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九十八章 曼珠沙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 曼珠沙華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或許是因為睡了一個好覺,東華羽凡覺得自己簡直是精神滿滿的,爽爽的伸了一個懶腰,東華羽凡睜開了眼睛,總覺得身體裡面的濁氣似乎被一掃而空了。

眯了眯眼,正準備長舒一口氣。

不過隨後,東華羽凡就愣住了。

特、特么的。她的實力,好像有所增長誒。

她實在是沒有想到,不過是感覺自己睡了一個很舒服的覺的緣故,竟然就恢復到從前金丹期後期的樣子了,只差一步就是金丹大圓滿了。

東華羽凡嘴巴張的大大的,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總覺得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餘光突然瞟到了角落裡面蹲著的李霸天,似乎在念念有詞的模樣。

東華羽凡扭動了一下甚至,因為一直坐著練體術,身體居然發出里啪啦的響聲。不過令她高興的事,前三個動作居然非常的熟練,完全沒有任何生疏的感覺,似乎身體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夠輕易的施展出來。

可是明明她之前做的時候,第二個動作都不是特別的數量。

果然是很玄幻呢。

雖然東華羽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讓自己修為突然突增猛進,但是這種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若不是因為看了原著,東華羽凡都快要覺得自己才是女主角呢。

當然,女主的氣運可不是她能夠比的。

將千變琉璃裙變幻成適合自己的模樣,東華羽凡這才悄聲的往李霸天那邊走去。

剛要靠近,就聽到李霸天低聲自言自語道:

「嗯,不對,應該在這裡。擦。也不對。嗯,這邊,次奧,什麼玩意。嗯?對了……」

東華羽凡聽得雲里霧裡,走過去一看,李霸天居然已經將拼圖拼出了一大半了。東華羽凡眼睛一亮,看著這半個拼圖。不知道怎麼的。總覺得腦子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而已。

可是卻又摸不著究竟是什麼,只能壓下心裡的那股奇怪的感覺,安靜的呆在李霸天的身邊。

沒想到。李霸天居然還有這樣的才能。東華羽凡突然很期待,不知道拼圖拼完整了會出現什麼。還是說這個銀箱會因為拼圖完整了而打開。

畢竟按照小說套路來說,結果應該就是這樣才完美。

李霸天脾氣原本就不好,可是因為被封印在水底那麼久。性子倒是被磨平了不少。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如今因為後面的一直沒有拼出來。語氣倒是越來越不耐煩了。

可是東華羽凡能夠感覺到李霸天並沒有想要放棄的樣子。

拼著拼著,李霸天語氣就又開始不好了,隨後沒好氣的眼神往旁邊瞟了瞟,正巧看到東華羽凡聚精會神的看著它的尾巴撥弄著拼圖。嚇了一跳,腦袋往後面猛地一退,說道:

「變態醒了。」

東華羽凡沒好氣的拍了一下李霸天的腦袋說道:

「說什麼吶。不想活了。沒大沒小的。」

說完,李霸天翻了個白眼。得意的說道:

「嘁,哥哥我上萬歲呢,你個小屁孩。」

李霸天越說就越是得意,看向東華羽凡的眼中眼睛裡面到這東華羽凡完全無法理解的驕傲。

「是啊,老古董、老不死的、老變態這種形容詞就是專門為你發明的吧。」

「次奧。」李霸天眼中閃過一絲懊惱,自己怎麼就沒想到這些。不過卻還是逞強的冷哼一聲,說道:

「那我也是老人家,你要尊重我。」

「額呵呵呵呵呵,老人家,快點拼圖吧。」東華羽凡說完,取出一顆裝有六品丹藥的玉盒,在李霸天眼前晃了一下。

李霸天的眼珠子一直盯著玉盒,就吃呀一口吞下去了。不過嘴巴剛要湊上去,東華羽凡翻著白眼將玉盒收回了儲物戒當中。

「算你狠。」李霸天說完,認命的再次將視線放回了銀箱上面。

不時的將拼圖撥來撥去的,東華羽凡見它那麼認真,便沒有打擾,回到床上的識海,突然看到了床邊的一個蒲團,心裡一動,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她之前在秘境裡面似乎得到了一個蒲團來著。

