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八十七章 死亡峽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 死亡峽谷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等到江影意跑的沒影了之後,雲梨這才無奈著起身,將門關上。↑,

看著空曠的房間,嘴角泛起一絲苦澀。

若是她沒有身在福中不知福、若是她能夠學會知足、若是她能夠扼制自己的貪心,如今哪裡又會落到如此境地。

怪只怪眼睛沒有擦亮,沒有看見眼前非良人。

可是縱然如此,她也只能打碎牙齒往肚裡吞,不管怎樣,活著才有機會。如今已經和江家兩兄妹鬧翻了,那麼便再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她不知道自己面對江影同的時候會不會再次心軟給他丹藥,但是至少她認清了對方的真面目,總算是不會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了。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見雲梨不過短短几天彷彿瞬間成熟了不少。心裡也微微鬆了口氣,路是自己走的,她無法干涉。從今天開始,過去種種,再無瓜葛。

離開之後,東華羽凡直接找到當時為難雲梨的天山派弟子,不過一個普通內門弟子,東華羽凡只是一個威壓,便慫了。

替她解決了這個隱患之後,東華羽凡嘆了口氣,這也算是她最後一次幫雲莉了。從此以後,天地遼闊,各自珍重,見面亦不相識。

「正找你呢,傳音你也不回復。」

東華羽凡剛走到房殿之外,便看到曲華裳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華裳姐姐作何如此驚慌。」東華羽凡看著她眼帶狐疑。

「別提了,趕緊跟我走吧。」曲華裳風風火火的過來。又拉著東華羽凡風風火火的下了山。

東華羽凡十分無語,她明明剛上山,而且還沒有進入房門半步呢。就在此被人拉著下山了。

到了山下。看到葉迦又是一臉嚴肅的樣子,見東華羽凡過來也只是擔憂的看了一眼。

「這次召集大家來,有任務要外出。」

隨後,葉迦言簡意賅的說了一下大家的任務。

總而言之就是在靠近西邊有發現魔人的蹤跡,之前前去巡邏的那一隊弟子均已失去聯繫,命牌破碎。

之前魔人的那一場叫囂之後,突然銷聲匿跡了。

好不容易在西域發現蹤跡。前去查探的弟子又有去無回。令五大門派高層憤怒不已,決定再次派出弟子前去探查,若是魔人便一舉殲滅。

只是東華羽凡不明白。他們此時的修為,真的不是去送死嗎?

她實在是搞不懂,如果真的想要驅逐的話,為什麼宗門的那些高層不去?隨便拿出幾個大乘期的修士。就能夠將魔人趕出去了。當時這些也就想想。妖冥域存在之久,魔人當中定然也有高階修士,但是輕易不會動手。

畢竟大乘期以上的修士隨便動動便可移山填海,若真是打起來,天崩地裂也屬正常,到時候遭殃的不止魔人,還有他們這些人類修士。

揉了揉頭髮,東華羽凡覺得有些頭疼。這樣一來,戰事完全就放在了他們這些小蝦米的身上了。高階修士說白了就是起到了一個制衡的作用。

你不動手。我就不動手;你如果動手的話,那邊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就我們幾個去嗎?」東華羽凡開口問道。

葉迦看了看身後,說道:

「還有其他門派弟子以及葉長老。」

葉長老不到萬不得已一般不會出手的,不過若是有葉長老在也算是有了一層保障了,東華羽凡微微安了安心。跟著葉迦他們到了河岸邊,看到不少外門弟子也在往外飛去,好奇的問道:

「這些外門弟子也要出去嗎?」

葉迦看了一眼四周小聲的回道:

「他們要在周圍巡邏,若是發現異常需立即稟報」

簡言之,這些弟子的行為實際上和送死沒什麼多大的分別。東華羽凡想著,又想到他們這次的行為,實際上也差不多了。

便也就不再多想,取出玉牌,離開營地之後,沒有停息,直接就往西域的方向飛去。

西域地處廣闊,算得上是較為空曠的地方了。城市極少,倒是小型的坊市不少。不過這些坊市大多都在修士常去的幾個地方。

東華羽凡對於西域的了解很少,僅有的一些了解都是書本上面的,因此一邊御劍飛行,一邊在腦海裡面努力的搜尋者僅存的那點關於西域的消息。

不其然的便聽到了葉長老冷淡的聲音。

「下面要經過死亡峽谷,大家準備降落。」

死亡峽谷?聽到這個名字都不吉利,並且東華羽凡隱約覺得這個死亡峽谷不對勁,說不定他們等會就會遇到一些什麼呢。

葉長老一邊說,一邊也生硬的安慰大家。

「此峽谷雖未死亡峽谷,但只要不在上空飛行,不會遇到任何危險。」

不過他有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若是遇到危險,也是運氣不好了』。

能叫這個名字,來頭肯定不小,可是東華羽凡對於這個峽谷並不了解。看過資料裡面顯示的是,此峽谷兩端有兩座高聳入雲的山峰,迄今為止沒人知道有多高,反正是看不到山峰。看到山峰的人都掛了,所以之後每一個經過死亡峽谷的人都不敢開玩笑的飛過去了。都是乖乖降落,然後從峽谷下面走過去。

在距離死亡峽谷一里地的樣子降落了,東華羽凡望了望那兩座沒入雲層的山峰,沒來由的心裡有點壓抑。總覺得這兩座山峰有點奇怪,心裡有一點悶悶的。

隨後東華羽凡發現,在兩座山峰三面的雲層居然是灰黑色的,只是如今在遠處看的不是很真切。想到此處的時候,葉長老已經率先帶著眾人往前面走去。

曲華裳抓著東華羽凡的手走在後面。東華羽凡沒有拒絕,警惕的用神識掃著四周。莫離身有異寶,比常人多了一絲靈敏。同樣也察覺到了危險。因此也是緊緊的跟在東華羽凡的身側,打算一有什麼危險就將東華羽凡收入雷峰塔好了。

東華羽凡自然是看出莫離的打算,也沒有拒絕。只是拉著曲華裳的手緊了緊,沒有說話。

幾十個人,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氣氛變得沉悶又黯然。這個黯然是指天空,突然一下彷彿天快黑了一樣。東華羽凡抬頭看去,果然。他們已經到了死亡峽谷的領地了。死亡峽谷的上空灰濛濛的,越是靠近中間山峰之地,越是如此。

「這裡好詭異埃」曲華裳不好再這麼安靜的地方說話。因此便傳音給了東華羽凡。

東華羽凡點點頭,低聲回復道:

「小心一些,我有不好的預感。」

隨後兩人再次沒有說話了,不多時。周圍開始有了一絲若有似無的風。他們走的不算快。也算得上緩慢了,一步一步竇鄒德很穩。葉長老在前面每走一步後面的弟子就會跟著走一步,若是葉長老停下,後面的弟子也會停下。

慢慢的,周圍的風似乎越吹越大,隱隱的還能夠聽到一陣一陣風吹得『嗚嗚』作響。

彷彿是有人在耳邊輕嘆著什麼異樣,氣氛煞是嚇人。東華羽凡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總覺得自己的背後有些發涼。卻又不敢回頭看過去。她這個人什麼就不怕,就怕鬼怪之類的東西。

如今他們也不過剛走不到四分之一的路程。整個死亡峽谷非常大,因此走到兩座山峰之間,慢慢的已經開始覺得暗下來了。就好像真的天黑了一樣,好在這點黑暗也沒有影響大家的視線。

只是慢慢的,隨著風越來越多,不少的弟子走路已經沒有之前的穩了,就連葉長老都不時的晃動了一下。隨後靠靈力籠罩在四周,將這股風抵擋祝

只是風依舊在吹,雖然如今沒有什麼事情。可是東華羽凡覺得肯定沒玩,這些風彷彿是從中間吹過來的。

大概走了一刻鐘的樣子,他們依舊沒有走過一半。

拉著曲華裳的手再次緊了緊,東華羽凡也祭起了靈氣罩,將這股風隔絕到外面,剛開始還覺得似乎有效果。可是慢慢的,越來越靠近中間之後,靈氣罩也被打得『』的響。聽著聲音,就好像是有人不停的在撞擊靈氣罩一樣。

東華羽凡在心裡給自己壯了壯膽,臉色到底還是白了一些。

葉迦一直關注著這邊,自然發現了這一點,不著痕的靠近東華羽凡的前面,為她擋了一部分的風。東華羽凡發現之後,心裡也是複雜不已,男主不粘著女主卻惦記著她這個女配,難道她真的是要女配逆襲了?

