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九十二章 奇怪的臭流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二章 奇怪的臭流氓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不眠不休的飛了將近三天的樣子,東華羽凡總算是離開了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勉強能夠看到被稱之為植被的東西。

只是這些植被怎麼看怎麼怪異。

無語的將頭轉過去,看著前方,據說在前面不遠處就有一個城市,地圖上面顯示的這個城市還不算校

東華羽凡心裡說不緊張那是假的,可是又不能不去。

深吸了一口氣,將李霸天豪邁的掛在自己的肩膀上,李霸天也不知道是不是魔氣嗑多了,整條魚一直迷迷糊糊的樣子。東華羽凡叫不醒它,但是心裡的原因又不想將它放回空間,總覺得有一個生物陪在自己的身邊要稍微有安全感一點。

越是往北飛,四周的植被就越來越多,只是顏色全都紅彤彤的,沒有看到一丁點的綠色。這讓被綠色包裹了二十幾年的東華羽凡真心感覺不習慣。並且她這一身白晃晃的,怎麼看怎麼像是靶子。

難怪大多數的魔人都偏愛紅色的衣衫。

遠遠的望著腳下,東華羽凡總算是能夠看到城鎮的一角了,不過太遠了,也看不真切,況且空氣灰濛濛的,對於實現也有一定的阻礙。

東華羽凡慢慢的降低飛行高度,驚奇的發現,居然有一條官道。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她又不會下去走。

在她的腳下有一片紅色樹林,東華羽凡將將靠近樹尖的樣子飛行,城門已經不遠了,如今望過去已經能夠清楚的看見大門了。

只是,東華羽凡也不知道魔界的城市裡面能不能飛行。想了想,還是降落在了紅樹林裡面。如今萬事都要小心翼翼的,她一個外來客,萬一被人發現了異常,她就不要想混下去了。

東華羽凡在紅樹林裡面走了一小節路,正準備遛個彎去城門口來著,突然神識探測到不遠處似乎有一個人。

實際上紅樹林到城門口非常近了。可是東華羽凡在紅樹林晃悠了好幾個時辰了,就是沒有進去。

不是不想進去,實際上心面還是有點怯怯的。話說她現在算不算出國了?

可是她沒有護照啊,更沒有什麼簽證埃雖然她很自信自己不容易被發現是一個修真者。但是也怕萬一埃她心虛啊,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裡,簡直讓人炸毛好么。

發現一個人之後,東華羽凡心裡頓時流轉了起來,正巧此時李霸天暈乎乎的就醒了過來。

東華羽凡沒好氣的掐著李霸天的脖子說道:

「你到底幹了什麼呀?咋感覺你像喝醉了啊?」

李霸天眼睛翻了翻白眼。語氣有些軟軟的回復道:

「不造啊,我就感覺身體輕飄飄的。」

東華羽凡皺著眉頭,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從儲物戒中取出一枚晶核,放到李霸天的嘴巴前。李霸天非常不客氣的張開嘴,一口就吞了下去。

舒了口氣:「爽埃」

東華羽凡知道李霸天之所以能夠煉化天地靈氣,也是因為吞服了那個傘

因此李霸天倒是更喜歡利用晶核修鍊,只可惜東華羽凡的晶核並沒有多少。

東華羽凡將李霸天夾在自己的腋下,往那個人影的地方走去。

走了沒兩步,穿過了一座小山。頓時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面積並不大的湖泊。

好在湖泊的顏色還算正常,只是被周圍紅色的樹葉一照應,還是變成了紅色,只是顏色清澈,倒也算難得。

李霸天看到水激動了一下,正準備想要掙脫東華羽凡,要下去暢快的打著滾。

東華羽凡和李霸天兩個一起看到了湖泊便一個人影,身上的衣服難得的乾淨,一身紅衣,頭髮高高的束在腦後。從打扮上看應該是一個男的。個子和東華羽凡差不多,側臉還算清浚

其實這些都不是最關鍵的。

最關鍵的是,東華羽凡和李霸天如同被雷劈中了一樣,一個人和一條魚完全處於一種石化的狀態。

這個魔人。這個魔人居然對著湖泊撒尿。

東華羽凡此時看過去都能夠看到一道高高的弧度。

李霸天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也不掙脫了,乖乖的呆在東華羽凡的手臂下面。

「沒素質。」李霸天過了好一會,才找到腦子裡面的形容詞。原諒它此時的腦容量比較小,想不起那麼多形容的詞語,憋了好半天才憋出這麼一句話。

那魔人似乎是聽到了背後的動靜。只是轉頭淡然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他們之後,繼續轉過身去。不緊不慢的收拾了一下,甚至東華羽凡還看到他身體抖了抖。

