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八十八章 稚子,竟敢傷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 稚子,竟敢傷我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葉迦的話音剛落,金鐘突然開始劇烈的抖動。超快穩,本文由首發

隨後一道道刺耳的划動聲響起,不過聲音很校

東華羽凡詫異的望著外面,雖然聲音很小,但是很明顯應該是從外面傳進來的。看來這個金鐘的隔音效果果然很不錯呢。就是不知道對面的葉長老他們是否無恙。

東華羽凡走到邊緣,用手輕輕觸碰到金鐘,摸上去一片冰冷,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就好像摸到了一片的泛著金色光芒的玻璃一樣。

只是東華羽凡將眼睛湊近了之後,發現金鐘外面似乎有一道道非常非常細微的划痕。

正仔細看其中一個划痕的走向時,東華羽凡突然敏銳的看到這條划痕旁邊突然平白出現了一道同樣細微的划痕。

證明外面確實是有東西在攻擊他們。

東華羽凡估計多半是之前的罡風,畢竟這裡是死亡峽谷的中間,罡風非常厲害也屬於正常。若不是之前有葉長老替他們抵擋著,估計也不可能完好無損。

金鐘是什麼品階的防禦武器東華羽凡看不出來,想來品階定然是不低的。不過外面的罡風肯定不是築基期的弟子能夠抵擋的,就連結丹期抵擋起來都費勁。

有這個金鐘的存在,一時半會他們是不會有什麼事的,但是若是與金鐘息息相關的葉長老若是出事的話,他們估計就沒這麼好運了。

所以東華羽凡寧願這個金鐘消失,這樣一來他們的命運還是在自己的手裡。

東華羽凡將頭髮撂到耳後,認真的往對面的黑暗中看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眼睛睜太久了,慢慢的好像能夠看到幾道黑色的影子一來一回的。只不過下一瞬,東華羽凡就看不清楚了。或許是因為睜得太久,產生了幻覺。

「我們不能等在這裡。」就在此時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一直沒怎麼開口說話的東華羽仙突然抬頭對著葉迦說道。

葉迦微微皺了皺眉頭,他當然知道將安慰讓在別人的手中不安全,可是此時金鐘不開,想要出去也麻煩。

「此話雖有理。但我們被困在金鐘里,除非葉長老收回或者……」或者什麼葉迦沒說,不過在場的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東華羽仙沉著臉,沒有說話。而是突然站起身,走到金鐘的邊緣,用手觸碰了一下。

隨後眼中暗光一閃,突然將子午鉞取了出來,二話沒說。對著金鐘就劈了下來。

『當』的一聲響起。

金鐘突然震動了一下,東華羽仙頓時悶哼一聲,手中的子午鉞晃了晃。東華羽凡分明看到東華羽仙喉嚨動了動,眼睛不死心的再次看了看金鐘。

「你要做什麼?」喬千雪皺起眉頭,一把將東華羽仙的衣袖抓祝

東華羽仙一把甩開喬千雪抓著自己的手,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東華羽凡背對著東華羽仙,因此並沒有看到她的神色以及臉色。倒是看到了喬千雪的,只是喬千雪的反應就有一點耐人尋味了。

東華羽凡和東華羽仙是不可能成為朋友的,實際上兩人只能成為敵人。因此對東華羽仙格外警惕的同時,便比別人更加註意她一些。喬千雪剛剛的神色中明顯是有了一絲懼怕和慌亂。可是她的修為明明不弱,又何必要懼怕東華羽仙呢?

東華羽仙還未突破築基期大圓滿,至少從明面上看著是這樣的。可是喬千雪明明已經是結丹期修士了,雖然為人低調,但是從沒有人會小看她。

之前內門小比的時候喬千雪剛好在衝擊結丹期,因此沒有參加,東華羽凡對她也不算特別了解。不過如今看來她和東華羽仙之間可不僅僅是朋友那麼簡單,不然也不會懼怕東華羽仙。

裡面肯定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東西。

東華羽凡有些感嘆,只可惜她只知看了書中的第一卷,若是能夠將後面的看了。便不會這麼被動了。

東華羽仙掙開喬千雪之後,再次祭起子午鉞對著金鐘攻擊者。

子鉞與午鉞隨著東華羽仙的控制不斷的攻擊金鐘的某一處較為薄弱的地方,加上外面又有罡風的撞擊。不多時,金鐘的表面就出現了一道非常細微的裂痕。

東華羽仙沉著臉。準備乘勝追擊。

葉迦原本想要阻攔,可是剛一想要靠近,子午鉞其中之一便會從東華羽仙的身體周圍繞上一圈。讓人根本沒有辦法靠近。

就在此時,金鐘突然發出『嗡嗡嗡』的聲音,隨後在眾人猝不及防的時候突然猛烈的顫抖了起來。

東華羽凡心下一緊,拉過旁邊的曲華裳。飛快的祭起了靈氣罩,並且喊道:

