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二十五章 無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無聲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兩人的腳程都不慢。

沒多久,就差不多走了十多公里的樣子了。

依舊是什麼都沒有遇到,東華羽凡心裡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因此更加的小心翼翼起來。

兩人沒有多說什麼話,警惕的看著四周。

「等等。」曲華裳小聲的叫住了東華羽凡。

東華羽凡狐疑的轉過身去,正巧看到曲華裳指了指她旁邊的某處。走過去一看,正好是一株四階的靈植,看上去似乎有上百年的樣子了。

能夠在這麼外圍看到上百年的四階靈植,已經很不錯了。如今營地需求比較大,就算是百年的四階靈植,一樣能夠換取不少的靈石。既然看到了,兩人自然不可能錯過的。

不過在靠過去的時候,東華羽凡長了個心眼,突然扔了一塊石頭過去。

『啪』的一下,石頭掉在樹邊,發出一道低沉的響聲。

確定沒有什麼危險之後,東華羽凡這才對著曲華裳示意一下。曲華裳點點頭,小心的撥開周圍的草木,還未靠近的時候,突然輕呼了起來。

「怎了?」東華羽凡連忙靠近,正巧看到曲華裳皺著臉,撩開衣袖。

手臂上名是一條大概十公分的划痕,很淺,不過卻浸出了一絲血痕。

一瞬間,東華羽凡就看向了她之前觸碰的地方,發現一跟青草上面有一絲血跡。

「咦,這是銀邊草。」曲華裳瞪大了眼睛,湊到她的身邊,詫異的說道。

銀邊草,顧名思義,草邊呈淺銀色,是一種煉製武器非常好的材質。能夠增加武器的任性,若是喜歡使用長鞭的修士,能夠得到一條銀邊草的話,將之溶進武器裡面。說不得還能夠提升一個品階呢。

「沒想到居然能在外圍看到這個。」東華羽凡點點頭,同樣也有些不可思議。不過隨後又繼續說道:

「既然這銀邊草把華裳姐姐划傷了,想來是和華裳姐姐有緣了。」

曲華裳心裡實則也有意思心動的,她最近正想要兩隻一套本命武器。只不過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武器,如今聽的東華羽凡這麼說,也不客氣,小心翼翼的從根部取出。

再放入儲物戒裡面,臉上揚起一絲笑。說道:

「看來和你在一起,果然是有好運的。」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說道:

「趕緊收好靈植繼續往裡面走吧,我總覺得呆久了心裡毛毛的。」

說著看了看四周,總有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可是奈何神識根本沒有掃到有任何的生物,除非這個窺視她的人修為比她高很多。

曲華裳收好靈植,兩人再次悄無聲息的往前走著。寂靜無聲,若是閉上眼睛,兩人根本不會相信他們此時是走在森林裡面的。

或許是因為來往鳴威森林的人並不多,因此這裡的樹木都長得異常的高。密密麻麻的樹葉都快要將光亮遮擋得差不多了,除了零星轉進來的幾縷陽光,就只能靠兩人原本的視力了。

也幸好兩人在這種昏暗的地方行走不會受到影響,只是越往裡面走,地下就越是潮濕,空氣裡面總有一股發霉發腐的酸臭味,令人聞著十分不舒服。

東華羽凡被熏的微微有些頭暈,正準備屏住呼吸來著,突然感覺到這寫味道有些莫名的熟悉。但是突然間又什麼都想不起來,只能皺起眉頭。小心翼翼的踩在幾片樹葉上面。

或許是地下的樹葉太多,踩在上面,有點軟軟的。

「不對勁,前幾次來不是這樣的。」曲華裳突然將手放在東華羽凡的肩膀。沉聲說道。

東華羽凡抬頭往天上望去,不知何時,天山哥已經被密密麻麻的樹葉完全遮擋了光芒,兩人伸出一個昏暗的環境。東華羽凡有一剎那的晃神,還以為又回到了魔界一樣。

「你怎麼了?」曲華裳發現東華羽凡的眼神有些恍惚,手在她的肩膀上輕輕一捏。

東華羽凡回過神來。抱歉的笑了笑,說道:

「沒事,只是覺得有些詭異罷了。」

兩人此時進退兩難,一邊覺得前方似乎有什麼未知的危險在等著;一邊又覺得距離他們的目的地應該快到了,就這麼放棄不甘心。

「要不然我們再往前看看,說不得能夠找到。」東華羽凡指的是這一次的任務。

打定主意的兩人再次往前面走去,不過有一種錯覺,似乎每走一步,心就是猛烈的跳動一下。

『擦』

一道非常輕微的聲音頓時響起,東華羽凡腳下一頓。若是沒猜錯的話,拿到聲音是她弄出來的吧。

下意識的低頭一看,隨後眼神一縮。

「這是……」東華羽凡狐疑的看了過去

「人骨。」曲華裳隨眼一瞥,便吐出了兩個字。

兩人又不是沒有殺過人,因此此時倒不是特別害怕。只是在這種昏暗的地方遇到人骨,怎麼想都有些詭異。

「你說這裡不會是有鬼吧?」東華羽凡小聲的說道。

曲華裳嗤笑一聲,說道:

「你可是修仙者,竟然如此膽小,鬼怪不過是沒有意識的魂魄罷了。雖也有可能轉成鬼修,但能成為鬼修的不說萬中無一,十萬人中也不一定能有人成為鬼修。」

可是這裡的陰氣真的很重的好么。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沒辦法,她可不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在現代的時候膽子就不大,臉一個鬼故事都不敢看的人。

乍一到了這種鬼地方,肯定會東想西想的咯。再則,這個地方確實陰森森的,周圍隱隱有一種非常陰冷的感覺。這種冷和在極北之地的那種冷不一樣,魔界極北之地的那種冷是真正的寒冷,可是這裡的冷,彷彿試圖轉進身體的每一個毛孔裡面。

「不過此地確實不詳。」曲華裳說完,看了一眼四周,說道。

東華羽凡祭起靈氣罩,將曲華裳一起籠罩在裡面,這下子心裡稍稍要安慰一些了。

『擦』又是一腳,低頭一看。果然又是一截白骨。

東華羽凡腳賤的踢開了腳下的一堆樹葉。隨機整個人嚇得猛地往後面退了好幾步。

「怎麼了?」曲華裳以為發生了何事,快步往前,問道。

東華羽凡沒有回答,而是用手指向了某處。曲華裳順著東華羽凡的手指看過去。隨機整個人也頓祝

「好、好多的白骨。」東華羽凡吞了吞口水心裡頓時更加的發毛了。

「每年有那麼多修士死在鳴威森林裡面,有幾具白骨算不得什麼吧。」曲華裳的語氣也不是那麼肯定了,聲音也越來越低沉了起來。

「那麼,這些呢?」東華羽凡撇下一根樹枝,把旁邊的那些腐葉撥開。地下竟然都埋藏著一層一層的白骨交錯在一起,也不知道這裡有多少人被埋葬在這黑臭的腐葉之下。

「怎麼辦?我怎麼有一種到了亂葬崗的感覺。」東華羽凡語氣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儘管她此時是元嬰期修士,可是到底還是一個女子,心性還不夠沉著。雖也算見過世面,但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就算見過世面,又能見到多少。

「我、我也是。」曲華裳一把抓住東華羽凡的手臂,眼中同樣閃過一絲慌亂。

東華羽凡見此,深吸一口氣,倒是讓自己的心裡先平靜了下來。不管怎麼樣。她們不能兩個人都慌起來。她畢竟心裡年紀大一些,若是她都慌了的話,她們兩個就走不出去了。

別看曲華裳平時一副御姐范,說到底也不過是個女子,是女子心裡都會有柔軟的時候,更會有害怕的時候。東華羽凡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此時最好不要繼續往前了。

「別怕,我們還是離開吧。」東華羽凡低聲安撫道,用手輕撫著曲華裳的後背,手掌心中帶著一絲木系靈力。

曲華裳臉上一紅。見東華羽凡反而安慰起她了,頓時覺得自己有些丟人。虧她還覺得自己比東華羽凡大,叫對方一聲妹子,如今反倒是妹子比她更加冷靜。

遂。深吸一口氣,說道:

「我沒事了,先不管任務了,先離開森林吧。」

說著,兩人便轉身,可是再次頓住了。

尼瑪。路在哪裡?路呢?

