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八十二章 練體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 練體術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站在巨大的飛船上,東華羽凡看著茫茫的雲端,此次去中域,也不知道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夠回到北域了。

想到這裡,哪怕是做好了準備,東華羽凡心裡都還會帶著淡淡的憂鬱。

「師姐,怎麼了?」莫離見東華羽凡一個人站在船頭,有些擔憂的問道。

「沒事,你怎麼出來了,到中域還有段時間,你剛突破,還是應該鞏固一下修為。」東華羽凡搖搖頭,對著身旁的莫離說道。

不知道怎麼回事,莫離的氣運居然比她還要高。

她得到水靈珠,修為下滑了一截。可是莫離的修為卻突然漲了一截,如今已經是結丹期中期的修為了,差一點就能夠趕上她了。

就連如今的東華羽仙鬥不過築基期大圓滿,居然比女主的氣運還要強。東華羽凡也只能感嘆,果然自己不是做女主的料。

莫離撓了撓頭,他心裡還有些過意不去,自己去找東華羽凡,沒想到倒是得到了一份機緣。原本得到雷峰塔的事情已經讓他對東華羽凡很過意不去了。如今又因為東華羽凡得到了火靈,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在水底下會產生火靈,但是他是實實在在的獲益者。

「你不要想太多,這本該是你的機緣,不用過意不去。」東華羽凡也算是了解莫離,知道這孩子比較實誠,便對他說道。

如今在飛船上修士繁多,他們兩人也不好說一些其他的事情,只能簡單的天際了一下修鍊之事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這一次無論是外門還是內門弟子,凡修為在築基期以上,都要參加此次的驅逐之戰。

雖然不少人心裡惶惶,不過絕大部分人還是鬥志激昂。更有不少在瓶頸的弟子想要在戰鬥中尋找到突破的契機,要知道,在生死決鬥中最容易引發人的鬥志。而鬥志便是突破裡面最重要的契機。

內門弟子除去閉關的,其餘到達築基期的基本上都出來了。

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各在一艘飛船上面,外門弟子上坐鎮的是張堂堂主。

一路上的氣氛非常肅穆。東華羽凡沒有修鍊,大多數時候都坐在房間的窗邊看著外面飛過的浮雲發著呆。

隨著越來越靠近中域,那種緊張的氛圍頓時瀰漫在整個玉虛宗弟子的心裡。各個都安靜的呆在自己的房間裡面,越是如此安靜。就越是渲染出一種說不出來的意欲。

飛船速度很快,又是高階修士掌舵,也沒有什麼不開眼的敢來攔截,因此沒有話費多少時間便到了中域。

遠遠的望過去,正巧看到兩座巨大的山峰立在眼前。不過這兩座巨峰被一條百米寬的河流圍繞在裡面。河流之上定然是設下了重重的防禦陣。這也算是幾大門派暫時設下的營地了。不過這麼短的時間,作出這麼多的準備,還是讓東華羽凡心裡驚訝不已。

兩座巨峰相隔不遠,上面屹立了大大小小的房殿,越是靠近峰頂,便越是稀少。不僅如此,在巨峰周圍的山腳下,密密麻麻的房屋圍繞在一起。看來是真的準備打持久戰了。

飛船速度慢慢的緩了下來,東華羽凡出了房間門,隨後便被千古尊者叫了過去。安靜的跟在了他的身後,韓溪也跟在她的身後,隨著各峰尊者下來飛船。

河面上泛起一層層的波浪,在靠近岸邊的時候打在一道透明的屏障上嗎,東華羽凡看不到前方的景象,不過沒過多久,就看到他們面前憑空出現了一道裂縫,隨後裂縫越來越大,差不多有幾十米高,十幾米寬的樣子。

