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九十九章 窺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 窺視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這是什麼地方啊?」李霸天見東華羽凡一直發著呆,直接湊過頭,看了一下。

可是羊皮卷上面就只有幾條簡單的線條,兩個坐標地名什麼的都沒有。雖然就算是有兩人也不一定認識,但是僅僅幾條線,鬼知道哪兒是哪兒埃

東華羽凡被李霸天的聲音了回來。

嘆了口氣,輕聲說道: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但是我知道在哪裡。」

東華羽凡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感覺。

雖然她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裡,但是卻知道該如何去。結合了一下腦海裡面關於魔界的地圖,最後確定是在極北之地。

突然想起之前那名魔人乙給的可以進入修真界的傳送陣,似乎也在極北之地呢。

東華羽凡輕咬著嘴唇,如果可以,她實際上是很不想去的,也不知道是因為這個羊皮卷的緣故,還是其他的。總覺得,這一去,似乎就會有一些改變一樣。

「你是在擔心什麼嗎?」李霸天雖然不算特別了解東華羽凡,但是到底在一起這麼久了,多多少少也能夠看出東華羽凡臉色的意思。

如今東華羽凡沉著臉,眼中看不出深淺,可是它就是覺得東華羽凡似乎在擔心這什麼東西。

這讓李霸天心裡有些莫名的擔憂。

「沒事,只是感覺有些說不上來。」說完,嘆了口氣,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站在一片灰濛的天空之下,東華羽凡的心情也跟著暗沉了起來。總覺得胸口似乎被什麼壓著,有些沉悶。更讓她不知所措的是,心裡隱隱有些發慌。

「真是奇怪的女人。」李霸天看著東華羽凡的背影,搖了搖頭,又看了看旁邊放著的羊皮卷,羊皮卷上面的幾條線非常的隨意。就好像是人隨便畫上去的一樣。

怎麼看怎麼不嚴肅,虧它還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將銀箱解出來。

東華羽凡不知道自己如今該如何選擇,是去還是不去。

實際上她原本就是想要去極北之地的,可是如今又因為這個羊皮卷。心裡卻是非常的猶豫。

***

「怎麼樣了?還沒有找到嗎?」莫離等在山腳,眼見韓溪臉色不太好的走了下來,心裡更是沉到了谷底,背後一寸寸的發涼。

而他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後沒有多遠的地方。有一個人神情比他還要落寞幾分。

「師祖說,算不出師傅究竟在哪一個界面,只能算出在西南方,可是西南方式魔人的地盤,師傅應該不可能在那裡的。」韓溪說著,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

「莫離,你不要這個樣子,羽凡妹妹沒事,就證明她活的很好,不管她現在在哪裡。只要靈魂不滅,總有一天能夠見面。」曲華裳皺著眉頭,站在辰逸的身邊,看著莫離此時的樣子,心裡也是焦急不已。

莫離原本是凌雲峰的種子選手,凌雲尊者的親傳弟子。如今因為東華羽凡失蹤的緣故,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好好修鍊過了。修真者最忌諱的就是對某件人或者事物有太深的執念。

一念之間,便能夠決定身死。

若是莫離長時間處於這樣一個狀況,很有可能會自毀道心。

到那個時候,別說修鍊到元嬰期了。只怕整個人從此就廢了。

這麼一個高資質的苗子,別說凌雲尊者了,就連曲華裳都覺得可惜了。一方面擔心著東華羽凡的安慰,一方面又擔心著莫離。

畢竟莫離是辰逸一手帶大的師弟。曲華裳愛屋及烏,又因為東華羽凡的緣故,對於莫離也有著很大一部分出自於真心的關心。

「可是,我明明可以救她的。」莫離紅著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這一段時間過的是什麼日子,他完全不知道了。只知道東華羽凡再也回不來了。而她也再也看不到那個看著他就笑眯眯的姐姐了。

再也感覺不到第二個人給自己的那種安心和溫暖了。

看到莫離這個樣子,曲華裳也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勸解了,有些東西,若是不是自己想通,別人再怎麼勸都沒有什麼作用的。

情之一字愛死人,雖然莫離對東華羽凡不是男女之情,但是辰逸和莫離關係那麼近,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莫離從前的事情。

