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一十四章 回修真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四章 回修真界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三年的時間悄然而過。

風傾塵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尊望妻石,東華羽凡閉關了多久,他就在外面守護了多久。

魔人姬無言雖然在此地呆了大半年,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心裡的石頭總算是落下去了,倒是沒有守太久。畢竟魔族與修真界的戰鬥已經到了最火熱的時候了,縱使他想守在這裡,去有心無力。

雖然東華羽凡重要,但是整個魔界的安危同樣重要。

三年的時間突破元嬰並且調息好,已經算是很快的了,因此當東華羽凡睜開眼睛的一瞬間。

眼中彷彿有一道光芒,瞬間射向四方。

隨後觸碰到一道透明的屏障之時,屏障瞬間破裂。

東華羽凡站起身,皺起了眉頭,識海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團黑色的東西。想要去觸碰,卻依稀有一道無形的禁制擋住了,讓她根本沒有辦法靠近。

東華羽凡沉吟了片刻,沒有從這黑團上面感覺到什麼危險。因此暫時放在一邊沒有理會。

突破元嬰期之後,東華羽凡花費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適應下來,如今的丹田緊緊的躺著一個同她長得不太像的元嬰。東華羽凡每次內視都有些詫異,這個元嬰雖然顏色怪異,但是面貌實際上和她差別不大,就是更加的精緻,似乎更漂亮一些。

不僅如此,還有一種令東華羽凡都說不出來的熟悉感。

還沒來得及查看自己的收貨,東華羽凡餘光就看到了一旁閉眼為她護法的風傾塵。

眼中複雜一閃而過。

說實話。渡過天劫就閉關,東華羽凡也存有想要逃避的心思。畢竟在渡心魔劫的時候,她親手將心魔幻境中幻化出來的風傾塵殺死。雖然是假的,可是親手殺了自己心悅的人,心裡的滋味實在是不好受。糾結著,矛盾著。

明知道這個地方不是閉關的地方,卻還是如此一意孤行的閉關了。一方面是想要逃避風傾塵,另一方面實際上也覺得那名魔人似乎對她並沒有太大的惡意。

有了三年的沉澱,東華羽凡的元嬰初期的修為非常的紮實。氣息不外露,反而很好的被她收入了體內,如今看上去。氣息平實,體內虛無,彷彿一個真正的凡人一樣。

實際上,大多高階的修士。基本上都是如此。

修道到了最後。實際上就是返璞歸真的一種境界。

東華羽凡到了元嬰,在危機並存的修真界,總算是有了一絲自保之力了。因此,心情倒是比之前平和了不少。或許是因為修為提高了,東華羽凡反而沒有了之前那麼傷心了。

對著自己施了一道清塵術,將衣衫穿戴好,這才面對風傾塵,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

在剛一走到風傾塵面前的時候。風傾塵驀地睜開眼睛,眼中的厲色一閃。不過當發現東華羽凡站在他面前。頓時一喜,猛地真起身,將東華羽凡摟入懷裡。

「你總算是清醒過來了。」

東華羽凡身體一僵,閉關的時間雖然有三年之久,但是實際上對她來說不過彈指一揮間。因此對她來說,風傾塵剛剛才包過另外一個女子,轉眼間又來擁抱自己。

這種感覺,讓東華羽凡莫名的不舒服,因此往後面退了兩步。

風傾塵自然是感覺到了東華羽凡身體僵硬,心裡一陣苦澀,沒有防備的,竟然讓東華羽凡掙脫了他的懷抱。風傾塵伸出的手還沒有放下,卻沒有勇氣再次將她拉入自己的懷裡。

「多謝你為我護法。」東華羽凡看著風傾塵神色中的痛楚,心裡也是一黯。

如今倒是也響起之前諸多不合理之處,可是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調節自己的心情。

「你對我,無須如此客氣。」說完,眼中再次閃過一絲黯然。

這種感覺令東華羽凡心裡非常的不痛快,想要好好的發泄一下。因此一扭頭,說道: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謝你。」

「罷了,你既如此,這聲謝我便收下了。」風傾塵心裡一痛,心裡也有一些委屈。

他明明也糟了姬無言的暗算,雖然他自己也有責任,可是見東華羽凡如此不理解,甚至冷淡的模樣,心裡同樣不好受。因此最後一句話,御器宗帶著一絲清冷。可是一雙眼依舊放在東華羽凡的臉上,不曾移開。