「小心。」

莫離見東華羽凡祭起靈力罩的瞬間頓時反應過來,同樣升起一道靈氣罩將自己籠罩在愛裡面。

耳邊彷彿『嗖』的一下。

金鐘頓時變小,然後飛快的飛入了對面的黑暗中。

只是一瞬間,失去攻擊目標的罡風蹲著朝著東華羽凡他們襲來。

東華羽凡雖然早有準備,但是當這些罡風里啪啦吹到靈氣罩上面的時候,東華羽凡仍是晃了晃身體。心裡暗暗吃驚,這些罡風的力度力量絕對堪比結丹期修士啊,因此東華羽凡不敢多停留。

率先往前面走去。

葉迦見此也不敢停留,招呼著眾人感覺離開。

其他門派的弟子見到東華羽凡他們如此,心裡也有些慌亂,不過還沒等他們的慌亂結束,幫他們抵擋罡風的防禦武器紛紛效仿了金鐘,飛快的消失在了肚面的黑暗當中。

頓時尖叫咒罵慘叫聲音不絕於耳。

東華羽凡他們幾人均沒有回頭看,身體周圍的罡風不斷襲來,雖然沒有打到身上,但是東華羽凡仍舊感覺到了疼痛。因此只能緊緊的抓著曲華裳的手,兩人互相給對方打氣。

雖然又聽到後方的叫喊聲,但是他們沒有理會,也不敢理會。這種地方不靠自己,靠別人有什麼用?

當然那些希望別人救助的都是少數人,畢竟大家都是修士,很多修真界常識每個人都知道。況且都不是什麼幾歲的小孩子,所以很快的調整好心態。用自己的力量往前走去。

有的自己力量不夠,便聯合自己小隊其他人一起前進。

倒是沒有什麼上網,不過還幾個弟子受了重傷。

罡風的力量就如同刀子割一樣。定然是不好受的。

好不容易感覺到罡風的力量小一些了,東華羽凡這才鬆了口氣,感覺到越來越亮的四周,東華羽凡這才回過頭去看了一眼。

怎麼形容眼前的場景呢?就好像是電影裡面所看到的那些特效一樣,非常的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早就已經看不到來時的路。因此也看不到裡面的光明,一片黑暗,就好像一張巨大的嘴巴等到這他們進去一樣。多看一眼,心裡就更加不舒服。

連忙回過頭,撫了撫胸口才爽一點。

「離開這裡吧,我總有不好的預感。」葉迦抹了一把臉,長舒一口氣說道。

眾人點點頭,隨後再次沉默的往前走去。短短的路程走了將近一個時辰。等到終於快要接近死亡峽谷邊緣的時候,突然東華羽凡一愣。

實際上這個地方已經感覺不到什麼阻礙的力量了。

「快看前面,好像是葉長老他們。」東華羽凡指了指前面躺在石堆裡面的人。由於只露出了幾片衣角,不注意的話很容易就忽略了。

東華羽凡記得今日葉長老穿的銀色紋的長袍,因此一眼就看到那些若隱若現的紋。

葉迦率先跑過去一看,果然是葉長老,只是此時的葉長老面色正常,緊閉著雙眼,呼吸淺薄悠長。更奇怪的是身上的衣服倒是沒有什麼明顯的髒亂。

東華羽凡他們都覺得詫異,明明葉長老他們在死亡峽谷的最中心,怎麼平白無故的到了這裡。又是怎麼比他們先一步到了這裡,然後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的?

