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九十五章 傳送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 傳送陣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等了許久,好不容易等到只有一個人落單了。

東華羽凡清楚的發現對方的修為不過築基期的樣子,心面竊喜。就算她想要偷襲的話,也比較容易。並不是說她懼怕結丹期的修士,而是結丹期的修士沒有那麼容易拿下。就怕會引起其他的事端就不好了。

那名築基期的魔人乙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等到差不多的時候,站起身,沒有回房間,而是直接往外面走去。

東華羽凡站起身,既然此魔人去外面,反而比在客棧裡面要好下手一些,因此直接站起身,跟在了身後。當然,東華羽凡不是沒有警惕之心的,只是此人的修為太低,況且她親眼見著那些人先行離開,或者回了房間,因此東華羽凡倒也沒有太過於堤防。

跟著此人越走越偏,似乎已經離開了城中心了。

東華羽凡一邊小心翼翼的隱藏著自己的身形,一邊神識籠罩在對方身上。

發現對方似乎是要到某一處去一樣,東華羽凡快速的掃了一掃周圍,周圍似乎並沒有什麼人的樣子。東華羽凡鬆了口氣,不再猶豫,手中飛快的捏了一道法決。

『清雪』瞬間揮散而出,吉事多晶瑩的雪花漂浮在她的四周,東華羽凡悄悄利用神識將所有的餓雪花全部化成冰針,控制著一部分飛快的往那魔人身後襲去,隨後整個人身影一晃,頓時出現在了那名魔人的面前。

「啊,你,你要做什麼?」那名魔人見到東華羽凡的一瞬間,頓時大驚失色。

他雖然不算什麼高手,但是靈敏度一直很高,他也一直在注意四周,並沒有什麼人跟蹤她。

此人能夠無聲無息的到達他的面前,修為肯定比他高。

因此,魔人乙慌亂了一陣之後,便鎮定了下來。

東華羽凡沒有一出手就殺了他。定然不會輕易的出手。魔人乙混跡修真界多年,對於這些事情應付起來倒是沒有什麼生手的。

「小的見過大人。」

見到人家這麼有禮,東華羽凡倒是不好意思出手了,清了清喉。說道:

「回答我幾個問題,我便放了你。」

那名魔人乙頓時瞭然的連連點頭,說道:

「大人有什麼問題,小的一定知無不言。」

「那便好。」東華羽凡滿意的點點頭,這才繼續說道:「我問你。如何才能去修真界。」

問完之後,東華羽凡死死的盯著他的眼睛,發現對方只是有著一陣疑惑,見到東華羽凡冰冷的神色,頓時心裡一驚。知道這些不該自己多問,便回道:

「回大人的話,若想要孺界,需的進入中州城獲得城主的通行令。」

「中州城1東華羽凡喃喃道,眼中帶著一絲漠然。

中州城的位置,地圖上面當然是有的。但是讓東華羽凡皺眉頭的並不是這個地方有多遠,而是她並不想去這個地方。雖然她各方面和魔人都很像,但是實際上她自己知道,她並不是魔人,她是修真者。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能夠修鍊魔氣,但若被在中州城被人拆穿的話,只怕想要回去就難的。

中州城高手如雲,東華羽凡當然是知道有一個官道,也就是有一個正大光明的去修真界的地方。可是她的身份本來就不能曝光,所以肯定是不能從那邊去的。

況且。她並沒有魔界的身份玉牌,也就是官方通行證,怎麼去的了嘛。

「我不是問你這個。」東華羽凡突然臉色一暗,早就等在魔人乙後面的尖銳冰針突然往前面一靠。距離魔人乙的脖子也不過幾厘米的樣子了。

魔人乙只覺得自己脖子一寒,整個身體都忍不住顫慄了起來。

一股寒冷自上而下,貫穿全身,他知道這個女子是動真格的了。因此不敢隱瞞,立馬回復道:

「大人,小的還知道一處傳送陣能夠去修真界。不過此傳送陣沒有高手護法,有一定的可能會遭遇空間裂縫或空間風暴,通道也極其不平穩。」

東華羽凡聽這此言,並沒有什麼表情。

她自然知道非官方的通道肯定是存在危險的,就比如在現代的時候,總聽到新聞裡面說在哪裡哪裡抓到了偷渡的外國人之類的。

這些人都是要被遣返回去的。

可是修真界可不像在現代,能夠遣返已經算是不錯了。就怕到時候暴露身份了之後,想回去都不可能,很有可能她的修真夢就會掛在這裡了。

雖然危險是有的,但是東華羽凡還是很相信自己的運氣的。雖然她沒有女主的逆天,但是好歹也算是女配了,應該是沒事的吧。

畢竟不是說女配都是要掛在女主的受傷嗎?

