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一十章 突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 突破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爾敢。」

就在東華羽凡的意識回歸到本體之後,一道異常熟悉的聲音頓時想起。

東華羽凡眼中頓時噙滿了淚水。

這個聲音,簡直特么的魂牽夢繞啊,就是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幻覺。如果說幻覺的話,東華羽凡也覺得圓滿了,至少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能夠聽到他的聲音,也算是滿足了。

「你總算是來了,本座還以為你迷路了,畢竟這魔宮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闖的。」魔人語氣輕快,嘴角似乎微微上揚,不過東華羽凡是看不到了,只能憑藉他說話的語氣來判斷了。

只是,下一瞬東華羽凡就曠了。

咋滴?

這居然不是幻覺,也就是說,風傾城真的來了。

一瞬間,東華羽凡的細膩就狂喜了起來。她總算是不用死了是嗎?

原本絕望的心裡頓時如同被照進來了一道光明一樣。他來救她了,一瞬間,東華羽凡就想起了一段話總有一天,會有一個蓋世英雄,踏著奇彩浮雲前來娶她。

而此時,東華羽凡就是這樣的心情。

雖然原話她忘的差不多了,但是現在激動的心情讓她整個人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把她放下。」風傾城看了一眼被禁錮著身體的東華羽凡,神色黯然,嚴重帶著一絲擔憂。

「本座的地盤,何時輪到你來做主。」魔人冷笑一下,輕輕的將東華羽凡擋在自己的身後,豪不退縮的看著風傾城。

風傾城神色一凝,眼中厲色一閃而過。身體瞬間移動了起來,下一瞬便出現在了魔人的面前。直接伸出手,想要靠近東華羽凡。

魔人似乎有所察覺,冷笑的往旁邊一擋。嘲諷的看著風傾城,說道

「若想打,本座自然不懼,但你恐怕也不想傷及無辜吧1

說完,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無辜』這倆個字被他咬的特別重。

風傾城微微蹙了蹙眉。他自然是不想東華羽凡收到傷害的,可是此地狹窄,若是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傷及東華羽凡。風傾城冷冷的回道

「你要如何,才能放過她。」

「如何?」魔人低下頭,看了看東華羽凡的連,嘴角上揚。似乎就在等風傾城這句話了。

不過下一瞬,突然揮了揮手。一道黑色的巨網頓時從他手中被揮出,直接往風傾城哪裡籠罩而去。

風傾城自然不可能無動於衷,手中的靈力頓時一轉,一道無形的力量彷彿一隻巨手。直接將之擋祝巨網彷彿浮在空中一樣。

「你不是相救她嗎?為何還要抵抗?」說著冷笑一聲,繼續道

「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惜命啊,從前如此。現在亦然。」

風傾城皺了皺眉,心裡不是特別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不過想要讓他束手就擒,那是不可能的。且不說此人本就無甚誠信,若是他果真束手就擒,而此人依舊不兌現承諾。那麼自己和東華羽凡倆人就淪為砧板上的魚肉了。

「你以為我傻?」風傾城不甘落後的嘲諷道,看著魔人時候的神色帶著輕蔑。

「既如此,那邊光明正大的打一場吧。」魔人臉色一冷,臉上到時對這一場戰鬥有了一絲期待。

隨後,大手一揮,巨網隨即消失。

而後,魔人的手中快速的捏了一道法決。手心一道金光突然爆炸開來,風傾城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心裡的警惕提到了最高。

不過饒是如此,這道金光也讓他下意識的炸了一下眼。

就一下,也足夠了,魔人冷眼一瞥,最後雙手一樣。

一時之間,天地變幻。

東華羽凡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反正自己現在已經被禁錮了,有再多的警惕之心估計也沒有什麼作用。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入目的是灰黑色色天空,不過周圍頓時一涼,一股寒冷襲入心底。

「你若贏了我,我就放過她。」魔人率先踏空而起,看著風傾城,淡淡的說道。

「如你所願。」風傾城回道,清冷的眉眼間霎時間寒氣大起。

倆人一同飛到半空之中,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看著上空。

很快,魔人先出手了,東華羽凡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風傾城的修為也不弱,雲淡風輕的將魔人的第一波攻擊擊散了。手中快速的捏了一道法決,毫不猶豫的回擊了過去。一道衝天而落的火龍迅速的朝著魔人攻擊而去。

