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九十三章 金菱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金菱鏡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結果晃了半天,都沒有在周圍看到什麼店鋪開著門,大多數都緊緊的關著門,並且東華羽凡還不知道這些是不是店鋪。

而開著門的大多是客棧之類的地方。

「好奇怪,居然都沒有店鋪,他們這裡的人都不需要買東西嗎?」東華羽凡好奇的喃喃道。

「那邊有個客棧,還是先去客棧好了。」李霸天指了指不遠處開著的大門。

東華羽凡點點頭,直接走了過去。

實際上這裡面的格局和修真界差不多。

只是客棧裡面人非常的少。

東華羽凡隨意的找了一個地方坐下,等了好一會,才聽到有腳步聲傳了過來。

朝著發聲的地方看去,正巧看到一名蒙著頭,一身黑衣的人影走了過來。

那人先是對著東華羽凡恭敬的行了個禮,說道:

「見過大人。」

「我要一間稍微寬敞的院子。」東華羽凡站起身,淡淡的說道。

「好的,大人請跟小的來。」那名蒙著頭的魔人低低的彎著腰,讓開了身,頭也彎的低低的,姿態放的極地。

東華羽凡跟在身後,四處看了看。

似乎在整個魔界當中,沒有通過轉生池的魔人在魔界的地位極低呢。

沒一會,就到了後面,那名魔人將東華羽凡帶到了最裡面的一處院子。東華羽凡看了看,確實是一個很安靜,而且整個院子也特別大。除了天空看上去真的不討喜之外,魔氣也算是充足。總的來說,也沒有挑剔的餘地。

「行了,就這裡吧,你下去吧。」東華羽凡點點頭,對著那人揮了揮手。

那名魔人再次彎腰行了個禮,然後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東華羽凡見外面確實沒有了人之後,施了一道禁制在門上。這才鬆了口氣,走到院子裡面的石凳上坐下。

「你說魔界用不用靈石啊?」東華羽凡摸著下巴。有些狐疑的問道。

李霸天表示不造,東華羽凡也沒指望它會知道。只是心裡隱隱有些擔心,萬一魔人不要靈石的話,她難不成要住霸王房了?

現在東華羽凡也不想想這麼多。只覺得自己的精神實在是太累了,不眠不休的費了那麼久,雖然是修真者也有些疲憊。

會出一桶水讓李霸天進去休息,東華羽凡隨便找了一個房間,順便讓李霸天給她把風。

說實話。因為魔界那灰濛濛的天空。讓人一眼看上去就沒有多喜歡這個地方,東華羽凡總有一種很壓抑的感覺。

抱著自己的被子,睜著眼睛看著外面沉悶的天空。慢慢的,感覺到眼皮越來越重。

到最後,總算是沉沉的睡去了。這也算得上是東華羽凡第一次在魔界睡覺了。

等到她睡這之後沒多久,李霸天不知道怎麼也沉入了水桶裡面,眼睛也隨即閉上了。

院子裡面恢復了平靜,不過這個平靜隨機便被打破了。某一處的空間開始輕柔的扭動了起來,然後下一瞬,一個人的人影慢慢的出現在扭動的地方。

出現的某魔人伸了個腰。嘴角輕輕彎起,往關上的房門看去。此人正是之前糾纏東華羽凡的魔君,姬無言。

姬無言經過李霸天的時候,淡淡的瞥了一眼睡得死沉的李霸天。手輕輕一樣,原本關得緊緊的大門頓時打開了,沒有發出一絲聲音。不僅如此,大門上面的禁制都沒有被毀壞過。

姬無言身體微微移動,下一瞬便出現在了東華羽凡的面前。

此時東華羽凡正好身體側著向外面。睡得還算恬靜。姬無言慢慢的將臉湊過去,伸出手輕輕的往東華羽凡的臉上拂去。不過在要靠近的時候,突然停住了。

原本柔和的眼睛頓時一冷。一甩袖,站在一旁。

眼神晦暗莫測,也幸好東華羽凡沒有醒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不然真的會以為此人是神經病了。

過了好一會。姬無言才淡淡的嘆了口氣;一翻手,一面鑲邊金色花紋的透明鏡面出現在手中,鏡面不是有波紋拂過,可是卻又沒法將人的樣子照出來。

姬無言用手輕輕的撫了撫鏡面,淡笑道:

「去吧。」

那面鏡面頓時透出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芒,顫悠悠的從姬無言的手中緩緩往東華羽凡的位置飄去。姬無言眼光順著看了過去。

