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一十五章 遇女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五章 遇女主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東華羽凡緩緩的睜開眼睛,聞著記憶中熟悉的味道,感受著從天而落的溫和而不刺眼的光芒,東華羽凡微微抬手擋了一下照到她臉上的光芒,愜意的微微眯了眯眼。..

她確定她是真的回來了。

她終於回到了魂牽夢繞的修真界了,不知怎的,心生感慨。

一轉身,回來時的路已經。

這才發現,原來魔界傳送到修真界的傳送陣竟然是隨機的,不過想必應該也不會距離妖冥域地界太遠,因此心也鬆了松。

只要能夠回到修真界,不管到哪裡,她都可以回去。

不過還沒有等東華羽凡感慨完,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正在快速的往她的地方趕來。

雖然她自己並沒有感覺時間過了多久,不過一時之間還是沒有響起這個氣息的主人究竟是誰。因此此時在不知道是敵是友的狀況下,東華羽凡只能隱匿了身形,將全身的氣息收斂起來,躲在了一棵大樹上面。

也幸好她是變異木靈根,對於木靈氣有著非常大的契合度,躲進樹上倒是不容易被人發現。哪怕修為比她高的存在,也不可能那麼輕易的發現她。

遠遠的個黑色的身影快速往這邊過來,東華羽凡低了低身體,定眼一時樂了。

沒想到自己從魔界出來見到的第一個熟人居然是東華羽仙。

想著自己之所以會被帶入魔界,東華羽凡華羽仙的神色異常的冰冷。

她從未想過真的殺死女主,可是女主卻好幾次對她下手。她東華羽凡雖然從小在一個法治社會長大,但是在修真界浸染已久。性子早就已經不知不覺的改變了,況且,如今又去了魔界一趟,心性更是潛移默化的不同了。

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過,既然女主想要滅殺她,那麼她自然不會心慈手軟了。

東華羽仙的身後跟著而一名男子,手握長劍。非常警惕的緊緊的護著東華羽仙。隱約能夠聞到一絲血腥味,東華羽凡的神識悄無聲息的落在東華羽仙的周圍。

東華羽仙應該是受傷了,而此時東華羽凡才女主身後的男子。

端得是俊朗無雙,比葉迦有過之而無比及。

況且此男子的修為也是不弱,年紀應該不大,可是竟然有著金丹期初期的修為了。而女主果然不愧是女主,短短三年的時間。竟然從一名築基期大圓滿的低階修士一躍成為結丹期中期。

只不過東華羽仙有意的隱藏自己的修為,因此如今在外人過剛剛突破結丹期。

饒是如此。已經不得了了。

若不是東華羽凡兩世為人,精神力強大,恐怕也會認為她是結丹期初期。

要知道,葉迦這樣的天才也是在三十歲的樣子才結丹的。

東華羽仙以一個三靈根的資質結丹,怎麼想都不可能。

東華羽凡的心裡驀地一頓,突然有了一個不好的猜想。女主不會是已經洗去一根靈根了吧?越是如此想,東華羽凡就越覺得有可能,再一回想東華羽仙之前戰鬥的時候,心裡突然豁然開朗。

她原本是水土木三靈根的資質。可是除了施展水系法術和土系法術之外,從未見她施展過木系法術。雖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木系靈根資質太過不好,可是東華羽凡總覺得木系靈根應該是已經被洗去了才是。畢竟她可是女主,不是什麼女配。

這倒是讓東華羽凡想起了多年前自己扔了的洗靈丹,不會是被女主撿到了吧?

東華羽凡心裡泛著嘀咕,心裡卻越想越覺得可能。

原本這枚洗靈丹就應該女主得到的,不過因為她的緣故。所以才沒有在一開始落入東華羽仙的手中。之後她也不知道為何氣氛的將洗靈丹扔掉,不過丹藥回到女主的手中似乎也說得過去吧。

只是,東華羽凡鬱悶的想要兔血,她拼死拼活的和黑衣男子戰鬥拿回來的洗靈丹,居然最後還是便宜了女主。

饒是還沒有完全確定女主是不是服用了洗靈丹,但是東華羽凡顧忌**不離十了。

心裡對於東華羽凡就更是厭惡了起來。

服用了洗靈丹的女主居然沒有高調的張揚出去。而是不動神色的獲得了青穹尊者的青睞,難道原文中的女主真的回來了嗎?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冷笑一下。不管東華羽仙是不是真的學乖了,她對東華羽凡的殺意不假。足這一條,東華羽凡就不會真的放過東華羽仙。

