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八十三章 法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 法術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不過此時體內靈氣充盈,東華羽凡也不想浪費,乾脆再次施展了幾次自己所會的法術。

由於心理急切的想要試驗一下之前的想法,因此快速的將體內的靈力席捲一空。這才再次擺出了練體術的第一個動作,然後閉著眼睛。

凝華決已經修鍊了這麼久了,就算東華羽凡不用想,一個念頭,便能控制功法的運轉。

沒想到,這麼一運轉,原本就瘋狂的靈氣,就好性嗑藥了一樣,簡直不受控制的往她經脈裡面鑽去。

東華羽凡咬著牙,雖然這些靈氣太過於簡單粗暴了,可是習慣了便也覺得能夠適應。

令東華羽凡興奮的是,她的想法似乎成功了。若說練體術只需要半個小時就恢復了,那麼結合了打坐和練體術,恢復實力的速度簡直就是一個質的飛躍。

不到一刻鐘,她體內的靈力就已經充盈了。

這要是以後在戰鬥上面,有了這麼快的恢復能力,簡直就是碉堡了啊有木有。

坐在一塊空地上,東華羽凡思考著這練體術的事情。

心裡總覺得有些不踏實,畢竟這麼厲害的一門武技,門派居然會將它作為小比獎勵,而且還不是一個什麼大規模的小比。況且,這麼厲害的東西,隨便的拿出來當獎勵,真的好么?

想了半天弄不明白,東華羽凡也不想去問別人。

萬一他們給錯了,施法抹去了她對於這練體術的記憶,豈不是適得其反了?

神識探測到房殿內根本沒有師傅的蹤跡,想來短時間內估計不會回來,東華羽凡也只能按下心裡的狐疑,決定趁著這兩天多學會兩道新的法術。

冰系法術除了清雪與冰凍三尺之外還有幾道極其厲害的。不過都是大招,短時間內想要學會估計是不可能的。倒是有一道法術,名為『萬箭齊發』的似乎還不錯。

可是這道法術對於神識的控制力非常強,東華羽凡因為習得清雪的緣故,倒是對於神識的控制力比以前強多了。可是萬箭齊發和清雪雖然在某些方面有些相似。但是萬箭齊發絕對要比清雪更加難施展。清雪這道法術所幻化出的雪花很小一片,雖然修為越高,控制的雪花也就越多。

可是清雪的威脅性隨著對手修為的增高,慢慢的也就沒有那麼厲害了。除非是出其不意的偷襲。

但是萬箭齊發便不同了。雖然同樣是群體攻擊法術,但是威力可不能同日而語。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便決定試驗一遍。

試探性的捏了一個法決,東華羽凡調動著體內的靈力,兩隻手的周圍因為靈力的緣故。籠罩了一層淡藍色的微光,看上去倒是和以前在現代的時候看過的神話電視劇裡面的特效差不多了。

不過這個念頭一過,手中的動作頓時一頓,手上的亮光驟的熄滅了。

靠,失敗了。

好吧,東華羽凡也知道想要學會一道新的法術不是那麼容易的。

再次拾起信心,東華羽凡這一回要認真了許多。不過這道法印比較的難,差不多十秒的樣子才將這道法印捏好。手心剛好出現了一道細長的冰箭,可是這冰箭沒有維持兩秒便化成了冰沫,然後消失了。再一次失敗了。雖然東華羽凡有心理準備,還是嘆了口氣。

要學會一道新的法術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況且又是這麼一道難度係數不小的法術。

若是學會了這道法術,她估計自己之後面對魔人也要從容許多。

因為這道法術實際上對於靈力的消耗並不大,關鍵是對神識的掌控和冰箭的數量,以及對捏法決的熟悉程度。

東華羽凡自認自己的學習能力和動手能力已經很不錯了,可是這道萬箭齊發的法決捏了半天,都沒辦法快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總算是感覺到體內靈力一空。東華羽凡這才放下已經有些快要抽筋的手,做了一個練體術的動作然後運轉著凝華決。