啊呸呸,她才不會掛在東華羽仙的手裡。

想到這裡,東哈羽凡心裡稍稍有了一些勇氣,便冷冷的說道:

「地點?」

「大人,這便是去傳送陣的地圖。」魔人乙想著東華羽凡應該是不想走正規渠道,因此早就將羊皮卷準備好了,果然東華羽凡詢問了,這才將羊皮卷恭敬的遞了上去。

東華羽凡接過之後,仔細的看了一下,然後記在腦子裡面,怕自己忘記,還專門錄入到一枚玉簡裡面,這才將羊皮卷還給了對方。

「大人,此處危險重重。若大人真要從此處去修真界,還請大人多多小心。」

見東華羽凡仔細的記住了地圖,魔人乙心裡暗暗嘆了一口氣,魔界的女子原本就少,更何況是通過了轉生池的女子。可是他的修為抵不過對方,只能和盤托出,只希望對方福大命大了。

對方明明是被自己威逼這講了這番話,沒想到最後居然好心的告誡她這些。東華羽凡的態度倒是緩和了一些,隨手取出一枚儲物袋說道:

「多謝。」

說完,直接將儲物袋扔到了魔人乙的懷裡,這才一揮手,冰針頓時化成了粉末消失不見了。

聽到身後細微的『嚓』聲,魔人乙下意識的轉過身看了一眼,等到在轉身的時候,東華羽凡的人影已經消失不見了。隨後便感覺到懷裡一沉。魔人乙一看,是一枚黑色的儲物袋,頓時心裡一喜。

不過之後,魔人乙便恭敬的站在一旁。低低的彎著腰,語氣恭敬且謙卑的說道:

「見過魔君。」

「如何?」姬無言憑空從之前東華羽凡所站著的地方走了出來,看著東華羽凡消失的方向,淡然的說道:

「小的已經告訴了大人。」魔人乙說完,將手中的儲物袋雙手奉上。說道:

「這是那位大人給的。」

姬無言瞥了一眼儲物袋,隨後接過,神識一探,裡面不過是一些適合築基期使用的低階丹藥,不過品質倒是不錯,有好幾瓶。

嘴角微微彎起,出手還是那麼大方。再次看著東華羽凡離去的方向出神,腦海裡面一個熟悉的身影越來越清晰;女子回頭,笑面如魘。只一眼便足夠讓人深深的沉淪,耳邊彷彿還能夠回想起女子如鈴般清脆的笑聲。宛轉悠揚,似水如歌。

魔人乙心裡有些苦澀,儲物袋裡面的丹藥能夠供他修鍊許久,並且他很有把握服用了丹藥之後,能夠進入築基期後期的樣子。

不過如今已經被魔君拿到手裡,魔人乙也不指望能夠拿回來了。況且能夠為魔君做事,是多少人想都想不來的福氣了。

姬無言低聲探口氣,手指婆娑著儲物袋,半響才將儲物袋扔回了魔人乙的懷疑。

瞥了他一眼,說道:

「做的不錯。自己去魔宮報道吧。」

魔人乙一聽頓時眼睛一亮,欣喜不已,激動的跪在地上,磕頭說道:

「多謝魔君提攜。」

姬無言擺了擺手。魔人乙識趣退下了,只是在離開的時候,下意識的往東華羽凡離開的方向看了看,在看了看姬無言,心裡有些狐疑,不過這些好奇終究是不可能問出口的。

想著魔君既然有意讓他說出那個地方。自然是有自己的用意,因此心裡也就不再想這件事情了。能夠進入魔宮是無上的榮耀,從此以後,他也算是揚眉吐氣了。

東華羽凡一邊回想著地圖,一邊思考著要如何去哪個地方。

地圖上面所顯示的地點非常遠,若是光靠她飛行的話,不知道要飛多久了。

從流域城到達地圖所顯示的地方需要經過好幾個城市,其中就有中州城,如果說流域城在南方的話,那麼她要去的地方便是在極北之地了。

況且魔界地形複雜,處處是危機,偏僻一點的地反還好,越是靠近中域,危險就越是多。極北之地也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東華羽凡雖然不了解,但是從最開始死蕪給的地圖上面顯示的,極北之地被死蕪做了一個詳細的標記,寫的便是危險之地。

