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二十三章 不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不順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或許是收到了東華羽凡的感染亦或者叫啟發,葉迦離開之後就準備宣布閉關了。

一時之間,玉虛宗的大多數年青一代的弟子都有了一絲緊迫感,更多的是與有榮焉的樣子。

這可是第一個在四十歲就準備閉關結嬰,原本他的心境已經突破到了結嬰期,潛心修鍊的話,想要突破也不是什麼難事。

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出關,也不知道葉迦出關之後,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光景了。

東華羽凡站在河岸,看著眼前神色平和的葉迦。不知怎的,竟然覺得很悵然。

「希望師兄能夠一鼓作氣,成功結嬰。」東華羽凡的祝福非常的真誠,雖然剛開始因為他的男主的原因,她對於葉迦總有這樣那樣的戒心。總覺得葉迦會幫著女主來害自己。

或許是因為小蝴蝶扇的太賣力了,結果如今劇情大反轉。雖然原本的劇情是怎麼樣她不知道,不過不知道也好,免得總被劇情左右,反而變得不像她自己。

由於不知道閉關要多久,所以門派掌門專門送他回去,如今東華羽凡也是抽個空跟他道個別。

站在東華羽凡身後的莫離並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神色示意了一下。實際上東華羽凡這一次回來,莫離反而成長了許多,說不定葉迦一閉關,下一個就是莫離了。

「多的話我就不說了,葉師兄可是我們的年青一代的標杆,千萬不要砸了自己的招牌哦。」曲華裳見氣氛有些凝重,遂笑著故作壞笑的說道。

眾人抿著嘴笑了笑,倒是讓這氣氛變得輕鬆了不少。

葉迦看著東華羽凡一臉淡笑的臉,對方的眼睛裡面堅定而又泛著神采。這是從她回來之前是沒有的,正是哪天兩人坐在石頭上面之後才有的。

忽然之間,有些慶幸,她能夠拾得初心,他算是一個見證者。

心裡一面高興著總算是有一個能夠令他回味的屬於他們的記憶了。一面又開始不舍。

只是在轉身的時候,那絲不舍終究還是被他暫時封存了起來。

如今他要追求自己的大道,需要勘破內心的心魔,他不願東華羽凡成為他的心魔。隨意即便名字那絲假的,也不想有一天他和他成為仇敵。

雖然不知道以後為如何,但是現在,他沒有辦法如東華羽凡那般淡然。他隨是男主,但是也沒有東華羽凡那般好運可以找回初心。所以這一次結嬰。她是必須要成功的。

所以一瞬間,心思清明了起來,再次抬頭的時候,眼睛裡面一片漠然。又恢復了他冷麵師兄的大名。

葉迦離去了,五大門派的營地依舊還是在這裡。

而每天不時有弟子組隊領取任務去什麼地方做任務,或者是去某地攔截魔人,又或者有弟子專門去找魔人切磋。東華羽凡既然回來了,自然也不可能閑著。

莫離送完了葉迦,原本準備陪東華羽凡走走的,可是一看到旁邊礙眼的曲華裳。頓時瞪了一眼她。曲華裳毫不客氣的反瞪回去。就在這時,葉迦收到了一道傳音,只能不甘的說道:

「師姐,師傅傳音於我,稍後我再來找你。」

東華羽凡點點頭,臉上帶著淺笑。莫離不死心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的眼睛,發現的對方仍舊沒打算說些什麼,只能鬱悶的摸了摸鼻子離開了。

曲華裳看著莫離的背影,偷偷笑了笑,不過回頭過來的時候。臉色瞬間變得正經了變。

「你這傢伙,一消失就是三年,回來也不說一聲,害得我還是最後一個知道的。」沒好氣的拍了一下東華羽凡的肩膀。語氣也帶著一絲不悅。

不過東華羽凡依舊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絲擔憂,似乎整個人也鬆了口氣的樣子。

東華羽凡抿著嘴,一直以來她對於曲華裳都很有好感。所以拉著曲華裳的手臂說道:

「華裳姐姐,這麼久沒變,還是這麼漂亮呢。」

「嘁,說這些也沒用。必須得補償我。」曲華裳高傲的仰起頭,絲毫不為東華羽凡的拍馬屁所動容。

東華羽凡低聲笑了笑,無奈的說道:

「那好吧,既然華裳姐姐都這麼說了。說吧,上刀山還是下油鍋。」

說著,東華羽凡一副彷彿要奔赴前線的樣子。頓時讓曲華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點了一下東華羽凡的額頭,語氣總算是緩和了下來,說道:

「你這個傢伙,還是這樣。不過這次倒真有一個任務需要找一個幫手。」

「什麼樣的任務?」東華羽凡詫異的問道。

如今曲華裳已經是結丹期初期巔峰的修為了,居然還會需要找幫手。雖然這個世界處處充滿危機,但是既然門派將任務發布出來,讓曲華裳領取了,證明了她的修為應該是足以應付的。

「這裡,你先看看,我們先去交易市場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淘換的東西。」曲華裳大方的將一枚玉簡遞給了東華羽凡。

東華羽凡接過之後,便跟著曲華裳朝著營地的某一處走去。

一路上走過去,忍不樁嘖嘖』了兩下。

一路走過去,她都能夠感覺到這些弟子身上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沉著。看來這三年與魔人的對戰,很大程度上其實讓這些弟子褪去了青澀和浮華。

雖然仍舊有一些沒多大改變,但是能夠有一半如此。對於門派來說都是一種幸運的事情。

一個門派的底蘊,除了其門派千百年來積累的財富經驗,更多的是門內的新鮮血液。顯然,這些弟子便是門派的未來。有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補進來,一個門派才能夠永久的傳承下去。

若是失去了這些新弟子,那麼這個門派很有可能就吃沉寂,甚至於消失。

東華羽凡心裡隱約感覺到了一點什麼,不過快的讓她抓不祝剛好曲華裳帶著她已經到了目的地。

其實這個交易市場,說白了就是一群弟子自己組織的交換場地。

可以用對方需要的東西交換,亦可以用靈石購買。

慢慢的這個交易市場也讓門派高層承認了,並且還派了兩個高階修士在此地駐守,免得弟子們發生爭執以至於讓大家變得生分。當然明顯上大家還是一副和氣的模樣,實際如何,大家心知肚明。

一路走過去,東華羽凡發現了不少的好東西。

不過於她無用。因此也只是開開眼界罷了。

按理說,以她如今的修為,不說見多識廣,也算是有點見識的了。可是也有不少她從未見過的東西,一時之間倒是覺得非常新鮮。

反觀曲華裳就比東華羽凡有目的多了。在東華羽凡看過去的時候,手中就拎了兩顆靈植了,臉上的表情興奮不已,正巧東華羽凡走了過去,曲華裳將靈植小心翼翼的彷彿玉盒,這才說道:

「這下好了,總算是湊齊了。」

東華羽凡知道多半是想要煉製丹藥,不過她對於這些不了解,所以也沒有多問。

「我說羽凡妹子,有時間還是多說說莫離那小子。真是個死要錢的傢伙,幫我煉製幾顆五階丹藥居然都要收我兩倍的材料,甚至最後也只答應給我兩顆成丹。」說著,還有些憤憤,見東華羽凡不理解的看著她,又繼續說道:「好歹大家都是熟人吧,好傢夥,這貨倒好,居然這麼宰我。若不是為了湊足兩份材料,我也不至於這麼辛苦了。」

說著。抹了抹額頭並不存在的汗水。隨後看了一下東華羽凡。

實際上東華羽凡還在為她話裡面的『煉丹』兩字當機呢。

什麼?莫離居然會煉丹?她竟然從來不知道。不過想來也正常,莫離是火靈根,學煉丹的話只要悟性和資質太爛,基本上是可以成為煉丹師的。

況且。莫離的悟性和資質就是絕佳的,成為煉丹師那是妥妥的。

「我說,我講了半天,你好歹給個表情埃」就在東華羽凡想通了之後,曲華裳一副幽怨的表情看著她,然後幽幽的說道。

東華羽凡咳了兩聲。清了清喉,有些不好意思,她居然當著別人的面開小差,確實不好。

「那什麼,華裳姐姐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育這小子。」

「教育誰啊師姐。」

東華羽凡的話音剛落,背後就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正巧就是莫離,東華羽凡當時整個人就蒙蔽了。

原來在背後說人真的是不對的,這不,剛一在曲華裳面前保證玩,莫離就出現了。

這下子,曲華裳在東華羽凡面前故意擠眉弄眼的,東華羽凡又看了一眼莫離好奇的神色,就好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醬紫,她還真的說不出教育他之類的話。