魔氣面對這等火焰,根本潰不成軍。魔人自然也是知曉,因此直接轉換了靈力,手中的法術更是信手拈來,根本不用時間,一瞬間邊捏出了一道法決。更奇特的是,魔人直接捏了一道水洗法術,最後幻化成水龍的模樣,冷笑著朝著對方的火龍躍去。

『轟』

兩龍一相撞,東華羽凡頓時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都狠狠的震動了一下。果然是水火不相容埃

法術你來我往的,根本誰也奈何不了誰,東華羽凡心裡也很無奈埃她知道高手過招通常在修為相當的情況下,大戰幾天幾夜甚至十幾天都是有可能的,修為再高一點的,若是只想分出輸贏,估計還有打一年的。

所以東華羽凡在下面是很悲催的,既希望倆人快點分出勝負,有希望他們能夠慢一點。

這樣的話她就能夠有充足的時間衝破魔人給她下的禁制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倆人的法術攻擊總算是告一段落了。而此時天空中早已濃煙陣陣,東華羽凡的靈力被禁錮,如今也不過鬆了一點點,根本看不清楚在高空的倆人,只能專心的衝破拿到禁制,希望早日脫困,這樣的話。風傾城也不用和這個魔人戰鬥了。

沒一會,東華羽凡耳邊就傳來了兵器相交的聲音,心裡一陣無語。

在努力衝擊的時候,東華羽凡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她的身邊好像還躺著一句千年老屍來著。一瞬間,整個人都差一點嚇尿了。

你說旁邊躺個猛獸什麼的她心裡都沒有這麼害怕,畢竟在現代長大。鬼片殭屍片多多少少看了不少。東華羽凡最不敢看這些了。因此就連參加親人的葬禮都不敢去看最後一面,更別說如今還有一個更加勁爆的現實。

「大姐饒命啊,我真的不適合你奪舍的。千萬不要找我埃」東華羽凡一邊默念,一邊更加快速的用靈力一遍又一遍的衝擊禁制。

或許是人品爆發了,東華羽凡竟然感覺到自己的雙手已經能夠移動了。

可是這樣還不夠,遠遠不夠。緊閉雙眼,狠狠的朝著雙腳的禁制衝擊而去。一波一波的衝擊實際上對於經脈也有一定的傷害。更何況,東華羽凡此時完全顧不上太多,只想著快點讓身體恢復行動能力。雖然並沒有什麼卵用,但是至少打不過還能躲空間裡面。

或許是因為恐懼的緣故。東華羽凡腳下的禁制盡然很快就解除了。

只不過代價就是痛的齜牙咧嘴的。

趁著如今魔人飛在空中,東華羽凡努力的用手撐著身體坐了起來,然後費勁的將雙腳移動到地上。

結果身體一軟。整個人反而滾到了地上。

次奧,東華羽凡忍不住吐槽。

卻片刻也不敢耽擱。再次站起身,穩住了搖晃的身形。

身體的經脈劇烈的疼痛,到時讓東華羽凡的腦子活動的飛快。如今這個樣子,和躺下實際上沒有分別,東華羽凡一咬牙,乾脆做起了練體術的動作。

原本輕車熟路的第一個動作東華羽凡都痛的齜牙咧嘴的。心裡再一次對於實力有著特別深刻的渴望,若是今日她的實力足夠的話,只怕早就離開了,又怎麼可能被人這麼欺負。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一咬牙,顧不上身體的疼痛,開始連續的坐著自己已會的所有動作。

