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零九章 劫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 劫難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一時之間,彷彿所有的事物都回歸於原本的軌跡了一樣。&{}

東華羽凡睜開眼睛,入目的是一道很虛晃的影子。這才發現,自己似乎被禁錮了起來。而禁錮她的,正好是厚厚的冰層。

沒有喊叫,東華羽凡想要將神識探測出去,可是神識一觸碰到這些冰層,竟彷彿石沉大海了一樣,根本沒有辦法察覺到外面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動了動手,只可惜根本沒有辦法掙脫這層冰。

東華羽凡皺著眉頭,心裡飛快的思考著對策,正在此時突然一個人影湊到了她的面前。

雖然隔了一層,但是東華羽凡還是認出了對方正是那名小女孩。

「放我出去。」東華羽凡不停的扭動身體,口中大聲的呼喊著。

可是任憑她怎麼喊,那名小女孩都是無動於衷,反而慢慢的離開了東華羽凡的視線。

東華羽凡有些泄氣,這個小女孩似乎很不一般的樣子。實際上東華羽凡應該老早就猜出來這個小女孩不一般了。畢竟在魔界,這麼小就通過轉生池的肯定不是平常人了。況且,連姬翎傾在小女孩面前都是面帶微笑。

東華羽凡此時真想要拍自己了,明明已經很警惕了,居然還是不知不覺得著了道。

正當她懊惱的時候,耳邊似乎傳來了隱約的聲音。

帶著一絲熟悉,還有一絲清明。

而後,一道紅色的身影慢慢的靠近,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正巧對上了那雙湊過來的眼睛。東華羽凡一愣,此人正巧是她來魔界的時候所遇見的那名對著湖水尿尿的魔人。

他怎會在此地?東華羽凡心裡一瞬間腦補出了無數個可能,最後都被她推翻了,如今只能等著看對方如何判決她的去向了。想想心裡就覺得無限的憋屈,她明明也是有神器在手的人,為何總是受制,如今更是淪為別人菜板上的魚。任人宰割的對象。

不過,不管東華羽凡心裡如何想。這名紅衣魔人來了之後,她便感覺到禁錮著自己的冰層似乎在慢慢的融化了。不過片刻,身體已經有了知覺了。手上似乎也有力了。

東華羽凡緩緩舉起手,猛地朝著已經不算厚的冰層退去。

『』的一下,薄薄的冰層總算是破裂了,隨後便是一陣里啪啦的碎裂。

東華羽凡一腳蹬開腳上的那層冰層,一下子就聞到了一股新鮮的空氣了。雖然感覺沒差。但是這種自由的空氣真讓人懷戀。不過隨後,東華羽凡就是一滯,這裡的空氣好冷。

東華羽凡往之前紅衣魔人的位置看了看,卻沒有看到人,餘光真巧看到他在另外一邊。

下意識的就轉過頭,正準備說些什麼來著,突然餘光看到了自己身旁似乎也躺了一個人。

東華羽凡『噌』的一下就坐了起來,以為這個身旁的女子同樣也是被她們綁架過來的。

正想著將她推醒,可是看到女子容貌的一瞬間,東華羽凡就頓住了。手還保持著正要靠近她的姿勢。

這女子的模樣實在是太熟悉了。基本上她經常都能夠在腦海裡面看到這一張臉。只不過腦海中的那張臉異常的鮮活,臉色紅潤,絕代風華。

雖然眼前這名閉上眼睛的也不差,可是臉色蒼白,沒有血色,身體所露出來的皮膚更是如同透明一樣。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正常的人。

東華羽凡心裡微微有種不好的預感,一抬眼,正巧對上了那名魔人的雙眼。

眼中帶著深深的哀傷,那股傷痛彷彿隨時隨地都能夠溢出來。

這讓一開始就先入為主的認為此人是逗比的東華羽凡有些難以消化,說道:

「你們把我弄到這裡要做什麼?」

一邊說。東華羽凡一邊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如同睡著了的女子。

一股詭異籠罩在四周,如何都沒有辦法揮散,這個女子該不會已經死去多時了吧。

「我已經等你三千年了,如今你總算是知道回家了1

那名魔人先是嘆了口氣。而後才悵然的看著那名女子說道。

東華羽凡腦子裡面全是問號,他這句話究竟是在回復她呢,還是在對著她身旁的那名女子說的呢?