「咳」,女主東華羽仙臉色蒼白,突然胸口一悶。艱難的將胸口的鬱悶壓下,只輕輕的咳嗽了一下。

不過這麼一下,足以引起她身後的男子注意了。

「仙兒,怎麼了?」簡玉珩大驚失色,彷彿此時受傷的是自己一樣,快步上前,一把將東華羽仙撈入懷裡,緊張兮兮的探入東華羽仙的體內,而後緊皺起眉頭。

「簡大哥,不要浪費靈力,如今我們被被追殺,還是儘早逃命為好。」東華羽仙雖然受了傷,嘴角染了血色,但是蒼白的臉更讓她我見猶憐。

這副柔弱的模樣玉珩的眼中更加的心疼了起來。

「沒關係仙兒,那些人不會這麼快追過來的,你先調息一下,我為你護法。」簡玉珩輕柔的撫摸著東華羽仙的頭啊,毫不猶豫的從儲物戒中取出一枚玉盒,玉盒裡面是一枚七階的丹藥。

東華羽仙見到這枚丹藥,先是眼睛一亮,不過卻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滿臉的愁容,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眼裡帶著肉疼以及不容置疑的堅定,不過這些情緒很好的被她隱藏了起來,並沒有讓簡玉珩偏偏卻被不遠處的東華羽凡著:

「不行,簡大哥,這是你拚死才奪得的七階丹藥,不能因為我浪費了。」

雖是如此說,東華羽仙的神色卻依舊捨不得從玉盒上面移開。

七階丹藥啊,光是聞著那股清香的味道都能夠讓她精神一震。可以減少一份胸口的悶痛。若是能夠服用的話。不止身體的內傷能夠全部治好,那些體內因為服用過多的丹藥而殘留的雜質也能清除乾淨;不僅如此,說不得修為也能夠更上一層樓。

她渴望實力,又如何不想得到這枚丹藥。

可是她更加明白,她要得到,不能主動索要,不然定然會讓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簡玉珩修為不弱。這麼年輕就已經摸到金丹初期的樣子,只要以後不遇到什麼太大的磨難。其結果定然是不差的。說不得以後還會成為她的依靠。

況且,雖然她對於簡玉珩的利用居多,但是簡玉珩確實算得上真心帶她。真心這種東西在修真界真的不多見,所以東華羽仙對於簡玉珩雖然沒有愛,但是也不想就這麼放手。

她的心另有所屬,可是所屬之人卻並不心悅她。這讓一向有些自負的東華羽仙非常不能接受,因此私心裡也更加不想讓簡玉珩離開她。

果然,簡玉珩聽到東華羽仙善解人意的語言,心裡更加的感動。只覺得東華羽仙真是太過善良,在這強者為尊的修真界。能夠遇到一心一意為他的人兒,真是他三生之幸。

當下不顧東華羽仙的拒絕,直接將玉盒強塞入東華羽仙的手中,說道:

「傻瓜,別說是七階丹藥,哪怕是赴湯蹈火。我簡玉珩為了你也是甘願的。」

說實話,東華羽仙這一瞬間,心裡真的有了些許動遙

那些在男主葉迦身上沒有得到的真情,在簡玉珩這裡讓她全部得到了。不僅如此,簡玉珩的肺腑之言,更是讓東華羽仙感動。但是感動到底不是心動。簡玉珩的真情告白,東華羽仙除了熱淚盈眶,臉上泛起了兩朵紅暈之外,再無其他回應。

可偏偏簡玉珩以為東華羽仙默許了他的告白,自動腦補了東華羽仙接受了他的這個事實。

心下欣喜,隨機取出一枚陣盤,這可是他唯一能拿出來的最高等級的陣盤了。乃是一枚六階陣盤。算得上是壓箱底的東西了,不過剛得到美人心的簡玉珩為了讓東華羽仙能夠安全的恢復實力,硬是眼睛都不眨,心裡除了東華羽仙,更是沒有絲毫的心疼。

