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一十六章 傲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 傲天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簡玉珩暗道糟糕,那顆大樹正好往東華羽仙的地方砸去。請大家搜索,他害怕東華羽仙受傷,因此手一揮,微微一擋,將大樹輕輕的挪了一絲方向。

也正是如此,被元嬰期修士摸索到了陣法的正確位置。

這道六階陣法雖然高明,但是也只是隱藏了持陣人的氣息,若是持陣人自己不小心泄露了半分,很有可能會被別人捕捉到。

若是他的修為達到了金丹期後期或者金丹大圓滿的境界,控制這六階陣法躲過元嬰期初期的修士妥妥的沒問題。可是偏偏他差了幾個境界,這才讓一追到這裡的元嬰期修士察覺到了不對勁。

元嬰修士冷笑一下,突然開始對著陣法之處猛烈的攻擊。

只是六級陣法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強行破除的,因此半個時辰之後,陣法依舊沒有任何的損傷。

東華羽凡打了個阿欠,這樣真的有些無聊的說。

東華羽仙不愧是女主,其機緣和氣運都是頂頂好的,一顆七階丹藥果然是讓她順其自然的突破到了結丹期中期。

不過東華羽仙也知道她此時不是鞏固實力的好時機,不過反正已經突破了,找個安全的地方鞏固也是一樣的。因此調息一番就睜開了眼睛,眼中一喜,感受到體內的澎湃靈力,心裡激動不已。

在上一陣陣難聞的味道之時,更是不驚反喜,體內因為服食太多的丹藥而堆積的雜質竟然被去除了一大半。雖然未能完全去除,能夠去除一大半已經讓她欣喜若狂了。要知道因為這些雜質的緣故,令她的修為增長的很慢。每次修鍊,都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才能調息完全。

一揮手,一道清塵術頓時讓她全身清爽了起來。如今體內的傷也好了,修為也提高了,心裡壓著的石頭鄒然一傾。一抬眼,餘光正巧皺緊了眉頭全力抵擋被攻擊的簡玉珩,心裡的喜意頓時去了幾分。快速的到了簡玉珩的身邊,擔憂的說道:

「簡大哥,我已經沒事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東華羽仙見簡玉珩的樣子就知道那些追趕的人已經到了周圍了,因此說了這話也知道他們逃脫的幾率很校如今說不定真的要一戰了。

也幸好如今她已經有了自保之力,因此心裡倒也有了幾分底氣。

只是到底有些忌憚那名外衣的元嬰期修士。

「陣盤靈力消耗大半,們也只能一戰了。」簡玉珩搖了搖頭。見東華羽仙臉色紅潤。沒有之前的蒼白,心裡倒是沒有那麼擔憂了。只是一想起外面窮追不捨的人,就覺得自己連累了東華羽仙。

「簡大哥,你先調息一下,恢復實力,想來陣盤應該能夠在堅持一陣,我為你護法。」東華羽仙說著,就將簡玉珩往旁邊推了推。

簡玉珩也知道如今不是逞強的時候。眼東華羽仙清冽且擔憂的眸子,心裡一暖。輕輕摸了摸東華羽仙秀麗的黑髮,說道:

「仙兒你放心,哪怕是拼了我這條命,也定然會護你周全的。」

「我信你。」東華羽仙抿著嘴,重重的點著頭。滿眼深情的玉珩,彷彿眼前此人真的是她的愛人一樣。這樣的眼神讓簡玉珩非常的受用,因此倒也是真的放心的閉上眼睛開始修鍊。

等到簡玉珩入定之後,東華羽仙的眼中才帶著滿滿的複雜之色。

事實上,她並不想利用一心一意為她的簡玉珩。可是為了能夠在修真界存活下去,她不得不如此。她沒有強大的靠山,儘管青穹尊者視她,但是她知道,青穹尊者是有目的的。所以她從來不敢將青穹尊者或者說把玉虛宗當成自己的靠山。

