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零五章 小女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五章 小女孩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尼瑪呀,前面密密麻麻一片,全部都是空間裂縫。=

東華羽凡猛地一怔,然後看向了怒目而視望著自己的人。

心裡也有些沒有底氣,不會真是那一顆天雷珠的緣故吧。可是如果她不如此,恐怕被吞沒進空間裂縫的就是她了。因此東華羽凡只是冷冷的回瞪了過去,臉上沒有半點心虛。

東華羽凡也想通了。

她有底氣,有後台,有神器,幹嘛要讓自己活的那麼累。

因此,東華羽凡挺了挺胸膛,雖然一低頭就能夠看到自己的鞋子,但是東華羽凡氣勢卻沒有降低。

那邊有幾個自持修為高的,冷冷的往東華羽凡這邊過來。東華羽凡彎起嘴角,突然伸出手,幾顆天雷珠頓時出現在她的手中。

那幾人見此,頓時停住了。

憤恨的盯了一眼東華羽凡,不甘不願的回到自己同伴的地方。

收起天雷珠,東華羽凡的眼中也沒有絲毫的喜意。前面已經能夠隱約看到出口了。可是卻偏偏被困在這裡,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如同被炸壞了一樣。東華羽凡抿著嘴,瞧著後面這一群魔人。

空間裂縫的出現,若是沒有吞沒什麼東西,是不會消失的。

他們這裡的所有人加起來都沒有前方空間裂縫的數量多,因此肯定需要想起他的辦法。

東華羽凡躲在最後,等著前面的人討論出一個結果。

反正她孑然一身,大不了倒時候多空間就是了。

但是能夠直接到達君望城的話,對東華羽凡來說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用自己奔波了,可是如果實在沒辦法,東華羽凡也只能認了。

「不如我們大家都往傳送陣你們扔東西,然後趁著空間裂縫消失的瞬間,感覺離開傳送陣裡面吧。」那名女魔人見大家都沒有討論出什麼,先是狠狠的瞪了一眼東華羽凡,這才柔聲說道。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若不是這個女的的緣故。她用得著將天雷珠扔進空間裂縫嗎?

出現這樣的狀況,歸根結底還是這個女魔人的緣故。

嗯,東華羽凡越想越覺得是,便不再理會這些人。取出一把天雷珠,說到:

「你們決定好了沒?沒決定好,那我就要出手了。」

說完,東華羽凡將天雷珠轉了轉,手中大概有六七顆的樣子。既然都已經用了一些了,東華羽凡反倒沒有以前那麼心疼了。只要能救命就好。

「誒,不行,這位魔友,此物如此兇悍,只怕會引起空間坍塌的。」

那一堆人當中年紀稍微有些大的神色一頓,大聲說道。

東華羽凡冷哼一聲,空間坍塌又如何,她可不信,若是到了最後還是沒有想到辦法。他們還能夠顧得上空間會不會坍塌這種事情。

「那你們說,該如何?」

「這……」

看吧,東華羽凡就知道,一問他們他們反倒是不清楚了。

東華羽凡皺著眉頭看著前面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說實話,視覺感官並沒有多爽。並且若是有密集恐懼症的人看到,絕逼是要暈倒或者吐了。

東華羽凡手臂上已經起了不少雞皮疙瘩了,只不過衣服擋著看不到罷了。況且如今的情況也容不得她去關注這些的。

東華羽凡到了眾人的最前面,瞥了他們一樣。空間周圍晃動的越加離開了,並且頻率越來越快。

原本東華羽凡是想著讓這些人想個辦法出來的。可是隨著晃動的頻率加快,東華羽凡的心裡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這個空間隧道不能多呆了,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她那顆天雷珠的緣故,如今是必須要快點離開這裡了。

空間裂縫在前方飄來飄去。沒有一點縫隙讓他們過去。

東華羽凡凝神靜氣,神識快速的圍攏了過去,顧不得身後的人的驚呼,飛快的扔出十幾顆天雷珠。

趁著當著的那幾個空間裂縫消失的一瞬間,東華羽凡整個人快速的運轉著逍遙訣,快的只剩下一個殘影。剩下的魔人堅持。紛紛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想要離開那裡。