「好奇怪。」曲華裳蹲下身看了看葉長老。確定葉長老似乎沒事,這才開口喃喃道。

「葉長老似乎只是睡著了。」喬千雪走到葉迦的身邊,看了看葉長老之後,這才靠著葉迦說道。

東華羽仙冷冷的掃了一眼喬千雪。喬千雪縮了縮脖子,卻沒有離開葉迦的身邊。

東華羽仙輕輕的冷哼了一身,蹲下身,摸了摸葉長老的頸邊,皺了皺眉頭說道:

「不是睡著了,葉長老是被入夢了。」

東華羽仙說完。眼神不自覺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

她們兩人就曾入夢過,不過東華羽仙雖然不記得自己入夢之時做過什麼。但是很確定一點那就是絕對和東華羽凡有關。那股恨意和不甘一直到現在,她都能夠回想起來。

提到入夢,東華羽凡自然也想起了她和東華羽仙入夢的那一次,東華羽仙不記得了,可是她記得很清楚,東華羽仙要殺她,那股殺意一直到現在東華羽凡想起都有些冷顫。

直到今日,東華羽凡才清楚的認識到,原來東華羽仙對自己的那股殺意和想要殺了她的執念已經這麼深了。

心裡對於東華羽仙的警惕再次提高了一層,這個女人很危險。能夠這麼快就調整了自己的位置,並且讓蒼穹尊者對她另眼相看,這個女人的手段當真是厲害

無怪別人是女主,而她是女配了。

「入夢1葉迦喃喃的念了一下這兩個字,隨後用餘光看了看東華羽凡和東華羽仙。

當時他也在場,自然也知道她們兩人入夢之時。而葉迦也知道,正是從那之後,他便發現東華羽凡對他有了一種說不出來的疏離感。雖然面對他的的時候仍舊面帶笑容,語氣不便,可是差了點什麼就是差了點什麼。

「既然如此,我們便守在這裡吧,等到葉長老醒來再離開吧。」葉迦說到此,目光突然看向了其他門派的小隊那邊。

另外幾個長老也相繼被自己門派的弟子找到,然後安置在平整的空地上。

東華羽凡轉頭看了看,原本也只是隨便看看,可是卻正巧看到了天山派的某位弟子對著對面的人使者眼色。而他對面的那個弟子微不可及的點點頭。

東華羽凡皺了皺眉頭,想著別人的事情,因此並沒有理會,轉過頭,正巧看到葉迦祭出靈氣罩將他們都籠罩在裡面。

「師姐,我總感覺周圍有什麼東西在窺視我們。」

此時大家都在恢復實力,東華羽凡不敢太突兀,因此便沒有使出練體術的那兩個動作,而是乖乖的打坐。莫離正巧坐在東華羽凡的身側,見東華羽凡睜開眼睛,便立馬傳音過來了。

東華羽凡神識掃了掃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東西,也沒有任何的靈氣波動,因此對莫離說道:

「沒有發現任何東西,要麼是太厲害我的修為發現不了,要麼是對方隱藏太深。」

東華羽凡的意思是相信莫離的直覺。

畢竟他煉化了雷峰塔,靈識度比以往高多了,對於危險的預知也比以前更加的靈敏。

悄聲的給葉迦發了到傳音,讓他警惕,葉迦點點頭,沒有說話。

此時到處都是靜悄悄的,除了偶爾傳來的微弱的風聲之外。

大家都知道,入夢算得上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了。因為當你不小心入夢之後,很有可能你的意識也跟著一起入夢了。因此身體發生了任何的事情都不會知道,除非有劇烈的疼痛。

所以許多修真者最害怕的就是不知不覺的入夢,因為這樣就意味著任人宰割了。若是與品行很好的朋友在一起還好,若是和心懷不軌的人在一起,那就真的是倒大霉了。

很容易在不知不覺當中被人殺人奪寶。

就在大家都在努力恢復實力的時候,突然傳來了一道巨大的慘叫聲。

聲音正好是從天山派那邊傳古來的。而發出這個聲音的正巧就是被入夢了的天山派長老。

東華羽凡站起身,沒有冒然的上前,其餘門派的弟子皆是遠遠的站著,看向那邊,並沒有走上前。

隨後東華羽凡還沒有注意究竟腫么了的時候,一名天山派的弟子突然悶哼一聲,口中頓時溢出了鮮紅的血液。捂著胸口,滿眼的不可置信。

其餘的幾名天山派頓時慌亂了起來,靈氣罩驟然破裂。

那個突然慘叫的天山派長老突然睜開了眼睛,還沒有坐起身,就狠狠的吐了兩口精血,臉色煞白,一副元氣大傷的樣子。

「稚子,竟敢傷我。」說完,眼睛更是通紅,怒氣沖沖的盯著那名吐血的天山派弟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