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兩百章 療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章 療傷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看著眼前蒼茫的灰暗天空,東華羽凡怔怔的望著某一處。

她已經御劍飛行了好幾天了,魔界之大,遠不是她此時的修為能夠踏足的。

幸運的是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什麼魔獸,只是一直處於一個荒郊野外的狀況,讓東華羽凡和李霸天都覺得無聊。

「我們走了多遠了」李霸天懶懶散散轉過頭,似乎很疲倦的樣子。

不只是李霸天,東華羽凡也覺得非常的疲倦,閉著眼睛想了想,有些沮喪的說道:

「我們才走一丟丟的距離。」這個一丟丟指的便是從死蕪得到的。

東華羽凡想了想,若是想要到達極北之地,以她如今的飛行速度,估計需要一年多的時間。且不說中間會遭遇到什麼,就是這個時間,對於東華羽凡來說還是太長了。

在魔界多呆一天,東華羽凡就擔心自己會被的機會多一分。

「我們還是找一個最近的城市看看有沒有什麼交通工具或者吧。」李霸天嘆了口氣,這兩天它一直被東華羽凡掛在靈劍之上,早就已經想吐了,如今正好可以突這個要求。

東華羽凡想了想,掃了一下腦海裡面的地圖,在距離他們不過兩天路程的稍東一點的地方有一個小城,不過因為太小了,地圖上面緊緊是標註了一下,兩個符號都沒有標。

真是太草率了。

「行吧,往那邊飛吧。」東華羽凡說著,就轉了一個方向。

飛在高空,望著腳下的大地,東華羽凡彷彿有一種置身於血海的感覺。

樹木是紅色的,草地是紅色的,就連河流都被印成了紅色。雖然紅色是挺不錯的,但是搭配著魔界這陰暗的天氣,怎麼看怎麼讓人有一種遲暮沉沉的感覺。說白了,就讓人覺得很不吉利。

「今天的天氣似乎不太好呢。」東華羽凡看著不遠處黑雲翻滾的天空。突然其妙的說了一句。

李霸天好奇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有些懶洋洋的望了望遠方。實際上魔界的天空實在是沒有什麼看頭,就好像是整個位面都籠罩了一層沙塵暴一樣,弄的暗無天日。陰沉沉的非常不舒服。好在魔界的魔氣還算濃郁,因此倒也覺得還好。

東華羽凡降低了一點飛行高度,心裡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神識瞬間張開到最大。

然後,猛地將靈劍控制住停在半空。

前面有幾道強烈的魔力波動,她此時的修為根本不敢靠前。神識也不敢深入的探查。只能由於的停在原地。

那個地方是她要去那座小城的必經之路,若是繞行的話,東華羽凡又要花費很長一段時間了。

乾脆就降落到下面的小樹林,不敢再往前。免得再往前就被發現了。

可是剛降落,東華羽凡就感覺到地面微微的有些震動。

突然,東華羽凡的眼神往某一處看去,隨後忍不住爆粗口:

「擦。」

一把撈起李霸天,不得不往前面跑去。雖然前面也有未知的危險,但是身後的危險一點也不弱於前面的。

東華羽凡這一路雖然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但是並不表示她沒有看到過魔界的魔獸。魔界的魔獸和修真界的妖獸不一樣。魔獸雖然開了靈智。但是大多隻開了一半的靈智。這種事最可怕的,既有著一定的智慧,但是動物的本能卻依舊在趨勢著它們。