好吧,她腦子裡面確實邪惡了起來。

趁著那人沒有過來,東華羽凡趕緊夾著李霸天逃離了現常

已經有多少年沒有看到這麼明目張的耍流氓的一幕了。

不夠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女性,東華羽凡自然是沒有臉紅的,就連李霸天也只是憤憤的不甘心這麼清澈的一湖水被他糟蹋了。

東華羽凡快步的走出紅樹林,身後傳來一連串的動靜,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誒,盆友,請留步。」

盆友?盆友你妹的。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皺著眉頭,停下腳步轉頭嫌棄的看著那人。

那魔人也不在意,看向東華羽凡的時候詫異了一下。隨後將眼神移到了李霸天的身上,倒是沒有其他的反應。只是微笑著慢慢的向東華羽凡走了過來。

東華羽凡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魔人的男性,只要是通過了轉身池的大多長得不錯,看上去倒確實是一副文質彬彬、溫文爾雅的模樣。

在『鏡花水月』秘境山頂遇到的那名魔人是這樣;與她對戰的那個魔人同樣如此;就連眼前這個臭流氓也是醬紫的;

然而醬紫並沒有什麼卵用;

「這位魔友可是要進流域城?」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這不是廢話嗎?不進城她來這裡幹嘛?遛魚嗎?不過東華羽凡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

「呵呵,我扁么明顯嗎?」

「自然,從魔友的表情,我可以看出你對我的欣賞。」

『噗』李霸天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見東華羽凡瞪了它一眼之後,這才繼續嚴肅了起來。

裝成了一副正經的模樣。

實際上若是對象不是自己的話,東華羽凡也想要笑。她奇怪的看了一眼這個魔人。她很確定以前從沒有見過,就連之前和魔人對戰的時候也沒有見過此人。

搞不懂他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東華羽凡冷著臉,回了兩聲:

「呵呵。」

說完。收起笑容,帶著李霸天快步往城門口走去。

心裡跳的突突的,就怕突然有一個魔衛兵的萬一跳出來說要檢查身份證,啊不,身份玉牌。

「誒誒。魔友,不要走啊喂,我很欣賞你喲,要不要和我一起探討了一下魔生?」那魔人原本篤定的笑容,在見到東華羽凡不理會的背影之後瞬間破裂,一向對自己的魅力非常有自信的某君頓時愣住了。不過東華羽凡越是不理會,他心裡倒是越是好奇。

「奇葩年年有啊1東華羽凡低聲的感嘆道。

「今年特別多。」李霸天同樣感同身受的點點頭。

一人一魚說完之後,站在城門口。東華羽凡突然自己心裡緊張更甚了,心裡胡思亂想著,她會不會在第一站就掛了?

「大膽的往前走吧。大不了我們這輩子躲空間好了。」李霸天多多少少也有些理解東華羽凡心裡的想法,因此大氣的拍了拍東華羽凡的肩膀,一副我與你同在的模樣。

東華羽凡懶得理會李霸天,深吸了一口起,一腳抬起來就準備往前走。這一步還沒有塔下去,她就感覺到一邊的肩膀被人輕輕一拍。

某魔人頓時將頭伸到了她的另外一邊,並且露出自己充滿魔性的笑容。東華羽凡之前的緊張頓時因為這個笑容一掃而空,雖然不知道這人為什麼要纏著自己,當務之急還是先進城好一些。

東華羽凡沒有理會他,趁著如今好不容易被衝散的緊張。直接往裡面走去。

出乎意外的是,進城非常的順利,並沒有任何魔衛兵來攔截。不僅如此,在東華羽凡進入大門的一瞬間。站在裡面站崗的兩個魔衛兵垂著頭,恭敬的對著她行了個禮。

這?會不會太客氣了點?

