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八十五章 漂亮姐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 漂亮姐姐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鏘鏘』

東華羽凡用力的將對方的武器抵擋回去。

手中輕巧的一檔,與她對戰的魔人頓時後退好幾步。

來來回回大戰一會,東華羽凡已經將對方的路數摸清楚了。心裡也驚嘆不已,此人外貌與修士無異,一舉一動和人類修士並不差異。神色凌然,東華羽凡真心無法將對方當成傳說中十惡不赦的怪物。在人類修士的傳說中,魔族便是十惡不赦的妖物。可事實上,卻非如此。

他們的血液同人類修士一樣,都是紅色的;頭髮是黑色的;膚色和他們區別並不大;唇紅齒白,只除去泛著紅色的眼睛之外。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不知道為何,她心裡總覺的下不去手。

每將眼前的魔人攻擊一下,心裡似乎就有些微微的不舒服。

東華羽凡不想讓別人看出自己的異樣,也只好再次舉劍與對方攻擊在一起。

時間一長,白黎軒眼中紅光微閃。眼前這個人類女子出手雖然快捷,但不顯凌厲,招招看似兇狠,但又留有餘力;看似面無表情,可白黎軒也並非毫無見識之人,人類修士也見過不少。此女眼中並無殺意、無狠厲、更無恨意;與他對戰之時均可以避開他故意露出的破綻,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既然對方有意放過他,他自然會配合。

只是,他很好奇,東華羽凡為何會放過他。他能夠感覺到東華羽凡的修為比他高,不然也不會總是恰到好處的讓他躲過,又恰到好處的讓他們兩個對戰的時候看起來沒有破綻。

周圍的人都在拼盡全力想要將對方擊倒。東華羽凡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是最悠閑的,只是她這麼早,似乎有些違背了門派來到這裡的初衷了。

可是明明有好幾次都想要下手的。可是每一次都生生的忍住了。

她下不去手。

並不是說她不敢殺人,她又不是沒有殺過人。她只是下不了手去擊殺魔人罷了。

慢慢的,耳邊的慘叫聲終於響起了,不僅是要妖冥域的魔人,或者是五大門派的弟子,都有傷亡。鼻尖聞著濃郁的血腥味,東華羽凡皺了皺眉頭。見於自己對戰的那人同樣如此。便知不能下去了。對他暗暗使了個眼色,也不知道對方能不能看懂。

好在白黎軒微不可及的點點頭,最後裝作被東華羽凡一劍震的往後飛了好幾米。

東華羽凡佯裝想要追上去。只見白黎軒突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血,卻是飛快的離開了原地,逃離了。

白黎軒的逃離就好像一個信號一樣,不少還在戰鬥的魔人紛紛不戀戰。直接離開了,並且還將已經被擊殺的魔人全部帶走了。

速度非常快。並且沒有給人類修士反應過來的時間,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若不是地上還留有血跡,東華羽凡都要覺得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一名身穿天山派服飾的男弟子摸了一把臉上的血,神色兇狠的問道。

沒有人給他答案。因為每個人心裡都帶著疑問。

那名男弟子得不到人回答,惡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配著臉上的血跡。真有一種兇惡的意思。

只是看著他的臉,東華羽凡的腦子裡面莫名的閃出已經好久沒有出現的畫面。

依舊是那名滿臉鮮血的男子。手舉著長劍,一步一步的向她走來,彷彿他口中所念的『殺』只是為了殺她。

東華羽凡微微一頓,便感覺自己思緒似乎回到了身體裡面,隨後就看見曲華裳一臉擔憂的看著她。乍一看到曲華裳放大了n倍的臉,東華羽凡嚇了一跳,往後退了退。

這才鬆了口氣。

「華裳姐姐,你要嚇死我呀。」

「你怎麼了?魔怔了?」曲華裳見東華羽凡身上沒有什麼血跡,身上也沒有血腥味,乾乾淨淨的,就好像沒有戰鬥過一樣,心裡一閃。不過仍舊擔憂的檢查了一遍,想著這師妹修為了得,應當無事的。便鬆了口氣。

