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二十七章 鬼斧神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 鬼斧神工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出去啊1純凈靈魂意味深長的眼東華羽凡,語氣有些悵然,這才繼續道:

「我也想出去。.」

東華羽凡整個人就頓住了。

尼瑪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出不去還是咋的?

「你這話,啥,啥意思啊?」

「呵呵。」純凈靈魂只是華羽凡笑了笑,隨後便再次回到自己的黑暗當中了。

東華羽凡鬱悶了,呵呵呵呵姐姐我呵呵你一臉,尼瑪,聊天止於呵呵原來是真的。

可是這貨就只是給他講了一下這個陣法來源的故事,然後說了一些這個陣法的名字。然後怎麼出去,又是誰告訴他的,一律裝神秘不告訴她。

東華羽凡神識退出來,剛一轉身,突然靈機一動。腦子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飛快的一閃而過。

純凈靈魂剛剛似乎說,這個陣法的每一個樹裡面都封印了一道靈魂,因為死的人太多,所以原本生機勃勃的森林,最終變得死氣沉沉。而這個陣法如今依舊被那個人控制著,是不是代表著,只要那個人不死,她就永遠沒有辦法走出去。

她對於陣法沒有研究,所以除了靠外力破解陣法,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

曲華裳倒是對陣法了解,可是如今曲華裳自身難保,外加昏迷不醒,根本沒有辦法幫忙。反而還成為了累贅,不過東華羽凡倒是從未想過要放棄。

既然是朋友,既然一起出來的。那麼自然是要一起回去才是。

李霸天扛著曲華裳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只是周圍的死氣讓它非常的不舒服,或許是因為體內有著雷電之力的緣故。對於這些陰邪的力量下意識的就有一種想要毀滅的感覺。

東華羽凡心思一轉,如今過了這麼一會了,那個控制著陣法的人都沒有出現,是不是證明了那個人如今被什麼纏住了脫不了身,又或者說她如今破除的幾個禁制根本不被他放在眼裡。

簡言之,就是東華羽凡這裡,壓根就沒有引起人家的重視呢?▼dng▼din▼姓▼說,.2↙3.o$s_

行到這裡。東華羽凡湊到那顆純凈靈魂的大樹邊說道:

「喂,是不是只要將那個控制陣法的人滅掉,這個陣法就破除了。」

純凈靈魂這一次沒有裝出高深莫測的模樣。說道:

「沒用的,整個森林,每一棵樹都被他控制在手心,若真的想要破陣。除非你將這裡所有的樹都毀了。」說道這裡。純凈靈魂頓了頓,語氣忽然一轉,帶著一絲憐憫,道:

「可是這裡的每一顆腐樹當中都有一顆靈魂。」

後面的話純凈靈魂沒有說,東華羽凡也都知道,若是她講這些靈魂都毀滅的話,那麼這些業障就都會加諸到她的身上。明明她只是破陣,卻背負這樣的業障。東華羽凡自然是不願意的。

「那我若是將每一個靈魂都放出來呢?」東華羽凡不死心的問道。

雖然純凈靈魂沒有回答。但是東華羽凡卻感覺到對方似乎用很奇怪的神色己。華羽凡心裡毛毛的,強迫自己心情平復下來。說道:

「難道這也不行嗎?」

「果然對陣法一竅不通。」

怪我咯?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若是她對陣法通透的話,就不會在這更一個靈魂廢話了。

「別樹木都已腐爛,可是這些樹木卻是這片森林唯一的凈土。儘管躲進樹立其結果一樣是消散,但是速度也慢了不少,若是靈魂強大,或許能夠堅持久一din。但若是置身於森林當中,只怕不出一月,靈魂就得消散。」說完,發現的東華羽凡神色有些茫然,這才鬱悶的說道:

「簡言之,外面處處充滿死氣,若是靈魂在外面,很快就會被死氣吞噬。」

「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嘛。」

東華羽凡鬱悶不已,說那麼多幹什麼,直接說周圍死氣多不就行了。此時東華羽凡倒是想起來了,她和曲華裳原本就是修士,體內靈力充盈,進入森林的時候,只覺得安靜,微微帶著一din陰冷。並沒有其他感覺。