這種是事而非的感覺讓東華羽凡很不爽,不過此時不是她的地盤,不敢真的問些什麼。只能耐著性子繼續聽了下去。

「你看看,你可真不乖。不過一個男子,竟能夠讓你如此狼狽……」巴拉巴拉的一堆東華羽凡聽不懂的話,不過大致聽出來了,似乎他是在對著她身旁的那位說道。

似乎是那位女子為了一個男的,然後出了事情,最後還要他來善後似得。東華羽凡聽的迷迷糊糊的,因此一直到最後也沒有聽出個所以然。

不過最後心裡倒是毛毛的,也不敢呆在那名女子的身側,直接下來了,這才發現,她居然躺在一塊冰上面。摸著這塊冰都覺得異常的寒冷,這該不會是千年玄冰吧?

東華羽凡摸了摸,最後十分的確定,這就是千年玄冰,沒想到居然有生之年能夠在魔族看到。

一想到自己躺在千年玄冰上面,東華羽凡就覺得激動不已。不過考慮到自己是跟著一個死去的人一起躺就沒那麼爽了。

那名魔人說道最後,東華羽凡也算是聽出來了,這個女子確實已經死去了,並且已經死去了三千年了。尼瑪,千年老屍了埃不過或許是因為這玄冰的緣故,因此肉身不腐,就連皮膚都依舊白皙嫩滑的樣子。

雖然如今看著有一點覺得怕怕的,可是東華羽凡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女子真的長得很漂亮。

那種漂亮可不僅僅是嘴上說說,而是實實在在的,如今沒有睜開眼睛都能夠讓人心驚動魄,若是真開眼角的話。說不得真的和腦海裡面所出現的拿到影子一樣的絕代風華了。

只是,如今還是別睜開眼睛為好,不然慎得慌。

「你要去哪裡?」

原本東華羽凡準備趁著那名魔人說話的時候悄悄離開的,沒想到剛走到兩步,就被人發現了。

東華羽凡苦著臉。回過頭,說道:

「這位大人,你敘舊就敘舊,何苦要拉上我。」

「你難道就不想知道你是誰?」那名魔人看著東華羽凡。眼睛彷彿卻看想了另外一個人。

東華羽凡心裡微微有些不悅,這句話是何意,難道她就不是東華羽凡了?

她可是穿越過來的人,又不是真正的東華羽凡,她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誰。

「我是誰與你有什麼關係。這根本不是你將我綁架到這裡的理由。」

東華羽凡自知不敵,可是如今已經別無他法,就算自己求饒估計對方也不會饒恕自己,還不如硬氣點,至少口頭上能夠舒服一些。

「我不是在綁架你,而是在幫你。」魔人說著,身形一晃,就出現在了東華羽凡的面前,而他的臉和東華羽凡不過十公分的樣子。

東華羽凡嚇了一跳,連忙往後跳開。

「錯誤不可再犯。你若不悔改,那這千年的輪迴有何意義?」

突然一下子,魔人強勢了起來,眼睛裡面的紅色如同鮮血一樣。看的東華羽凡心裡一跳,而對方的話更加的讓她莫不著頭腦。

「啥啥意思啊?我我做錯了啥?」東華羽凡看了看玄冰上面的女子,又看了看魔人。

心裡有些奇怪,這不是他對著那名女子說的嗎?為毛現在又對著自己說。

她又不是那名女子,真是古怪。

『啪』東華羽凡的手腕頓時被他捏住了,東華羽凡下意識的掙脫,可是他的手彷彿一條炙熱的鐵鏈一樣。緊緊的將她的手握緊,東華羽凡大驚失色,隨即立馬大聲的喊道:

「喂喂喂,你不要耍流氓埃我告訴你,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信不信他分分鐘過來ko你哦,放開我。」

「過去這麼久,你還是一點都沒變。」

東華羽凡這麼一喊,他握著的手倒是鬆了松。不過東華羽凡卻並沒有掙脫開,心裡鬱悶不已。

什麼叫這麼久了一點都沒變,她東華羽凡就是東華羽凡,可不是別人的複製品。魔人的這句話頓時讓東華羽凡不爽了起來,沒有深想,說道:

「這位壯士,想必你是認錯認了,如果你能放我走,我保證既往不咎,不然,哼哼……」實際上,不若是對方不放她,她也沒有辦法將對方怎麼樣。

打又打不過,力氣有沒有人家大。

還真是處處受制,況且東華羽凡已經發現了,這個地方對神識有限制,也就是說,她若是真的逃出去,估計也會迷路。

所以此時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對方心甘情願的送她走,當然,這種可能幾乎為零。

「呵呵,不要鬧了,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

魔人先是摸了摸東華羽凡的頭,在東華羽凡獃滯的目光下,拉著東華羽凡走到了玄冰處。

隨即再次說道:

「躺下。」

東華羽凡將衣服扯了扯,說道:

「你要做什麼?」

魔人眼角的笑容似乎深了深,回道:

「放心,在你沒有回來之前,我不會對你如何。」

這句話簡直是話中有話啊,不過東華羽凡心裡頓時一驚,說道:

「你要送我去哪裡?」

「去找回你自己。」

東華羽凡先是盯著他的眼睛看了一會,隨後猛地將他的手往後一推,整個人總算是掙脫開來。說道:

「不要靠過來,我並不認識你們,我想,你們一定是找錯人了。」

東華羽凡此時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是一看對方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是對自己不利的事情。她不是傻瓜,這麼明顯的意圖,不可能看不出來。

東華羽凡餘光往那名女子的地方看去,看不成這個女子實則沒死,不過肉身已毀不能修鍊了?所以這個魔人才想著找一個替身,所以才找的自己?

這一瞬間,東華羽凡又想起那名小女孩說自己是冰靈根,然後又說冰靈根更好之類的。莫非這個女子也是冰靈根的,所以才會找到自己。

一時之間,東華羽凡心亂如麻,隨著那名魔人的步步逼近,東華羽凡節節後退。

魔人臉上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什麼情緒,但是他周圍的氣勢突然一升,瞬間就籠罩在了東華羽凡的身上,顯然是已經沒有耐心的表現了。

東華羽凡猛地一退,身後頓時個感覺到一陣冰涼,身後是一面石牆,她已經退無可退了。

心裡頓時一涼,知道今日恐怕是在劫難逃了。

若是不進入空間的話,估計是沒有生路的。

可是進入了空間又能如何,只要他們一直守在這裡,她便一日不能出來,除非有一天她的修為比魔人的修為厲害了。說不得還有機會,可是那得等到何年和月埃

空間沒有那種逆天的時間比例,況且修鍊需要歷練,空間裡面如何能夠歷練?

魔人的手輕輕一抬,東華羽凡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慢慢的發緊,似乎有一雙手將她的整個身體僅僅的捏住了一樣。雙手沒有一絲力氣,腳下更是一軟。

魔人卻順勢伸出手將她一把撈在懷裡,嘴角輕輕一揚,說道:

「不要鬧了,時間不多了。」

東華羽凡能夠聽到對方的話,身體卻沒有任何的反映。

眼珠子飛快的轉動著,就準備乾脆進入空間算了。可是驚恐的是,體內的靈氣也跟著停滯了起來,最後她一點都沒有辦法動彈了。

東華羽凡後悔不已,早知道就該在剛剛的時候進入空間,暴露就暴露了。反正都是死路一條了。

如今更是連最後的辦法都沒有了。

東華羽凡閉上了眼睛,眼角頓時落下一滴眼淚。

特么的,她竟然要英年早逝了。

還是這麼一種憋屈的辦法,被人奪舍了。

她明明就是一個奪舍的人,如今竟然要被一個千年老屍奪舍,想想都是淚。

可是,眼前已經越來越黑了,東華羽凡只覺得全身上下都疲憊不已,耳邊似乎傳來了魔人的聲音。

「睡吧,睡一覺一切都可以回道從前。」

從前?是什麼時候,是回道現代么?

如果可以回到現代的話,被奪舍的悲傷似乎也被減淡了一絲了。

意識一點一點的消失,東華羽凡半睜著眼睛,緩慢的眨了眨。

最後一絲意識快要消失的一瞬間,突然耳邊傳來了一聲巨響。

『轟。』

原本消失的意識,突然像是回血了一樣,頓時清明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