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零七章 老熟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 老熟人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槽,槽,老子怎麼出去見人啊?」

「啊啊礙…」

「老子不活了……」

東華羽凡忽然覺得自己有些殘忍了,戳破了李霸天的美夢。本文由。。首發

原本李霸天以為它已經成功蛻變,總算是擺脫了那張醜陋的皮囊。雖然夠唬人,但是每個人見到的第一眼都是下意識的害怕。就算不害怕的人,都會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皺著眉頭。

至於為什麼,用腳趾頭都能夠想出來,肯定是嫌棄它的長相了。

說實話李霸天最開始知道自己能夠放電的時候,也覺得自己很牛逼來著。

可是慢慢的,就不在這麼認為了。哪怕是變成另外一種動物的樣子都好。實際上李霸天一天一天的願望越來越渺小,最後只是覺得,能夠出水生活一陣都很不錯。

如今願望是實現了,可是尼瑪這是個什麼玩意?

電鰻的頭,美人魚的尾巴。

這世上還有它這麼悲催的魚嗎?

「那什麼,霸天啊,其實這條尾巴還是挺不錯的。」東華羽凡小聲的站在岸邊對著水裡的某貨說道。

李霸天將頭埋在水裡,說什麼都不出來,東華羽凡和小青站在岸上,都有些忍俊不禁。說起來,李霸天這一次也算是因禍得福了,雖然變成了四不像,但是總算是得到了一個**炸天的傳承了。

傳說中的巨龍傳承。

雖然李霸天的長相和巨龍相差十萬八千里,但是人家就是這麼**。

「好歹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以後又不是沒有機會改變。」東華羽凡苦口婆心的勸解到。

李霸天猛地將頭伸出來,瞪著東華羽凡,說道:

「老子沒法見人了。有沒有什麼障眼法,讓老子變一個樣子啊?」

東華羽凡聳了聳肩,事實上,如果有什麼障眼法的話,她也很想試試來著。可是關鍵是以她如今的修為想要為李霸天改頭換面是不可能的。

「這樣實際上還好,只是長久以來看習慣了你之前的樣子。一時之間有些不習慣罷了。」

看著這樣的李霸天,東華羽凡頓時有一種即將要操碎了心的感覺。

「不要,我不活了。」李霸天雖然還是不想面對自己如今的樣子,不過已經沒有最開始那麼慘烈了。

東華羽凡怕小青跟著李霸天學壞。因此讓小青會自己的小窩。

這才勸解道:

「不然在你下一次蛻變之前,就不出來了吧。反正空間裡面靈氣充足,你好好修鍊,想來也要不了多久。」

事實上,東華羽凡說的這句話。自己都不相信。

況且,李霸天從來都是一個閑不住的,怎麼可能甘願一隻呆在空間裡面。

「真的嗎?」李霸天弱弱的說道,眼神看向東華羽凡的似乎怎麼看都帶著一種不信任的樣子。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實際上,李霸天就算是在外面除了陪伴她,並不能帶給她多大的幫助,因此有沒有它都沒差。當然這種話是不敢拿出來說的,不然東華羽凡肯定,李霸天分分鐘要竄起來跟他撕逼。

因此。東華羽凡只能昧著心,狠狠的點了點頭。

李霸天果然是一個容易被騙的boy,竟然真的點了點頭。

東華羽凡這才鬆了口氣,李霸天鬧起來她還真的沒轍。

不過東華羽凡也很清楚,李霸天根本就不可能在空間呆多久,估計用不了幾天就要開始呼喚自己了。

在東華羽凡要離開的時候,突然想起之前李霸天不顧一切的出去不自量力的和那群魔獸挑釁。最後終於被人家ko的事實。將那幾個魔獸的魔核取了出來,放到了岸邊,說道:

「雖然不知道你為毛會進階,不過這幾個魔核說不定對你有用哦。」

說完。東華羽凡也不敢多呆。

之前因為擔心李霸天的關係,沒想那麼多就進來了,如今既然李霸天沒事了,東華羽凡也害怕有人發現她在空間。

回到船艙內。東華羽凡確定自己的禁制沒有被人動過,心裡放心了下來。

卻沒有心思在修鍊了,推開門,走了出去。

外面安安靜靜的,並沒有一個人走動,東華羽凡走到船頭。看著不斷從身旁略過的浮雲,心裡突然變得平靜了不少。

站在船頭,東華羽凡能夠感覺到有微微的風吹來,或許是因為飛船設置了陣法,這道風倒是沒有那麼銳利,反而帶著一絲柔和。讓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愜意。

