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兩百零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二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不知道是不是前幾天的好運用光了。

東華羽凡原本以為御劍飛行不會遇到什麼危險來著,畢竟之前她獨自飛行那麼久都沒事。

如今看來她還是太天真了點。

不過,她自己御劍飛行的時候,並沒有遇到攔路的魔獸。一上船就發生這種事情,她發誓,她真的有一種很衰的趕腳。

莫非她其實和女主差不多,都是走到哪裡哪裡都會發生什麼事的體質?

「槽,槽,槽。」李霸天被狠狠的撞到了船壁,頓時醒了過來。

被這種方式弄醒的李霸天很是憤怒,醒了之後,見東華羽凡神色凝重的望著外面,也顧不得其他,連忙過去,憤憤的說道:

「哪個不開眼的敢把本大爺摔地上?」說著,李霸天就將頭伸了出去。

隨後連忙縮回來,瞪大了眼睛看著東華羽凡,說道:

「前面好幾個大傢伙。」

說完,還不確定的再次將頭伸出去看了看。

「真的好大。」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將窗戶關上,說道:

「先看看魔宮的人會怎麼處理,實在不行,我們也只能先逃了。」

東華羽凡坐在床上,臉上帶著一絲擔憂。這幾個魔獸她看不透修為,隱隱有一種很危險的感覺。修為定然是比她高得多。況且魔獸都是嗜殺成性的,如今自己坐安全係數這麼高的飛船都能夠遇到魔獸,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倒了幾輩子的霉了。

李霸天非常慫的猛點頭。

雖然它也很想在東華羽凡面前展示一下自己來著,可是每一次似乎都沒有機會。原本這一次它也想跳出去直接解決的,可是看到人家的噸位,還是理智的呆在東華羽凡的身邊了。

雖然換來了東華羽凡好幾個鄙視,但是小命比什麼都重要。李霸天從很早以前就知道這個道理了,因此悠然自得。反正臉皮厚著厚著就感覺不到外面的風吹雨颳了。

東華羽凡的神識不敢靠的太近,只能隱約的感覺到魔宮的人過去與那些魔獸接洽。

魔獸修鍊到一定的時候,是能夠聽懂人言的,和修真界的妖獸差不多。只不過唯一的區別就是。魔獸性子暴虐,更喜歡血腥味。妖獸到了一定的階位,變動的趨利避害,相比起來。妖獸更加懂得生存之道。

不過東華羽凡對於眼前的這幾個攔路的魔獸,不發表任何意見。沒辦法,人家確實比他們厲害,這年頭,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你要不要先回空間?」東華羽凡見李霸天似乎真的有點害怕的模樣。有些擔憂的問道。

一直以來李霸天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類型,如今居然能夠感覺到它身體在微微的發抖。

東華羽凡雖然眼神鄙視它,但是總歸是不可能看著李霸天涉險的。

「好、好強大的血脈威壓。」李霸天說著,嘴巴似乎都在發抖了。翻著白眼,東華羽凡看的暗暗心驚。

「那我把你收進空間吧。」東華羽凡抓著李霸天,就準備放入空間,可是李霸天居然搖起了頭。

「不行,大、大爺我活到這麼大,還沒有誰敢這麼對本大爺。」說著,頭也開始抖了起來。爆粗口道:「那群傻逼絕壁是發現了我的存在,一直在對我施展血脈威壓。靠,為毛老子傳承的是巨鯊傳承,如果是龍的傳人,老子肯定天下無敵了。」

東華羽凡再次翻了個白眼,都這比樣了,居然還有心情意淫一些有的沒的。

果然,李霸天這種生物是不能用常理推斷的。

「那你準備這麼抖著逃跑?」

「不,本大爺偏不逃,一會本大爺要和它們一決高下。」說著。堅定的將神色固定了,可是稍稍一會,就開始不斷地翻白眼了。

東華羽凡已經不想吐槽了,都這德行了。還能一決高下,況且,這是在高空中,可不是水中。不過東華羽凡也不好再繼續打擊同伴的積極性,只能不斷的關注著外面的情況,小心的將李霸天夾在自己的腋下。說道:

「別逗了,這是在高空。」

說著東華羽凡隨即心裡一緊,飛船頓時再次劇烈的搖晃了一席。

東華羽凡一揮手將李霸天御用水桶收了起來,同時也將房間裡面不固定的東西收了起來,確定沒有任何遺漏,這才到了一個角落,蹲下。

「真特么的囂張。」李霸天說著,眼中閃過一絲羨慕,不過隨即,更大的一波搖晃襲來。

東華羽凡還沒有抓穩窗沿,突然感覺到飛船往下面晃了晃。

「次奧,那些呱呱獸想要逃。」

東華羽凡說著,就借著后力,猛地起身,然後打開房門。

往外跑了將近二十米,遇到了不少從房間裡面跑出來的魔人。

大家都沒有說什麼話,而是全部都往船頭聚集了起來。

東華羽凡原本不準備過去的,可是李霸天死命的咬著東華羽凡的衣袖,非要讓東華羽凡過去。

「你要幹什麼?瘋了啊,這是去送死,我才不去。」東華羽凡不願意過去,與李霸天僵持了下來。

李霸天見東華羽凡確實不懂,乾脆一邊發抖,一邊在東華羽凡的腋下扭來扭去,龍的東華羽凡感覺有些癢,頓時手一松,李霸天嗖的一下就竄了過去。

「尼瑪1

東華羽凡跺跺腳,心裡氣惱李霸天擅自做主,可是又下不了心強制命令李霸天過來,因此只能鬱悶的往人堆裡面走過去。

一走到船頭,東華羽凡站在後面,都能夠清楚的看見懸浮在飛船對面的幾個魔獸。

個個身軀高如大山,兇狠且醜陋,簡直和李霸天有的一拼,說道李霸天東華羽凡正準備去找這貨的身影。

突然感覺到飛船再次劇烈的抖動了一下,她整個人往前面顛了好幾步,差一點被甩出飛船,整個人猛地撞到了船邊。還好手勁大抓住了船舷。

東華羽凡看著早已經看不清楚的大地,嚇得趕緊回過頭,拍著自己的胸口。

這樣直面地面。真的有一種嚇死寶寶的感覺。

不過想到這裡,東華羽凡這才發現,那群呱呱獸已經消失不見了。而飛船還能懸浮在半空,估計是有魔人在控制這艘飛船了。

突然人群再次喧嘩了起來。東華羽凡應聲抬頭望去。

正巧看到一個熟悉的黑色巨頭開始緩緩的往上升。定眼一看,次奧,正是李霸天這貨。

東華羽凡隔得老遠,都感覺得到李霸天此時在隱隱發抖,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這貨這麼執著。非得要冒這個頭。東華羽凡看不明白,可是卻不明讓李霸天肚子冒這個險,想著自己如今修為還是太低了,這幾個魔獸,隨便一個都能夠不費吹灰之力的將她碾死。

所以,東華羽凡也不敢貿然的出手,飛快的在儲物戒中尋找著,唯一能夠對這些構成為威脅的估計只有七星劍了。可是這也不確定,若是一擊不中,她就沒有餘力了。神器想要趨勢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況且她也不敢拿出來。除非哪一天將七星劍的七顆星全部集齊,不然拿出來太明顯了。

反倒天雷珠的識海,東華羽凡頓了頓,隨後趕緊取了幾顆放在手心面。

原本準備直接上前的東華羽凡再次一頓,翻出了一個玉瓶,玉瓶裡面裝有赤睛蛇的毒液。

風傾塵曾說,赤睛蛇的毒液非常了得,就連大乘期的修士若是不小心被赤睛蛇咬傷,估計不死也要脫層皮。

雖然心裡沒底,不知道該怎麼弄到這些魔獸身上。不過這也算得上是一件大殺器了。東華羽凡捏著兩樣東西,穿過人群。

李霸天因為體質特殊,電鰻的身體,原本天神自帶雷電之力。隨著歲月的流逝,社之力會越加的強大。況且李霸天還有一個類似於充電寶的東西,東華羽凡相信它短時間應該沒事,

只是一個電鰻居然傳承了巨鯊一族的記憶,因此對於李霸天的修鍊來說,還是有些不給力。

李霸天不敢試探什麼。對面的傢伙都太厲害,它也只能一開始就猛地揮了一道巨大的雷團扔過去。

也是李霸天運氣好,雷電之力對於陰邪之物有著很好的剋制能力。雖然魔獸不算什麼陰邪之物,但是因為嗜殺的性子,乃天道不容,因此下意識的就有些懼怕這些雷電之力。

況且李霸天身體滑不溜秋的,雖然如今是在高空,但是因為體內有靈力,短時間維持飛行倒是沒問題,不過它原本就屬於生活在水裡,高空作戰原本就不是主場,還是很被動,估計也堅持不了多久。。

東華羽凡一直在仔細的觀察,想著能夠有一個出手的機會。

可是李霸天只是被其中的一直魔獸就纏住了,其餘的一直用血紅的雙眼,冷冰冰的望著飛船上的魔人。

東華羽凡環顧了四周,發現這些魔人紛紛望著在戰睦畎蘊歟眼中都帶著一種狂熱,讓東華羽凡有些不明白。

都這種時候了,這些人都還不逃,湊在這裡也不幫忙,究竟在狂熱個什麼勁啊?