「沒有,只是想到了什麼事情。」東華羽凡搖搖頭,那些畫面,東華羽凡決不會告訴任何人。

雖然以前有想過問問師傅,可是最後還是決定不問了。

修真者通常都會對於未來有一些預感,她覺得,說不定便是這些了。

「走吧,葉長老已經把葉迦叫過去了。」曲華裳看了看葉長老的方向,拉著東華羽凡的手搖了遙

東華羽凡任由曲華裳將她拉了過去,回頭看了看,雖然早就看不見什麼了,可是看著地上的血跡心裡還是有些淡淡的不舒服。

這一次戰鬥打的蹊蹺,結束的也很莫名其妙。

已經過去七天的樣子了,宗門高層都沒有任何的指示。

只是讓所有弟子待命,不要閉關。

不過也封鎖了營地,不允許外出。因此東華羽凡回到了千古尊者的居所,仍舊呆在自己的小屋子研究法術。

如今萬箭齊發已經能夠在五秒的時間內發出了,並且能夠保持在三支冰箭的情況下了,這樣的進步已經很明顯了。只是東華羽凡還是不滿意,總覺得若是不能做到如清雪這類法術控制在兩秒內總會不甘心。

好在東華羽凡也知道勞逸結合,等到累了一會之後,翻出練體術的第二個動作試了試。

這個動作相比於第一個動作難了不少,事實上,之後的幾個動作會越來越難。不過只要學會的話,得到的好處也會越來越多。

東華羽凡不知道若是將練體術裡面是所有的動作都連貫性的學會了的話,又會變成什麼樣子。直覺告訴她肯定是不簡單的。

只是這麼不簡單的練體術居然只是地階上品。如她想的,至少能夠到達天階才是。

第二個動作比第一次的疼痛有過之而無比及,東華羽凡臉上都變得有些扭曲了。不過饒是如此,還是死死的咬住牙齒。半點沒有泄露出一絲聲音。對於疼痛的忍耐力,她倒是越來越厲害了。

這個動作堅持了十秒的樣子,東華羽凡就忍不住攤到在地上了。有些哭笑的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四肢。

想來她應該是第一個動作還不太熟練的關係,第二個動作想要保持還是有些勉強。因此再次將身體擺成第一個動作。

這一次身上的疼痛消失了,不僅如此,因為靈氣的滋潤,那些酸痛的地方也得到了舒緩。不過體驗了一把第二個動作的感覺。東華羽凡倒是發現了不同之處。

她發現自己在做第一個練體術的時候。雖然全身的經脈都湧入了靈力,但是唯有幾條經脈更加突出。而第二個動作,便是另外幾條經脈更加的突出。

東華羽凡心裡隱隱有個猜想。只不過如今沒有辦法做到,只能將這個想法暗自壓在心裡。等著哪一日若是能夠將全部的動作做完的話,說不定就知道了。

恢復了靈力之後,東華羽凡沒有繼續呆在房間裡面。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師傅這幾日都在山頂與宗門派弟子商議要事。

她雖然不知道商量什麼,但是總覺得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看了看沒什麼區別的天空。嘆了口氣,突然想起這幾日都沒有放出來的李霸天。由於如今人多,她倒是不好時刻將李霸天放出來。如今在獨立的居所倒是沒有什麼。

一揮手,李霸天頓時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換了個環境的李霸天頓時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真是的真是的,沒禮貌,要將我放出來也不打個招呼。我還在泡溫泉呢。」

「不是讓你不要隨便泡我溫泉嗎?」東華羽凡淡淡的看了它一眼說道。

李霸天對於東華羽凡的眼神毫不在意,不過身體卻慢慢的往東華羽凡的身邊靠近。眼睛帶著笑意說道:

「嘁,小氣,就當是我幫你帶奶娃的報酬好了唄。」

奶娃?

它指的是小青吧。

說道小青,東華羽凡心裡還是非常愧疚的。小青出蛋殼之後並沒有怎麼陪伴過它。也算是東華羽凡的死心吧,她並不像更多的人知道小青的存在。

因為更多的人知道,就意味著增加了暴露的可能。萬一哪一天小青不小心被別人傷到了,東華羽凡也不能完好無損,因此她必須要保證小青的安全。她這麼年輕,還有大好的前程,怎麼可能想不開。所以必要的委屈小青也是必然的。

「辛苦你了,這幾日不大方便,你進入空間還要多多照顧一下小青。」東華羽凡拍了拍李霸天的身體,嘆了口氣,語氣輕柔的說道。

李霸天詫異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它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對於東華羽凡對小青那麼好心裡有一丟丟的吃醋。

