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一十二章 心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 心魔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不可置信的望著明明與自己有著結髮之情的男子抱著另一個女子。

且那名女子還是如此的絕代佳人。

顧不上一波又一波降下來的雷劫,東華羽凡試圖從風傾城眼中看出任何的不情願或者不耐煩。

可是沒有,風傾城的神色溫和,懷裡的女子輕挽嘴唇倆人站在一起,如同以對璧人。若不是人不對,東華羽凡鐵定羨慕不已。

可是此時,心裡不知怎的,竟然帶著憤恨。

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如此?

她一直覺得時間還長,雖然她和風傾城短時間內沒法見面,但是他們都不是普通人,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這也是為什麼從她閉關出來之後,沒有風傾城的消息,卻沒有驚慌失措。

緣分能夠讓她在茫茫人海當中找到他,自然有再次相見的時候。

可如今見是見到了,對方的心卻似乎不在了。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狠狠的捏緊了雙手,指甲更是戳破了手心流出了鮮紅的血液。

雷劫再次勢如破竹,東華羽凡因身上穿了千變琉璃裙,前幾道雷劫到時能夠堪堪躲過。可是慢慢的,東華羽凡能夠感覺到,雷劫似乎能夠穿透衣裳,直接擊中她的身體。

強迫自己轉過身,不在看過去,可是眼淚卻在不知不覺當中流了出來,模糊了視線。

只能不甘的取出靈劍,運氣吞天劍訣,仰起頭,任由眼中的淚水落下清明了神色。

雷劫再次落下,東華羽凡僅僅是運氣了第一式。吞天劍訣從那次小比之後便很少運用了。似乎千古尊者也默認了她的行為。

特別是後來又得到了練體術,東華羽凡就更加的沒有怎麼練習了。

可是如今面對雷劫,倒是不知道自己怎沒想的,竟然會使出吞天劍訣來了。

由於實力不同了,運轉劍訣的威力比以前大了不少,但是消耗的靈力同樣不少。

東華羽凡強壓著心裡的悲傷,深吸一口氣。趁著下一道雷劫還在醞釀。頓時做了一套練體術的動作,一套之後,體內的力量充盈。

早就準備好了的東華羽凡直接率先出擊。在雷劫還沒有落下之際,直接擊散。

或許是因為這一道雷劫散了,東華羽凡心裡的鬱悶道是少了一些。

風傾城眼中滿是擔憂,看著東華羽凡淚眼漣漣的望著她。流下的眼淚彷彿是在控訴他。可是他無意中招,根本無法動彈。也沒有辦法推開懷裡已經變得僵硬的女子。

只期望用眼神給東華羽凡些許暗示。

可是東華羽凡彷彿更加悲傷的摸樣,瞬間讓風傾城清醒過來。

在憤怒的等著魔人,冷聲說道:

「是你,又是你搞的鬼?」

雖然是疑問。但是心裡已然是覺得就是如此。果然,魔人也沒有反對,而是一臉微笑的看著風傾城。在轉向東華羽凡的時候眼中滑過意思擔憂。

雖然他這麼做能夠讓東華羽凡看清楚風傾城。有可能不被淪為渡劫之人。可是風傾城又何嘗不是東華羽凡的心劫。如今雖然破丹成櫻,但是後面的心魔只怕沒有那麼容易過了。

可是破后而立才能更加的堅強。所以儘管心裡有一絲後悔,也瞬間消散了。

「我姬無言做事,自然要萬無一失。」

風傾城記憶雖然還是沒有完全恢復,但是大致也猜出了不少。

懷中的女子應當是他從前的愛人。

畫面中的場景卻是他親手擊殺了自己的愛人,甚至對方一直到死的那一刻還對他深信不疑,深情不悔。他悔,他能夠感覺到那一刻的心情猶如萬箭穿心。

他躲不過心魔的誘惑,他敵不過心魔,因此這才有此一遭。

姬無言看著風傾城一臉痛苦的樣子,心裡燃氣意思痛快。遂不懷好意的問道:

「怎麼了?是不是後悔了?」

「是的,我悔。」風傾城沒有反駁,而是痛快的承認了。

姬無言差異風傾城承認的這麼痛快,一時之間,那些奚落的話語到時不好在說出來,只能冷哼一聲,不在說話。專心的看著東華羽凡渡劫。

『轟』再次一擊,雖然擊散了落下的這一道雷劫。

可是東華羽凡望著黑壓壓的烏雲,心裡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不是說破嬰的雷劫不算太難過的呀,為什麼頭頂的烏雲總讓她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彷彿有什麼東西在上面盯著她一樣,心裡異常的不舒服。

她自己都忘記了究竟度過了多少次的雷劫,又有多少道雷電朝著她攻擊而來。

只一遍又一遍的抵抗著或者率先出擊。

可是慢慢的,雷劫降下的時間越來越短,越來越快,東華羽凡已經沒有時間去恢復力量。只能咬著牙不斷的堅持,堅持再堅持。

這種事情沒人能夠幫的了她,只能靠自己。

漸漸的,體內的力量變得有些枯竭,連丹田裡面的元嬰似乎也皺起了眉頭,東華羽凡內視了一眼體內一半淡綠一半淡藍色的元嬰,心裡已經無力吐槽了。

原本她以為自己有兩個金丹,說不定會有兩個元嬰的,可是偏偏卻得到這麼一個結果,真是讓人鬱悶不已。如果有兩個元嬰的話,雖然之後的修鍊會緩慢一些,但是以後卻能夠有兩個分身。

擁有分身就相當於擁有好幾條命,特別是以後還能夠讓分身自主修鍊。

可是東華羽凡修鍊這麼久,從未聽說過別人魚兩個金丹,所以實際上到現在心裡都不明白。

紙出現了一個元嬰,東華羽凡心裡即鬆了口氣,又有些失落。

總覺得自己既然一開始就和別人不一樣,估計之後也會不一樣。結果現在就只是元嬰看上去怪異了一點而已。雖然在意料之外,但是又有一種情理之中的感覺。

雷劫一直不下來。東華羽凡這才快速的練了好幾遍練體術,感覺到體內稍微有一點點力量了,這才仔細的計算了一下,沒想到她已經經過了三十五道雷劫了。

東華羽凡估計她渡的應該是四九天劫,只是最後一道雷劫一直沒有下來。東華羽凡也不敢分心專心恢復,只能小心翼翼的利用練體術回復實力,神色更是盯著填上越來越黑的烏雲。

感覺到那股恐怖的威壓。心裡到真的有一絲害怕。

天威果然是不能抵抗的嗎?東華羽凡眼中帶著一絲狐疑。

雷鳴轟轟。卻一直未落下。

東華羽凡能夠感覺到天上的雷劫一直在醞釀,那股危險越來越近。東華羽凡不敢在繼續練下去,拎著劍。時刻準備著這一道雷劫。

眼睛越是盯著烏雲看,東華羽凡瞳孔慢慢的變得渙散,似乎映出了一張臉。

隨即周圍的場景驟然變幻。東華羽凡睜開眼睛,差異的看著四周。這不是在魔界嗎?周圍一片明亮,似乎出了明亮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東西。

天上地下都是亮亮的。東華羽凡伸出手,使勁捏了捏。

突然,一到人影出現在她的面前,正式風傾城。

東華羽凡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帶微笑,一步一步朝著東華羽凡走過來的風傾城,步步生蓮。看見對方的眼睛,彷彿天地間都開出了花一樣。所有的不開心都被她忘記了一樣。

「你怎麼在這裡?」東華羽凡沒讓風傾城靠近自己。在他走過來的時候,就深吸了口氣退後了兩步。

風傾城看著如此孩子氣的東華羽凡,似是嘆了口氣,朝著東華羽凡找了招收,說道:

「過來。」

「不要。」東華羽凡搖頭拒絕。

風傾城也不惱,依舊面帶微笑,眼中泛著慢慢的溫情。東華羽凡看著他的眼睛,差一點就淪陷在其中了。可是心裡的固執卻讓她拉不下這個臉。

明明他之前還抱著別人,眼帶柔情的。這麼快就想要讓自己過去,東華羽凡覺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這些東西才可以,因此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

風傾城無奈的搖搖頭,柔聲說道:

「我的心裡只有你,快過來吧。」

東華羽凡有一瞬間的遲疑,捏了捏手腕上面的同心結。可是卻觸碰懂啊了魂石。此時的魂石微微帶著一點熱氣。東華羽凡捏著手腕,看著風傾城,再次搖頭。

「你既然有了別人,就不要來找我了,我東華羽凡也不是死纏爛打的人。」

風傾城見東華羽凡不過來,反而往前走了幾步,直接到了東華羽凡的面前,輕輕的將東華羽凡拉入自己的懷裡,嘆了口氣。東華羽凡聽不懂他嘆氣的意思,卻並沒有推開。

回道這個熟悉的懷抱,東華羽凡才知道原來自己真的有將這個人放進心裡的。

「你這個傻瓜。」風傾城以便撫摸著東華羽凡柔順的長發,以便在她耳邊低喃道。

東華羽凡奇怪的摸了摸耳邊,耳邊沒有熱氣。東華羽凡心裡一頓,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似得,身體沒有忍住,直接一個顫慄。

這時,才想起了各種不對勁的地方。她之前捏自己的死後,似乎並沒有感覺痛;風傾城出現在這裡有太過於奇怪了;最然東華羽凡奇怪的是,風傾城的身上的味道問這雖然很熟悉,但是仔細感覺還是能夠感覺到一種似是而非的錯覺,似乎這個味道只是模擬出來的一樣。最後風傾城在她耳邊呢喃的時候,她沒有感覺到一股熱氣噴洒到耳邊。

東華羽凡心裡漸漸的失落了起來,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

眼淚再次悄然而過,原來她的意識裡面是希望風傾城能夠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假的。

風傾城似乎感覺到了東華羽凡的異樣,突然越來越近,語氣有些急促的說道:

「你怎麼了?」

「我們為什麼在這裡?」東華羽凡想了想,語氣恢復了平淡,問道。

「這裡不好嗎?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的。」風傾城摸著東華羽凡的頭髮,語氣低沉,讓人聽在耳中彷彿有一種別樣的誘惑。

東華羽凡差一點就回答『好』了,可是心裡的理智好在還有一分,因此生生的將那個『好』字吞了下去。

這個人果然不是風傾城,她和風傾城都不會這麼想。想要永遠在一起的基礎是,能夠自由自在的那一天。如今他們都不過是天道之下的螻蟻,根本連抵抗之力都沒有,談何永遠?

東華羽凡突然伸出手,將風傾城抱在懷裡,用力的聞了聞風傾城身上那股熟悉的武然是模擬出來的,但是她真的很想這一秒能夠長一點。真的很希望時間停留在這一秒,哪怕這僅僅是一個幻境,她也希望多貪念一分鐘。

但是,不管是做夢還是幻覺,終究會有清醒的一天。

東華羽凡眼角留下眼淚,可是她真的很希望幻境中的風傾城能夠和自己一起離開。至少當她清醒之後,還能看到這一雙充滿柔情的臉。

一想到風傾城溫柔的摟著另外一個女子,東華羽凡的心裡就有一種被人狠狠的挖了一角的感覺。明明她就在他的面前,可是他卻將溫柔給了另外的女子,那這個同心結算什麼?

東華羽凡心裡隱隱生出意思憤怒,手中不受控制的捏出一道法決,一道冰錐頓時出現在她手中。

「我也好希望能夠永遠在這裡,如果這一切是真的該多好。」東華羽凡以便流著眼淚,以便用力的將冰錐刺入了風傾城的胸口。

風傾城似乎很不可置信的一把推開東華羽凡。

眼前已經被淚會模糊了,東華羽凡捂住嘴,眼前的風傾城瞪大了眼睛,身體開始一寸寸消失,於此同時。周圍的明亮也開始一點一點的恢復到了之前的黑暗,東華羽凡站在中間,閉著眼睛,彷彿世間只此一人。

站在遠處的風傾城看著如同遺世獨立的東華羽凡,心裡一緊,彷彿有什麼東西從心裡緩緩的流逝了。

到時他身旁的魔人眼睛一亮,忍不住脫口而出:

「心魔已過。」

風傾城微微一怔,突然有些明白了什麼,心裡頓時憤怒了起來。

可是礙於東華羽凡還有最後一道雷劫沒有通過,因此也不好強行掙脫禁錮,只能緊緊的盯著東華羽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