「你們為何還不逃?」東華羽凡抓著身旁的一名魔人好奇的問道。

那名魔人詫異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說道:

「這可是在天上,如何逃的了?」

不過雖然這麼說,看向前方戰鬥的兩個妖獸,眼中依舊到這一絲對於實力的狂熱。

東華羽凡這才仔細的看了看此人,發現對方身上出了一個普通的袋子之外,並沒有什麼儲物袋。東華羽凡有些奇怪,此人的修為好歹也有築基期了吧,難道還不會御劍飛行。

不過隨後東華羽凡也就明白了。

魔界物資貧乏,雖然那群在修真界的魔人看似什麼都不缺,但是實際上魔界還有很多偏遠地方的魔人根本用不起什麼飛劍。就算有,都只是一些法器類的,這種飛劍速度非常慢,別說在這種時候逃跑了,戰鬥的時候都有可能幫不上什麼忙。

原來是個窮逼啊,東華羽凡瞭然的轉過頭。

並沒有什麼善心想要幫助別人,只是心裡感嘆,也難怪魔人不願回魔界,而是在修真界建立了一個自己的勢利。

原本魔人和修真界都沒有什麼區別,除了不會煉丹煉器之外,使用這些東西都沒有問題的。偏偏個個沒天賦。真是上帝給你開一扇門,就會關上一扇你的窗戶。想想也算是公平的了。

這樣一打岔,東華羽凡明顯的發現,李霸天很快處於下風了。

另外幾個沒有出手的魔獸看向那邊,每個的眼中都帶著一絲戲虐與不屑。這種非常擬人的眼神讓東華羽凡很不舒服。這種通常是上位者看螻蟻時候的眼神。

可是再不爽,再無奈,也沒有辦法。

誰讓她自己實力不濟呢。

只是李霸天是一個驕傲的性子,東華羽凡就擔心這貨估計會被激得找不著北。

就在此時,李霸天被那個與它對戰的妖獸狠狠的一巴掌甩了出去。李霸天的身形已經算不小的了,可是在這些妖獸面前,就好像兇惡的土狗遇到了大象一樣。

土狗雖然兇惡,但是並沒有奈何大象。

反而一直被大象戲耍著。

東華羽凡一直觀察者,見另外的幾哥魔獸都在看著李霸天被虐。

眼睛頓時一亮,心裡忽然有了一個好招。

悄悄的走進了人群,確定沒人注意她這邊,便利用神識控制著天雷珠浸入赤睛蛇的當中。

好在神識是不會中毒的,不然東華羽凡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觸碰。

大概將二十幾顆天雷珠都塗上了赤睛蛇的毒液之後,東華羽凡看了看玉瓶。原本毒液就不多,如今也只剩下一半了。雖然心疼,但若是能夠保命也算是好事了。

小心翼翼的將浸了毒液的天雷珠隔著一個淡藍色的屏障控制在眼前,悄悄的往船邊移動著。

一邊看到李霸天越來越沒有還手之力,心裡一急,也顧不得太多,手一翻,直接將幾顆沒有浸泡毒液的天雷珠往那群魔獸那邊激射而去。天雷珠對於元嬰期以上的修士就沒有什麼威脅力了。所以東華羽凡一點都沒有指望這幾顆天雷珠能夠讓對方害怕。

不過或許是沒有料到還有人敢偷襲他們,幾個魔獸有些憤怒,可是當這些天雷珠打到身上除了幾聲爆炸之後,似乎並沒有什麼感覺。

頓時輕蔑的往東華羽凡的方向看去。

東華羽凡抿著嘴,也不惱。

再次揮出幾顆沒有浸泡過毒液的天雷珠,如今反覆了三四次。她知道此時自己在這些魔獸的眼中就是一個跳樑小丑。根本就不懼,甚至有一個魔獸還嘲笑了起來。抖了抖身體,就當東華羽凡發出的攻擊是撓癢。那聲音非常的刺耳,東華羽凡一直冷著臉,強迫自己壓下怒氣。

顧不得心痛浪費的這些天雷珠,東華羽凡神識一直緊緊的注意著李霸天的地方。不時的揮出幾顆天雷珠,或許是數目並不多,並且分散打到每一個魔獸身上的緣故,因此爆炸的力度算不得太大。

而浸泡了毒液的天雷珠一直被東華羽凡準備在手中,就等一個適當的機會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