一刻鐘之後。東華羽凡再次周而復始的開始捏著法決,雖然枯燥,但是就當是修行了。

慢慢的,東華羽凡的心情反倒是平靜了下來。沒有那種煩躁。手中的動作也快了不少。之前是十秒才捏出這道法訣,可是慢慢的縮短到九秒、八秒;

別看進步不算特別大,每縮短一秒,都是一個很大的進步的。

東華羽凡用力伸了伸手,兩隻手如今已經酸到不行了。可是並沒有利用靈力緩和,許久沒有體驗過這種累到不行的感覺。這種感覺也並不糟糕。

至少東華羽凡覺得自己這樣才是有血有肉,是一個真正的人類。

有付出還是有收穫的,一天過去了,東華羽凡總算是將捏法訣的時間索頓到了七秒。

這樣一看,一天的時間能夠做到這樣的地步已經算不錯了。

東華羽凡突然想著,自己之前學習清雪和其它法術的時候,簡直是小兒科了。

這些法決並不算難,多熟悉幾遍,多練習一下,慢慢的也就會了。

特別是在實戰當中試驗過幾遍的話,基本上能夠做到快速捏好法決,也不過一個眨眼的時間罷了。

一直到第一天結束,千古尊者都沒有回來。東華羽凡望了一眼山頂的某座大殿。儘管莊嚴肅穆,但卻籠罩了一層緊張的陰雲。

莫名的,讓她的心裡也開始有些不舒服了起來。

她不知道這樣的戰鬥究竟是好還是不好。

魔人和修真者不和,自古以來就摩擦不斷,總會有一天能夠發生爭端,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她只是沒想到,為毛會讓她遇到這些事情。不是說厭惡,只是對於『戰爭』這兩個字眼有一種本能不想觸碰。或許是因為從小受到的教育原因吧,總覺得自己應該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年代。

想到和平,東華羽凡不禁苦笑,自己的想法有的時候還真是天真。手上已經沾染過鮮血的人,是沒有資格想這些的。

實際上,她也明白,在不知不覺當中。她已經開始在慢慢的融入了這個世界了。

有些東西想想也不過是想要證明自己確實在那裡存在過。

她不像李霸天,來到這裡上萬年了,估計連現代的種種都忘記得差不多了吧。

能夠記得自己的名字也算是奇了。

她倒是總愛把現代的某些東西拿出來回味一下,就怕有一天自己真的忘記了。

變成了一個無情無欲的修真者。

她很清楚。或許某一天,她親手了解某個人性命的時候,連眉頭都不會再皺一下;或許某一天,再提及現代的時候,會覺得那不過是一場黃粱一夢;

低頭探口氣。有些東西她已經不敢去隨意觸碰了,就怕還會有想法。讓自己一直惦記著那渺茫到幾乎微笑的希望。

努力的打起精神,東華羽凡再次捏了一道法決,不同於之前的每一次,這一次東華羽凡心情很沉重,並且心思並不在這個上面。不過是為了不讓自己想起他的。

可是令人驚訝的是,這一次完成的時間並不長,也不過五秒的樣子。

三道拇指粗細的冰箭慢慢的拉長,最後大概有三十厘米的樣子,確實是一枚箭的形狀。就算是東華羽凡。都有一種很呆愣的感覺。

沒想到居然這麼就成了,這三支冰箭看似平淡無奇,但是其威力卻是不同凡響,東華羽凡利用神識控制著其中一支冰箭,不過一個念頭,讓冰箭射向不遠處的一塊巨大的石塊。

這個念頭剛過,冰箭就消失在她面前,下一秒只聽得『轟』的一聲巨響。

石塊頓時變成了粉碎,不是變成小碎塊,而是粉碎。片刻之後。飄飄揚揚了一會沉入了地下。

果然是好強大,若是此劍射中某些人的話,恐怕不死也得脫成皮了。

不過興奮之後就鬱悶不已,成功的幾率還太小了。每一次都是因為捏法訣的時間太長,冰箭無法成形,失敗了無數次。

好不容易成功一次,還是在整個人完全心思不在這個上面的情況下如此。

想了想,東華羽凡揮散了另外兩道冰箭,這才凝神靜氣的繼續捏著法訣。

這一次也是水到渠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成功了一次的緣故,這一次也輕鬆而很。雖然也花了將近五秒的時間,但是在時間上面也算是進步很大了。畢竟也不過一天的時間,只是若是戰鬥的話,能少用就少用吧,畢竟沒人會給她充足的時間,捏法訣。

