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忘初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忘初心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葉迦雖然在有的地方讓東華羽凡不以為然,但是不得不承認,葉迦確實是一個合格的掌門繼承人。本文由。。首發

無論東華羽凡的動作有多麼的雜亂無章,他都能夠很好的引導著東華羽凡如何疏泄體內澎湃的力量。一來一去的,東華羽凡對於手上的招式倒是多了一些理解和認知。

對於葉迦這麼認真的幫助,心裡對於葉迦的最後一絲隔閡也消除了。

仰起臉,展顏一笑,說道:

「師兄,之前我都是熱身來著。接下來,你要小心了。」

東華羽凡沒有將劍取出來,而是兩指合併,靈力直接從指間傾斜而出,幻化長劍的模樣,虛虛實實。直接朝著莫離的地方橫披而去。

帶有靈力之後,兩個人打鬥就升了級。

東華羽凡將修為壓在金丹期的樣子,和葉迦持平,不過東華羽凡若是不使出吞天劍訣,不管是招式還是力度上面都差了葉迦很大一截。

不過東華羽凡倒是不著急,而是憑藉著自己比葉迦高一籌的神識,提前一步察覺到葉迦的運行軌跡。雖然有些作弊的嫌疑,不過反正葉迦也不知道,東華羽凡眼中的笑容更加的明媚了起來。

手上的動作依舊不急不緩,雖然依舊略佔下風,但是慢慢的卻摸到了一絲葉迦的習慣。

東華羽凡眨了眨眼睛,突然手中的招式凌厲了起來,開始猛烈的反擊了過去。

葉迦對於戰鬥經驗絕對比東華羽凡豐富,東華羽凡咋一改變,並沒有讓他吃虧,而是順勢而為的跟著改變了起來。一招一式恰到好處。不會讓人覺得他在想讓,又剛好點到為止。

東華羽凡心裡有些氣餒,看來有些經驗不是修為高就有的。得在一場有一場戰役當中總結經驗,然後運營在實踐當中才可以。

不過隨後,東華羽凡就鬥志激昂了起來。沒道理自己修為比葉迦高,還會輸給他。

不服輸的再次迎難而上。

東華羽凡控制自己不要使用吞天劍訣,但是腳下卻開始不由自主的運行起了逍遙訣。一下子。東華羽凡的速度倒是快了不少。不過葉迦也很快的調整了自己的速度。看著葉迦和自己不相上下的速度,東華羽凡不得不感嘆,男主就是男主。其機緣肯定是不弱於女主的。不然怎麼有能力和女主並駕齊驅,一起走向人生的巔峰嘛。

想來葉迦手中的底牌比她之多不少,所以東華羽凡若是拼盡全力想要將葉迦滅殺是不可能的。

在不履情況下,若想要打敗葉迦。她自己也定然要付出一些代價的。儘管現在已經是元嬰期了,等級壓力可能會影響一下葉迦。但是想要打敗,她自己肯定不會輕鬆的。

只此一戰,東華羽凡突然就發現自己有很多方面都很欠缺。

最主要的就是戰鬥經驗,雖然修行是為了尋仙問道。可若是沒有一個強大的實力。這條不太平的路是不可能走到最後的。

「哎呀不打了不打了,葉師兄現在越來越穩妥了,真是羨慕死我了。」東華羽凡癟了癟嘴。神色故意不爽的說道。

葉迦倒是看出來了,可是就是看不得東華羽凡皺眉頭。笑著說道:

「要是師妹這三年也在這裡的話,只怕比師兄我還要厲害呢。」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葉迦,想想也就釋然了。這三年他們應該是經歷了不少的戰鬥。雖然不知道魔人的意圖,但是戰鬥經驗的的確確是從沒一次戰鬥中得到的。

當然,這三年裡面。魔人並不是最可怕的。

五大門派雖然同氣連枝,但是私底下爭鬥也不少。

在外面的時候,遇到魔人或許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但是若是遇到了其他人類修士,才是更危險的。

因為你不知道眼前這人是朋友還是敵人,亦或者不想拿的陌生人。就算是一個陌生人,在外遇到,要麼實力比對方強橫,要麼就是別人實力強橫,然後其結果不言而喻。

坐在石頭上面,雙腳自然的搭在下面,東華羽凡晃著腳,對著身旁的葉迦說道:

「愣著幹嘛,作罷。」說完,拍了拍自己身旁。

葉迦突然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也不顧什麼身份不身份,乾脆的走在了東華羽凡身旁的石頭上面,雙腳和東華羽凡一樣,垂在下面。

不時有風吹過,晃起兩人的衣角,周圍不時有花瓣隨風飄落。沒人開口說話,畫面莫名的讓葉迦覺得很唯美,因此也捨不得說話打破此時如此美好的畫面。

東華羽凡也沒有說話,但是奇怪的是,卻並沒有很尷尬的感覺。遂轉頭打量了一下葉迦,說道:

「師兄,就我們兩個人,你會不會覺得尷尬。」

說這話其實是存心想要看葉迦笑話的。

不過葉迦是什麼人,當做掌門培養的人才,又豈是東華羽凡這一句話就難住的。當下回道:

「你不說還不覺得,師妹一說,我倒是覺得有些尷尬了,怎麼辦?」

說著,嘴角噙著一絲溫柔,眼中故意帶著一絲狹促的笑,將裡面滿滿的柔情隱藏了起來。

東華羽凡突然大聲笑了起來,突然覺得此情此景,讓她心裡的鬱氣驟然舒緩了。臉上笑意不減,抿著嘴看著葉迦,突然說道:

「涼拌,要不師兄你從這裡跳下去吧,哈哈。」

葉迦何時看到過笑的如此無所顧忌的人,並不覺得她此時的樣子粗俗,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洒脫。這種洒脫莫名的讓他羨慕。

不想打破如今這一絲美好,葉迦故意做出一副傷心的模樣,說道:

「唉,師妹果然是討厭我呢,居然讓我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

說著。故意以袖掩面,一副不再想看到東華羽凡的模樣。

東華羽凡也是第一次看到葉迦這樣,原本以為男主應該就是冰冰冷冷的樣子。沒想到男神也有這麼**的時候呢。以後要是聽到有人說葉迦高冷的話,她一定要衝上去跟他們揭穿這個事實。

「哈哈,師兄的演技太假了吧,如果金丹期的修士都能摔死的話,那我看還是離這裡浴!彼低暾餼浠啊6華羽凡知道葉迦估計也能夠猜到她大概的修為。不過她並不在意,她知道,葉迦就算猜出她真正的修為。也不會告訴別人的。

果然,葉迦一聽,臉上不顯,心裡卻明白。只怕這個師妹的修為比他還要高一籌,或許他應該改口叫師姐才對。不過聽到對方仍舊叫他師兄。顯然是不想讓別人知道。

明白東華羽凡是想要藏拙,葉迦自然不會傻傻的拆穿,反而還會儘力幫她隱瞞。

從未有過一刻和葉迦這麼心平氣和的坐在一起說話,東華羽凡覺得自己以前將葉迦都看得太片面了一點。如今才知道自己之前有多淺保葉迦此人真的無愧於男主兩個字。

不僅對於很多事情見識毒倒,本人對於門派真的有很深的責任心,不僅如此。在修鍊方面也確實狠下苦功夫。唯一讓東華羽凡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靈根屬性呢。

如今門派所有人都以為葉迦是變異火靈根。若不是她看了原著,也一樣會如此認為。

明明雷靈根的攻擊力是天底下最正氣,最剛烈的。可是偏偏要隱瞞所有人,東華羽凡自覺,葉迦身上的秘密不輸於她。

不過她是不會問出來的,一旦問出來,就相當於明晃晃的告訴他,自己對他有多了解。況且,很有可能讓他懷疑。畢竟,任誰都不想自己最大的秘密被別人知道。

「山水如畫,人間難得幾回看啊1東華羽凡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碧綠,忍不住喃喃的說道。

比起在魔界所看到的漫山遍野的紅色,眼前的一片碧綠,更加讓人覺得生機盎然,也難怪魔人要在修真界建立勢利。

「師兄,你說為什麼人類忙忙碌碌大半生,匆匆而來,又匆匆離去,卻不願駐足看一眼身下的美好?其實只要安靜的坐下來看一眼,就會讓心境開闊不少。可是,這麼一個美好的地方,卻時時刻刻的充滿了算計。」東華羽凡如今不過有感而發,其實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想到了風傾塵,所以心裡生了鬱氣。

