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一十一章 前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一章 前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cpa300_4 可是,並沒有出現讓他崩潰的一幕。

魔氣似乎一直籠罩著,看不到裡面的景象,風傾城又交集又無奈,想要闖進去,卻又怕破壞東華羽凡好不容易出現的突破契機。每一次突破並不是只要體內的力量足夠了才可以,而是需要一個契機,一個臨界點。

不然,這世上只怕早就有無數的高手了。

「沒用的,已經晚了。」

見到小女孩總算是進入了魔氣團,魔人收手,眼中閃過一絲喜意,不管怎麼樣,計劃雖然有所變動,但是至少最後的結果相差不遠。

瞥了一眼眉頭緊鎖的風傾城,眼中的恨意一點不少。

說道:

「魂體?」

風傾城目不轉睛的看著東華羽凡,口中喃喃的說道。

魔人嗤笑一聲,口中並沒有奚落,反而大方的回復道:

「三魂當中,天地二魂常在外,未有命魂獨住身。可若僅有命魂,則七魄不穩。雖無甚事,卻終不完整。」

說完,見了一眼眼中狐疑一閃而過的風傾城,腳下慢慢的往玄冰之地走去。玄冰之上的女子被蒙上了一層冰晶,因此地風塵過大,魔人不遠濁氣入侵到那禁閉雙眼的女子身上。

如今說著,一揮手,冰晶頓時消散,反而一道透明的屏障將之籠罩。

「你這是何意?」風傾城冷眼看了一眼女子的面孔,因之前一直擔憂東華羽凡,心思自然那沒有放在別人的身上。

可這僅僅一眼,風傾城的瞳孔頓時一縮

實際上,不僅是東華羽凡腦海裡面戶常常出現一個人影,他亦如此。只不過他精神強大,看的比較清楚而已。當然,與東華羽凡不同的是,他所看到的是這名女子展顏微笑最美好的時刻。

雖不明白為何頻頻出現在自己的記憶當中,但是風傾城何等聰明。自然一瞬間便猜測出了一種結果。

這名弟子是存在於他記憶當中的,只是為何會想不起,他亦不知。

僅一個側臉便能令人驚艷,可想而知若是睜開雙眼。又該如何絕代風華了。

一瞬間,風傾城的心裡就被重重的一擊,彷彿看著女子的那張蒼白的臉,心裡莫名的有了一絲愧疚,不安。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愫。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忘記,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複雜的情緒。

可如今真是滿眼全是此女臉。

魔人眼中閃過疑似黯然,看了一眼東華羽凡突破的方向,心裡再次席捲出一道苦澀。也不知這苦澀就近從何而起。是不甘亦是不願。

若能用這樣的方式讓她從此不在沉淪,他寧願她早點看到這一幕。

眼見風傾城一步一步的往女子的身側走去,魔人悄然後退,手心往後一放,一道乳白色的殘影頓時出現在他的手心,趁著風傾城痴迷之刻,隱秘的將這道殘影打入了女子的身體裡面。

女子的身體輕輕一顫。而後再次回歸於平靜。

可若是仔細看,便能發現,女子與之前已經有所不同,胸口似有律動的微微浮動,彷彿一個熟睡的人一樣。只可惜此時的風傾城心神已經沒有注意太多,只被那一張臉吸引住了。

就在風傾城快要靠近女子身側的時候,突然女子睜開了雙眼,眼中紅光一閃,最後竟然變成了正常人類該有的顏色。魔人淡淡的看了一眼,邊緩緩的往東華羽凡的地方走去。

目光深邃的看著眼前越來越厚的魔氣團。突然仰天大笑了起來。

「你真該出來看一看,他既拿你渡劫,那我便讓他萬劫不復。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讓他有傷害你的機會。」

說完,大手一揮,一顆晶瑩的魔石頓時出現在東華羽凡的周圍,瞬間記到金光直射雲端,再次消失不見。而東華羽凡的四周,隱隱出現了一道微弱的銀光。卻被著濃厚的魔氣再次籠罩住了。

而後,魔人彎起嘴角,直接隱入了魔氣當中。

風傾城這邊對於外面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看著女子瞬間清明的雙眼,眼中浮現出一道痴迷。