東華羽凡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不過進了城之後,東華羽凡才發現這裡面果真是別有洞天埃

城市裡面的建築物實際上和修真界的城鎮沒有什麼差別;只是道路修的比較寬,中間的道路稍稍高一些;只是中間行走的魔人比較少,大多數衣著乾淨。除了個別如東華羽凡之流穿著白色衣服之外,其餘的基本上都是紅衣。

真是一點創意都沒有。

不過東華羽凡倒是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中間行走的魔人都是已經通過轉身池成為人類的魔人。兩邊的通道就好像是專門挖出來的兩條通人的地方。而在下面行走的,都是沒有通過轉生池的魔人。東華羽凡也是第一次見到沒有轉生的魔人。

其形象大多和死蕪差不多,都是在身上裹著爛布條條,極少數身上的衣服是完整的。不僅如此,他們的臉上也同樣裹著布條,就連小孩也是一樣的。只露出兩隻明亮的眼睛。

醬紫根本看不出男人女人,東華羽凡看了兩眼就沒有什麼興趣了。

只是看到有兩個小孩抬起頭,看著從中間走過的魔人眼中帶著羨慕,這幾道羨慕的目光同樣也落到了東華羽凡的身上。這讓東華羽凡的心裡生出一絲莫名,說不出什麼滋味。

雖然自動屏蔽了身旁那位對著湖泊撒尿的神人,可是架不住人家由內而外散發出的強大自信。就算不想理會都不行了。

「你跟著我到底要干神馬?」東華羽凡此時的神色並不算好,臉上冰冷,看著他不帶任何神采。

若不是因為她看不透此人的修為,真的很想關門放李霸天了。

「不管你信不信,一見你我就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我們一定在轉生之前就認識了。如今相逢定然是上天的旨意,不要抗拒緣分,我們……」

去尼瑪的,東華羽凡直接一腳踹在了某人的腿上。

伸了伸頭,得意洋洋的看了看某人的頭頂,沒辦法,她在女人當中的身高算是高的。和此人站在一起,她絲毫不差,並且伸直了背竟然能夠藐視他。

這一腳的力量絕對不校總算是阻止了某魔人越來越起勁的話,東華羽凡趕緊趁著這個時候離開。

「你你你。」那名魔人先是激動的指著東華羽凡的背影,東華羽凡的身影越來越遠,他也沒有再追上去了。

只是臉上的表情隨機一變,整個人的氣勢也瞬間發生了改變。之前的**形象一掃而空,一雙紅色的雙眼散發出莫名的危險。

嘴角輕輕抬起,喃喃道:

「有意思。」

說完,對著身旁招了招手。

而他身旁的空間頓時一陣晃動,隨後一道身著黑衣的男子憑空出現在他身邊。見到那魔人的時候恭敬的單膝下跪,說道:

「見過魔君。」

那魔人臉上淡淡的,沒有低頭看過去,眼中帶著一絲笑意看著早就沒有東華羽凡身影的街道。嘴角動了動,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可是地下那名黑衣魔人卻點點頭,什麼也沒說,直接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除了輕輕晃動的那兩下空間裂縫之外,沒有任何的改變。

「誒誒,看看後面那個神經病跟上來了沒有?」東華羽凡沒有回頭,可是卻對著李霸天傳音說道。

李霸天扭過頭,發現並沒有看到那名魔人的身影,遂告訴了東華羽凡,不過卻很氣憤的說道:

「太可恥了,居然盜用老子的泡妞宣言,老子要跟他收版權費。」

東華羽凡瞥了它一眼,對這句話不予置否。都不是啥好鳥!

「你說,此魔人是不是發現了什麼?」東華羽凡的心裡微微有些擔憂,這個人雖然看不出修為,並且將身上的氣息隱藏的很好,可是東華羽凡卻發現他的眼仁是紅色的,紅的像血液一樣。其修為絕對比她高太多了。

這樣的一個看不透修為的魔人靠近她,究竟是什麼企圖?她可不認為自己的修為由高到讓這些魔人過來抱大腿。

東華羽凡最擔心的就是被別人發現她修真者的身份,畢竟她還要回修真界的,可不想掛在這裡。

「你說會不會是因為你偷看了人家尿尿,人家找你負責來了?」李霸天見東華羽凡皺著眉頭,決定說句話活躍一些氣氛。

哪知道東華羽凡只是輕輕的瞥了它一眼,淡淡的說道:

「說起來,你也好久沒有泡泡水了,要不我們出去泡一泡?」

「我、我說著玩的。那什麼,好不容易出國一次,要不要買點特產啥的,來一趟多、多不容易埃」李霸天乾笑著用尾巴將東華羽凡的手臂纏著,語氣半是害怕半是討好的說道。

「是啊,不想來都來了。」這話東華羽凡的倒是認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