看到鏡面緩緩的停留在東華羽凡的頭頂上方三十厘米的地方。隨後鏡面的金色光芒慢慢的減弱,而鏡面開始緩緩的餓下降。越來越靠近東華羽凡,直到最後,鏡面懸在東華羽凡頭頂一個拳頭的距離之後停了下來。

姬無言死死的盯著那面鏡子,雖然他沒有將此鏡認主,但好歹也陪伴了他近三千年。就算沒有默契,也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它的情緒。

鏡面從東華羽凡的頭頂慢慢的往身下移動,不時的圍著東華羽凡來回漂福姬無言一直盯著它,連眼睛都沒有眨過。

最後鏡面停在了東華羽凡的手邊,光芒到最後越來越微弱,只是淺淺的發出一絲光芒。

這個樣子,就好像是一個孩子在睜大了眼睛看著東華羽凡一樣。

而此時一旁的姬無言卻突然鬆了口氣,他能夠感覺到鏡面散發出來的那股欣喜的情緒。而此時圍在東華羽凡擅娓是如同小孩見到媽媽一樣,似乎一刻都不想離開一樣。

不過,鏡面還是飛回了姬無言的身邊。姬無言伸出手,鏡面輕輕的落在姬無言的手中,姬無言嘴角微微一彎,嘆了口氣,說道:

「回去吧,她回來了。」

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姬無言也不知道自己的鼻子為什麼微微有些發酸,有多少年沒有這種感覺了?

鏡面最終微微顫動了一下,還是飛回了東華羽凡的身邊,緊緊的靠著東華羽凡的手。

姬無言走到了東華羽凡的床邊,坐在床沿,靜靜的看著東華羽凡那張陌生的臉。眼睛彷彿透過這張臉看向了另外一個人一樣。嘴角突然覺得有些苦澀,低沉的說道:

「既然走了,為什麼還要回來?」

說完。眼睛裡面帶著一絲懷念,從懷裡取出一個儲物袋,放在了鏡面的旁邊。最後低嘆一聲,消失在了房間裡面。

在姬無言離開后沒有多久。東華羽凡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後眼睛驀地睜開。一下子就坐了起來,眼睛一轉。整個房間盡收眼底,並沒有任何的不對勁的地方。

可是東華羽凡卻總有一張悵然若失的感覺,突然緊緊的捂著胸口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從心裡傳過來一道很複雜的情緒,這種情緒東華羽凡沒有辦法理解。

正準備坐起身,突然發現床邊的東西。

東華羽凡好奇的將一塊透明的鑲著金邊花紋鏡面的拿了起來,心裡莫名的覺得很開心。並且突然覺得眼睛有點酸酸的,非常想要掉眼淚。

而此時這個鏡面突然掙脫開了東華羽凡的手,就在東華羽凡覺得莫名的時候,突然感覺手尖一痛,頓時一滴紅色的血液出現了,那面鏡面頓時朝著東華羽凡的手指飛去。

然後,血液頓時消失在了鏡面的身上。

隨後東華羽凡驚奇的發現。她非常清楚的感覺到了這個鏡面所散發出來的激動心情。可是她很確定她從未見過這個東西,更加沒有在原著當中看到關於這個的描述。

東華羽凡將鏡面捧在手心,實際上自己的心底也很開心來著。雖然有些突然,但是心裡卻有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

「你是不是見過我?」東華羽凡問完之後,就覺得自己瘋了。

居然會對著一件武器說話。

不過令東華羽凡詫異的是,她似乎能夠感覺到這個鏡面的情緒,並且能夠知道它在想些什麼?

莫非是器靈?

事實上,確實是器靈,應該是鏡靈,只不過因為存在的時間太短。鏡靈想要成長起來,一定要和主人在一起才行。沒有上萬年是不可能有自我控制能力的。最多只能勉強自我控制移動,但是距離通常都不遠。

「你真的是來找我的嗎?」東華羽凡詫異的問道。

鏡面微微動了動,東華羽凡便能夠感覺到鏡面上似乎回復了自己。

東華羽凡握著鏡面。突然又發現一旁的儲物袋,好奇的將儲物袋拿起來。這是一個無主的儲物袋,將神識探入一看,東華羽凡頓時目瞪口呆。

這是瞌睡來了送枕頭的嗎?