慢慢的,疼痛開始麻木了起來,直到這時,東華羽凡的身體如同機械運動一樣,只知道一遍一遍的坐著練體術的動作。

魔氣飛快的進入東華羽凡的身體,洗刷著她的經脈。

而此時的東華羽凡更是進入了一鍾很奇妙的感覺當中。

眼睛雖然睜開的,但是眼中無神,表情獃滯。

可是周身的魔氣到時越來越濃郁,也不知道這些魔氣都是從什麼地方聚集過來的。

而此時的東華羽凡彷彿置身於星辰之中,只覺得天地之間彷彿只有她一人。實際上這樣的奇妙感覺東華羽凡不止一次的遇見了。

可是每一次進入這種體驗,東華羽凡都會感應到不同的感覺。

星辰柔和,一點都不刺眼,東華羽凡如同一個孩童,好奇的和每一顆閃亮的星辰躲著貓貓。而這些星辰似乎對東華羽凡特別的親近。

天空之中的倆人早已經你來我往的過了不下百招,甚至到了最後越來越兇險。

眼中更是將對方看成了生死仇敵一樣。

「你是贏不了我的。」風傾城臉上依舊淡然,眉眼間的清冷更是將他整個人襯得格外的飄然。

魔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嗤笑到

「試過才知道。」

說完,手中頓時以用力,往後一推。

風傾城順勢飄然後退,手中的長劍頓時再次不留情面的攻擊了過去。

『鏘鏘』聲一生比一聲大。

可是,就在倆人再一次要攻擊到對方的時候,倆人同時停了下來。

長劍之上恐怖的力量頓時往旁邊一揮。

『轟』,兩座巨大的山峰頓時炸裂開來。

可此時誰人也沒有空去管這些。快速的降落到地面。

魔人想要上前,風傾城頓時攔在了他的面前,冷色說道

「有我在,休想傷害她。」

「誰在傷害誰?又是誰先背叛了誰?」魔人頓時紅了眼,說道這裡,忍不住一拳打到了風傾城的臉上。

風傾城沒有感覺到對方的殺意,因此沒有防備到魔人的這一拳,竟然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拳。

當下眼中殺意一閃而過,魔人卻絲毫不在乎,語氣清冽,可是眼中卻染上了一絲哀傷。

「你既已飛升,又何必再次尋來。傷害她的人,一直都是你。」

風傾城聽的此言,心裡的疑惑更深了,可是他想來喜怒不形於色,因此臉上依舊是一幅冷淡的模樣。

他的記憶還未恢復,最重要的始終沒有辦法記起,因此眼前的魔人再憤怒,再抓狂,他心裡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

「我從未傷害過她,自然也不會允許比人傷害她。」

風傾城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魔人一噎,原本想要嘲諷兩句的,可是對方眼中的認真一點不假。魔人想著風傾城大概是真的失憶了,一想到那人同樣失憶,心裡就是一陣苦澀。

難道發生過的事情還要在重複一次嗎?

莫非真有命運這種東西,沒有辦法改變嗎?

一瞬間,魔人的眼睛就抬了起來。

不,他不相信,不管命運如何決定,這一次,他不會再讓她重複從前的錯誤。

突然,魔人再次動了起來,這一次倆人算得上是近身作戰了,魔人身體強悍,風傾城自然也不差。倆人還是旗鼓相當。

不過魔人也沒想過能夠奈何他,突然大聲喊道

「影子,快去。」

風傾城霎時間回過頭,正巧看到一個長相精緻的小女孩出現在了玄冰之前。

小女孩神色還是愣愣的,不過隨後便看向了東華羽凡的地方,彷彿是有誰在前面牽引一樣,一步一步的朝著東華羽凡的地方走了過去。

風傾城心裡焦急,東華羽凡如今正好實在突破的時候,根本容不得半點打擾。心裡一急,也不願意和魔人有過多的糾纏,另一手飛快的騰出了空,一道捆仙索從手心揮出朝著小女孩而去。

魔人見此,眼中閃過一絲嘲諷。絲毫不擔心小女孩會被捆仙索套祝

而就在此時,捆仙索已經靠近了小女孩,但是風傾城詫異的是,捆仙索只是從小女孩的身體裡面穿了過去,並沒有將她捆祝

小女孩的身影微微晃了晃,再次凝實了起來。

往前踏了一步,沒入了被魔氣圍成蟬蛹的魔氣圈裡面了。

風傾城眼中頓時一陣驚恐,不在理會魔人,飛快的跑了過去。未完待續。

ps祝大家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