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二十六章 銷魂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 銷魂陣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東華羽凡心裡苦笑,這裡那裡是什麼森林。)

這明明就是一個人間地獄好么。

他們究竟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周圍原本綠意盎然的樹木如今一看,不過是一顆黑干邪惡,泛著死氣的軀幹罷了。甚至軀幹上面掛著不少爬來爬去的黑色蟲子。

腳下的枯骨如今倒是全都顯現出來了,難怪一路上這麼死氣沉沉的,原來這裡居然有這麼多的白骨。周圍一大片幾乎全部都是,還不算她看不到的地方。

究竟是誰,居然這麼大的手筆,將這個地方弄成了人間地獄,若非她如今突破了元嬰期,只怕也很有可能如曲華裳一樣。

只是如今到了這裡,曲華裳又因為體內的那一團陰冷的氣息開始昏昏沉沉的。如今身上更是一陣一陣的陰冷。想來是那團氣息感覺到東華羽凡的退出,越發的猖狂了起來,居然開始朝著曲華裳經脈的其他地方蔓延而去。

東華羽凡只能留了一絲木系靈力將這團陰冷的氣息包裹起來。

手一揮,將沉睡當中的李霸天從空間裡面弄出來。

李霸天還有些迷糊,嘴裡嘟噥著些什麼,可是或許是感覺到周圍的真正陰冷的死氣,突然一震。

「唉呀媽呀,你這是到地獄了啊?」李霸天嚇了一跳,直接跳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是哪裡,但是想來差不多了。」東華羽凡也很無奈,看了看四周圍依舊灰暗一片,整個人都不好了。

「咦,怎麼會有這麼重的死氣。」李霸天身體微微往前傾了傾,隨後有些狐疑的喃喃道。

由於李霸天也不想踩在這些白骨上面。東華羽凡只能一邊扛著曲華裳,而另一邊則被李霸天霸佔了。心裡卻忍不住吐槽,媽蛋的,叫李霸天出來明明是幫自己分擔的,結果這貨居然反而沒啥用。

看了看前方,東華羽凡皺著眉頭,如今該往哪裡走。我們應該是進了一處幻陣裡面了。如今雖然利用夢魂花破了幻陣。可是此地早已與陣法合為一體。以她這種對於陣法完全不通的人來說,就算是一般的幻陣,都沒法破除。除非是強行破除。

可是看了看周圍如同鬼影一樣的枯樹,哪裡找得到可以強行突破的點?

嘆了口氣,神識大開,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突破口。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我們要快點離開才可以。」東華羽凡神色嚴肅的對著李霸天說道。

李霸天點點頭,或許是看出了東華羽凡的困難。雖然心裡不情願,還是變大了身子,將曲華裳接了過來。

將身上的麻煩卸下去了,東華羽凡中總算是可以騰出手了。

李霸天有自己變態的防禦力。因此東華羽凡只需要顧好自己就足夠了。

靈氣罩將整個身體籠罩在裡面,東華羽凡隨手一揮,一道冰錐頓時朝著最近的枯樹射去。

嗯?東華羽凡詫異的看過去。冰錐並沒有將枯樹擊碎,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淡藍色的冰渣。

不過讓她好奇的並不是這一點。而是她剛剛突然發現了一道微弱的靈魂波動。若不是她的神識注意著這裡,恐怕很容易就忽略了。如今既然發現了不對勁,東華羽凡自然不可能放過的。