不過一想著自己這麼大個魚了,和一條小奶蛇計較太沒有前輩風範了,因此一副瞭然的點點頭,就連頭都正了正,彷彿這樣就能夠表現出自己有多正經。

帶著李霸天晃了一圈,東華羽凡就將李霸天收回空間了,她準備下山看看,帶上李霸天不方便。

山下的弟子眾多,若是李霸天嚇著別人的話,她倒是過意不去了。

沒想到剛一走下山,就碰到了一臉垂頭傷氣的曲華裳。

「華裳姐姐,你怎麼了?」

曲華裳的臉色變了變,最後泛起了一團紅暈。原本想隨便找個借口的,可是見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好奇的樣子。又覺得騙她似乎也不好,畢竟是自己的朋友;只能無奈的說道。

「你姐姐我被人拒絕了。」

東華羽凡詫異不已,曲華裳這樣的大美人居然還會被人拒絕?誰那麼想不開?

「華裳姐姐還沒有跟我講是哪位偷走了我們仙子的心呢?」

曲華裳聽聞,臉上帶著一些遲疑。原本她是準備若是自己成功的話,才告訴她的,如今不但沒有成功,對方對她還那麼冷淡,她就有點不好意思開口了。

只能搖搖頭,緊閉著嘴巴,就是不說的樣子。

「好吧,既然姐姐為難,我就不問了吧。」東華羽凡一看就知道肯定問不出來,也只能意興闌珊的擺手說道。

不過還準備說些什麼呢,耳邊就想起了一道聲音。

「羽凡師姐,羽凡師姐。」

往某處看去,正巧看到尹幽妍對著她猛招收,這用力的樣子看的東華羽凡都嚇一跳。好在如今溫子然不在她身邊,不然很有可能被那位溫師兄埋怨。挽著曲華裳的手,東華羽凡說道:

「走,給你介紹一個小姐妹。」

曲華裳看了看尹幽妍,臉上帶著笑,確實是一個可愛的小妹妹。

尹幽妍見到東華羽凡走過來,臉上興奮不已,不過當看到東華羽凡身邊的曲華裳時,整個人呆了呆。最後當兩人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尹幽妍的眼睛都貼到了曲華裳的身上了。

曲華裳見此,忍俊不禁,對於尹幽妍倒是心生好感。

「口水要流出來了。」東華羽凡忍不住逗弄,小聲的提醒道。

尹幽妍驚嚇,下意識摸了摸下巴,發現什麼都沒有,這才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語氣嬌憨的埋怨道:

「羽凡師姐又打趣我。」

說完,又將眼神貼到曲華裳身上,小聲討好的看著曲華裳說道:

「這位姐姐,你好漂亮埃」

睜大了眼睛,眼睛又亮亮的,沒有被世俗所污染,看上去清澈不已。令人很容易心生好感,況且圓圓的臉蛋非常可愛。

曲華裳原本就不是什麼嬌媚的小女人,沒有女人不喜歡聽到別人的誇獎,更何況,又是這麼一個可愛的女子誇獎。頓時爽朗的笑了笑,勾起尹幽妍的下巴,嘴角輕輕一彎,笑道:

「哦?有多漂亮?」

「像、仙子一樣。不不不,比仙子還要漂亮。」尹幽妍說道最後,臉上微微帶著一點點害羞的紅暈。

東華羽凡不忍心在逗弄她了,萬一等會溫子然過來了,肯定會不開心了。因此笑著說道:

「尹師妹,溫師兄沒和你一起嗎?」

聽東華羽凡一提到溫子然,尹幽妍臉上的紅暈更甚了,不過倒是大方的說道:

「溫師兄叫我在此等他,沒想到倒是等到師姐你了。」說完,像是不想落下曲華裳,又補了一句:

「而且,還見到了漂亮姐姐。」

一句話惹得曲華裳頓時笑了起來,之前被拒絕所被打擊的心再次激起了自信。

得意的對著東華羽凡挑了挑眉,她就知道她曲華裳不比別人差。雖不說絕美無雙,但至少也是花容月貌,就連女子都能迷祝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不過想著曲華裳心情不再低落就好,畢竟永遠朝氣明媚才是她曲華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