那個蒲團居然能夠讓她看透自己所在的陣法,不可謂不重要。

可是一時之間東華羽凡倒是忘記自己放在那個儲物戒了。儲物戒太多也不是什麼好事,哈哈。

好不容易在一個儲物戒的角落找到蒲團,東華羽凡試探性的放在旁邊,坐了下去。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似乎並沒有其他的改變埃東華羽凡癟了癟嘴,便不再管這些了,而是調息了一下,開始內視了起來。

丹田裡面的兩顆金丹似乎完全變成了金色的樣子,上面的金色紋路已經布滿了整個金丹。只是東華羽凡總有一種感覺,她沒有到能夠結嬰的時候,因此東華羽凡倒是不著急。況且,如今的修為,已經算是增長的很快的了。甚至她有預感,在三十歲之前她一定能夠結嬰的。

這已經比大多數人都要快了。

或許是因為以前已經達到了金丹巔峰後期的樣子,所以這一次進入這一個境界完全沒有任何感覺。只是除了一樣,這一次的力量似乎比上一次還要多上幾倍。

甚至,東華羽凡覺得若是面對了元嬰期的修士,雖不至於抵不過,要全身而退卻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鬆了口氣。她對於修為的基礎是非常重視的,因此修為雖然增長的飛快,但是氣息卻並不浮躁,反而有一種普通金丹期後期修士所沒有的平靜。

東華羽凡沒有忙著收好蒲團,仍然鞏固了一番修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東華羽凡總覺得周圍的魔氣似乎太過於純凈了,以至於吸入體內並沒有花費時間去煉化。

最後東華羽凡醒來的時候。將蒲團收好。李霸天那邊似乎已經快要完成了。

東華羽凡聽這李霸天興奮的語氣,好奇的跑了過去。

如今只有最後幾個拼圖沒有拼好了。不過如今已經能夠看出是什麼形狀了,只是這個形狀東華羽凡很確定沒有見過,可是眼睛放在拼圖上面卻沒有辦法移開。

這個團,似曾相似。

該怎麼形容呢,似一朵花,可是又不太像。

之後的幾個拼圖倒是容易多了。李霸天的心情很亢奮。兩三下就拼好了。

隨著最後一個拼圖歸為,李霸天整條魚都呆愣了起來,似乎還不怎麼相信自己完成了一個這麼複雜的拼圖。說複雜也不為過。因為不知道是不是很久遠的緣故,這個拼圖看的並不清楚,況且又不知道原圖是什麼。所以李霸天還是很費勁的。

然而,這個拼圖完成了。卻並沒有什麼卵用。

銀箱是怎樣依舊還是怎樣。

「怎麼可以醬紫,為什麼沒有改變?」李霸天傻了。原本以為隨著拼圖的完成,銀箱或許就如同打開了機關一樣,定然會有一個『擦』的聲音,然後打開的。

可是如今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別說『擦』了,連『咯吱』都沒有。

「不造啊1東華羽凡抿著嘴,看了看銀箱。心裡也覺得非常不科學。

「那怎麼辦?」李霸天不甘心的看著東華羽凡,眼中全是期待。

「你嘎哈醬紫看著人家?」東華羽凡沒看明白李霸天神色的意思。不過心裡卻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那什麼,說不定要滴血認主,你滴個血唄。」李霸天說著,便對著東華羽凡擠眉弄眼的。

「嘁,要是滴血認主有用的話,拍賣這些的人估計早就試過了。還輪得到你?」東華羽凡嗤笑道。

「那是因為他們沒有本大爺聰明。」說著,更是得意的搖頭晃腦的繼續道:「這拼圖,普天之下,只有本大爺才能拼好。」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別人不是拼不出來,估計是懶得拼吧。況且,拼好了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東華羽凡鬼使神差的用手撫上了拼圖的地方,心裡也覺得沒道理如此。可是如今不符合邏輯的一幕還真是奇怪。

如果不是解開拼圖就打開銀箱的話,那麼這個拼圖在銀箱上面純屬是為了裝飾,或者是為了搞笑么?

