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二十章 師徒交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師徒交談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等到修為稍稍穩定,葉迦便收起了靈力。

這裡畢竟不是閉關的好地方,神識在外圍掃了一圈,沒有千古尊者禁制,心裡一動。自然清楚的知道千古尊者並沒有在大殿之中。除了某一件房間有一道禁制,想來東華羽凡便是在裡面了。

葉迦朝著那個房間走去,正好是東華羽凡之前的房間。而莫離早就已經站在了門外,神色愣愣的看著大門,彷彿能夠透過大門看到裡面的人一樣。

眼睛裡面帶著葉迦看不懂的神采,不過讓他鬆了口氣的是。

他們的感情,無關愛情。是他早已忘懷了的的親情。

安靜的站在莫離的身邊,拍了拍莫離的肩膀。莫離沒有迴音,依舊獃獃的望著那扇關上的木門。

不知怎的,葉迦心裡竟然有一種淡淡的辛酸。不過卻又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羨慕。他也想可以肆無忌憚的守在她的身邊,可是他不能,他的身上有他必須肩負起來的責任。

實際上,這也說明了,東華羽凡在葉迦的心裡還不足以達到惟願她一人足以的心態。

莫離看著緊閉的大門,雖然看不到裡面的人,可是莫離就是能夠感覺到她在裡面。有呼吸聲,空氣中有她專屬的味道,以及若有似無的氣息。無不在告訴他,她果真回來了。

儘管沒有看到人,莫離的心裡都莫名安心。彷彿只要周圍有東華羽凡在,自己就找到了而一個靈魂的歸依。也是直到這一刻。莫離才知道,東華羽凡在自己的心裡究竟佔了多重的分量。

吱呀一聲響起,東華羽凡打開門。臉上掛著笑容。

她醒了之後就發現了在門外的兩人。

心裡說不感動那是假的,能夠在這冷漠的修真界得到關心自己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

修真界實際上更加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而修士最怕的就是沾惹上情之一字,無論是什麼情。都死敬而員然,雙修伴侶除外,畢竟一旦要成為雙休伴侶。兩人靈魂就牽絆在一起了。雖也有不好的dingdin小說,..o sa:2p 0 2p 0srp paasrssr地方,但是對於兩人的修鍊卻有許多的好處。

人人常說,君子之交該淡如水。可是看到莫離看向自己那一剎那的神色。東華羽凡還是心軟了。說不出為什麼,就覺得他的這個眼神,莫名的讓自己母性大發。這個樣子,就好像是一個迷路的小孩。足足的依賴。讓她沒有絲毫辦法拒絕他。

「師姐。」莫離無聲的張了張嘴,無數次的想要叫出這兩個字,可是都哽在喉嚨。

東華羽凡展顏一笑,對著莫離招了招手。

莫離如同給一個小狗一樣,乖乖的走了過來。在外名聲大顯的凌雲峰天才居然順拐了,動畫與憤怒忍不住笑了起來,不過當莫離走到自己面前的時候,輕輕的將莫離擁入懷裡。

雖然莫離比她高。但是如今卻沒有絲毫的違和感。

「師姐,對不起。」莫離將頭埋在東華羽凡的肩膀。語氣有些糯糯的,彷彿真的是一個受盡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樣。語氣中更是帶著深深的依戀,緊緊的抓著東華羽凡的衣袖,如何都不想放開。

「好了,我已經回來了。你師姐我很強大的。」

「我也很強大,以後一定保護師姐,不會再讓師姐涉險。」莫離聽到東華羽凡的話,抬起頭,認真的說道,雖然如今這個樣子十足的孩子氣,但真的很容易讓人感動。

東華羽凡的心又不是石頭做的,況且對於莫離,她一直以來都有一種下意識的關心。

甩開腦子裡面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東華羽凡拍了拍莫離的頭,無不感慨的說道:

「才三年,我們莫離就長大了。」

三人坐在院子裡面的石凳上面,東華羽凡左邊坐著莫離,對面坐著葉迦。倒是難得的平心靜氣的做在一起。

東華羽凡突然取出了以前在千古冷釀的桃花釀,悠閑的給他們每人斟上一杯。

「不知怎的,師妹一回來,總覺天氣都溫暖一些了。」葉迦面帶微笑的看著東華羽凡,再看了一眼莫離一直掛著笑的臉,調侃的說道。

莫離知道葉迦是故意揶揄他,卻並沒有回什麼。

這幾年他除了必要,很少開口說話,況且這個時候真的而不想多說什麼。

「師兄可別欺負我們莫離啊,他還是個孩子呢。」

葉迦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莫離,這貨跟他差不多高的好么況且從他的臉上,哪裡看得出小了不過這話他是如何都不會在東華羽凡面前說出口的。

也只有莫離聽著這話覺得心安理得,並且主動的將一個小杯子放到東華羽凡的面前。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杯子,裡面的酒已經沒有了。便說道:

「雖然桃花釀不醉人,但是哪有你這麼牛飲的,好東西要懂得品味。」

說著,再給他倒了一杯,這酒被她埋在空間裡面的,若不是這一次看到外門飄飄揚揚的桃花,她都快要忘記了。也幸好如今有這個閒情逸緻。

回到家的感覺可真好埃

東華羽凡微笑著抿了一口,感覺到嘴巴裡面一股甘甜逐漸劃開,臉上帶著滿足。

突然,東華羽凡睜開了眼睛。

師傅回來了。

「你們先坐一會,我去見見師傅。」

葉迦倒是理解的dindin頭,不過東華羽凡不在,他也不準備多呆,之前因為心境突破,如今也要準備回去好好鞏固一下了。

「既然如此,那我改日在來拜訪師妹了。」

東華羽凡dindin頭,看向一臉不情願的莫離。拍了拍他的頭說道:

「等會和師姐下山轉轉。」

果然一聽。莫離就重重的din頭,乖乖的坐在原地,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

東華羽凡心裡一酸。不過心裡大概也能夠理解莫離心裡的想法。他一直自責是他將自己弄丟的,這三年心裡一定很煎熬才對。東華羽凡嘆了口氣,等時間一長就好了。只是她覺得自己如今是任重道遠呢,莫離如今一看就是執念很深,這樣於修行非常不利的。

一把將李霸天帶出來,放在莫離的身上,說道:

「幫我照顧一下這貨。估計一會就得醒了。」

說完,也不等莫離說什麼,直接離開了自己的院子。

推開門。東華羽凡心裡也是非常的激動。

其實三年的時間並不長,對於修士而言,三年不過一閉眼一睜眼之間罷了。

可是這一次東華羽凡失去了魔界,所以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離開了地球。到了另外一個星球一樣。那種複雜的心情。不知道該如何講。

雖然也不能跟千古尊者說,但是只要能夠見到師傅,東華羽凡覺得,自己心裡就有了一些安全感。

「師傅,弟子回來了。」

到底是成長了,見到家長雖然激動。卻還是恭敬的行了個禮,這才乖乖的站在原地說道。

「很好。」千古尊者看著地下的女子,心裡長舒了一口氣。

心裡說不出的欣慰。這個弟子是他見過的最省心的;可又是最不省心的。

省心的是從來不用他督促,對於修鍊從不懶惰。氣運也不錯,二十多歲就結嬰,這樣的弟子居然是他門下的。

可是不省心的是,這弟子的狀況也不好。雖然沒一次都是有驚無險,但是東華羽凡畢竟是他看著長大的。養條狗久了都會有感情的,更何況是他親自收的親傳弟子。

「對不起,弟子讓師傅擔心了。」東華羽凡一見千古尊者的樣子,就知道自己這個師傅也沒少擔心。

對於千古尊者的那些芥蒂也消散了一些,當然並不意味著她會忘記關於金棒的事情。所以,也僅僅是一些罷了。平心而論,千古尊者這個師傅當得還是很不錯的,雖然沒有時時手把手的教導她。