「你現在心情很不錯。」冷不丁的一道清脆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東華羽凡微微一頓,轉過頭,正巧看到那張精緻的小臉,正是之前異方擋住自己注意的那個小女孩。

如今或許是因為周圍沒有人,小女孩的臉上並沒有白天那麼緊繃,穿著一條寬鬆的紅色長裙,頭髮鬆鬆垮垮的束在腦後,竟然讓東華羽凡有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你怎麼知道。」

不知道怎麼回事,面對這樣的小女孩,東華羽凡竟然沒有那一種成年人見到小孩的感覺,彷彿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個大人一樣。

「我感覺得到。」小女孩走到東華羽凡的身邊,淡淡的說道。

和東華羽凡一樣,看著眼前不斷後退的浮雲,突然轉過頭,看著東華羽凡,說道:

「你知道要去哪裡嗎?」

「君望城。」東華羽凡嘴角微微一抬,輕聲說道。眼神微微一瞟,正巧看到了小女孩眼中微微的冷色,不自覺的開口說道:「你似乎不太開心。」

說完,東華羽凡就閉上了嘴巴。

這是魔界,她還是不要有那麼大的好奇心才是。

因此在小女孩沒有回答的時候,故作輕鬆的說道:

「成年人有成年人的煩惱,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煩惱,哈哈。」

小女孩目光有些木然的看著前方,並沒有回答,似乎東華羽凡說的話也沒有被她聽進去,身上的衣服和頭髮被風吹得微微往後面仰。

不知道怎麼回事,東華羽凡的心裡莫名的有一種很浮躁的感覺。這種感覺很突然,好在理智還在,東華羽凡還不至於在一個小孩子面前失態。

「你、心亂了。」

正當東華羽凡準備離開的小女孩突然轉過身,面對著東華羽凡。一雙清亮的眼睛直射心底,彷彿能夠直接到達東華羽凡的內心深處一樣。看的東華羽凡背後突然一涼,有些發寒。

微微往後面退了一步,皺起了眉頭,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小女孩往前面走了一步,語氣輕柔而又縹緲。

這句話彷彿不像是一個小女孩口中說出來的一樣,似乎從四面八方,又好像從來沒人說過話。讓東華羽凡有些混亂,還在回味她這句話的意思,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眼前哪裡還有小姑娘的身影。

就好像之前所發生的只是一場幻境一樣。

東華羽凡狐疑的看了看四周,最後突然看到自己的狡辯,有一塊疊的四四方方的白色帕子。

輕輕見帕子撿起,東華羽凡鬼使神差的將帕子打開。隨後整個人一頓,如同沾了什麼髒東西一樣,迅速的將帕子甩開。

帕子上面雖然沒有什麼髒東西,但是了一樣東華羽凡不想要看到的東西。

曼珠沙華!

火紅色的曼珠沙華鮮艷欲滴,在帕子上面栩栩如生,微風輕輕一過,帕子微微搖晃,彷彿帕子上面的曼珠沙華也在跟著搖晃一樣。

東華羽凡不敢上前去見,心裡莫名的有了一股恐慌,四周似乎越來越暗。襯得東華羽凡臉越加的蒼白難看。顧不得去看地上的帕子,東華羽凡快速的離開了船頭,回到了房間裡面。

關上房門,東華羽凡對著門口下了一道禁制。這才感覺到舒服了一點。

不過此時才發現,自己的背後一片冰涼,不知道什麼時候,背後一驚冒了一身的冷汗。

而在東華羽凡離開后不久,異方便走了出來,而一方的身後赫然就是之前出現的小女孩。

小女孩神色獃滯。臉色蒼白,沒有開口說話,而是木然的看著前方。

異方彎下腰將帕子撿起來,神色晦暗莫測,令人看不清神色裡面蘊含的什麼,不過當他再次回頭看向小女孩的時候,眼中再次恢復了往日的冷漠,轉身站到了東華羽凡之前所站立的地方,迎著風往腳下看去,一片黑暗的地面,和一片灰暗的天空,魔界看上去就如同永遠沉浸在黑暗中的一樣。

