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也是築基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也是築基期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沒過多久溫子然便過來了。,

見到東華羽凡的時候,十分友好的打了聲招呼。

而在看到旁邊的曲華裳時,也只是眼中閃過一絲訝異,隨後便將神色貼到了尹幽妍的身上。並沒有因為曲華裳長得好看就會有其他的行為,這倒是讓東華羽凡對溫子然蠻有好感的。

溫子然一如他的名字一樣,溫文爾雅,對尹幽妍還是一如既往的好。

「溫師兄和尹師妹的感情可真好。」東華羽凡談笑著說道,語氣裡面帶著一絲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羨慕。

尹幽妍害羞的笑了笑,圓圓的臉紅紅的,可愛得緊,讓溫子然看的心都要化了的模樣。

「對了,師兄,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漂亮姐姐。」尹幽妍突然拉著溫子然的手,眨了眨眼,對他介紹著曲華裳。

曲華裳也爽朗,微微勾起一絲笑,說道:

「早年曾有幸見過溫師兄一面,沒想到師兄已有佳人在畔,真是時間如梭埃」

曲華裳說完裝作感嘆的說了一句,不過眼中卻閃過一絲黯然。

別人成雙成對,自己卻形單影隻。

東華羽凡剛好看到曲華裳眼中的黯然,心下瞭然,不過這種時候也不好勸解什麼。只能用打趣的語氣說道:

「華裳姐姐這麼年輕,說這些話小心被人認為是小老太婆喲。」

果然,經過東華羽凡一打趣。曲華裳頓時沒了黯然神傷的心情了。和東華羽凡打打鬧鬧了一會,心情也算是好起來了。

跟著溫子然他們回到他們的房舍,屋子並不大。但是剛好可以住幾個人。況且修士原本就沒有那麼都要求,更何況是現在這種情況。剛好走到門口的時候,就遇到了走過來的柳如煙。

柳如煙在世俗的身份是一名公主,長相自然也是不差的。性格爽朗,和曲華裳倒是趣味相同,兩人都是直爽的性子,沒一會就親親熱熱的。東華羽凡心裡也高興。坐在溫子然他們的房舍裡面,幾人說說話,倒也算愜意。

「也不知何事才能回去。」柳如煙看著外面的明媚。突然感嘆的說道。

「柳師妹何必如此,天下之大,何處皆可修行。」溫子然溫和一笑,輕柔的給尹幽妍倒了一杯茶。這才低聲的勸說道。

東華羽凡微微一震。覺得這溫子然倒是洒脫,這種性子,還真是讓人羨慕。驀地,東華羽凡突然想到了風傾塵。也不知道他如今在何地?是不是已經將她遺忘了。

摸了摸手腕上的同心結,東華羽凡將衣袖拉了拉,擋在了裡面。

和他們幾人分別後,東華羽凡沒有立馬回去,而是在營地附近轉了轉。河邊偶爾會有幾個陌生的弟子轉來轉去,有的臉色焦急、有的平靜、有的黯然、有的堅毅;

不過雖然五大門派聯合在一起。但是門下弟子並不是各個都和氣的。

沒逛一會,東華羽凡便看到一團人圍在一起爭吵。

原本東華羽凡是不想過去的,可是突然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這個聲音從她一到這個世界便聽見的聲音。若說東華羽凡記不得別人的,倒是把雲梨的聲音記得還算清楚。

「你可知我是誰,快將丹藥還給我。」雲梨的聲音冷冷的,聽上去還算是有氣勢。

「哼,我管你是誰,這是我拾得,便是我的。」那名天山派服飾的弟子同樣冷笑一聲,好不客氣的回擊道。

「你,你這個無恥小人,這丹藥明明是我掉落的,上面還有我玉虛宗的標識。」雲梨氣急敗壞,不過如今倒是學乖了,沒有了千古冷做後台,她也不過是個普通的外門弟子,因此性子也收斂了不少。