東華羽仙雖說不是閱人無數,但是因著長相貌美,見過無數為她傾倒的男子。如何簡玉珩此時的心情,不過她並沒有拆穿,反而心裡竊喜。

雖然她心裡依舊放著葉迦,但是簡玉珩的條件真心不差,同樣也是朝雪派的掌門弟子坐下的親傳弟子。而他的師傅是朝雪派最有望登上掌門之位的修士,因此若是以後和葉迦真的無緣,簡玉珩是她退而求其次的結果。

她自知自己資質有限,若是沒有龐大的資源支持,根本沒有辦法走到飛升仙界的那一天。

東華羽凡冷眼瞧著陣法被啟動,她的位置不屬於陣法的範圍,因此裡面兩人如何。

不過大抵可以猜出,東華羽凡服用了這枚七階丹藥,說不得能夠直接進入結丹期後期的樣子。七階丹藥裡面蘊含的靈力不凡,並且丹藥的等級越是高,所含的雜質就會越少。

雖然明知道敵人的實力會增加,東華羽凡也沒有貿然的出手,而是突然悄聲離開。

他們既然會被追到這裡,定然是身後有什麼厲害的人物在追殺。

東華羽凡料想他們應該不會距離太遠,她如今還不想和東華羽仙碰面,所以還是將那些人引過來好了。這樣想著,東華羽凡直接尋著他們一路過來的痕找了過去。

果然,沒過多久,就遇到了一群人。

東華羽凡隱入樹林中,仔細的觀察者,裡面居然由一名元嬰初期的修士,總共一起大概有七八個人。能夠在這麼多人手中逃脫,東華羽仙和那名簡玉珩也是人才了。

東華羽凡沉吟了片刻,更加的小心翼翼了起來,那群人裡面沒有一個人的修為低於結丹期,證明東華羽仙和簡玉珩肯定是得罪狠了他們,不然也不會這麼大手筆了。

一路上東華羽仙他們的氣息實際上非常淡薄,但東華羽凡偏偏故意加重了,好讓他們能夠一路找過去。

只是找過去能不能尋到東華羽仙然後破除陣法,就不得而知了。

一路上慢悠悠的跟在這群人的身後,東華羽凡仔細查,這些人身上沒有任何的身份標屬。想來應該不是什麼門派的弟子了,多半是一些修真家族或者一些其他的勢利了。

東華羽凡除了知道修真界的幾個門派之外,對於修真界的其他勢利或者家族也沒有很多傳承依舊的家族甚至比門派存在的時間還要久遠。這些底蘊很是不低的,只是不知道這些人屬於哪一種。

不過她倒是覺得這些人應該是某些勢利門下之人。

很快,他們就追到了東華羽仙他們此時所在之地,由於陣法的緣故,這些人雖然察覺到不對勁,但是也沒有貿然的出手。

當然,陣法之內為東華羽仙護法的簡玉珩自然是第一時間就發現這些人追過來了。

心裡一邊焦急的時候,一邊小心翼翼的控制著陣法隱匿起來,不讓這些人倪。

實際上他最提防的,還是那名元嬰期的修士。若不是有這名元嬰期的修士緊追不捨,東華羽仙也不會受傷,而他們也不至於如此狼狽。

由於他和東華羽仙做的事情也不光彩,因此令人也不敢將自己的身份亮出來,反而如同喪家之犬。

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簡玉珩心裡非常的不舒服。

回頭瞧了一眼東華羽凡越加紅潤的臉龐,心裡稍稍一陣安慰。

那名元嬰期的修士雖然對於陣法不算精通,但是因為活的年歲夠長,見識自然也是不淺。走南闖北的也見過不少陣法,因此對於陣法的造詣倒是有几絲。

雖然沒辦法摸清楚如今東華羽仙兩人身處何地,但是大致也知道他們躲藏的範圍,因此吩咐他們將此地牢牢的圍祝

而他自己快速的祭出一柄中品靈器,一把黑色的長鞭,猛地朝著旁邊的一顆大樹狠狠的劈去。

大樹被這到長鞭猛地一揮,頓時嘩啦一下子,被劈成了兩半,竟然分別朝著兩個方向倒下。

而在大樹倒下的一瞬間,這名元嬰期的修士神識便發現了一道微弱的靈力波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