女子在睜開眼的一瞬間,臉色回歸紅潤,身體彷彿復甦了一樣,頭髮頓時變得烏黑盈亮,睫毛快速的增長變得卷翹。原本毫無血色的嘴唇也慢慢的變得櫻紅。

風傾城,低著頭,與女子四目相對。

眼神一碰撞,風傾城知覺腦子一痛,頓時猶如萬箭穿心一般令他痛苦萬分。

「礙…」捂著頭,風傾城緊閉雙眼,腦子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不斷的往裡面鑽去,可是更令他沒辦法恢復清明的是眼前的一幕。

天上黑壓壓的雷雲滾滾而來,伴隨著不斷響起的雷電。一渾身是血的白衣男子屹立而下,周圍百里之外圍著重重人影。只一人,如遺世獨立,人群之中個一眼便能看見。這名女子正是躺著的這名女子。女子眼中滿含擔憂,痴痴的望著那名與雷劫對抗的男子。

眼中的愛意異常明顯,就差渲染而出了。

畫面頓時一轉,男子手持誅仙,臉上不停變換著表情,眼看雷劫就快要落下,男子驀地睜開雙眼。

風傾城腦子瞬間恢復清明。

他看見了,看見了持劍之人,看見了那名渾身是血卻又固執的不願放棄的男子。

原來,正是他自己。

只是下一瞬,男子的眼中突然帶著嗜血的光芒,驀地對上了女子所站立的地方。

女子見此,臉上的擔憂更深,眉頭緊鎖,卻更加令人心生憐惜。

可是在男子的眼中卻沒有絲毫的憐惜,反而帶著深深的殺意。

女子不知,心裡憂心情郎,身體更是不由自主的再次往前面靠了靠。想要幫他分憂,卻又明知自己不能靠近雷劫,不然雷劫會變得更加的恐怖。

可是女子還未有什麼反應的時候,男子突然飛快的往女子的方向飛去。

女子抬眼看了一眼飛快一動的雷劫,不知道怎的,身體居然不受控制了起來。

周圍圍觀的修士見此,頓時如鳥獸散。再次飛出去幾百里。

男子驀地到了女子的面前,女子自知危險,可又想幫他承擔一部分雷劫。乾脆一咬牙,聽在原地。可是突然,身體開始飛快的往前傾,不受控制的腳尖離開了地面,竟然是朝著男子的面前飛去。

正當女子驚呼之時,突然見男子手舉長劍。劍尖對她,眼中殺意濃濃。

女子滿臉的不可置信,可是如今已經完了。當長劍沒入胸口的那一瞬,女子腦子裡面嗡嗡直響,他聽不不見男子口中一張一合說的什麼。聽不見周圍人的驚呼。更甚至聽不見自己的心跳聲了。

神色有些茫然的看著眼前突然延伸一邊,甚至是驚恐的男子,一口鮮紅的血液頓時從口中噴出,直接噴到了男子的臉上,原本俊朗的臉已經看不出任何的風采。

而就在此時,天上的劫雲卻突然消失了。

一瞬間。萬里無雲,彷彿剛發生的事情不過是異常幻境。

唯一不變的,是倒在地上,嘴角流下几絲殷紅的女子,以及一臉不可置信的男子罷了。

「你,為什麼?」女子喃喃的輕聲說道。

聲音輕到連她自己都聽不見。但是緊盯著她的男子臉上頓時煞白,猛地撲上去,將女子抱在懷裡。

痛苦的嗚咽了兩句,想要說些什麼,喉嚨卻彷彿有什麼東西堵祝怎麼也說不出口。

原本想要說句對不起,可是感覺到女子慢慢流逝的生氣,心裡的恐懼越來越大。

「不,不要。不要死。」緊緊的將女子摟在懷裡,想要對她的體內輸入靈力,可是之前抵抗雷劫,丹田之中的靈力所剩無幾。

卻什麼都不顧,依舊源源不斷的朝著她慢慢軟下去的身體注入靈力。

「不要,不要死。不要……」

可是聲音一生必一生絕望,周圍沒有一個人,天地間唯有倆人。可是男子的心裡卻異常的凄苦,為了渡劫,他親手殺死了自己最心愛的女子;終究是戰勝不了心魔,終究是歷練不夠。如今心裡後悔,卻已沒有用處。