前腳還在擔心自己在魔界要不要用靈石,後腳就有人送魔界的交換貨幣來了。東華羽凡雖然不知道叫什麼,但是取出一顆同靈石差不多的魔石。姑且叫魔石吧。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些魔石上面所散發出來的魔氣。

整個儲物袋裡面裝得滿滿的,粗粗計算一下似乎有幾萬顆魔石。

雖然東華羽凡不了解這裡的物價,但是這幾萬顆魔石,完全足夠花銷了埃

「這是不是也是你帶來的?」東華羽凡低頭愣愣的問道。

鏡面不會說話,東華羽凡也僅僅只能感覺到對方的情緒,所以當對方表現的很開心的時候,東華羽凡就默認了。

收好儲物袋,東華羽凡喜滋滋的。這算不算的上是天上掉餡餅了。

東華羽凡捧著鏡面嘀咕了好久,這才知道這個鏡面是一個寶貝啊,居然是仙器品階的啊,不過卻無法得知這個仙器的用途。

東華羽凡研究了好久,都不知道這個怎麼使用。心裡覺得奇怪,按理說,一般認主了某件武器之後,便能夠知道武器的用途。哪怕是品階再高,都是一樣。

可是這個鏡面的用途,彷彿是被某種力量隔絕了一樣,讓她不知道真正的用途。

雖然有些失望,不過東華羽凡卻下意識的不敢鏡面面前表現出來。

「不知道用途,總該告訴我你的名字吧?」不能總叫鏡面吧,這也不能叫名字的。

這樣一想,倒是沒有什麼阻隔。

金菱鏡。

東華羽凡立馬搜索了一圈腦海,並沒有關於金菱鏡的任何消息,修真界並沒有關於金菱鏡的任何描述。東華羽凡想了想,也就沒有在糾結了,既然不知道用途,應該是自己的實力不夠吧。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摸了摸鏡面,嘴角輕輕彎起。

「好了,有空放你出來玩哈。」說完,東華羽凡遲疑了一下,決定將金菱鏡放入空間裡面。

穿好鞋子,走了過去,東華羽凡看著依舊灰濛濛的天,嘆了口氣。可是下一瞬,看著桶里的李霸天,頓時鬱悶不已。

這貨居然睡著了,說好的把風呢?

搖了搖頭,東華羽凡回到房間。吐出了一口濁氣,擺出練體術的動作,隨著身體發出輕微里啪啦的聲音,東華羽凡感覺到周圍的魔氣彷彿有了一個宣洩口,飛快的朝著東華羽凡的體內涌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一次吸收的魔氣的緣故,身體的經脈比之前第一次吸靈氣還要痛。差一點東華羽凡就想要放棄,好在理智還在,一直堅持了下來。

等到身體的經脈適應了這個疼痛,東華羽凡這才緩慢的轉動著凝華決。

沒過多久,東華羽凡便感覺到丹田變得充盈了起來。

停止了修鍊,東華羽凡吐了口氣,這一次煉化的魔氣比之前在秘境裡面煉化的還要多上許多倍。然而並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她甚至覺得這些魔氣讓她更加神清氣爽,彷彿天生就應該利用魔氣修鍊。

這個想法,讓東華羽凡心裡有一種小小的恐慌。

她是修真者,是人類來著。可是此時身體上面的每一個表現,都顯示出她好像真的是一個魔人。

簡直不敢想象,若是天下人知道千古尊者的親傳弟子是一個魔人的時候,該是怎樣的場景。師傅又會不會後悔收她這麼一個弟子呢。

自己胡思亂想了好一會,東華羽凡才走出房門,李霸天已經醒來,東華羽凡也沒有什麼心思收拾它,提拉這李霸天,就往外面走去。

心裡的拿到恐慌,讓她更加迫切的想要趕緊離開魔界。

不然,總覺得有一種慌亂的感覺一直圍繞著她,讓她渾身不自在。

付了房費,也就花費了兩塊魔石。東華羽凡感嘆魔界的物價之後,旁敲側擊的套了這個魔人不少的話,這才知道,不是城中沒有購買東西的地方,只是這個地方太偏了。要在城中心才能夠看到。

東華羽凡想著城中心的魔人或許會更多一些,說不定能夠知道該怎麼從魔界去修真界也不一定。因此頓時心情大好,出了客棧就快步的往城中心走去。

剛走出客棧大門,就見到不遠處有一人手拿一把紅色的扇子,對著東華羽凡挑著眉說道:

「誒,盆友,又見面了,真是太有緣分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