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對不起 今天還是要請個假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對不起 今天還是要請個假了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原本東華羽凡還以為這個魔人會為難於她。

沒想到恰恰相反,他只是這麼說了一句之後,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之後,便離開了。

東華羽凡沉著臉沒說話,心裡卻一直『砰砰砰』的跳個不停,就怕此魔人突然開口說她是修真者這種話。

不過直到那名魔人走到小女孩身前,他都沒有說過關於此類的話。

並且從那之後便再也沒有看過東華羽凡,彷彿剛剛的一切不過是一場幻境罷了。

東華羽凡拿不準這個魔人的意思,卻突然想起當日在山頂的時候,這個魔人看向自己的時候面帶驚異,眼中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不過那個時候的東華羽凡看不懂,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如今想來,確實有些耐人尋味了一點。

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東華羽凡總覺得自己彷彿走入了一個巨大的謎團裡面。而如今她似乎正在慢慢的解開這個謎團。

下意識的,東華羽凡就看向了那名魔人的方向。

正巧對上了小女孩看向自己的眼神,兩個人的眼神一相對。

東華羽凡頓時覺眼前一晃,彷彿觸電了一樣,這種很難形容。

一瞬間,東華羽凡的心情又開始變得煩躁了起來。

心裡開始默念心靜經,也不敢在看過去了。

「魔君讓我來接你,跟我走吧。」那名魔人低頭注視著小女孩,面帶笑容,語氣輕柔的說道。

小女孩在人前一幅呆愣的模樣,目光獃滯的看了一眼魔人,隨後木訥的點點頭,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所有小女孩該有的表情一概沒有。

魔人牽起小女孩,慢慢的往船頭走去。

異方緊隨其後,不過三個人在走到東華羽凡面前的時候。皆是一停,只見那名魔人笑眯眯的看著東華羽凡,說道:

「這位魔友,不知可願到寒舍做客幾日。」

這話雖是詢問。可是東華羽凡隱隱發現對方的氣息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便鎖定了自己。說不定她一說拒絕的話,立馬就會被強行帶走了。這句話說與不說實際上都沒有什麼意義,從一開始見到此人,東華羽凡就知道今日是不可能善了得了。

如今魔人和修真界大戰。雖然她不知道到了哪種地步了,但是既然已經撕破了臉皮,對自己估計是不會有什麼好待遇的。

深吸了一口氣,東華羽凡臉上微微一笑,說道:

「既然大人相邀,在下豈敢不從。」

話音一落,東華羽凡就感覺到什麼的壓力一輕,頓時鬆了口氣,可是這口氣還沒有舒暢,便再次被提起了。

兩名元嬰期的修士走到了東華羽凡的身後。對著東華羽凡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東華羽凡看了看小女孩,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嘴角泛著一絲苦澀。

尼瑪,她果然是出門不利,在這種地方都能遇到仇人。

身後有兩個修為比她高的魔人跟著,東華羽凡根本沒有辦法逃脫。若是只有一人的話還能使點小手段。但是兩個人的話,東華羽凡壓根沒有把握不發出任何動靜的情況下逃走。

況且,東華羽凡也不認為那名魔人不會時刻注意她。

「還記得我說的話嗎?報仇的日子不遠了。」那名魔人說完,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臉上似笑非笑。

正欲走開。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對著東華羽凡說道:

「記住哦,我叫姬翎卿。」

這一次說完,嘴角泛著一絲東華羽凡完全看不懂的微笑。直接大不離開了。

東華羽凡看著姬翎卿的背影,心裡『突突』的,總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那句話究竟是何意?什麼叫報仇的日子不遠了?還沒等東華羽凡想出個頭緒。身後的兩名魔人示意東華羽凡跟上,東華羽凡知道不能反抗,只能乖乖的跟著上了另外一艘看上去豪華威嚴的飛船。