他們來時的路早就已經被一顆顆非常粗壯的樹擋住了,根本看不到來時的方向。

東華羽凡這次沒有慌亂,而是突然低頭沉思了起來。似乎從進入森林開始,就處處透著詭異。剛開始還好,雖然沒有遇見什麼妖獸,但到底還能夠見著陽光。越到後面,幾乎看不到任何的亮光照射進來,整個森林都被籠罩在一層昏暗當中。

就算是森林裡面的樹葉再密集,怎麼可能一點亮光都透不進來呢。

「我想我們應該是從一開始就著了道。」東華羽凡沉聲說道。

不過她並沒有想起究竟是有哪裡不對埃

突然,東華羽凡神色一凝,猛地將曲華裳的手扯過來,一把將衣袖扯開。

兩人頓時倒吸一口氣,之間曲華裳之前已經利用靈力癒合的傷口處此時早就已經開始發黑,並且傷口似乎越來越多,不時有惡臭的黑紅色血蔓延出來。

直到此時,曲華裳才感覺到手上傳來的痛感。頓時整個人臉色蒼白了起來,硬是忍住沒有驚呼出來。

「這究竟怎麼回事?」東華羽凡連忙取出一把匕首,將傷口附近的腐肉削去。

為此,曲華裳臉色再次白了白,死死的咬住了嘴巴,只悶哼了兩聲,整個人彷彿脫水了一樣,不過幾息之間,便已經滿頭大汗壘起來。

腐肉削去,東華羽凡顧不得隱藏什麼,直接用木靈力匯聚手心,想要將她手臂上面的傷口治療好。

可是任憑她注入再多的靈力,傷口依舊如此,只是不在流血了。

可是還沒等她鬆口氣,傷口如今居然再次腐爛了起來。

「沒用的,我感覺有一道非常陰冷的氣息進入了我體內。」曲華裳略有寫虛弱的說道。

東華羽凡心裡有些著急了起來。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用手貼近她的傷口,說道:

「華裳姐姐,你不要抵抗。「

說完,直接注入一絲木靈力,直接順著她傷口裡面的經脈往裡面探去。在曲華裳的經脈裡面遊走了一圈,總算是在一條最脆弱的經脈之處發現了一團陰冷氣息。

東華羽凡有些遲疑,她倒是很想用木靈力將這團氣息包裹著,可是萬一這團氣息暴亂的話,只怕曲華裳的經脈也很有可能受損。

經脈受損雖說休養一段時間也就沒事了,可是修養這段時日便不能使用靈力戰鬥了。

他們此時的這個狀況非常的不合適。

突然,東華羽凡整個人一震,似乎有什麼在攻擊她的靈氣罩。

快速的撤回靈力,東華羽凡有些為難的看著她的傷口,此時的曲華裳臉色近乎純白,而整個人也越來越虛弱。東華羽凡一邊利用神識探查,一邊不斷的思索著什麼。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個玉盒,打開玉盒裡面正好躺著一朵夢魂花。這正是東華羽凡從魔界拍賣下來的千年夢魂花。

夢魂草能夠解除大夢三生這種幻術,可是夢魂花的味道卻能夠令人無視各種幻陣。

不過夢魂花的香味可不是直接就能夠聞道的,而是需要多做一件事情。

東華羽凡撤下一枚夢魂花的花瓣,心裡有些肉疼,這朵千年夢魂花可不僅僅只是破除幻陣的功效。若是一朵完整的,價值相當的大。

收好其餘的夢魂花,東華羽凡將花瓣放在手心,另一隻手快速捏著一道法櫻一道熒光閃過,手心的花瓣直接化作了星光點點,朝著四周散去。

東華羽凡將曲華裳護在懷裡,曲華裳的身體開始慢慢的顫抖著,東華羽凡心裡一緊,摸了摸她的手,簡直冷到骨子裡面了。

再這麼下去不是辦法,東華羽凡倒是有辦法將她體內的那團陰冷的氣息去除,可是這就必須要暴露自己的秘密了。

人心最是複雜,哪怕她再信任曲華裳,也不敢將這個秘密暴露出來。

等到東華羽凡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神色一凌,臉上帶著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只見那些星光點點所觸碰的地方,開始一寸寸的坍塌,卻無聲無息,反覆一場無聲的電影一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