼了?誰惹你了,來告訴師傅,師傅給你撐腰如何?」

「說真的?」這話說到東華羽凡心坎里了,不過臉上卻不顯。狐疑的問道。

千古尊者心裡一樂,看來果真是有人惹到她了,這還是東華羽凡第一次因為這個事情來找到他呢。心裡頓時覺得新鮮得很,點頭說道:

「這是自然。本尊既然說出口的話,決不食言。」

「我把雲梨逐出千古冷了。」東華羽凡臉色頓時好轉了,淡淡的說道。

「哦?」千古尊者詫異不已,見東華羽凡神色淡淡的。不過隨即一想,便也瞭然。當下輕笑了一下,說道:

「真是胡鬧,之前求著為師收她入門的是你;如今將之逐出去也是你,究竟發生何事?」

雖然是質問,可是千古尊者卻沒有絲毫怪罪東華羽凡的意思。

原本他就只打算收一個弟子,而這個弟子也只是一時興起罷了。

千古冷清冷上千年,他早已習慣。多一個人,總歸不便。

「師傅,你同不同意吧。」東華羽凡自然是仗著千古尊者沒有怪罪她的意思,才膽大的這麼說著。

千古尊者笑了笑。神色中倒是輕鬆些許。

「所為何事?」

「雲梨為了情郎,背棄於我,私自偷拿我供給里的高階丹藥。」東華羽凡此時提起,心裡倒沒有之前的憤怒了,語氣也淡淡的。

「如此……」千古尊者淡笑著點著頭。

一個記名弟子而已,他不可能去關心,自然,雲梨的所作所為他也不知道。當然,就算知道也不關心,他能偶爾關照雲梨也不過是看在小弟子對她在意的份上。東華羽凡若不在意了。他倒覺得輕鬆。千古冷能夠安靜點也是好事。

這事倒是和他預想的差不太多,大抵不過貪慾罷了。

不過見小弟子臉色冷淡的模樣,心中只覺好笑:

「有何想法?」

東華羽凡斂下眼帘,想著雲梨到最後都不悔改的模樣。泛起冷笑,這才抬頭輕聲說道:

「弟子算是受教了。」

千古尊者點點頭,眼中看著東華羽凡的時候到底還是帶著一絲關切的,這一次東華羽凡的心性應該會比以往堅硬許多。眼見她似乎並沒有因此有多掛心,心下這才鬆了口氣,就怕這小傢伙和以前一樣因此影響心境。如今看來倒是自己多慮了。

擺了擺手。說道:

「你能如此想,為師便放心。身為修真者,若一味依靠別人,只怕難有大作為。為師知道你性子向來和善,但凡是要有尺度,你對雲梨過了,可以說如今的結果你也有一半的責任。」

既然小弟子已經下定了決定,他這個做師傅的該教的還是要教。

東華羽凡冷淡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一絲裂痕,明亮的眼睛頓時望向了千古尊者。

「師傅說的是,弟子對雲梨確實過界了。」

「此事已了。人性本貪婪,她連本心都無法維持,就算不因為你,遲早也會因為其他。你既已將她逐出千古冷,為師自然不會不向著你。但,以後做事三思而後行。」千古尊者說道最後的時候,臉上難得的對東華羽凡露出十分嚴肅的神情。

東華羽凡感激的看了一眼師傅,這才鄭重的回復道:

「是,弟子保證不會再給師傅添麻煩了。」

千古尊者最後一句話已經不算是告誡了,更是警告了。東華羽凡知道,自己的這件事情若是放在其他峰主身上,只怕沒有這麼容易解決。她也算是仗著千古尊者看重她,不然給她一千個膽子也不會擅自做主作出這種事情。

「你的這些保證為師可不信的,你能好好修鍊為師就放心了。」

東華羽凡解決了這件事情,心裡也總算是完全放下去了。

不管怎樣,以後自己總算是不用顧忌任何人了。雲梨在千古冷也不是好事,身份不算低,但是資質不好,修為又不高,現在看似沒什麼,等過幾十年,她的位置就尷尬了。在外門雖然如今看似艱難,但是只要能夠好好把握手裡的資源,也不是沒有可能結丹的。

況且馬上就要去中域了,若是能夠在戰鬥中運氣好,修為突破也是常有的事情。

只是東華羽凡總覺得,雲梨這幾年怕是不可能看得清眼前的事實了,說不得還會怨恨她,怨恨千古冷。

不過再怎麼樣,東華羽凡都不會在理會了,自己選的路,就算跪著也要走下去。

她不是聖母,做不到一味的包容別人。

想著韓溪此時還在山下,東華羽凡開口說道:

「師傅,善後的事情恐怕還得師傅解決了。」

東華羽凡說起這個的時候,吐了吐舌頭,心裡還覺得有些過意不去。自己一時痛快了,可是善後自己還是做不到的。

雲梨雖是記名弟子,但是到底也是千古冷的人,不管外門內門的弟子都是知曉的。如今逐出去,一些身份玉牌該收回的還是得收回,這些事情也都得讓千古尊者來才行。

「行了,你回去吧,為師知道該如何」千古尊者無奈的搖搖頭,說道。

東華羽凡這才放心下來,笑著告退,然後出了大殿。

果然,雲梨回來了,不過此時韓溪死死攔祝

韓溪修為不弱於雲梨,兩人雖然不敢再千古冷動手。但是雲梨到底是女子,韓溪想要攔住也有些不好下手。畢竟他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又不敢真的得罪這位師叔。

「放我進去,我要見師傅。」雲梨十分窩火的沖著韓溪大聲吼道。

韓溪為難的將雲梨攔在外面,可是雲梨步步緊逼,還是被她逼到了山上。

「師叔,不要為難我了,師傅讓我將你攔在這裡,已經去見師祖了。」韓溪苦口婆心的勸道,為了將雲梨攔住,他簡直是口水都要說幹了。

可是雲梨紅了眼,就是不聽,一改之前溫婉的模樣,簡直就像是一個市井潑婦。

「師姐,師姐,讓我見師傅,讓我見師傅,你不能攔著我,我是師傅的弟子,我是千古冷弟子。」韓溪剛說完,雲梨就眼尖的看到東華羽凡從大殿走出來,生怕東華羽凡同樣攔著,聲音出奇的大,就想讓大殿當中的千古尊者能夠聽得見。

心裡抱著一絲希望,想著千古尊者說不定能看在以前她用心侍奉的份上能夠網開一面。哪怕讓她繼續做侍女,她也要留在千古冷才行。

「韓溪,讓開她。」東華羽凡淡淡的說道。

韓溪鬆了口氣,總算是結束了這為難人的差事。退到一邊的時候,見自己的衣服都被抓破了,苦笑不已,可見雲梨用了多大勁。

雲梨欣喜不已,往前跑了幾步,直接跪在了千古冷的大殿門口,大聲的沖著裡面喊道:

「師傅,師傅,弟子錯了,弟子錯了,求師傅不要將弟子逐出千古冷,師傅。」喊得那叫一個聲嘶力竭,那叫一個淚眼朦朧。

可是千古冷原本人就少,並沒有多少人會多同情她此時的模樣。

東華羽凡皺了皺眉頭,第一次覺得原來自己引出了這麼一個麻煩。若是雲梨安安靜靜的離開千古冷,這件事情也沒有必要弄得人盡皆知,可是如今這樣的狀況,只怕會適得其反。

心裡對於雲梨再一次失望了,以前還覺得雲梨是個好的;如今,只覺得雲梨果然是不知好歹的人;也難怪原著裡面的東華羽凡不讓她修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