不過總有人慢一步,周圍的空間裂縫頓時圍了過來,而此時的東華羽凡總算是離開了整個空間隧道。

來不及看身後究竟有多少人出來,東華羽凡直接一個閃身,便離開了此地。

隱隱聽到似乎有一道破空的聲音,不過並沒有人知道從什麼地方傳過來。

東華羽凡腳步不停,快速的離開了此地。

找了一個客棧,然後要了一個院落。

確定並沒有人追著自己,東華羽凡這才鬆了口氣。

在空間隧道裡面她或許不怕那些元嬰期的修士,但是到了外面就不同了。一個兩個她或許可以全身而脫,若是有三四個的話,她就有些很吃力了。況且還有不少的結丹期魔修。

東華羽凡並沒有打算在此地多停留,因此決定休息一天,第二天在離開好了。

李霸天還沒有醒來,東華羽凡一直將它放在溫泉,也沒有挪動,甚至還讓小青時不時的去看看。

小青對於東華羽凡的話倒是言聽計從,甚至從那一天開始直接就泡進了溫泉裡面。東華羽凡一進來,就快速的爬到東華羽凡的肩膀上面,雖然不會說些什麼,但是卻能夠將自己的想法隱約的傳達給東華羽凡。

知道李霸天沒什麼事,東華羽凡也就放心了。

畢竟李霸天喝了生機水,想來生命應該是無大礙的。此時就是不知道這貨為毛一直不醒來了。

一醒來,東華羽凡便將身上的衣服換了個顏色,頭上戴了一頂帷冒,便出門了。

去了傳送陣售票的地方,東華羽凡發現外面圍了不少的魔人。

好奇的走了過去,站在一旁,隱約聽到不少人提及什麼『空間隧道坍塌』『暫時無法進行遠距離傳送』等字眼。

心裡一緊,想起昨日的破空之聲,不會就是那道聲音,所以才讓空間隧道坍塌了吧。

不過東華羽凡想著那麼多顆天雷珠的威力。若是還能完好無損的話,也不會隨便就出現空間裂縫了。

只是這樣一來,她想要繼續北上的話,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如今無法使用傳送陣。東華羽凡就必須要選擇其他的辦法了。

有些悶悶不樂的往外走去,越是往北上,遇到的魔人就越是多。甚至不少魔人身上的裝備都很精良,讓東華羽凡恍惚間彷彿有一種在修真界一樣。

回到之前的客棧,東華羽凡沒有忙著回院子裡面。而是坐在二樓的床邊,隨意叫了一壺靈茶。

若是接下來沒有辦法使用傳送陣的話,她要麼是做飛船,要麼及時自己飛行。坐飛船的話會遇到危險,自己飛行同樣也不安全。

最安全的其實就是傳送陣,只不過她有些不信任自己。

不過看這樣子,傳送陣短時間內應該是沒有辦法使用了。

東華羽凡心裡突然莫名的而有些發慌,彷彿多在此地停留一刻,就會發生什麼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一樣。這讓東華羽凡的心裡沉甸甸的,心裡默念了好幾遍清靜經。才感覺浮躁的氣息去除了一些。

端著茶杯,抿了一口,只能算是低階的靈茶了,靈氣沒多少,並且由於魔人泡茶水平不高,所以靈氣損耗了大半。

東華羽凡淡然的放下茶杯,正準備離開,突然右耳微微一抬。

樓下似乎有人提到了北邊。

靜默一聽,東華羽凡頓時恍然。

果然是瞌睡來了有人送枕頭的事情。

她正愁該如何去極北之地的,如今聽到這裡。東華羽凡眼睛一亮。

是有人也和自己一樣,原本準備今日從傳送陣去往君望城的,可是由於傳送陣用不過來,只能擱淺。可是又不得不儘快的趕往君望城。因此想要召集一些實力不弱的魔修一同前去。因為是要護送一名幼童,因此想要召集一名女魔修。

魔界女魔修原本就少,因此其餘的還好,想要召集一名女魔修倒是有些困難了。

東華羽凡仔細聽了一下,聽到他們有提到城西之後,便離開了作為。

帶著一頂帷冒。慢慢的往城西走去。

剛走沒多久,東華羽凡頭微微往後側了側,身後有人在跟蹤她。

東華羽凡微微蹙眉,在這種地方,居然會有人跟蹤她,不知道究竟是和人。不過想來應該不是什麼朋友就是了,她在這邊總共也沒有和幾人說過什麼話。

發現有人跟蹤之後,便加快了速度,到了前方一個拐角之地的時候,突然從儲物戒指當中找到了一枚斂息符,這枚符咒東華羽凡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不過這種時候倒是能夠拍上用常

躲在一旁,身後的人總算是追了過來。

東華羽凡的定眼一看,竟然是之前在空間隧道想要對付她的那名元嬰期修士。皺了皺眉頭,她都打扮成這樣了,居然還能認識她?