在這個修真界,她唯有依靠自己。能夠利用的,也只有她那絕麗的容貌,很顯然,她的容貌雖然會帶來一部分麻煩,但是更多的是得到了不少的便利。

無聲的對著簡玉珩說了句『對不起』,東華羽仙狠心的將那一絲心軟抹去。

求道之路是不允許有心軟的,雖註定辜負他這一份心意。但是東華羽仙也決定盡量在自己能夠付出的範圍報答簡玉珩的這一份情。

元嬰修士不斷的攻擊者陣法,臉上沒有任何不耐煩的神情。不僅如此,跟著他一起來的那群結丹期修士也在不斷的攻擊的陣法的四周。

連續的攻擊,哪怕是六階陣法也堅持不了多久。不過半日的時間,陣法似乎就有一些搖曳了。東華羽仙有些擔憂的面越來越猛烈的攻擊。

簡玉珩受了傷,因此服用了丹藥一直到現在都沒有睜開眼睛。

東華羽仙是不可能丟下簡玉珩的,況且沒有簡玉珩她根本就沒有逃脫的可能。因此只能心裡一面祈禱,一面焦急的玉珩。

東華羽凡躲在一邊,倒是有心想要出一份力,幫助他們破除陣法的。

可是又不想暴露自己,同樣只能耐著性子等待著陣法的破除。事實上,到了元嬰期之後,她才知道,元嬰期和結丹期完全是兩種概念。沒有達到元嬰期,永遠都沒有辦法想象的出來元嬰期究竟有多麼的強大。因此那名元嬰修士才是東華羽仙他們最大的敵人。

東華羽凡倒是很想知道,女主這次該如何逃脫。

『啵』,一聲不算特別響的聲音,彷彿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一樣。

東華羽仙一聽,就知道糟糕,可是此時簡玉珩依舊沒有醒過來。眼已經破了,若她自己一人對付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況且還有一名元嬰期修士,難度簡直難如登天。

要在這麼多人的攻擊之下保全簡玉珩還要保全自己的性命,東華羽仙不用想就知道不可能。

若是僅僅只有她一人的話。打不過逃跑還是沒問題的。

糾結的站在簡玉珩的面前,東華羽仙好半天都拿不定主意,眼破除。他們兩人暴露在眾人的面前,東華羽仙這才神色一厲。

心一狠,她不信他們就這麼衰。

手中飛快的出現兩把鉞,子午鉞一出現,就發出一道獨特的聲音。東華羽仙攔在簡玉珩的面前,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

東華羽仙的美貌是經過官方的認可了的,因此此時她仰起頭。冷然的模樣倒是讓好幾個在場的人直了眼,各自心裡有著自己的計較。

「哼,交出丹藥。不然,死。」元嬰修士並沒有因為東華羽仙的美貌而緩和語氣,冰冷的語氣一出頓時驚醒了那些被美貌吸引的幾名修士。

頓時,那些修士小心翼翼的眼元嬰修士。再次華羽仙的時候。便可以不在關注她的臉。

東華羽仙對於這些沒有絲毫的在意,她早就習慣了別人對於她容貌的肯定,不管是敵人還是陌生人。

「哼,丹藥已經被我們煉化了,你要不回去了。」東華羽仙同樣冷哼一聲,心裡卻不斷的祈禱簡玉珩快點醒過來吧。

元嬰修士的威壓可不是她一個小小的結丹期修士能夠抵抗的,隨著威壓加大,東華羽仙雖然努力的抵抗。可是身體的每一處經脈彷彿都在不斷地抗議,似乎要逼著她跌倒在地上一樣。

可是她不能倒下。若是倒下的話,承受這些威壓的便成了身後的簡玉珩。

「無恥。」東華羽仙知道自己無法抵抗,突然將靈力注入子午鉞,雙手一揚,猛地將子午鉞往外扔去。子鉞劃過元嬰修士的威壓,直接朝著他的背後攻擊而去。午鉞更是直接從面門擊去。