在戰場上面,一分一秒都能夠決勝負。

再次練習了好幾次,東華羽凡便不再學這道法術了,索性自己也會了。以後找個機會在是實戰的時候使用幾次,說不定速度也會跟著提升上來的。畢竟人就是這樣,不逼自己一把,潛能是不可能被激發出來的。

想到其他的法術,東華羽凡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學的拿到阻礙技能。名『恍若隔世』,能夠令人短暫的失神,這種技能也要分對象的。

弱勢的對方意志力不堅定的話,哪怕修為比東華羽凡相差不遠,也一樣可以中招。只要迷失了一秒鐘,東華羽凡都能將對方就地正法。

只是這法術東華羽凡倒是不準備多用的,畢竟若是一個不好,若是對方的神識異常強大,她很有可能遭到反噬。

因此這個便也放下了。

隨後是之前所遇到過的『大夢三生』,這種法術說起來還是陰損了一點。不過東華羽凡倒是知道了如何施法,雖然不準備用在人身上。但是既然有些想到對付自己的人,也就不用客氣了。

輔助技能大多都好學,反正都有後遺症;東華羽凡也很少使用,除了之前在秘境的時候用過之外,根本不敢輕易觸碰。

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感覺實在是不太好,東華羽凡發誓,若非必要,自己絕壁不會使用的。

再然後就是治療法術了,想到這個治療法術,東華羽凡突然靈機一動。

她為人比較低調,因此所結交的朋友也不算太多。

可是戰場卻是很容易結識到性子不錯的朋友的,在戰場上面,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性格,會擴大、併發揮的淋漓盡致。修真原本就是一件孤獨的事情。若是能夠在修行途中有幾個不錯的朋友相陪,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醫師和煉丹師或者煉器師在修真界的重要性其實差不多,在某些時候甚至醫師比煉丹師還要重要一些。煉丹師若是沒有需要的靈植或者靈草,根本沒有辦法煉丹。

但是醫師便不同了,只要有木系靈根,就有機會成為醫師。但是有條件的,對木靈氣契合度很高的才能夠成為醫師。

治療法術當中有好幾道法術都是醫師最常用的法術,並且凝華決裡面記載了許多法術,都是在如今的修真界失傳了的,就算有其它她不知道的治療法術,也都被那些醫師當中自己的絕學所保留著,輕易不會交給別人。

東華羽凡除了凝華決中所記載的那些治療法術外,也收集過如今修真界的治療法術,大多都是療傷,根除內傷之內的。凝華決中的法術除了療傷的,甚至還有令人恢復靈力的。雖然不一定更能夠令實力完全恢復,但是在危急關頭,自保卻沒有問題的。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看了看四周,乾脆往自己所選的房間走去。

在外面始終不安全,回到房間裡面研究的話令人放心許多。

一回到房間,東華羽凡就迫不及待的將誓治療法術翻了出來,一個一個瀏覽過去,越看越是心驚。除了她已經學會的幾個法術,後面還有不少。

或許是因為修為提升了,所以能夠看到的法術就越來越多。

甚至有的還能夠修復神識,這種法術可是東華羽凡這麼久以來頭一次見過。

眾所周知,神識受傷的話,是最難修復的。

需要找到修復神識的靈植之外,還需要找到品階較高的煉丹師,有的時候還不一定能夠請得動煉丹師煉丹。

若是學會了這道法術,以後她也有了一絲底氣。

只是這個想法也不過在腦子裡面轉了轉就消失了。

她如今不過結丹期,且不說能不能留得住自己所擁有的東西。若是被別的醫師知道的話,難保不會逼迫她交出法術法決。

一道失傳的法術,不亞於一張失傳的高階丹方。

這個世界不缺少瘋狂的人。

東華羽凡覺得在自己沒有真的確定可以在修真界自保的情況下,自己有所的底牌能不透露出來還是繼續藏拙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