便低頭四處查看了一下,她身上的這件衣衫是一件靈器,想來應該是不可能被人留下印記的。若是有人留下也會被她察覺的。

東華羽凡正奇怪的時候,突然垂下頭看了看自己長長的頭髮,如今頭髮已經非常的長了,不過東華羽凡都是束在腦後,如今一看,下意識的用手將發間拾起。

果然在其中一根頭髮的發件上面發現了異樣。

直接將頭髮扯了下來,東華羽凡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人離開的背影。

無論對方有什麼目的,她東華羽凡都不是好欺負的。

到了城西之後,東華羽凡都不用打聽,便知道了那些召集人手的人在哪裡。

進入一家客棧,說明了來意,邊有人專門將她引了過去。

東華羽凡坐在院子裡面,這個院子和其他的不同,裝飾的很別緻,還有一朵朵桃花開著,在這種灰濛濛的天空下還能開花,果然是怪異呢。

東華羽凡不動神色的打量了一會,不多時,一名魔修男子走了過來。

說道:

「不好意思,讓這位魔友久等了。」

「不礙事,我也剛來沒多久。」東華羽凡客氣的回復道。

「魔友既然來到此地,何不開門見山,坦然面對。」那魔人見東華羽凡帶著帷冒,淡淡的笑了笑,為他和東華羽凡各倒了一杯桌子上的茶水。

東華羽凡見茶水已經沒有什麼熱氣,心下瞭然。輕笑著說道:

「閣下又非常人,既是萍水相逢,此事之後亦無須再見,何須知曉太清楚」

東華羽凡想和他們一起也不過是互利互惠的原因罷了。

這些人需要著急人手一起,不外乎是因為一路上不太平的緣故。她加入也不過是想要一起前往而已,遇到危險也不至於自己一人沒有還手之力。

「魔友難道不想交個朋友?」那名魔人手中一頓,被子捕捉痕的翻了一圈,將被子放到嘴邊,低沉著聲音說道。

「修道之人,無牽挂,無惦念便好,朋友可不是一兩天就能夠成為朋友的。」

「如此,那在下也不勉強,不知魔友何時能夠出發?」

「隨時。」

「既如此,魔友便再次住下吧,這兩日便可出發了。」

隨後,那名魔人招出一人,將東華羽凡帶到了其中一個房間裡面,

東華羽凡隨手回下一道禁制,隨後在坐在墊子上,回想了一下剛剛和那名魔人說話時候的場景。總覺得那人嘴角似笑非笑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

不過東華羽凡是真的不想和他們有過深的牽扯,如今最重要的還是回道修真界。

趁著這兩天,東華羽凡也沒有出房門,而是在房間裡面聯繫著練體術。恢復自己的實力。

練體術剛開始的幾個動作依舊很容易,後面的就會稍微吃力一些,但是隨著練得越多,慢慢的也越加的熟練。

等到第三天的樣子,有人敲響了東華羽凡的大門。

東華羽凡一打開門,突然一張臉頓時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是一個不足五歲的小孩子,臉色蒼白,身形消瘦。頭上扎了一個精巧的髮髻。一身白衣,眼睛裡面卻有著與年紀不符的古波不驚,看上去彷彿一個老人一樣。

不過讓東華羽凡驚訝的不是這個,而是這個小女孩那張精緻到極點的臉。

彷彿讓人一下子窒息了一樣,東華羽凡的心突然以一種被人緊緊揪住的感覺。

雖然如今還是幼童的模樣,但是不難看出長大了回事如何的絕代傾城。神馬東華羽仙,簡直不夠看。

可是隱隱的,東華羽凡的心裡卻有著淡淡的悲涼,這股悲涼不知從何而起,也不知為誰悲哀。只是看著這麼一張臉,腦海裡面彷彿模糊的出現了一個人的影子。

卻又慢慢消散了。

「魔友,可以出發了。」那名魔人不著痕的擋在了小女孩的面前,臉上帶著微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