一上飛船,就被帶入了一間寬敞的房間。

東華羽凡狐疑的看了看四周。那兩名魔人並沒有進來,而是幫東華羽凡關上了門,倆人守在門口。

東華羽凡有些奇怪,自己如今算得上是階下囚了,這些魔人實則犯不上對她這麼好。

這樣的房間說實話真心算得上不錯了,比之前的那艘飛船要大不少,裡面的裝飾看上去也比較和修真界那邊相似。

東華羽凡有些晃神,不過最後還是嘆了口氣坐在了床上。

不管姬翎卿究竟是何意,都不可能是懷有好意。他們本來就是敵人,如今這樣,東華羽凡心裡嘀咕,腦子卻在想著逃跑的可能性。

進入空間是不可能的,且不說外面的兩個魔人定然是時時刻刻的監視著她,估計那名姬翎傾都在暗地裡注意著他。若是躲進空間,空間的秘密說不得就暴露了。

如今她沒有任何的隱藏,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倒在床上,東華羽凡倒是很慶幸沒有讓李霸天出來,不然就多一個和自己一樣的階下囚了。

還不如呆在空間自在呢。

飛船開始移動了,不過東華羽凡沒有絲毫的感覺,站在窗邊,看著飛速前進的飛船。東華羽凡忍不住感嘆。看來這個不僅豪華,連速度都不是之前的飛船可同日而語的。

土豪可真是任性呢。

連續趕了好幾天的路,東華羽凡沒有出過房門,也沒有任何人過來找她。

若不是門口守著的兩名魔人依舊堅守崗位,她都快以為自己被遺忘了。

事實上,被遺忘了才好。

東華羽凡打開窗門,看著外門不斷飛過的浮雲,隱隱的,竟然感覺到周圍的空氣有些寒冷。

好奇的四處看了看,東華羽凡心裡驀地有種預感。

這艘飛船應該是在往北飛只不過不知道這艘飛船的目的地究竟是哪裡。

心裡一沉,東華羽凡突然有了一個不好的猜測,這艘飛船的目的地不會是極北之地吧。

雖然極北之地也是她的目的地,但是東華羽凡並沒有想過會這麼快的到達那邊。並且,一路上東華羽凡都很猶豫。彷彿自己進入魔界之後,所有的目標,所有的線索,冥冥之中都在指引著她往極北之地而去。

極北之地究竟有什麼。又為什麼會如此。

好多的秘密讓東華羽凡心驚的同時,又感覺有些害怕

正在東華羽凡想得出神的時候,突然聽到耳邊傳來兩聲『咚咚』的聲音,東華羽凡猛地回頭。

正巧看到門被大開。

門口空蕩蕩的,並沒有任何人進來。

東華羽凡好奇的走了過去。同時小心翼翼的用神識往外面探去。

奇怪的是,外面守著的兩個魔人不見了。

走了出去,東華羽凡正待往前走的時候,突然在拐角的地方出現了一片衣角。

隨後一張稚嫩的小臉出現在東華羽凡的面前,正是之前被帶走的小女孩。

東華羽凡警惕的走了過去,臉上沒帶表情,小女孩的眼中沒有了之前的獃滯,反而帶了一絲神采,看著東華羽凡突然揚起一抹微笑。

「跟我走把。」

小女孩脆生生的說道。

東華羽凡一愣,還沒有反映過來。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和他們不是一起的嗎?「因為不明白,東華羽凡好奇的問道。

不過眼睛卻一直看著小女孩的眼睛,總感覺這雙眼睛裡面似乎藏了一個秘密,或許也算是藏著一個謎底。

」跟我走吧。「小女孩沒有解釋什麼,而是認真的看著東華羽凡,固執的重複著同一句話。

這下子東華羽凡沒有再繼續問了,神識頓時擴散開來。然後整個人愣住了,人呢?

整個飛船的人都不見了。

那兩名看守自己的的魔人,以及姬翎卿都不見了,其餘的人同樣如此。

東華羽凡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小女孩。聲音有些沙啞的問道:

「他們去哪裡了?」

「快跟我走吧,不然來不及了。」小女孩搖了搖頭,並不打算回答東華羽凡的問題,而是再次重複了一句。不過那一句『來不及了』頓時吸引了東華羽凡的注意。

「什麼來不及了,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東華羽凡快速的問道。

小女孩只是搖頭,似乎並不想和東華羽凡多說一些什麼。

東華羽凡心急微微有些著急,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是既然如今飛船上面沒有人,她自然是想要立刻逃走的。

不過正準備走的時候,東華羽凡看向了那個小女孩。心思一動,對著她說道:

「你要帶我去哪裡?」

小女孩突然抿著嘴笑了笑,然後立馬轉身,快速的往外跑去。

東華羽凡也不知道心裡怎麼想的,邊追便問道:

「誒,不要跑,你到底要去哪裡?」

回答她的是小女孩越來越遠的背影。

東華羽凡跑出飛船的時候,整個人背後一陣發涼,雖然天空依舊是灰濛濛的,但是空氣中隱隱夾帶這一股讓人心裡發寒的陰冷。

她此時也說不出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只能快速的往小女孩消失的方向跑去。

小女孩的動作比她想像重要快的多。不多時,已經跑得只剩下一個背影了。東華羽凡心裡微微有些忌憚,拿不準這個地方究竟是不是極北之地,不過四周這麼荒蕪,想來應該是和死地一樣的地方了。

「誒,你等等我,你究竟要帶我去哪裡。」

東華羽凡眼見小女孩的身影越來越淡,知道自己對這裡不熟悉,又沒有李霸天的陪伴,心裡總覺得雨點毛毛的。

將逍遙決施展到了極致,總算是勉強趕上了。

還沒等東華羽凡說些什麼,小女孩突然轉過頭對著東華羽凡笑了笑,蒼白的臉上帶著意思喜悅,這種詭異的感覺讓東華羽凡有一種錯覺。

「你帶我去哪裡?」東華羽凡再次問道。

「回家埃」小女孩天真的仰起頭,這個時候的樣子反而有一種小女孩該有的純凈。

可是,偏偏這種讓東華羽凡心裡更加的毛骨悚然。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往後退了退,說道:

「你把姬翎卿他們弄到哪裡去了?」

小女孩微微彎起嘴唇,看著眼前的蒼茫,眼中再次出現了與小孩子極其不符的神色,說道:

「他們去了他們該去的地方。」

說完,話音一轉,看著東華羽凡再次甜甜的笑了笑,說道:

「而你,也要去你該去的地方了。」

東華羽凡正準備說些什麼,突然感覺到身體一涼,整個人彷彿頓住了一樣。

想要掙扎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陰涼從腳底往上竄了起來。微微往下面垂了垂頭,便看到了自己的腳尖。

東華羽凡沒有第一時間就觀察到自己的腳尖,而是在鬱悶她的平胸,果然是一馬平川啊,隨機順著胸口往下看去,腳尖的一點冰藍色頓時讓她大驚失色。

她自己是冰靈根,因此一直以來都並不怕冰系法術的攻擊,可是此時看到眼前這麼不科學的一幕,東華羽凡總算是有些慌亂了起來。

怎麼回事,她怎麼不知不覺間就中了這個小女孩的攻擊了。明明她什麼都沒做不是嗎?

東華羽凡抬眼往小女孩的地方看去,小女孩笑的很是天真,很是甜美。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

小女孩歪著頭,看了看東華羽凡,突然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

「哦,我想起來了,你是變異冰靈根對不對。」

說完,也不等東華羽凡回復什麼,直接自言自語道:

「嗯,這樣更好。」

東華羽凡正準備再多問一些什麼,可是眼前一黑,整個人頓時失去了意識。

小女孩看著東華羽凡的臉,眼中古波不驚,可是細看,卻能夠從裡面看到波濤洶湧。只是此時的周圍沒有一個人。小女孩往向北面,突然手中快速的捏起了一道法決,隨後天地變幻。

以她們兩個為中心,周圍頓時出現了一道漩渦,東華羽凡腳上的冰頓時緩緩的往東華羽凡的身體蔓延,越來越上,越來越上。

隨後,東華羽凡整個人便成了一個冰人。

漩渦越來越大,激起了周圍的灰塵。漸漸的將兩個人籠罩在了裡面。

東華羽凡意識頓時驚醒,卻突然發現自己似乎被禁錮了一樣,無論她怎麼扭動,似乎都沒有任何的作用。更別說想要大聲的喊叫了。

「你是誰,究竟是誰?」

東華羽凡看不見眼前,一片漆黑,甚至都感覺不到自己是否存在,彷彿一片虛無。

不知道時間,不知道地點,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彷彿連記憶都有些缺失了一樣。

不過慢慢的,東華羽凡記起了一些畫面,最後總算是想起了閉眼之前的最後一幕。

那個小女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