可她不願意軟弱的哭一場,卻必須有一個可以發泄的方法。

雖然如今是胡言亂語,但是這樣說著說著,似乎真的感覺心裡平靜了不少。

至少眼前的碧綠,鬱鬱蔥蔥的生機,在她的身體裡面一點一點的增加了。

「有誰會記得自己走上這條路的初衷是什麼?我記得我是不想一輩子被東華羽仙壓著,不想呆在那個讓我沒有溫暖的家裡,所以取測靈根,竟然發現我的資質居然比她還好,嘿嘿。我還知道,莫離的初衷是不想在餓肚子。」說著,東華羽凡突然笑了,心裡已經恢復了平靜,就算此時再想起風傾塵,除了微微的波瀾,已經不會讓她感覺有什麼堵在胸口了。

到了此時,東華羽凡才真的舒了口氣,繼續喃喃的說著話。

葉迦充當了一個忠實的收聽著,沒有打斷東華羽凡的回憶。

甚至巴不得她能夠多說一點,這樣就能夠多了解她幾分。

「到了門派之後,我最初的想法其實就開始改變了。那個時候我就在想,總有一天,我也要自由的飛翔在天上。然後我成功了,可是我的心裡卻再次有了新的目標了……」

隨著東華羽凡的喋喋不休,葉迦的思緒彷彿也被拉回了曾經。

那個時候他也剛剛進入門派,就被當時的掌門,也就是自己的師傅看中了。並且收為了親傳弟子,並且很明確的將他當成了未來的掌門培養。

這世上只有師傅一人知道他其實是雷靈根,可是師傅嚴厲禁止他在人前使用雷系法術,甚至對外保密了他的靈根。年紀小的時候不明覺厲,可是隨著年紀變大,知道的東西多了起來。才知道師傅對他是在變相的保護。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為人知的秘密,而他的秘密卻源於自己的靈根。

而他終於也知道,只有當他足夠強大的時候,才能夠肆意妄為。他想起,他最初的時候,想法也是很單純的,什麼時候改變得,什麼時候越來越想要得到更多。他早就忘記了,甚至於,人來本來就是貪心的。

卻別在於,有的人有原則。而有的人是破壞原則的貪心。

葉迦回過神來的時候,東華羽凡早就停止了說話,而是閉著眼睛,身體周圍有一道非常祥和的氣息環繞。在她的周圍,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都受到了感染。

隨後,詫異的看了過去,沒想到東華羽凡說著說著,自己倒是頓悟了。

修士有一次頓悟都很了不得了,若是能夠抓住頓悟的機會,說不定會受益終生。

而此時的東華羽凡分明很清楚的感覺到體內的靈力並沒有躁動,反而和平時沒什麼差別。心境也沒有什麼更大的提升。但是她就是覺得自己身體裡面似乎有什麼改變。

身體彷彿處於一種最舒服的狀態,這種感覺就好像累極了的時候身邊有一張舒服的床,躺在床上,什麼也不想干,就像讓意識隨意飄零。

慢慢的,東華羽凡彷彿看到了一雙靈動的眼睛,忐忑的望著眼前的一顆珠子,儘管臉上故作冷靜,但是眼睛卻分明的出賣了她。

可是當她看到珠子迸發出兩道及其強烈的光芒,突然就笑了。

帶著一絲驕傲的自得,可是卻笑的很滿足,彷彿得到了天底下最重要的東西,其餘的哪怕在貴重,都不想要了的感覺。

東華羽凡驀地睜開了眼睛,望向了眼前的蒼茫。

突然輕鬆張開了雙手,她好像找回了自己的初心。

「師妹的樣子,可是得到了天底下最寶貴的東西?」葉迦揶揄的說道。

「是啊,我總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初心,並且以後會堅定不移的擁護者我的初心。」東華羽凡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了起來。

無愧於天地便可無愧於心,無愧於心便可無愧於因果。

她擁有了初心,便可無愧於天地,照著初心的意願走下去,便可成就屬於自己的大道。

人們總喜歡不斷的改變自己的目標,不斷的追求得不到的東西。方知得到手了並不是結束,能夠守護下去,才算本事。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