元嬰修士若是那麼容易被傷的話,也就別混了。

雖然神器級別高,但是也要分使用神器的人究竟是什麼級別。東華羽仙到底只是一名低階修士,如今就算能夠使用子午鉞,所發揮的能力不足百分之一。

因此元嬰修士輕鬆的躲過了兩道攻擊,東華羽仙收回子午鉞,也沒想過自己的攻擊能夠傷到對方。只是不想被威壓所壓制罷了。

元嬰修士似乎也不想和東華羽仙玩什麼貓捉老鼠的遊戲,可是東華羽仙不過一螻蟻,他還真的不屑於出手,因此直接對著旁邊的幾人使了眼色。

東華羽仙見此,倒是鬆了口氣。

這些人都是結丹期的修為,有子午鉞在手的她,並不懼。子午鉞雖然無法發揮出真實的實力,無法對付元嬰期的修士,但是對付結丹期的修士倒是沒有任何問題。

東華羽仙微微斂下頭,眼中一喜。不過嘴角卻帶著嘲諷,也不知道是嘲諷那群即將要和她戰鬥的修士,還是眼前這個元嬰修士。

很快,一名結丹期中期的修士就攻擊了過來。

東華羽仙遊刃有餘的接下每一招,不僅如此,在戰鬥的同時,她發現自己也在不斷的鞏固著還不平穩的實力。手中的動作故意露出幾個破綻,故意讓對方以為自己佔了上風。

對方的招式因此變得更加的凌厲了起來,東華羽仙皺了皺眉頭,故意讓自己堪堪接住這幾招。很快兩人已經過了不下百招,而東華羽仙也終於找到自己身為結丹期中期的感覺了。

冷笑一聲,突然開始猛烈的反擊。

很快,那名結丹期修士就丟盔棄甲。不過東華羽仙也不敢大意,每一個修士多多少少都有自己保命的底牌,不到萬不得已,都不會使出來。

因此東華羽仙很有分寸,既讓對方敗於她手,又不會讓他感覺到自己能夠危機他的性命。

眼見第一個失敗了,第二名攻擊而來的是一名年紀稍大一點的老者,結丹期後期的樣子。面對這樣的對手,東華羽仙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活得長,證明見識會稍微長一些,雖然實力和年紀不對等,但是這樣的人,旺旺有層出不見的手段。

果然,在東華羽仙猝不及防的時候,對方就已經攻擊過來了。

而那名結丹後期的老者並沒有祭出武器,反而改用法術攻擊。一道一道堅硬的土刺突然從她面前冒氣,東華羽仙一個踉蹌差一點跌倒在地。

右手一團靈力猛地朝著土刺揮去,而自己則接著一股力量快速的往後面退了好幾步。

「哼,哪裡逃。」結丹後期老者冷哼一聲,雖然對手是一位美人,但是他卻絲毫不留手。

再次一道地裂的法術朝著東華羽仙的地方攻擊而去。東華羽仙飛升而起,不斷躲閃。咬了咬牙,突然朝著老者的地方飛去,手中的子午鉞飛快的轉動。

隨著『鏘鏘』兩聲想起,子鉞脫離東華羽仙的手,對著老者猶如一道閃電。

『鐺』的一聲,老者手中一把大刀直接將子鉞擊開。不過饒是如此,大刀發出『錚錚』的迴音,並且不斷的顫抖著。

老者皺了皺眉頭,華羽仙手中的子午鉞突然眼睛一亮,貪婪一閃而過。此女手中的武器絕對是一件寶物,因此手中更是不留餘地。

東華羽仙自知不是此人的對手,但是奈何她已經感覺到此人身上的殺意,並且也方是她手中的子午鉞。心裡冷笑,手上的動作卻不減慢。

沒辦法,對方的招式太過於凌厲,況且老者的修為比他高,處處壓制,讓東華羽仙節節敗退。

心有不甘,可又不想真的暴露自己的底牌。

正在東華羽仙不知該如何之時,簡玉珩突然睜開了眼睛,頓時從他身上發出一道強大的力量,雖然比不上元嬰修士,但是這力量絕對不是結丹期修士能夠抵抗的。

「金丹中期?」東華羽仙喃喃的說道。

心裡更加慶幸沒有就拋下簡玉珩離開。

簡玉珩醒來之後,東華羽仙也不想和對方繼續糾纏,直接猛地一使勁將對方的大刀擊開,快速的逃離,回到簡玉珩的身邊。

老者到底是忌憚這簡玉珩的實力,並不敢直接上前,一群人將東華羽仙和簡玉珩圍在中間。

而那名元嬰修士這才沉著臉走了上前,玉珩說道:

「交出丹藥,或者死。」

依舊是這麼一句冰冷的話,簡玉珩將東華羽仙護在身後,輕笑著說道:

「不就是一顆丹藥嘛,名滿繁天的傲天拍賣會竟然會如此窮追不捨。」

「哼,小兒休的巧言令色,交出丹藥,否則老夫可不會在乎你背後有何勢利。」元嬰老者絲毫不在乎簡玉珩的諷刺,油鹽不進的說道。

東華羽凡倒是詫異的睜大了眼睛,原來這些人是傲天拍賣會的人,也難怪了。傲天拍賣會可是整個繁天大陸最大的拍賣會,其底蘊至少傳承了上萬年。

不過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傲天拍賣會的總部究竟在哪裡,只知道這個拍賣會不能得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