但是在她修鍊最基礎的時候,也是非常重視的提din她。

只是說相對於其他的師傅對於自己的親傳弟子沒有那麼全面罷了。

實際上,東華羽凡反倒是喜歡這樣,至少她的自由要多一些。

何為親傳弟子,其實就是相當於找一個接班人。如古代帝王會將皇位傳給自己的親子是一樣的道理。

修著到了一定的境界,也會想要找一個門人,將自己的一些絕學傳授下去。

雖然如今千古尊者還沒有傳授給她一些什麼,東華羽凡知道實際上還是她的修為不夠。千古尊者已經是大乘期修士了,在修真界也呆不了多久了。

很多東西,只有東華羽凡修為高了一些,才能夠傳給她。

「為師沒想到,短短十幾年,你就能走到這一步,我很欣慰。」千古尊者先是對著東華羽凡擺了擺手,隨後看了她半響,才感慨著說道。

東華羽凡走的太快了,但是每一步卻並不浮華,反而很紮實。

這讓他心裡即高興,又擔憂。

飛的太快,就怕自視過高,導致後勁不足。

這修真界有太多的天才,資質高,悟性高,前期衝勁很足。有因著這些籌碼,自視過高,目空一切。導致後勁不足,最後淪為天道的棄子。

「弟子多謝師傅的教誨,若沒有師傅,也沒有如今的東華羽凡。」東華羽凡這句話是出自真心的。

若沒有千古尊者給她的這個身份,她不會有這麼好的資源。站的高,才能看的更遠。心境才會更加的開闊,才會更輕鬆的擺脫女配這個頭銜。

雖然如今女主的光環依舊存在,但是東華羽凡如今已經不懼了。

師徒倆沒有繼續客氣,千古尊者見說的差不多了,這才簡單的詢問了一下東華羽凡這三年的境遇。

「弟子當時被黑霧籠罩之後,便失去了意識,再次醒來,並發現自己似乎身處在一個非常荒蕪的地方。沒有人煙,連妖獸都沒有遇到」

隨後東華羽凡將自己好不容易編號的一個謊言說了出來,臉上帶著認真,不時的還做出回想的動作。

實際上除了沒說他在魔界,說的地方和魔界沒有多大的差別。她直說自己倒了一個非常荒蕪的地方,沒過多久就慢慢的感覺到了一絲絲的靈力,然後她就吵著那個地方趕去。

隨後還稱讚了一些李霸天,說若不是李霸天的話,她這三年都只能孤單的度過了。

不過最後還說自己在靈氣最濃郁的地方看見了一個水晶棺,裡面躺著一個女子什麼什麼的。怎麼玄幻怎麼來,最後甚至還說道水晶棺裡面的女子居然還殘存著一絲意識。

甚至這絲意識還想要奪舍她的身體。

最後東華羽凡說若不是這縷意識已經消散了不少了,估計就見不到你徒弟了。東華羽凡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完,還不忘在千古尊者面前賣個萌。

千古尊者一直沒有說話,眼中帶著笑意,認真的聽這東華羽凡說的。

東華羽凡也拿不准他究竟是相信還是不相信。不過相不相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很完美的將這個慌圓了。

說的半真半假,反正他也沒法去魔界確認。

況且,她只是省略了自己遇到了那些人,到了那些地方罷了。她剛到魔界,就是死地,那個地方確實荒無人煙,也沒有靈氣埃

「最後弟子便在那裡一舉突破到了元嬰期,然後就被傳送出來了。傳送的地方距離妖冥域不算太遠,周圍也沒有什麼傳送陣符文,應該是隨機傳送的。」

說完,還有些感概。

「想來你應是進了某些上古大能專門開闢出來的秘境洞府之中;聽你之言,應當是這名大能已然身隕,不過是殘留了一絲神識附於身體表面,饒是一絲神識也不可輕視,若不是你運氣極好,這一次說不得為師還真有可能失去一名親傳弟子了。」千古尊者一邊說著,一邊談笑了一下。

看樣子是真的相信了,東華羽凡心裡鬆了口氣,臉上卻掛著笑容,說道:

「是啊,您徒弟我福澤深厚,福大命大。」

「心思開闊,為師也不知是該誇你豁達還是神經大條了。」千古尊者看著東華羽凡沒心沒肺的笑容,無奈的說道。不過隨即繼續說道:

「想來你應該是將那秘境的本源力量煉化晉級,秘境消散,這才會將你隨機傳送出來。也算你運氣好,沒有傳送到妖冥域範圍。」

東華羽凡傻笑一下,沒有說話。

可不是好運嘛,只是沒想到師傅能這麼認真的分析她虛構出來的事情。

東華羽凡心裡還真有些過意不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