東華羽凡心裡一沉,有些負氣的轉過身,說道:

「如今我已出關,便就此別過吧。欠君的恩情,來日定會償還。」

說完,祭出劍就準備離開。

實際上東華羽凡哪裡是真的想離開,不過是想要風傾塵給她一個台階下,這樣她才能正大光明的詢問緣由。她不是傻瓜,在那種時候,風傾塵怎麼可能真的那麼無情,還和別人卿卿我我。

只不過一葉障目罷了,如今清醒,自然是想要風傾塵能夠有一個解釋的。

女人就是這樣,明明事情已經過了,實際上只要軟和一下就好了。可是非得要對方給一個說法,似乎沒有這個說法,心裡就總有一道坎一樣。東華羽凡如今便是如此,明知道那件事情是姬無言故意如此,可偏偏心裡就是過不去。

在東華羽凡決絕轉身的那一刻,風傾塵眼前一晃,彷彿見到了夢境中那名女子被他一劍刺穿了胸膛的模樣。

風傾塵怔在原地,伸出去的手一頓,只感覺到之間有一道輕紗拂過。

東華羽凡沒有感覺到風傾塵的挽留,頓時心沉到谷底。同時,也硬氣的沒有回頭。原本只是做做樣子離開,如今是真的御劍離開了。沒有看到背後風傾塵眼中的痛苦以及絕望。

「對不起。」風傾塵低聲喃喃的看著那名被他刺穿了胸膛的絕美女子。整顆心似乎都在跟著顫抖,可是任憑他如何,那名女子還是消散在他的眼前。

而後。哪裡還能看得到東華羽凡的影子。

此地是姬無言的地盤,他的神識在這裡收到了阻礙,而能夠利用神識探查的地方已經沒有了東華羽凡的蹤跡。風傾塵無奈的嘆了口氣,有些哀傷的忘了一眼蒼茫的天空。

魔界的天空灰暗陰沉,一如他此時的心情。

東華羽凡不知方向的飛了許久,逍遙訣更是利用到了極致,居然在狂奔中連續突破了兩個境界。直接達到了疾步如飛。如此一來,速度就更加的快了。

突破至元嬰期之後,體內的那顆冰靈珠直接被元嬰煉化了。與元嬰融為了一體,東華羽凡對於冰系法術的控制更加的輕鬆了。因此在極北之地飛行器來,倒是快了不少。

實際上,到了元嬰期。便能夠不用御劍飛行。可直接踏空飛行了。可是東華羽凡還沒有適應,因此飛行了一段時間,感覺到身後的風傾塵依舊沒有追來。

心思也就淡了不少,直到突破了逍遙訣之後,這才將注意力轉移,轉而練習起了踏空飛行這項元嬰期修士才能習得的技能。

或許是因為逍遙訣的緣故,踏空飛行學得還算快。

東華羽凡慢慢的將靈劍收好,控制著體內的靈力於腳底。突然兩團微弱的靈氣漩渦便出現在她的腳下。東華羽凡晃晃悠悠的控制著腳下的靈氣漩渦,先是慢慢的移動著。

等到身體開始趨於平穩之後。在加快速度。

不到兩個時辰,便能夠正常的飛行了。沒有了靈劍,東華羽凡將手背在身後,衣服高深莫測的踏空站在空中。總覺得是一種非常裝逼的行為,心裡頓時一樂。

之後將速度控制到與御劍飛行差不多的速度,東華羽凡便運氣了逍遙訣,這時,東華羽凡發現,自己腳底的那兩團靈氣漩渦的外面彷彿增添了一圈紅色的氣團,這樣看上去就好上被加氟了一樣。

輕輕一個念頭,速度居然比之前快樂不止好幾倍。東華羽凡心裡又是詫異,又是驚喜的。

這樣一來,算是多了一項逃跑的技能的,以後打不贏就跑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只要沒有那些吃飽了沒事撐著的高階修士為難她,她如今也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高階修士了。

正當東華羽凡牛逼哄哄的玩踏空飛行玩的不亦樂乎的時候,一個人影頓時出現在他的面前。

東華羽凡警惕的打量著越來越近的某紅色身影。

竟然是不知何時消失不見的姬翎傾。

「你怎麼在這裡?」

說實話,東華羽凡對於姬翎傾並沒有多少的恨意。因此說話的時候,神色平和,卻也冷淡。

姬翎傾彎了彎嘴唇,走到東華羽凡的面前,眼中帶著笑意,甚至還隱約有一絲喜意。

「恭喜你突破了。」

東華羽凡歪著頭看了一眼姬翎傾,這種感覺有點怪怪的,姬翎傾說的話,帶著一種是活不出來的味道。東華羽凡一時之間還真的沒聽出來。

「多謝。」說完,東華羽凡奇怪的看著他說道:

「我是修真者,你是魔人。雖然我如今身處於魔界,但是大概也能夠猜出如今修真界與魔界的戰鬥已經到了最緊要的關頭了吧,你居然對我沒有殺意,這是為何?」事實上,東華羽凡上一次見他的時候,就已經想問這個問題了。

不過當時心面有著害怕,因此也沒有勇氣去問。

如今看著姬翎傾,心裡就覺得他對自己沒有殺意,反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東華羽凡十分不想承認,這種感覺居然是親近感。

有點荒唐,卻又似乎冥冥中很合理的樣子。

「有些事情,你以後就知道了。」姬翎傾微微笑了笑,絕美的臉上帶著一種別樣的誘惑。

原本姬翎傾的容貌就長得誘惑,隨是男兒身,但卻沒有讓她覺得女氣。

不過聽到這個回答,東華羽凡心裡還是忍不住說了句『次奧』。

這種似是而非的答案,讓她還不好意思繼續問下去,只能癟了癟嘴,說道:

「你是專門過來找我的?」

姬翎傾點點頭,說道:

「我送你出去。」

東華羽凡一愣,詫異的看著姬翎傾,猛地抓著他的手臂說道:

「你說的出去,是我想的那個嗎?」

看著東華羽凡這麼大的反應,姬翎傾仰起臉,臉上帶著一絲倨傲,不過依舊眼含笑意,道:

「自然。」

雖然這句話是一名魔人說出來的,但是東華羽凡就覺得很可信。並且由一名一看身份就不低的魔人送自己出去,證明可以不用在極北之地繼續找那個不確定的出口了,並且還有危險。

姬翎傾的修為和東華羽凡可不能同日而語,因此由他帶著,東華羽凡倒是很快就到了中州城。並且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的危險。

也不知道姬翎傾從什麼地方給了東華羽凡一塊黑色的玉牌,便送她到了傳送之地。

東華羽凡莫名其妙的拿著這塊黑色的玉牌,暢通無阻的進入了傳送陣。

看著傳送陣外面的姬翎傾,突然想起了風傾塵,心裡又有些後悔了起來。她這麼離開的話,又不知道何時何地能夠再見面了。又懊惱風傾塵沒有來追自己,只是如今要離開魔界,反而心裡有些悵然了起來。

心裡雖然有些擔憂風傾塵,但是風傾塵的修為比姬無言只高不低,只不過這裡不是他的主場罷了。但是想來他能夠進入魔界,要回修真界也不是什麼難事。

嘆了口氣,東華羽凡看了一眼對著自己揮了揮手的姬翎傾,也對他揮了揮手。

傳送陣已經啟動了,東華羽凡只能皺著眉頭漸漸消失在了陣盤之上。這一次回去修真界,也不知道是怎麼樣的光景。

她並不討厭魔界的人,但是如今想來修真界和魔界關係已經不可能緩和了。到讓她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辦了。

姬翎傾在東華羽凡消失的一瞬間,臉上的表情頓時落下,猛地轉身,對著虛無的空氣說道:

「人呢?」

「已經離開了,暫時不知下落。」一道黑影頓時出現,空氣中出現一道詭異的波動。

姬翎傾淡淡的看了一眼灰暗的天空,突然說道:

「不用找了,隨他去吧。」

說完,踏步往前,那名黑影也頓時消失不見,只餘下那道不斷擴散的波動。

而此時東華羽凡低頭看著玉牌,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玉牌的緣故,東華羽凡在傳送的途中沒有遇到任何的危險和任何的不適,甚至連短暫的眩暈都沒有。

因此,東華羽凡也算是意識到,這個玉牌說不準是個好東西呢。不過心裡始終還是忌憚著姬翎傾他們,畢竟非我族類,不敢真的因為心裡的感覺就相信。

所以等到能夠看得到外面亮光之後,東華羽凡便將玉牌收入了空間裡面。

在沒有確定這個是否能夠煉化的時候,東華羽凡是不會貿然認主的。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