「那又如何,這裡玉虛宗弟子何其多,你憑什麼覺得這是你掉落的?」那名天山派弟子絲毫不懼,臉上更是不屑,輕蔑的看了一眼雲梨,滿臉不在乎。

東華羽凡並沒有走過去,神識一掃,便發現,如今雲梨是獨自一人,周圍並沒有江影同的身影,東華羽凡沒有查看四周,直接收起了神識。

「這……」雲梨不是沒法證明,只是心裡很遲疑,不知道該如何說。

她如今已經被千古冷逐出,雖然知道的人並不多,但是她也不敢明目張的將千古冷繼續當成自己的靠山了,若是被千古尊者知道,定然不會饒了她。

她可是知道千古尊者的厲害的,

這瓶丹藥原本是她準備自己用的,可是江影意卻非要她讓給她,雲梨不知不知道江影意討厭她。可是為了江影同,她也是忍了。只是因為之前她有著千古冷記名弟子的身份明所以江影意就算是討厭也沒有太過於為難。

如今她丟了千古冷記名弟子的身份,江影意的態度可是一日日的變差,更甚至到了現在更是明目張的冷嘲熱諷。

雲梨出了在東華家當女婢的時候被人這樣呼來換取過,到了玉虛宗,因為有著千古冷做後台,並沒有任何人這樣對她。哪怕是修士比她高的,都不會對她說些難聽的話。

雲梨緊緊的捏著自己的手心,心裡非常的不甘心。可是更多的是深深的後悔。

她原本以為,只要江影同愛她。就算沒有了千古冷做後台,大不了辛苦一些,至少自己心裡也算開心。

可是沒想到,從她被師傅逐出去的那一日開始,便是噩夢的開始了。

江影同剛開始對她也算百依百順,同以往沒有什麼差別。可是慢慢的,雲梨就發現,江影同問她要丹藥和靈石的時候越來越多。

雖然她以前是記名弟子,但是因為千古冷人少。平日的供給也算豐厚,又因為東華羽凡不用丹藥,將丹藥都給了她。所以她的身家在玉虛宗也算是非常不錯了。肯定不是外門弟子可比的,可是如今她摸著自己的儲物戒指,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一段時間儲物戒指裡面的東西在快速的減少。

若只是一些丹藥的話,這就罷了。

她也存了不少的丹藥,所以就算是供江影同修鍊幾年也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問題是,江影同用丹藥非常的快,到後來就連江影意也開始伸手問她要靈石。有的時候更是拉著雲梨到坊市買東西。基本上所用的全是雲梨的東西。

雲梨慢慢的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當一個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的女人慢慢的恢復了一絲清明,那麼就很容易發現以往忽略了的事情。

比如發現了江影同看向她時的神色裡面並沒有多少愛意;比如她多問江影同幾句便能夠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不耐煩;比如時常看到江影意看向她的那種譏諷的目光;比如江影同越來越少靠近她。

雲梨不是傻瓜,她能夠在東華府上做婢女。察言觀色是她的強項。

仔細一想,變就什麼都明了。

可是就是因為這樣她才不甘心,得不到才想要拚命的得到。只是這樣一來,江影同除了要丹藥妖靈石的時候。就再也不會因為別的原因出現在她面前了。

更甚至。到了現在。江影同直接不出現了,要什麼東西的時候,直接叫江影意過來問雲梨要。

雲梨如今連江影同在哪裡都不知道,營地這麼大,若真的想要找一個人是非常不容易的。若是還有千古冷記名弟子的身份的話,哪裡還需要這樣。

想到這裡,雲梨就是深深的悔意,同時也突然明白了東華羽凡當時轉身的時候那道失望的目光。

她這才想起自己做了些什麼。

那可是和她一起長大的小姐埃東華羽凡對她那麼好,她都做了些什麼呀。

可是如今雲梨也知道。她沒臉見到東華羽凡,更沒臉站在東華羽凡的面前。況且,她之前還對東華羽凡有恨意,恨她對自己太過於無情無義。可是當她發現江影同的真面目之後,那股恨意突然變得有些諷刺了起來。

「上面不僅有玉虛宗的標識,還有千古冷的。」雲梨說道這裡的時候,神色有些恍然。

像是突然想起了自己還在千古冷的時候,沒有什麼煩心事,除了修為老是不給力之外,平日里想做什麼師傅也不會管,只要沒闖禍就可以了。

千古冷那麼大,她也是想去哪裡就去那裡,沒人約束,沒人跟她說不許。

可是在外門短短數日,她就有一種過完了一生的感覺,外門弟子對於自己的地方分的非常清楚,沒有允許若是擅自闖入別人的地方,很有可能會被嫉恨。

若是修為比她低還好,修為比她高,也只能忍氣吞聲的低頭認錯,姿態也必須要放的非常低才行。

那名天山派的弟子眉頭微微皺了皺,要說玉虛宗他心裡最懼怕的,還是千古冷的千古尊者,他早年曾有幸見過千古尊者一面,他當日也不過是匍匐在地上,混在眾多弟子中間非常不起眼的存在。