突然,聽得前面傳來一道及其迅速的劃破聲。

似乎是某位弟子的靈氣罩被劃破了。

就在這一眨眼間的時間,那名弟子的身上突然出現了幾道血口子。

葉長老動作也迅速,手一揮,一道藍色的屏障便將他籠罩在了裡面。東華羽凡站在後面,看的不清楚,不過也只是停頓了一下下,葉長老眼神警告了後面的弟子之後,便冷著臉繼續往前走

「發生何事了?」東華羽凡小聲的對著葉迦傳音道。

「那名弟子剛剛走在葉長老身邊。」

東華羽凡頓時瞭然,也難怪,就連葉長老對於這個死亡峽谷都是一副小心翼翼外加敬畏的模樣,這個弟子居然大咧咧的走在葉長老的身邊。

兩人的修為原本就不可同日而語,不過東華羽凡頓時看出來了,這吹在靈氣罩上面的風是越來越厲害了。

只是這麼一想,靈氣罩外面撞擊的聲音越來越大了,彷彿下一秒靈氣罩就會同樣被劃破一樣。東華羽凡不斷的輸入靈力,支撐者靈氣罩,可是聲音越大,她靈力消耗的就越多。

她都這樣了,其他真正是築基期的弟子早就已經支撐不住了。

只聽到『噗噗噗』的三聲,不過轉瞬,便又發出三道弟子的慘叫聲。東華羽凡神識一看,便看到那三名弟子的身上到處都是血痕,不過大多應該都是皮外傷便被葉長老救下了。

隨後,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接二連三的有弟子的靈氣罩被劃破。

幾名長老再顧不得,出手救了自己門下的弟子。東華羽凡他們便直接站在了葉長老的身後。葉長老瞥了一眼身後的幾個人之後,鬆了口氣,這幾個弟子都沒事。靈氣罩也沒有破裂,整齊素質都很不錯,比其他幾個門派的弟子好太多了。

因此臉色也緩和了不少。

有了葉長老這個靠山,他們一路走過去也順利多了,東華羽凡總算是可以鬆口氣了,不用自己支撐靈氣罩,果然很輕鬆,難怪有句話叫大樹底下好乘涼。

終於,他們接近了最黑暗的死亡峽谷中間地帶。

到了中間,彷彿進入了夜晚一樣,除了兩端能夠看到一點亮光之外,四處皆是黑暗。

葉長老神色一凌,伸出手將東華羽凡等人攔在身後,慢慢的往山壁處退去。

隨著葉長老的動作,其他各派的長老紛紛往葉長老處靠近。等到眾人靠近在一處之後。葉長老的眼神突然望向了對面的黑暗之中。

看不進黑暗之中有什麼東西,東華羽凡不敢將神識探測出去,周圍的罡風如此厲害,她可不想神識受損,因此乖乖的躲在後面,等著前面的動靜。

「葉長老,是何物?」御器宗的某位長老皺緊了眉頭,對著中間的葉長老傳音問道。

葉長老沒有回答,不過神色更加的難堪,突然手中出現了一隻金色的小鍾。口中念念有詞,一瞬間小鍾就變大了許多,然後輕輕往後一甩,東華羽凡他們就被小鍾圍在了裡面。

「保護好弟子,有危險。」

葉長老說完,率先往對面的黑暗中沖了過去。

其他幾個長老堅持,紛紛拿出自己的防禦武器將弟子護在中間。

他們是發現了對面有東西,不過道行不夠,神識被屏蔽,根本看不清裡面有什麼。唯有葉長老一人臉上有神色,因此見葉長老如此,他們自然也要上前才是。

這些弟子修為太弱,他們也不敢將這些地址貿然彷彿危險當中。

可是東華羽凡聽了半天,幾個長老去了對面,別說兵器發出的聲音了,連一點風聲都沒與聽到了。也不知道這個金色的小鍾是不是隔音效果很好的緣故。

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使勁的往對面看,半個影子都沒有看到,一片黑暗,除了他們周圍因為這個小鐘的緣故,還能夠看到一丁點。

「怎麼辦師兄?」喬千雪話很少,但是此時心裡仍舊突突的,看著一臉冷峻的葉迦,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樣,到了葉迦的身後。

「金鐘無礙,葉長老理應無事。」葉迦話語雖然堅定,但是實際上自己也不確定。

這麼說也不過是不想讓大家慌亂罷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