沒等東華羽凡將手伸回來,卻突然感覺手指一下子刺痛。下意駛亓聳幀

可是一滴血已經不小心用指腹掉落在拼圖的最後一格空白之上了。

既然已經貢獻了一滴血了,東華羽凡倒是想是不是真的有用。

沒想到,奇發生了。居然真的有用。

拼圖突然發出了一道及其亮的光芒,隨後一塊塊正方形模樣的方塊頓時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那些方塊上面正好就是那些拼圖的圖案,不過比銀箱上面的更加的清晰。

隨後之間那些方塊一塊一塊的組合在了一起,最後終於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圖案。

或許是因為更加清晰了,東華羽凡這一次是完全看清楚了圖案是什麼了。

這似乎是一朵血紅色的花,看這樣子有點像東華羽凡前世在網上看過的曼陀羅華,可是東華羽凡越看越是覺得這花並不是曼陀羅華。而更像是曼珠沙華,此花一般認為是生長在三途河邊的接引之花,傳說中,此花是接引之花,花香有魔力,盛開在七月,生長於夏日,大片大片,鮮紅如血,傾滿大地,能喚起死者生前的記憶。

東華羽凡心裡突然有些發毛,心裡居然有一絲不想要再繼續看下去的感覺。

可是越是有這樣的想法,身體卻越來越不受控制。

曼珠沙華還有一個更加恐怖的名字,是一種生長在墓園,令死者都深深陶醉的死者之花,因此別名也叫死人花。

東華羽凡緊緊的皺著眉頭,身體突然一下子有些不受控制了起來。

她想要閉上眼睛,拒絕看銀箱裡面的東西。可是偏偏無法如她意,眼睛反而睜的大大的,彷彿有另外一個她在控制著身體,逼迫著她必須要看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幕。

只聽得耳邊似乎有『擦』一聲。

東華羽凡眼珠子轉動了一下,只見眼前漂浮著那一朵鮮艷的曼珠沙華突然慢慢的消失了。

隨之而來的,是銀箱突然開始一寸寸的裂開。

東華羽凡死死的盯著銀箱,隨著銀箱一寸寸的消失,東華羽凡的心也跟著慢了好幾個節拍。心裡更是帶著一種莫名的恐慌。

不過下一瞬,突然一道非常刺眼的光芒朝著四周射去。東華羽凡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而後眼前的光似乎慢慢的消散了下去。

東華羽凡確定眼前的光已經消失了,才慢慢的睜開眼睛。

而此時身體似乎慢慢恢復了控制,不過東華羽凡卻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背後一陣一陣的冷汗。

「咦,這是什麼?」李霸天並沒有東華羽凡那麼多的感覺,只覺得之前似乎出現了一朵花的圖案,隨後便是一陣亮光。隨後便看到似乎有東西在之前銀箱的位置。

東華羽凡沒有去看究竟是什麼。

李霸天率先湊過頭去看,可是看了半天都沒有看懂。便將那張羊皮卷卷了起來放到了東華羽凡的面前。

東華羽凡吞了吞口水,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手,有些顫抖的將羊皮卷結果。

在她接到羊皮卷的一瞬間,腦海裡面彷彿出現了一個女子的容貌。

笑臉如嫣,如畫中嬌,姿色天然,彷彿佔盡風流;皎若秋月,小白長紅越女腮,麗質仙娥生月殿;顧盼生輝,撩人心懷;皓齒星眸,絳唇映日;紺發濃於沐,微醺紅潮一線,拂向桃腮紅,兩頰笑渦霞光蕩漾。

彷彿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語言都沒有辦法形容這個女子的美好。

可是為什麼,她的眼睛偏偏是紅色的。

不僅如此,東華羽凡覺得,她是見過這個女子的。

這樣的絕色傾城,只見一面,就再也不會忘記。可是此時這個女子的容貌,比之前的更甚。甚至比之前更加的美好,也更加的純凈。

這個女子正是當日腦子裡面出現的那一幕渡劫畫面里那個傾城絕代的女子。不過眼中不點世俗,純凈如雪。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一個女子,只有在最純凈的時候才是最美好的吧。

可是,東華羽凡不明白,這和她究竟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自己的幻覺裡面。

或者說一次又一次的不時的浮現在她的腦海裡面。

還是說,這是在預示著什麼?

東華羽凡有些複雜的看著手中的羊皮卷,心裡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