東華羽凡愛惜生命,可不敢隨意的冒險,得想一個萬全之策才行。

往城中心走的路上,東華羽凡原本準備找一個客棧住下的,結果在找客棧的時候,居然遇到了之前遇到的溶月。

得知東華羽凡要去客棧,溶月極力邀請東華羽凡去她哪裡。

東華羽凡有自己的顧忌,自然是不願意去的。畢竟溶月對她這麼熱情,東華羽凡還是很不習慣的。

溶月似乎是知道東華羽凡在擔心什麼,笑著說道:

「東大人放心,小女是獨自居祝」

這句東大人讓東華羽凡怎麼都聽不舒服,說道:

「還是叫大人吧,東大人聽這怪怪的。」

「是,大人。」溶月笑的很恬靜。

溶月極力邀請,最終還是說服了東華羽凡。

溶月帶東華羽凡並沒有走多久,所居住的地方大概就在城中心的位置,還算方便。是一個幾進的院子,比較寬敞。

溶月將東華羽凡帶到一個稍微大一點的院子,說道:

「家裡就小女一人,若有不周到的地方,還請大人海涵。」

東華羽凡擺擺手,說道:

「無妨,總好過客棧了。」

溶月抿嘴笑了笑,說道:

「既如此,便不打擾大人休息了。」

東華羽凡點點頭,將李霸天放在地上之後,這才四處轉了轉。李霸天跳到桌子上面,東華羽凡隨手在門口設下一道禁制,說道:

「你覺得這個溶月有沒有問題?」

「暫時還看不出來,不過沒關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有哥哥罩著你,上天入地都隨你意。」李霸天說著,用尾巴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東華羽凡輕蔑的瞥了一眼李霸天,不屑的輕哼了一聲。這貨要是都靠得住的話,母豬都能夠上樹了。東華羽凡還是想像怎麼保全自己吧。

因此回到房間,仔細的將自己能夠用得上的東西整理了一遍,各種符紙,以及關鍵時刻能夠保命的天雷珠,都仔細的放好,以期能夠最快的扔出。

將用不上的一些儲物袋都分別裝上幾瓶低階丹藥。東華羽凡發現,丹藥在魔界非常稀缺,這樣裝著說不定能有用處。反正她和李霸天也用不上,李霸天的修為至少要嗑五階以上的丹藥才行,五階丹藥它都沒什麼興趣。

由於是在別人的家裡,東華羽凡不敢真的睡覺,便打坐修行了一天。

李霸天早就自己進入了東華羽凡的房間,找了一處舒服的地方趴著睡覺。如今李霸天能夠修鍊,因此進入不進入水中倒是對它沒有多大的影響了,也算是能夠修鍊的一個好處吧。

不過東華羽凡癟了癟嘴,這貨之前還說罩著她來著。現在睡著這麼死,估計她把它賣了都不知道。真是不知死活,也是看著他和自己來自同一個地方,不然東華羽凡早就發飆了。

不過東華羽凡還是將李霸天抱到了自己的身邊,心裡想著。還是姐姐罩著你好了。

等到時間差不多了,東華羽凡神識探測到了溶月那邊的動靜之後,這才將還在死睡的李霸天掛在自己的肩膀上,走了出去。

「大人,拍賣會還早,大人何不多休息一會。」溶月一邊笑著一邊往東華羽凡的院子走來。東華羽凡一揮手,院門口的禁制消失不見,這才淡淡的回道:

「修行之人,隨性隨意,既想追尋大道,何必心披枷鎖。」

溶月神色微微一怔,這才正色的回道:「大人說的極是,溶月受教了。」

東華羽凡眨了眨眼睛,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是心裡卻是在吐槽,她說了什麼讓她受教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