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九十七章 下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下落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拍賣會還是進行了很長一段時間。

東華羽凡一直坐到最後,都沒有再出現她感興趣的東西了。

不過心裡已經很滿足了,拍得千年夢魂花和珠子已經是今日最大的收穫了。況且還有一個沒有開口的銀箱,或許別人對這個銀箱沒有辦法,但是東華羽凡心裡卻隱隱有一種感覺,她似乎能夠打開。

「大人,小女有要事在身,就先行離去了。」溶月有些尷尬的看著東華羽凡,小聲的說道。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溶月,溶月頓時全身一驚。背後冒出一陣一陣的冷汗,雖然東華羽凡並沒有用威壓,可是那一眼,便讓溶月覺得渾身緊張。

「嗯。」雖然東華羽凡不想和溶月計較什麼,畢竟若沒有她帶她進來,東華羽凡自己也沒有辦法能夠拍得這些東西。

只是,溶月此時的態度還是讓東華羽凡心裡有一絲失望。儘管早就知道現實就是如此,東華羽凡依舊沒有辦法再同溶月有好態度。

淡淡的回應了一句之後,東華羽凡直接轉身朝著某個方向離開了。

溶月咬著嘴唇,眼中帶著一絲複雜。

可是隨後,便恢復了清明。不管怎麼樣,自己保命才是最重要的。雖然魔界裡面女性的地位較高,但是在面對極重的誘惑時,一切都是浮雲。所以,她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涉險。

雖然之前確實心裡有求於東華羽凡,如今看來也只能作罷了。

想到這裡,溶月還是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離開的背影。余光中更是看到有幾道人影悄悄的往東華羽凡的身後靠去。溶月看不透那些人的修為,知道定然是高於她的。咬了咬嘴唇,最後嘆了口氣,離開了拍賣常

東華羽凡離開沒多久,就感覺到那幾道被自己神識鎖定的魔人有了動靜,居然有四個人在跟蹤她。

東華羽凡確定對方的修為沒有她高之後,心裡倒是不怎麼害怕,不過卻為了防止暗地裡有高階魔人修士跟蹤自己。便在城中饒了很久。

東華羽凡倒是有的是時間,因此也沒有覺得無聊。

沒想到,因此倒是甩掉了兩個在身後跟蹤的人。

東華羽凡身上的裝備都很不錯,叫上更是有破風靴這樣專門適合逃跑的靈器。因此倒是得心應手。

沒過多久,身後就只剩下一名修為較高一點的魔人修士了。只是慢慢的,東華羽凡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此人雖然修為不弱,但是遠遠及不上她。卻能夠在每一次跟丟了之後再次找到她的位置。

東華羽凡神識籠罩在自己的周圍,前後掃了N遍,總算是在衣角一處很細微的地方發現了不對勁。

有一粒非常微小的東西掛在了她的裙擺邊緣,令東華羽凡詫異的是,這個東西似乎死死的咬住了她的衣服,令她甩不掉。

可是身上的衣服東華羽凡還算喜歡,因此也只能將外面的長衫換下。將那件千變琉璃裙穿上,畢竟這是魔界,萬一有了什麼危險,自己早做好準備也是好的。

那件換下的衣服。東華羽凡乾脆放進了空間,也不知道這樣有沒有用。

事實上證明,東華羽凡的空間還是很有用的。

東華羽凡再一次利用速度將那人甩開之後,發現的對方確實找不到她了。悄悄的跟在了那認的身後,只見那名魔人非常鬱悶的模樣,心裡頓時樂了。

東華羽凡取下頭上的長帽,控制著千變琉璃裙變成魔界非常爛大街的紅色,將頭髮用一條紅色的絲帶繫上,隨意的披在身後。這次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靠近城中心的某家客棧。

要了一個比較安靜的院子,一進去。就將周圍設下陣法。

雖然甩掉了那四個人,免去了一場不必要的戰鬥。但是東華羽凡總覺得似乎有人在後面偷窺她。雖然這種第六感有些莫名其妙,而她也確實在四周探查了一番,並沒有什麼人跟著她。

「神叨叨的。做什麼呀?」李霸天翻了個白眼,見東華羽凡神神叨叨的找來找去,無語的說道。

「你懂個屁,我總覺得有人在跟蹤我。」東華羽凡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李霸天。

一個只知道睡覺吃東西的電鰻,什麼忙也沒有幫到,是沒有資格說話的。

李霸天癟了癟嘴。趴在桌子上面,突然看到桌子旁邊放著的銀色箱子,好奇的將箱子撥弄了一下。最後整條魚突然睜大了眼睛,好奇的低喃道:

「咦,這是。」

說著,李霸天就用自己的尾巴將箱子放平,大大的頭頓時湊到了那個奇怪的地方。

「怎麼了?」東華羽凡見李霸天突然不說話了,好奇的看了過去,正好看到李霸天湊著大腦袋低頭研究著銀箱的畫面。便走了過去,說道:

「你也看出來了吧。」

說完,東華羽凡將銀箱撥到自己的面前,指著銀箱地步左上角一個比較小的東西說道:

「看看,像不像拼圖。」

李霸天翻了個白眼,說道:

「切,本大爺早就看出來了。」

「德行。」東華羽凡癟了癟嘴,不過還是開口說道:

「雖然看出是拼圖,但是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拼圖,你看看,這個究竟是什麼東西。」

李霸天雖然喜歡和東華羽凡鬥嘴,但是這種時候也不會真的和東華羽凡扯皮。將大頭再次湊了過去,歪來歪去的看了半天,才吶吶的說道:

「依本大爺的研究,這個拼圖肯定是一個很了不得的拼圖。」

東華羽凡呆了兩秒,一把將抱到了懷裡,冷著臉,將李霸天踢開,紅唇輕啟:

「滾粗。」

隨後,直接抱著銀箱進入了房間裡面。

「誒,你不能就這麼走了啊,來來來,大爺和你一起研究。」說完,就用頭將門推開。直接鑽了進去,還不忘用尾巴將門關上。

已進入放進,李霸天就看到東華羽凡撐著頭,若有所思的盯著那副不過巴掌大的拼圖。

拼圖上面的每一個圖案都很陌生。況且如今拼圖並沒有完成,所以如今看不出來是什麼。

「看也看不出什麼,還不如動手試試,說不定能夠瞎貓碰見了死耗子,蒙對了也說不定。」李霸天見東華羽凡想了半天。自己都有些著急了,不過因為沒有手,雖然尾巴也能夠用。但是它很確定,如果它用尾巴去撥弄的話,肯定會被東華羽凡打,所以只能在東華羽凡的對面干著急。

東華羽凡聽聞,想著倒是有道理,不過一臉嫌棄的看著李霸天說道:

「說誰是瞎貓呢?」

李霸天頭望著天,沒有說話。

東華羽凡見李霸天不回答,覺得沒趣。也不想不依不饒的揪著它不放了。視線和注意力頓時被銀箱拉了回來。

她在現代的時候也玩過手機裡面拼圖的遊戲,不過大多只有九格,可從來沒有玩過一行就有九格的,還這麼校這也是為什麼東華羽凡一直沒動手,覺得為難的原因。

如果她能夠看出來這是個什麼東西的話還好。

連是什麼東西都沒有看出來,東華羽凡真心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算了,你來吧。」東華羽凡用手撥弄了兩個之後,隨機就放棄了,一把將銀箱推到了李霸天的面前。

李霸天早就躍躍欲試了,見東華羽凡如此。心裡正是巴不得呢。

歡快的將銀箱用尾巴卷到了自己的面前,也顧不上搭理東華羽凡,一個勁的用自己的尾巴撥弄著,不時的低頭沉思著。這倒是讓東華羽凡覺得稀奇不已。好難得能夠看到李霸天這麼認真的樣子。

東華羽凡沒有在理會李霸天了,想著自己練體術也不過學到第二個動作,便站起身。

如今她能夠看到十個動作,反正如今沒事,邊準備將多學習幾個動作。練體術的動作學的越是多,吸收天地力量的速度就會越快。同時。也能夠更快點將靈氣或者魔氣當中的雜質去除。

若是在戰鬥中的時候,她能夠更快的恢復靈力,對於保命也是一件很有幫助的事情。

第二個動作東華羽凡還算熟練了,隨即擺出第二個動作。剛一擺上,就感覺到周圍源源不斷的魔氣再往身體裡面鑽去。

如今剛好丹田力量有所缺失,東華羽凡倒是沒有阻止。索性閉上眼睛,任由那些魔氣在自己的體內游轉,慢慢的,東華羽凡覺得自己彷彿進入了一個很奇特的狀態當中。

像是睡著了,可意識卻又存在著。

只覺得天地間彷彿就只有她一個人一樣,四周一片暖洋洋的,整個身體處於一個很舒服的狀態。讓東華羽凡非常想要在這樣一個狀態當中不想清醒。這種感覺又好像自己躺在一艘徜徉在大海裡面的小舟一樣,緩慢的波浪輕輕的搖晃著,彷彿回到了孩童時代,在媽媽的懷抱裡面一樣,溫暖、自在。

李霸天撥弄了半天,腦子裡面剛有了一絲頭緒。

突然感覺到周圍一陣力量波動,並且一圈一圈的快速往外擴散。

一抬頭,頓時整條魚就驚呆了。口中忍不住脫口而出:

「槽,碉堡了,這樣都能睡著。」

只見東華羽凡擺出了一個非常扭曲的動作,這個動作哪怕是身體最柔軟的人都不可能擺得出來。可是東華羽凡偏偏擺出來了;擺出來就算了,居然還不時的換著動作,並且每一次眼睛都緊緊的閉著。實際上這樣也就算了;李霸天最最最驚詫的是,東華羽凡擺著這些動作的時候居然臉上還帶著一絲詭異的笑容。

越看,李霸天心裡就越是毛毛的。

周圍的魔氣越聚越多,可是東華羽凡煉化這些魔氣的速度更快,隨著她身體動作的不時變換。魔氣往往是『供不應求』的樣子。

配合著東華羽凡那一臉詭異的微笑。

李霸天忍不住連連後退,不過卻沒有忘記銀箱,口中更是忍不住喃喃道:

「太變態了,太變態了,居然還在笑。」

「槽,槽,這個動作碉堡了。」

「法克,這特么也可以。」

……

直到感覺到背後一滯,李霸天一驚帶著銀箱退到了牆角,背後已經沒有讓它繼續後退的了。不過這個地方已經距離東華羽凡有點距離了。

李霸天鬆了口氣,總算是不用看到東華羽凡那張神鬼莫測的臉了。剛剛看到,不知道怎麼的,只覺得心裡一陣一陣的心悸。

吐了口氣,不敢再看向東華羽凡,決定專心的攻破銀箱上面的拼圖。

***

「韓溪,怎麼樣?千古尊者怎麼說?」莫離一把抓著剛從山上下來的韓溪,滿臉焦急的問道。

韓溪的臉色也不太好,嘆了口氣,說道:

「師祖說,師傅身為隕,但卻無法查詢蹤跡。」

說道這裡,韓溪也很擔心,因此眉頭一直皺著眉頭解開,這兩天因為這個,眉頭都習慣性的緊皺了。

「怎麼可能,你不是說千古尊者有給你們一道神識玉牌嗎?那玉牌裡面既然封印了一絲千古尊者的神識,怎麼可能會查詢不到蹤跡。」莫離對於韓溪的答案非常不滿意,如今東華羽凡失蹤這麼久了,一點音訊都沒有。

雖然玉牌未碎,可是找不到蹤跡又有什麼用。萬一遇到什麼危險,他根本沒有能力去幫助她。

「莫師叔,師祖說……」韓溪見莫離微紅的眼睛,心下不忍。

知道莫離同東華羽凡關係很近,兩人又是一個地方而來,感情自然比較深刻。因此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將師傅說的話告訴她。

「千古尊者說什麼?」莫離眼睛一抬,盯著韓溪的眼睛,緊張的問道。

「師祖說,師傅很有可能不在此界,只可惜師祖說了這句話之後,就不願多說。」韓溪說到這裡的時候,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心裡也沒有想明白什麼叫不在此界。

莫離心裡微微一怔。

韓溪不明白,不代表他不明白。他看過仙界傳書,知道的東西比別人要多一些。自然眼界也比別人稍微開闊一些。三千大世界,無數小世界。他們的這個繁天大陸,充其量也不過是茫茫世界中的滄海一粟。與他們同樣的界面多的數不勝數。

因此聽了千古尊者的話,莫離才會更加的迷茫。

若真的到了另外一個界面的哈,還能夠回來嗎?

雖然界面與界面確實有相連接的點,只要膽子夠大,敢進入聯通兩個點的空間隧道,有一定的機會能夠回來的。

只是就連大乘期修士都不敢輕易通過的空間隧道,東華羽凡又如何敢輕易涉險,畢竟稍不注意就有可能米分身碎骨。

可是,一想到從此以後都再不能見到東華羽凡,莫離心裡就覺得有種空落落的難受。

東華羽凡於他就像是親人一樣,也是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可是如今連這唯一都再也見不到了。

想到這裡,莫離突然覺得心裡非常的委屈。想著當時若是他不顧東華羽凡的勸阻,直接將東華羽凡收入雷峰塔,如今也不會有這些事情了。

可是又一想,東華羽凡也是擔心他暴露了雷峰塔的秘密才會如此。心裡一時之間複雜難安。腦子裡面更是不時的響起東華羽凡說過的話,從最開始兩人在飛船上面認識,那一句『你好,我叫東華羽凡。』開始,悄悄的打破了他被封閉起來的內心。

從那一刻,他便將東華羽凡放入了自己的心裡,成為了最珍貴的存在。

再到後來,一起去秘境,一路上的酸甜苦辣。莫離越是想起,就越是難過,鼻子微微泛酸,最後竟然忍不住掩面痛哭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