還沒等東華羽凡反應過來。就被一道莫名的力量帶離開了地面。

千古尊者帶著東華羽凡飛快的飛升而起,不過眨眼間便已經到了河岸的另一邊,然後就看見陸陸續續有弟子御劍到達這邊。

千古尊者他們並沒有多做停留,很快就有弟子前來接引他們。

反正東華羽凡什麼都沒想。直接跟在千古尊者的身後,他往哪邊走,她就往哪邊走。

不過經過營地的時候,仍舊感覺到整個營地的上空瀰漫著一股緊迫感,每一個從天上飛過的弟子都非常的急促,彷彿身後有什麼在追趕似得。

「見過慕掌門。見過各位尊者。」前來接引的那名修士的修為不弱,反正比東華羽凡修為高多了,隱隱能夠從他身上感覺到一股十分強大的氣息。

慕掌門擺了擺手,臉上淡淡的,那人不敢停留,快速的將他們到了傳送陣哪裡。

其餘內門普通弟子和外門弟子自然有人安排,韓溪主動留了下來,東華羽凡原本也以為自己要被留下,沒想到千古尊者卻將他叫著一起。

東華羽凡見各峰尊者均帶著自己的親傳弟子一同上了傳送陣,這才安靜的走到千古尊者的身後。眼神隱晦的看了一眼站在蒼穹尊者身後的東華羽仙。

一路上她們都沒有什麼接觸,如今女主低調又沉默,若不是東華羽凡記得她多次陷害自己想要置她於死地,怕是都快要忘記這個人了。

東華羽仙越是低調,東華羽凡的心裡越是警惕。雖然到中域是共同抵抗魔人,但是難保不會有人趁機報個人私仇以及殺人奪寶。

人類是整個世界上最複雜的生物。

恐怕在中域不僅要防魔人,更要防人類修士吧。

東華羽凡沒有跟著去山頂的大殿,而是被人領到了一處寬敞的房殿,想來這裡應該是千古尊者的住處了,東華羽凡四處看了看。發現周圍都比較的空曠,這倒是讓東華羽凡鬆了口氣。

找了一個比較偏的房間,關上門,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

這一次過來到了不少的符咒以及陣盤,這些東西都是消耗品。在這種地方若想要補給應該不容易,所以戰鬥的時候能夠節省的話,最好省著點用比較好。

在撥弄了一下自己其他的東西,東突然拿出一枚玉簡。

長嘆一口氣,這是自己之前內門小比第一名的時候得到的。

之前好幾次都想要好好看看,哪知道都沒有機會,果真是一波三折呢。想到這裡。東華羽凡將其餘的東西全部收好,分別佩戴好,將一些貴重但如今暫時不用的放在空間,幾個儲物戒指裡面平均放一些靈石和需要用到的東西。幾個儲物袋裡面也放一些。

這才捏著這枚玉簡,決定現在就來研究研究。

不過怕再次被什麼事情打斷,東華羽凡乾脆在門口設下禁制,免得被人打擾。

等到做好準備之後,東華羽凡這才深吸一口氣。將玉簡貼到眉心。

只覺得『轟』的一下,東華羽凡覺得自己的腦子彷彿都要炸開了,來不及細看這玉簡裡面究竟是什麼武技。運轉靈力,一股清涼的感覺頓時籠罩在識海周圍,東華羽凡這才感覺舒服一點。

不過隨即,玉簡也化成了灰燼。

好在武技已經存入腦海,也免得落入別人的手中。

東華羽凡調息了一會,這才開始查看誓武技。

這一看,才發現,這居然是一枚地階上品武技。隨後仔細整理了一下。奇異的是,這武技並不是文字,而是一個一個讓東華羽凡看不懂的符號。正當東華羽凡研究這些符號究竟像什麼的識海,腦海裡面的符號突然慢慢的凝聚在了一起,漸漸的變成了一個人形。也不盡然,似乎是一個做著某種動作的人形。

東華羽凡這才發現,這貌似這並不是普通的武技,而是一套很特別的練體術。

東華羽凡皺著眉頭,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突然想起了之前聽過的一種修鍊方式,體修。體修的修鍊方式和修鍊功法的修士不同。他們主要是以修鍊**來修鍊。

但是體修修鍊非常困難,一千走體修這條路的,能有一個進入築基期都是奇了。所以慢慢的,體修這條路便沒有人走下去了。如今的修真界已經沒有人走體修這條道了。更加沒有留下修鍊成體修的方法。如今看到這枚玉簡,東華羽凡有些茫然,為什麼門派的獎勵會是這一種武技。

實際上,這些動作並不多,總共也就三十六個動作,似乎每一個動作也沒有多難。不過東華羽凡如今的修為只能看到是個動作。之後的動作都模模糊糊的,饒是東華羽凡想看也看不了。若是強行想要看的話,腦子裡面就會刺痛。