況且莫離這麼乖,東華羽凡也捨不得。所以這次換她摸鼻子了,不過剛摸著鼻子,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

將兜里死睡的李霸天掏出來說道:

「我是準備教育李霸天來著,這貨整天好吃懶做,就知道睡覺,一點都沒有生為妖獸的自覺,所以我要好好教育它。」

說完,東華羽凡的尷尬症就犯了。

因為剛好李霸天瞪大了眼睛一直盯著她,

『噗嗤』曲華裳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直接開口大笑了起來。就連莫離都有些忍俊不禁。

東華羽凡好像說一句次奧,她今天果然是不宜在別人背後說人壞話。

「我、我做了什麼?」李霸天剛睡醒,還有些懵,見曲華裳笑的有些接不上氣,就連莫離都抿著嘴,背後一聳一聳的,彷彿極力在忍受一樣。

這下子,就連東華羽凡都有些哭笑不得。雖然李霸天長得丑,但是這一下自己彷彿無意間戳中了東華羽凡的萌點,直接揉了揉這貨的頭,說道:

「沒事,你繼續,我不說你了。」說完,一翻手,一顆晶核就出現在她手中。

有了晶核,李霸天直接吞下了,然後沒一會就沉沉睡去了。

見東華羽凡都笑了,莫離也就沒有再忍了,只是好歹沒有笑出聲,給了東華羽凡一些些的面子。

「霸天兄依舊如此獨立特性呢。」因為東華羽凡將東華羽凡放在口袋裡面的,所以曲華裳還是她回來之後第一次看到李霸天。

雖然如今李霸天的外表變化的有些怪異,但是見過它的本體之後,也並沒有覺得多詫異。

「是啊,這貨就是個怪咖。」東華羽凡說完,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李霸天,好在這貨似乎真的睡著了,也就沒有聽到她的話,不然估計又要尷尬了。

「看它這樣,怕是要突破了吧。」曲華裳指了指李霸天,說道。

東華羽凡點點頭,想來也是的,最近的李霸天非常嗜睡,其實它嗜睡不是現在開始的,而是從進入了魔界之後就已經開始了。只不過那個時候好歹沒有現在誇張。

如今真是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在睡覺。

東華羽凡想著,乾脆等到哪一天外出的時候,將李霸天放進空間好了,萬一它真的要突破了,引起了別人的注意就不好了。

有了莫離的加入,曲華裳總感覺不得勁,老覺得有一個非常幽怨的磨光一直在盯著她。可是每一次望向莫離的時候,莫離都帶著一副陽光燦爛的笑容不時認真聽東華羽凡講著什麼。

曲華裳抖了抖身體,本能的距離他們遠一點,反正如今要買的東西也差不多了。正好自己也去看看別的,遂給東華羽凡的打了個招呼,讓她不要忘了看玉簡就離開了,

曲華裳離開,最開心的就是莫離了。天知道當他看到曲華裳粘著東華羽凡的時候有多幽怨,彷彿自己身邊很重要的東西要被搶走了一樣。

「莫離,你何時學會煉丹的?」東華羽凡一邊逛著,一邊無意識的問道。

「其實之前在門派有學過,不過算不得精通,也是這幾年才稍稍有些而進步。」莫離雲淡風輕的說著。似乎並不像談及這個話題一樣。

東華羽凡的心微微一顫,忍不住嘆了口氣,這個傻孩子。

學煉丹有多枯燥,東華羽凡大概也清楚,要耐得住寂寞,更要有足夠的耐心,這些還不夠,要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甚至無數次的失敗。

莫離既然能夠煉製五品丹藥,證明他如今的煉丹水平還算不錯。東華羽凡無法想象,那個時候莫離究竟是什麼心情;一面陷入深深的自責,說不得又很想奮發修鍊,期望能夠找到自己。

可是到底心裡有了執念,修為如何都無法進步,唯有將時間用在煉丹上面。

這樣一來,東華羽凡也不好意思說什麼讓他少收一點曲華裳的煉丹費了。好歹人家辛辛苦苦的學煉丹,能夠煉製出來已經不錯了。收取一點手續費也屬於正常的。

不過莫離好歹也算了解東華羽凡,大概也知道東華羽凡想要說些什麼。雖然最後到底沒有說出口,心裡卻有了計較。

最後煉丹成功之後,給了曲華裳整整一瓶的丹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