原本女子在他一意孤行欲渡劫之時就已經勸解過許久,時候未到。

可是他不願,時間太過久遠,滄海桑田,求道成仙之心越加的熱烈。

終究,終究還是令他失望了。

可是更加失望的是,他卻因為自己的一意孤行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一道人影出現在他身後,長嘆一聲。

最後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說道:

「她應劫而生,自然會應劫而生。」

「不,她是我親手殺死的。」男子搖搖頭,語氣哽咽的回道。

「天地間,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人影轉頭,滿頭花白,眼中更是有著無限的悵然。

「難道是上天要讓她死嗎?」男子眼中閃過一絲茫然,轉頭望著老者,不確定的問道。

老者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眼中帶著一絲慈色,最後點了點頭。

男子還欲說些什麼,可是因為靈力不支,又使用靈力過甚,身體早已疲軟,最後黯然的閉上雙眼。

老者看著倒下的男子,心裡鬆了口氣,臉上卻是不顯。手中的佛手一揮,男子與他一同消失在了原地。

女子的眼睛終於在最後一刻閉上了,可是眼角卻落下了一滴眼淚。

風傾城捂住腦袋,臉上早已淚流滿面。

聲音略有沙啞的說道:

「是我,對不起你。」

女子睜大了眼睛,突然彎起嘴角,一瞬間,天地彷彿豁然開朗。

風傾城獃滯的望著這一張心裡轉了無數次的臉,想要靠近,卻又心生怯意,一時之間,心裡心亂如麻。他修行幾千年,道心早已堅固,可如今卻有了一絲破裂的感覺。

「風哥哥,你來了。」

女子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突然開口說道。

一道如黃鸝鳴叫一樣悅耳的聲音霎時間拉回了風傾城的所有心神,只獃獃的看著女子絕美的容顏。

「是的,我來了。」風傾城喃喃的回道。

女子的笑容越來越明媚,嘴上的殷紅更是越來越艷麗,彷彿一朵罌粟花,令人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

慢慢的,女子站了起來,溫柔的走到了風傾城的身邊,輕輕的將身體依偎在風傾城的懷裡。

風傾城心裡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可是美人在懷,竟是一個念頭轉過,便用手緊緊的摟住了女子的嬌軀。

心裡微微一震,一股冷入心底的寒氣瞬間席捲全身。可是手心卻微微有些溫暖。

風傾城本該推開懷裡的人兒的,可是手心的那抹溫泉卻讓他如何都捨不得。

然就,就在此時,天地間突然開始轉變,無數的狂風席捲而來。

風傾城精神一震,頓時變得清明。猛地望向東華羽凡的地方。

正巧看到東華羽凡不可置信的目光,魔氣早已消散,取之而來的是天空之中不知從何聚集起來的濃濃黑雲。

原本就灰暗的空間更是如同黑夜一樣。

『嚓。』一聲雷響,東華羽凡沒有任何的防備,頓時被雷電擊中。

好在此時的雷電之力尚且後勁不足,因此東華羽凡並未有什麼大礙。

只是風傾城下意識的想要推開懷中的人時,卻發現身體動彈不得。

原本已經消失的魔人再次出現,臉上帶著意思意味深長的笑容。

風傾城心裡一轉,頓時明白了,遂憤怒的看著魔人。

魔人絲毫不懼,悠哉的走到了風傾城的身邊,看了一眼面帶微笑,如同靜止了一樣的女子。將頭湊到風傾城的身邊,冷冷的嘲笑道:

「我早說過,我會報仇的。」

風傾城的神色如同一道利刃,狠狠的設想魔人。

只可惜眼神殺不死人,而魔人更是不懼。

如今的風傾城可不是高高在上的仙人,而是一個下凡歷劫之人,實力已經被法則壓到了最低。雖然殺不死他,但卻可以利用別的辦法禁錮他,讓他歷劫失敗。

雖然這樣仍舊難消心頭之恨,但是收點利息也能讓他心裡好受一點。

風傾城沒有說話,冷著臉,不斷的衝擊那一道逐漸瀰漫身體的冰冷。看向懷中的女子,更是不帶任何的表情。

雖然同記憶中的女子有著一樣的容貌,但是他卻沒有在她的眼中看到任何的愛戀,冰冰冷冷的如同一具行屍走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