再次揮出一道冰針,冰針尖頭十分銳利,勢如破竹般的再次朝著那顆枯樹襲去。

這一次東華羽凡神識探測的很明白,確實是這顆枯樹上面傳來的一道靈魂波動。可是為什麼之前什麼都沒有發現呢?反倒是自己開始攻擊之後,才有這麼微弱的一絲。

東華羽凡走進枯樹,猶豫了一下,最後毫不猶豫的將神識探測進去。

不過很可惜,失敗了,因為這顆枯樹裡面居然有一道禁制,這禁制非常的巧妙,禁制之上的符文黑光流轉,顯然下禁制的人對於此地應當是了如指掌的。

雖然也可強行突破,可是若是強行突破禁制的話,只怕很容易被下禁制之人發現。

可是如今到了這個鬼地方,東華羽凡也不知道陣眼在什麼地方,既然如今知道了一絲消息,肯定不會就這麼放過了。

只猶豫了一陣,東華羽凡就將神識化作一道利刃,狠狠的朝著禁制攻擊而去。

第一次失敗了,東華羽凡不死心,再來一次。

不過攻擊了好幾次之後,東華羽凡便發現,禁制有了一絲鬆動。證明這個下禁制的人修為並沒有過高過她多少,很有可能也是一個元嬰期的修士。

只是元嬰期修士後期和初期的差距可不僅僅是兩個階位,而是天差地別。

所以若是元嬰後期的話,只怕會有些麻煩。

只是心裡到底有底牌,因此也算是有恃無恐了。

最後一次,神識猛烈的朝著禁制攻擊而去。

『擦』一聲清響,這還是第一道在這個死氣沉沉的森林當中發出來的聲音。這道聲音,頓時如同在平靜的水中丟入一顆石頭一樣。彷彿有一道波浪,朝著四周席捲而去。

不過東華羽凡並沒有感覺到這道波浪有多危險,因此也沒有注意,反而將神識再次探入進去。

枯樹裡面不過一個十分小的空間,東華羽凡掃了一圈,最後神識鎖定了一個角落的黑影上面。怔了怔,這竟然是一道非常微弱的靈魂。

如今只剩下一小團了,顯然十分的虛弱,若不是東華羽凡進入破除了禁制,只怕搖不了多久,這團靈魂就煙消雲散了。

「你是來救我的嗎?」那團靈魂原本還有些瑟瑟發抖,不過感受到一股濃烈的靈力波動,頓時激動了起來,主動的去觸碰東華羽凡的神識,快速的說道。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東華羽凡沒有回答。反而問道。

「我,我是怎麼來的,怎麼到這裡的?」那團靈魂顯然是沒有想到東華羽凡會這麼問,突然有些迷茫的喃喃道。

感覺到這團靈魂似乎有些暴亂,東華羽凡利用木系靈力微微安撫了一下,繼續問道:

「你知道這裡怎麼出去嗎?」

其實問出這句話,東華羽凡就知道。估計也得不到什麼答案。若是這個靈魂的主人真的知道怎麼出去,也不會變成這種德行了。

「哈哈哈,出去。來了這種地方,就出不去了。」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靈魂沒有了之前的激動,反而有些沮喪了起來。語氣當中也帶著一股濃濃的絕望。

東華羽凡微微皺著眉頭,沒有時間沉思太多。估計她衝破這道禁制。下禁制的主人就已經再往這邊走了。不知道多方多久會到,東華羽凡卻不想這麼坐以待斃。

丟下這一團微弱的靈魂,東華羽凡朝著另外一顆稍微大一點枯樹走去。

接連好幾顆枯樹所遇到的靈魂都很小一團,有的甚至已經快要消散了。並且每一個靈魂清醒了之後。都對於此地非常的顫慄,來自靈魂的顫慄,並且每一個都絕望到歇斯底里。

東華羽凡鬱悶不已。尼瑪,照這樣下去。等到下禁制的人來了,她估計都沒有找到一絲辦法。

突然眼睛一亮,朝著某一顆稍稍大一點的樹走了過去。

這道枯樹看上去還微微帶著一點點的生機,所謂有點點,不過是因為這棵樹的外皮上面還有一點樹木的顏色,不想別的樹已經沒有了生機。

衝破了禁制之後,東華羽凡神識再次探測進去。

這次出乎意外的是,竟然能夠看到一個人影,並且非常的凝實,這道人影面對著黑暗,盤著雙腿,整個靈魂看上去似乎非常的安詳。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會有一絲生機的緣故。

東華羽凡神識微微從靈魂身上一過,靈魂似乎有所察覺,轉過身看去。東華羽凡其實很詫異,這道靈魂非常的純凈,這種感覺怎麼說呢,神識拂過的時候,彷彿感受到了一縷和煦的春風一樣。

在這種氣死沉沉的地方看到這麼純凈的靈魂,還真是有些令人詫異。

「你是怎麼到這裡的?」東華羽凡懶得去問一些廢話了,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你好。」靈魂一湊近,東華羽凡這才看清楚對方的樣貌,居然是一個很年輕的男子模樣。

男子的臉上掛著笑容,沒有因為自己如今所處的地方就變得猙獰。這種情緒頓時感染到了東華羽凡,讓她有些緊張的心情也稍稍平復了下來。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的?」東華羽凡的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些,不過還是很想將自己的疑問問出來。

實際上,她最想知道,他們究竟是在哪裡。她有事怎麼走進這個地方的。

最後經過這個純凈靈魂男子的一番訴說,東華羽凡整個人都有些斯巴達了。

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這麼倒霉的人,一出場就掛呢。掛就算了,居然被人收入了這麼邪惡的地方。