怎麼看都令人不舒服。

緊緊的捏了捏帕子,最後異方一揮手,帕子應風而碎,化成了點點粉末,隨後飄飄揚揚的被灑下。

東華羽凡做了好幾遍練體術的動作,心跳才慢慢的恢復到了平穩的時候,總覺得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雖然強力的想要讓自己感覺這是一種錯覺,可是東華羽凡就是靜不下心來修鍊。

突然,船身一晃。

東華羽凡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心裡一個咯,不會有事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事實上,東華羽凡都快要崇拜自己了,災星體制居然在魔界被發揮的淋漓盡致。

不過東華羽凡感覺這一次的搖晃,更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上。

打開房門,東華羽凡走了出去,正好走到了船頭,就看到船頭站滿了人。東華羽凡好奇的走了過去,正好在船頭看到了小女孩和異方。小女孩神色一樣的獃滯,而異方確實難得的恭敬的站在一邊。

東華羽凡走出了船艙,這才發現,在飛船的對面,有一艘看上去更大,更加豪華的飛船。

對比起來,這首飛船簡直就是**絲了。

異方恭恭敬敬的低頭站在船頭,似乎是在迎接某人似的。

東華羽凡不想暴露,因此也混在了人群當中,低著頭,卻用餘光打量著周圍。

沒一會,對面的飛船裡面似乎出現了一個人影。那人越走越近,最後直接站到了他們所在的飛船上面。東華羽凡雖然低著頭,卻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似乎有人在打量著自己。這種感覺讓東華羽凡皺了皺眉頭,卻明智的沒有表達出來。

「雖然晚了兩天,不過任務完成的不錯。」

一個男人的聲音對著異方淡淡的說道。

聽到這個聲音,東華羽凡心裡一凌,這個聲音很熟悉的。不過一時之間真的想不起在哪裡聽到過的,肯定不是最近在魔界所遇到的那些熱,這個聲音似乎有些久遠。

驀地,東華羽凡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山頂找尋秘境入口的時候,曾和一名魔人發生過衝突,實際上應該是他們一群人和這個魔人發生了衝突。

微微抬頭看了一眼,東華羽凡沒敢看對方的眼睛。眼睛時心靈的窗口這句話一點都不錯。一旦看了對方的眼睛,對方便能夠清楚的發現你在哪裡。

雖然只能夠看到對方的側臉,但是東華羽凡百分百的確認此人就是之前那個在山頂的魔人。

因此,東華羽凡的頭就更加的抵了起來。

尼瑪的,這是不是還冤家路窄埃

之前還有風傾塵幫自己的忙,如今風傾塵也不知道在哪裡。東華羽凡沒有把握能夠對付這個人。因此心理一沉,只希望此人已經忘記了自己。

當然,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東華羽凡很清楚的看到,一雙腳停到了自己的面前。

閉著眼睛,給自己不斷地餓打氣。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已經不會在更加的糟糕了,大不了就多空間了。

那名魔人說道:

「抬起頭來。」

東華羽凡和身旁的那群人一樣,慢慢的抬起頭。這一瞬間,東華羽凡的心裡想了無數個可能性。可是最後都被自己推翻了。只是眼睛裡面卻恢復了平靜,臉上也沒有任何的表情。

果然是那名在山頂的魔人,東華羽凡堅持,心才算是真的被沉入了谷底。

心裡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可是臉上卻還要裝著不認識的樣子。只是不知道此人會不會暴露自己的身份,若說魔界還有誰知道她的身份,估計就唯有此人了。

那名魔人在東華羽凡的面前沉吟了片刻,就在東華羽凡忍不住想要吐槽他要殺要剮的時候,突然開口說道:

「這位魔友有些嚴眼熟呢。」

東華羽凡看著他,眼睛頓時對上了對方的眼睛。也不知道哪裡就生出來了一股勇氣,說道:

「大人,這種老掉牙的搭訕方式真的好么。」

說完,周圍的人頓時倒吸一口氣。

只是魔人似乎也沒有料到東華羽凡會這麼淡然,不過聽到東華羽凡這句話,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果然是有趣,有多少年沒有聽到這麼有趣的言論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