同時這些魔獸眼睛猩紅,一看就是敵不死我不鬆口的類型。東華羽凡不敢招惹這些魔獸,通常都是飛的比較高。也幸好沒有遇到會飛的魔獸,不然早就墳頭長草了。

一路狂奔,東華羽凡都沒有來得及去查看周圍有沒有高階的靈植,

「誒誒誒,老大,氨李霸天被東華羽凡抓著眼睛被甩的有些冒金星。可是話還沒有說出來,只覺得頭被甩到了一個很硬的東西之上。

迷迷糊糊之間,發現是一顆長的還算粗的樹。心裡剛想要罵娘,突然感覺到危險。頓時一道雷電攻擊從李霸天的嘴巴裡面攻擊出來。

「轟,滋滋」

頓時,距離李霸天不太遠的地方,一顆歪脖子樹頓時被雷電劈斷了。

東華羽凡一驚,正好對上李霸天慶幸不已的神情,這道雷電之力就好像是一個方向指引燈一樣。東華羽凡頓時感覺到了不少怒吼朝著她的方向傳來。

「我擦。你這個傻逼。」說完,東華羽凡直接將李霸天夾在腋下,來不及說太多。

逍遙訣的力度開到了最大,同時靈力注入腳下的破風靴,破風靴能夠被她利用的能力同樣也被提取到了最大化。

李霸天只覺得自己開不及閉上的嘴巴突然猛的灌進來了一道強烈的風。

見東華羽凡冰冷這兩,緊皺著眉頭,李霸天也不敢真的招惹她,乖乖的呆在李霸天的腋下。

東華羽凡一邊跑,一邊不斷的用神識往後面探查。實際上東華羽凡也知道不該用神識去探查,這些魔獸,雖然沒有完全開靈智,但是都算得上是高階魔獸了,至少有不少的魔獸東華羽凡都不敵。

所以用神識探測很容易被那些魔獸發現,並且被認為是挑釁。

還在魔獸不會使用神識攻擊,不然東華羽凡根本不敢如此。

眼見距離那幾道極強的魔力攻擊越來越近,東華羽凡這才驚訝的發現,居然是幾個在這裡戰鬥。

本著想要的心態,東華羽凡盡量將自己隱入樹林中。可奈何後面的魔獸越來越多,根本沒有辦法隱藏得了。

也只能希望與上面戰鬥的幾個大神不要注意到她。

可是這個念頭剛一轉完,東華羽凡就感覺自己身體動不了了。

唯一的一個念頭,就是完了。心裡鬱悶,早知道就不要亂想,越是想什麼,就越容易發生什麼。這就是所謂的墨菲定律了。

身後的魔獸還在不斷的狂吼,東華羽凡背後一陣陣的冒著冷汗。

槽,究竟是誰定住了她倒是現身呀如今既不現身,又不放開她。而身後的魔獸更是在不斷的追趕過來。東華羽凡簡直欲哭無淚。

她不會是第一個慘遭魔獸撕碎的修真者吧

身後已經隱約能夠聽到魔獸追趕的聲音了,估計也就幾分鐘的事情了。

東華羽凡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一邊不死心的想要讓自己進入空間。可是如今身體被定住,體內的靈力也同樣被定住了一樣,流轉的速度超級的慢,這麼久了。連半圈都沒有轉完。

靈力沒有進入丹田,東華羽凡就沒有辦法打開空間的大門進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危險漸漸的靠近,認得本能被激發了。東華羽凡試了好幾次想要衝開這道禁錮著自己的力量。可是每一次都被反彈了回來。

「啊,滾開。」東華羽凡憋著勁,用力的想要彈開。可是也知道自己的力量實在是太小了。這道禁錮著她的力量至少合體期的修士才能發揮出來的力量。

已經能夠看到身後魔獸的身影了,東華羽凡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心裡倒是平靜了下來。眼中突然一道紅光閃過,雙手捏的緊緊的。

因為用力的原因,身體的表面散發出一道金色的光芒。

隨著東華羽凡臉色的巨變,這道光芒越加的強烈。

在魔獸衝擊過來的最後一瞬間,東華羽凡成功的將靈力回到了丹田,而後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

與之同時,身處在天上的某一個人影突然一頓,好奇的低頭看下去。

之間之前被禁錮的那名魔人已經消失不見了。那群奔騰過來的魔獸因為目標消失了。反而開始自相殘了起來。

那人冰冷的臉上也僅僅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後便毫不關心的將頭轉了回來。

死死的盯著被他們一群人圍在中間的白衣男子,眼中閃過一絲輕蔑,只聽得在他身邊的某位紅衣男子語氣空明的說道:

「你不掉的,只要你束手就擒,我們自然會將你帶過去。」

那個臉色冰冷的男子毫不在意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那人,神色流轉,嘴角輕輕彎起,便道:

「何必廢話,直接拿下交給姬無言就行了。」

說完。也不跟其餘的人廢話,直接伸出手往那名白衣男子身上招呼而去。一雙修長的手在伸出去一瞬間,變得漆黑,長長的指甲從手指之上伸出。自己之上泛著一股陰冷的寒意。

毫不懷疑。若是有人被這指甲划傷,不死也得掉層皮。

白衣男子眉眼清冷,見對方攻擊而來,微微一側身,手上的動作一轉,手指已經捏出了一道奇怪的法決。隨後輕輕的往後一代勁。頓時將那隻黑色的手彈開了。

而白衣男子更是輕飄飄的懸浮在高空,就連身上的衣擺都沒有絲毫的改變。

白衣男子另一隻手輕輕摩擦著手腕子上掉下來的某樣東西,嘴角微微有些緩和。不過隨後神色一厲,頭輕輕往後一仰,那雙手頓時改變一個方向,想要像他的臉上招呼而去。

白衣男子腰微微往後一壓,那隻黑手再次從他面門而過。甚至眼中還能夠印出一隻黑色的手和長長的指甲。

那名長甲男子穩住了身形,並沒有動怒,倒是笑了起來。

「能夠被姬無言當做對手,果然不一般。」

不過隨後便不在攻擊,繼續站在之前的位置。

而他身旁的那名紅衣男子,突然抬起頭,臉色帶了點蒼白,彷彿是沒有血色一樣。

「你逃不掉的。」他口中喃喃的說道,彷彿是念著一句咒語一樣,十分的執著。

不僅如此,看著那名白衣男子的時候,眼中微微帶著一絲的微笑。腳下慢慢的往那名白衣男子靠近了幾分,一臉蒼白的臉往前湊了過去,語氣陰森的說道:

「你是逃不掉的,過不了多久,過不了多久的。」重複著最後兩句話,那名紅衣臉色蒼白的魔人男子頓時往後急速的退去,沒過多久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哼。」最先攻擊白衣男子的那名魔人正說些什麼,可是突然整個人頓住,再次抬頭看向白衣男子的時候,眼中帶著一絲不甘。

最後冷笑著說道:

「你逃不掉的。」

他這句話和之前消失的那名男子說的一樣,不過這一次他說出來,到像是有一層什麼東西突然籠罩住了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雖然不懼,可是心裡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手緊緊的捏著手腕上的東西,好半響才感覺到心裡稍稍舒服一點。等到圍著他的魔人全部都以一種詭異的方式小時之後,白衣男子神色晦暗的望著北方,胸口似乎有一種說不出的情緒快要噴涌而出。

半響,才離開了這裡。

東華羽凡進入空間之後,身體還有一半無法動彈,沒辦法,只好叫李霸天將它帶入溫泉裡面泡著。

泡在溫泉裡面,東華羽凡才覺得舒了口氣,心面暗恨那個將自己定住的人,並且牢牢的記住這道氣息。這個人,東華羽凡是真的恨上了。

心裡更是有一種想要將此人大卸八塊的想法。

過了好一會,東華羽凡才感覺到自己另一隻手臂能夠動彈了。還沒等東華羽凡抬起手,便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纏到了手上。東華羽凡低頭一看,卻是一直沒有被她放出去的小青。

看著小青清澈的眼睛望著她,東華羽凡心裡一軟,有些內疚的說道:

「對不起啊小青,嘴角我遇到了麻煩,不能帶你出去呢。」

說完,用手指摸了摸小青的頭,這傢伙還是這麼小呢。這麼嬌弱,她真怕帶出去承受不住呢。

還是等她在強大一點再說吧,如今她自己都這麼弱小,如何能夠保護小青。更何況,小青這傢伙的命就是她的命呢,容不得半點閃失。

「就是,小屁孩,以後跟著哥哥混,哥哥我」李霸天得意的游到東華羽凡的身邊,正準備吹噓這什麼。

東華羽凡一腳踢了過去,李霸天頓時被她踢入了水中。

頓時安靜了。

「好了,小青是乖孩子,不能跟小混混學知道嗎」東華羽凡眼中柔和,望著小青大大的小眼睛,連日以來的緊張心情頓時得到了緩和。

小青或許是有些不明白,不過卻親近的將爬到了東華羽凡的肩上,努力的將自己的身體抬起來,小臉往東華羽凡的臉上靠去。

東華羽凡微微彎起嘴角,深吸了口氣,隨後將整個人沒入了水中。

小青在空間呆了這麼久,除了茅屋沒有去過之外,其餘的地方已經被它逛遍了。別看它現在很小,可是速度卻不滿,雖然是一條蛇,但是這溫泉可是沒少泡。

樂呵樂呵的纏繞著東華羽凡的頭髮,跟著沉入了水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