身為一個從來沒有得到過別人關愛的乞丐,東華羽凡於他有些類似於亦姐亦母情節。雖然兩人年紀相差不大,但就是因為東華羽凡年紀不大的緣故,才讓莫離對她能夠放開自己的心。剛好東華羽凡處事又不是一個真正的孩子,莫離對她的依戀才會慢慢的加深。

哪怕後來遇到了再多的人,對他再好。

只要東華羽凡是第一個被他放在心裡的人,那麼便是最重要的。

辰逸嘆了口氣,輕輕拍了拍莫離的肩膀,說道:

「既然你知道你東華羽凡師姐在西南方向,那邊知道她如今身處於魔人的地界。命牌未碎,性命即無憂。若你真的想要找到她,就更加不該如此自暴自棄。好好修鍊,待你有一天修為大乘,說不定還能去找到她。」

辰逸的勸解方式雖然算不得好,但是此時卻正好說到了莫離的心坎裡面。

千古尊者算出東華羽凡在西南方,妖冥域正好是在西南方。而之前又說東華羽凡已經不再修真界這個界面了,那麼很有可能到了魔界。

莫離突然想起一件從未對別人說過的事情。

之前他和東華羽凡在秘境裡面的時候,遇到過一群疾風狼,曾幫助過疾風狼的幼崽。

疾風狼幼崽被默契入侵,他是天地間最正氣的火靈跟,驅逐魔氣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可是東華羽凡是變異冰靈根和變異木靈根,動作卻並不比他慢,甚至比她還要快。

不僅如此,莫離還隱約記得,當時東華羽凡的臉色都沒有太過於改變。反而有一種更加有精神的感覺。

這麼一想,莫離腦子裡面飛快的閃過了一絲什麼,可是快的抓不祝

不過,這樣一想。莫離的心裡倒是沒有那麼絕望了。

彷彿真的抓住了一絲信心一樣。

也顧不上和辰逸說些什麼。飛快的往山上跑去。

辰逸看著莫離的背影,還準備說些什麼呢,曲華裳聳了聳肩是,說道:

「看來。不用勸了。只是以後的莫離估計就是一個修鍊狂魔了。」說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對辰逸說道:

「對了,你可以讓莫離不用太過於擔心羽凡的安慰。她手中可是喲好幾百顆天雷珠,只要不遇到高階修士。基本上自保沒有問題的。」

「怎麼會有這麼多?」辰逸大吃一驚,平常能夠獲得一兩顆都覺得不得了了,咋一聽到這麼多,腦容量頓時有些不足了。

實在是太過於驚詫了。

曲華裳神秘的笑了笑,手輕輕一番,一顆銀白色的天雷珠便出現在手中,說道:

「如果你答應成為我的雙修伴侶吧,我就告訴你。」

辰逸看著天雷珠表面的紋路,靠的很近,已經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天雷珠傳出來的那道恐怖的壓力。

確定是真的之後。瞥了一眼曲華裳,說道:

「嘁,瘋女人。」

說完,在轉身的時候,臉上倒是出現了幾道可以的紅暈,以及嘴角那若有似無的微笑。

「喂,你個冷血動物。」曲華裳不是第一次被拒絕,心裡早就已經麻木了。

可是這一次,她卻不小心看到辰逸臉上的微紅,心裡一愣。想著或許有了一絲轉機了。不過辰逸還是沒有接受她,讓她心裡沮喪不已。

等到曲華裳也離開了之後,韓溪也下山了。

葉迦這才從一塊巨石後面站了出來,看了看西南方。嘆了口氣。

其實這一次外出,不僅是對東華羽凡和東華羽仙失蹤了,許多弟子都隕落了,東華羽凡只是消失不見,命牌未碎。已經讓他心裡很安慰了。

「希望你真的沒事。」喃喃的說著,葉迦死死的捏著自己的拳頭。心裡卻有著一陣無力感。

他和莫離不一樣,他從被帶入門派之時,就被掌門往下一任掌門的目標在培養。

他是修真界幾千年難以預見的變異雷靈根,從師傅知道的那一刻開始,就讓他不要告訴任何人,因此對外宣傳的他只是單系火靈根的資質,每次與人鬥法都需要將靈力轉化成火靈力,或者是其他一些才行。就是不能輕易的暴露自己雷靈根的事實。