東華羽凡猶豫了一會,乾脆站起身,將周圍的座椅移開,留出了一個稍大的空地。

吐出一口濁氣,這次試探性的想要將身體比出腦海裡面的第一個動作。

可是隨著她的動作剛剛擺動,東華羽凡頓時覺得自己的經脈被拉得生疼。東華羽凡沒有去管,而是努力的想要將那個動作做好。好不容易擺好了這個動作,東華羽凡還沒來得及鬆口氣,突然驚訝的發現。身體周圍似乎有靈氣在往體內涌去。

不同於因為水靈珠的緣故身體自動吸收周圍的水靈氣。這一次是天地靈氣爭先恐後的往她全身的經脈涌去。

注意,是全身的經脈,也就是所有的經脈。

這還是第一次被靈氣運轉了全身的每一處經脈,哪怕是最小的經脈同樣被靈氣填充了。

東華羽凡擔心出事,立馬停止了這個動作,整個人如同累癱了一樣癱倒在地上。全身肌肉酸痛,不僅如此,東華羽凡還覺得身上黏糊糊的。

這還是修仙多年,第一次感覺到這麼汗流浹背的感覺呢。摸了一把自己僧,隱約能顧看到受傷有一絲絲黃膩膩的東西。東華羽凡皺了皺眉頭,對自己施展了一道清塵術,然後換了一身衣服。

這才坐在地上,思考著剛剛所發生的事情。

每一種功法所運行的經脈軌跡都是不一樣的,適合自己的功法能夠讓修鍊事半功倍。凝華決算得上是最適合她的功法了,因此修為增長也和這部功法有著很大的關係。

如今這枚玉簡的緣故,她竟然有一種第一次修鍊的感覺。

也難怪體修會如此艱難了。每一道經脈都要經過千錘百鍊,這種痛苦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承受的。

如今東華羽凡正在想著要不要放棄這練體術,她修鍊凝華決的速度也不慢,並且又有了水靈珠在體內的緣故,所以有沒有這個練體術也沒有說很么差別。

只是,東華羽凡總覺得,這個練體術沒有那麼簡單。不然怎麼可能會死地階上品的,定然有它過人住處才是。

想了想,東華羽凡還是拿不定主意,乾脆不去想了。

撤銷禁制,打開門走了出去,正巧看到了門口的一隻傳音紙鶴。

打開一看正是莫離發過來。

凌雲尊者的房殿離他們這裡並不算太遠,不過東華羽凡沒有準備過去,簡單回了之後。東華羽凡便去了壽山,邊走邊想著自己如今的攻擊手段。

她的攻擊手段雖然不算多,但是也不算少了。

只是若要對付魔人的話,手段多,保命的機會也就大一些。東華羽凡思考著自己要不要多學幾道攻擊法術,想著想著,就到了房殿後面的假山處了,假山後面有一片比較大的空地,堆著亂七八糟的石頭。東華羽凡索性就在此地練習了一下自己所為的那些法術。

除去清雪算是比較大一點的招之外,冰凍三尺是依照體內的靈力來決定的。荊棘術算是也算得上威力不錯。其次便是木網了,這是一道木系防禦術,功效還算不錯,算得上是比較靈活的防禦了。

只是東華羽凡覺得仍舊不夠。

將各種法術對著那對亂石施展了一遍,直到體內的靈力所存不多了,這才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

可是剛準備調息內息的時候,東華羽凡突然停住了,站起身,擺了一個練體術的第一個動作,這個動作之前做過一遍,第二遍倒是輕車熟路了一些。沒有之前那種拉扯的痛,反而輕輕鬆鬆的。

隨著這個動作擺出來,東華羽凡再次感覺到四面八方涌過來的靈氣,靈氣順著身體每一處的經脈運轉了一圈,快速的匯入丹田。

東華羽凡驚喜的發現,這練體術還有一個好處,那便是恢復靈力的速度比正常的方式快了許多。

平時若是半個時辰才恢復實力,如今或許不到半個小時就恢復了。

雖然那些弱小的經脈人就感覺到有一點點痛,但是時間一久,便也就習慣了。並且越到後面,這種痛感也就降低了不少。

一刻鐘之後,東華羽凡站直了身軀,只覺得渾身上下神清氣爽的。

靈力一轉,身上那些酸痛的感覺就消失了。

驚喜於練體術的厲害,東華羽凡心裡隱隱想著,若是一邊試著練體術,一邊運轉凝華決的話,會不會更快一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