這個地方確實是一處陣法,原本應該是上古某個大能一時興起在鳴威森林的某處設下的一個巨大的聚靈陣。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聚靈陣由於有著源源不斷的天地靈氣,慢慢的竟然和這片森林合為了一體,雖然陣法的符文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但是卻間接成為了這片區域鑰匙。

機緣巧合之下,由一名對於陣法很有興趣的低階修士闖入了這裡。詫異於此地的靈氣比別的地方濃郁,便準備在此地修行。可是他能發現靈力充盈,自然也有別人,除了妖獸,還有人類修士。

慢慢的,這名人類修士就不高興了,最後又是在無意當中發現了陣法符文。

對於陣法原本就有興趣的他開始不斷地研究,想要弄清楚這陣法符文的原理。畢竟上古時期很多東西都已經失傳。所以若是能夠將這個符文弄清楚的話,他對於陣法的造詣能夠應該有一個飛一般的跳躍。可是每次研究沒有辦法上手,讓他心裡都有些痒痒得不行,最後嘗試著改動了一絲這個符文。

沒想到,竟然讓森林的靈氣更加的濃郁了起來。雖然只是這一片區域,可是也足夠讓他驚喜的了。

可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特地到這裡來,還有不少實力強大的妖獸來搶佔地盤,讓他非常不爽。

他覺得這裡的一切都該是屬於他的,因此他心裡有了一個非常陰暗的想法,竟然在這個陣法的基礎上,在符文的旁邊加了一道幻陣的符文。

既然你們想要進來,那就不要出去的。本著這樣的想法,陣法啟動之後,果然進入裡面的妖獸沒有辦法出去,雖然能夠強攻,但是聚靈陣已然與這一片森林融為了一體,根本沒有辦法強攻。除非有能力將這一片完全擊破。

東華羽凡走了這麼久,心裡很清楚,這一片森林非常的廣闊,甚至於這一片區域非常的廣闊。除非大乘期的修士,估計沒人能夠破除了。

最後,感受到報復快感的修士心裡得意,對於疊加陣法的研究更加的有興趣了。

只要施加一個小小的陣法符文,就能夠控制這麼一大片地方。

直到有一天,有人掛了,然後此人的靈魂居然被禁錮在了陣法裡面,沒有辦法逃出去。那名施加陣法的修士又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將這個人的靈魂煉化了。

突然驚喜的發現,原來還有這麼一個修鍊的捷徑,原本他的資質就很差,不僅是四靈根的資質,同時每一種靈根都很差,所以想要按部就班的修鍊,只怕此生飛升無望的。

沒想到吞噬了修士的靈魂,居然能夠令他的修為有這麼大的突破,雖然剛開始心裡仍舊有一些抵觸,畢竟自己也是人類修士,可是慢慢的就開始上癮了,這種突破修為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以至於到了最後因為這裡的屍骨太多,慢慢的,修鍊福地,徹底的變成了死地。這裡的每一顆樹木當中都封印著一個靈魂。而這些靈魂最終的去向,便是為那名修士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讓他突破修為。

這名靈魂純凈的低階修士,其實就是不小心到了森林外圍。剛一走進去,就被不知道從哪裡飛過來的草劃到了脖子。

東華羽凡心裡暗嘆這貨怎麼會這麼倒霉,曲華裳被劃到了手臂就辦成了半死不活的樣子,劃到脖子,當場掛掉也屬於正常現象。

可是這種掛掉的方式,真的好讓人詫異。

「那你是怎麼知道這麼多的?」東華羽凡見對方的靈魂似乎還算完整,證明他的靈魂暫時還沒有被對方吞噬。

「他們告訴我的。」純凈靈魂抿著嘴,笑的有些神秘。

「他們?誰啊?」東華羽凡被他笑的有些發毛,下意識的問道。

可是純凈男子不在回答東華羽凡的問題,反而說道:

「你知道這個陣法如今被取了一個什麼名字嗎?」

「什麼?」

「銷魂陣。」

「呃、果然很銷魂,不過你知道這裡怎麼出去嗎?」東華羽凡腦子有一秒的當機,還是將最想問的問了出來。

這貨說了一堆的廢話,就是沒說怎麼出去。

雖然這個故事很勵志,可是將別人的靈魂吞噬來修鍊,這種殺孽所造的業障可是沒法通過天劫的。更加沒有辦法償還的,所以最終的結果很有可能被雷劫劈的煙消雲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