這麼多年,他喜歡了隱藏,喜歡了藏拙,習慣了將自己的臉上帶上一層面具。可是如今,他還是得繼續習慣,習慣隱忍。

他知道自己此時根本沒有任何的底氣去尋找她,所以才不會輕易的動手。

況且這一段時間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魔人慢慢的從中域消失了。

似乎慢慢的退回了妖冥域,這讓葉迦鬆了口氣的時候,又有一種莫名的恐慌。

能夠不再戰鬥固然是好的,可是若是真的如此的話,說不得五大門派就要撤回了。到時候更加沒有人回想得起尋找那兩個失去的弟子。

雖然他知道東華羽凡和東華羽仙不合,但東華羽仙到底有恩於他。同樣,葉迦的心也不是石頭做的,雖然還是沒有辦法做的接受東華羽仙,但是也同樣不希望東華羽仙隕落的。

只是私心裡,自然是更加的擔憂東華羽凡。

葉迦站在山腳許久,才慢慢的往山上走去。

千古尊者站在一處峭壁之上,看著葉迦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山間。低聲嘆道:

「唉,世間痴人可真是多呢。」

說完,看了看身後空蕩蕩的房殿,只是少了一個人,彷彿冷清了不少。

他早就習慣了冷清的日子,可是這一下子卻反而有些不習慣了。

在轉頭看向了西南方,語氣有些輕責:

「這丫頭,竟不知道捏碎玉牌。這樣至少為師還能夠知道你在哪裡。」

不過神色確實一凌,看著某地,心裡已經有了一個猜測,想著應該是**不離十了。

心裡除了擔憂,更有些說不出的心煩意亂。

一揮手,一根金色的金棒出現在他的手中,金棒彷彿知道主人的心思,輕輕地顫抖了一下,似乎是在安慰他一般。

千古尊者輕笑了一下,心裡的煩悶去了半分,突然想到當日東華羽凡咬著嘴唇將金棒送與他時的場景,不覺有些好笑。

實際上,若是東華羽凡執意不給,他這個做師傅的也不會同她計較半分。

只如此寶物,又有誰能不動心?

他雖然修行上千年,但是到底還是披著一具人類的身體,有些東西,哪怕時間過得在長久,都不會改變的。

回到大殿,嘆了口氣,想了想,還是會出一面雲鏡,手中捏著一道複雜的法印,臉上帶著凝重,這一次和前幾次不同,這一次千古尊者逼出了一滴精血於手心,再次捏出幾道法決打在精血之上,隨後匯入雲鏡之中。

動作看似迅速,實際上兇險萬分,若不是千古尊者修為高深,對於神識的控制力早就驢火純情的話,只怕也沒有行雲流水。

隨著體內的靈力漸漸流逝,千古尊者苦笑一下,喃喃道:

「你這丫頭,可真能跑。」

說完,之間雲鏡之上的霧氣突然慢慢的消散了。

可是裡面一陣灰濛濛的,看不清顏色。千古尊者看了一會,這才隱約看到一道人影,不用猜,正是千古冷也就是千古尊者的小徒弟東華羽凡。

果然是在魔界嗎?

千古尊者一件這樣的場景,頓時心裡一頓。隨後嘆了口氣,雲鏡頓時一滅,周圍的雲霧再次將雲鏡籠罩在裡面。

千古尊者低著頭,皺著眉頭,想了想,最後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魔界的東華羽凡卻突然覺得心裡一陣發毛,猛地站起身,四周看了看,她剛剛總有一種被人偷窺的感覺。她靈識比常人強大,或許是因為兩世為人的緣故,因此比較靈敏一些。

心裡隱隱擔憂莫不是那群人又跟了過來?

可是不過幾息之間,那種被人窺視的感覺便消失了。

東華羽凡有些不確定的再次坐下,有些摸不著頭腦,難不成是她想太多了。

不過東華羽凡倒是不準備繼續待下去了,不管怎麼樣,此地已經不宜久留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