可是當時千古尊者到了天山派發了好大一通火,揮手間便是天昏地暗,山崩地裂。

想到這裡,心裡暗道倒霉。

對千古尊者還是有一懼意的,看了一眼確實有著千古冷的標識。雖然不知道千古冷有多少弟子,但是對方既然有這個,證明應該是千古冷的人。若是玉虛宗其他峰弟子,他得罪了也不懼。

可偏偏他原本就畏懼千古尊者,又知此人向來護短。因此冷哼一聲,不清不遠的將丹藥扔給了雲梨之後,直接甩袖離開了。

不過今日的仇怨也算是接下了。

今日離開,不代表他不報復了,所以回去之後肯定要調查一番的。

若是知道雲梨被逐出千古冷,只怕又是一場爭端了。

雲梨死死的捏著玉瓶,看著玉瓶上面千古冷的標識,眼睛裡面泛起霧氣,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一步一步的走回了自己的房舍,周圍的人見沒什麼熱鬧了自然也就散開了。

東華羽凡跟在雲梨的身後,雲梨的身影非常落寞。東華羽凡沒有想要上前的意思,有些事情是自己做下的,必然要自己承擔。她做到了自己該盡的義務,她早已經不欠雲梨的,也沒想過雲梨還她的因果。

只是到底陪伴自己多年,東華羽凡嘆了口氣,自己就幫她最後一次好了,若是以後她能夠認清楚現實,努力修鍊,不要再背不真實的東西蒙蔽了雙眼,結丹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見雲梨回到了自己的房舍,關上房門。沒過一會,從不遠處走來一個女子,東華羽凡將身影隱入牆后。

江影意神情倨傲的一覺踢開了雲梨的房門,語氣更是不懷好意:

「大嫂,我哥要丹藥,快點拿來。」

說著就攤開了手,也只有要東西的時候才會陰陽怪氣的叫她一聲大嫂。伸出手非常自然,可是眼中卻滿是不屑。

雲梨心裡黯然,閉著眼,深吸一口氣,冷冷的說道:

「滾。」

「你,你找死埃」江影意先是一愣,隨後怒火中生,頓時大聲吼道。

「我沒有丹藥了,你滾吧。」雲梨沒有發火,只是冷冷的看著江影意,再次冰冷的說道。

「沒丹藥那就給靈石。快點,我哥等著呢。」江影意臉上帶著不耐煩,連看都不願意看一眼雲梨。

雲梨不再理會她,心裡已經涼到不行,對江影同的愛意頓時被澆滅了。心裡隱隱作痛,可是卻不想露出半點委屈之色。她就算是再卑微,也曾是千古冷的弟子,該有的尊嚴還是要有的。

雖然在千古尊者和東華羽凡面前丟掉了尊嚴,但是這些人不配。

「你是想死嗎?你信不信我讓我哥不要你。」江影意見雲梨一副死人樣就來氣,要容貌美榮耀,資質又不好,可是偏偏好運進入千古冷,用丹藥將修為堆到了築基期,身法豐厚。

這些不管哪一樣都讓她心裡嫉妒到不行,可是偏偏這些是他們嫉妒不來的。好不容易雲梨被逐出千古冷了,可是居然還露出那種冷笑。

江影意眼睛紅紅的,怒火似乎就要到了爆發的邊緣。

如今雲梨可是一個沒有背景的修士了,就算是被人欺負也不會有人幫忙。她早就看不慣了,因此直接祭出劍準備偷襲。

雲梨見江影意劍光一閃,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手中早就出現了一把靈劍。

「別忘了,我也是築基期。」說完,寒光淋淋的靈劍一轉,一股寒意頓時卷上江影意的心頭。

心裡暗暗惱怒,可是卻不敢在上千。

雲梨手中有不少的靈器,別說對方修為不比她弱,就是她的修為高過雲梨。憑她手中的這種品階的劍根本無法傷對方分毫。

可是就這麼離開江影意心裡不甘,狠狠的跺了跺腳,說道:

「好,很好,你等著被我哥拋棄吧。」

說完,憤恨的跑了出去。

『』的一下,門被她狠狠的甩了過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