死氣雖然陰邪,但是她兩人到底修鍊多年,身上自然沾染著仙靈之氣,對於死氣有一定的剋制能力。

因此兩人才能安然無恙的行走。

可是後來曲華裳不小心被划傷,卻沒有及時醫治,體內進入了一絲死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道幻陣的緣故,兩人竟然沒有察覺。

直到最後才有所察覺,結果已經有些晚了。

眼曲華裳的手臂,她剛剛用了空間溫泉水沖洗了一下,雖然止住了腐爛,可是卻沒能讓傷口癒合。儘管抱住性命重要,可是她體內的那絲死氣依舊存在,若是不逼出體外的話,曲華裳的傷口永遠都沒有辦法好。

可是東華羽凡壓根就不敢幫她將那團死去驅逐,只能禁錮。這種事情只能曲華裳自己來才行,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

「如果有一個可以容納靈魂躲藏的東西,算不算行善積德啊?」東華羽凡朝著樹木說道。

純凈靈魂雖然不是東華羽凡,而是覺得一個對陣法如此無知的人如此妄想,有些好奇罷了。

「若是有容納靈魂的,確實也算行善積德,但若是逃離不出去的話,也是沒用的。」純凈靈魂好心提醒著,話音剛一落,突然整個靈魂一震。

顧不得外面重重的死氣,突然飄出了樹木,目光所觸及的地方正巧是東華羽凡手中那塊嬰兒拳頭大小的魂石,整個人帶著一絲不可置信。

「怎麼會有這麼大一塊魂石?」

東華羽凡得意的說道:

「喂,你的靈魂正在被死氣啃噬。要不要到這裡面來躲躲?」

東華羽凡說著,揚了揚手中的魂石。

純凈靈魂眼東華羽凡,見對方眼中似乎就只是得意的神色。並沒有其他,因此dindin頭,一溜煙就進去了。

東華羽凡,發現純凈靈魂只佔了魂石當中極小的一處,這才發現。

自己之前的認知有多不足,她以為自己這顆魂石只能裝下幾個靈魂呢。沒想裡面居然這麼大,當然也不能怪她。畢竟魂石只能靈魂進入,她又沒掛,自然進不去了。

這麼一想。她同心結上面的魂石估計也能夠裝幾個人的。

只是一想到同心結,東華羽凡心裡就哽了一根刺,最後深吸了好一會,才稍稍平息下來。

將之前破除禁制的那幾團微弱的靈魂石后入魂石當中。這些靈魂大多已經沒有意識了。基本上都消散了。所以更加沒有佔多少位置,收取了十幾個靈魂,也不過佔了魂石裡面極少的空間。

最後,東華羽凡讓李霸天盡情發揮自己的專長。用雷電之力不斷地破壞這裡的禁制。

而東華羽凡就跟在後面不斷的收取靈魂。

她想的果然沒錯,這裡的大部分靈魂都已經沒有了意識,雖然在魂石當中可以慢慢得補回來,可是魂石的能量不是取之不盡的,這麼多靈魂。恐怕這個魂石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只是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等到出去了。再想辦法好了。

雷電彷彿是死氣的剋星,李霸天手中『里啪啦』的雷電所到之處,均是黑煙陣陣。

饒是如此,兩人所破壞的地方不過微笑的一角。

只是時間兩人多得是,耐心兩人也都有。休息的時候,東華羽凡就會將晶核給李霸天恢復,然後再利用木系靈力為曲華裳治療。

雖然沒有辦法將她體內的死氣去除,到底還是讓曲華裳醒過來了。

將現在的處境告訴了曲華裳,順便將之前割下來的小塊魂石交給了曲華裳,這個東西原本就準備給他們的,只是後來自己倒了魔界反倒是忘記了。

如今拿出魂石才想去這一茬。

曲華裳也不是矯情的人,東華羽凡和她既然是朋友,她自然不會拒絕對方的好意。可是這恩情以後還是會還的。

死氣進入體內可不是那麼容易去除的,因此一路上東華羽凡收取靈魂的時候,曲華裳就儘力的坐在李霸天的身上握著靈石恢復實力,等到停下來就想辦法去除。

可是這團死氣真的太狡猾了,一直躲在她較為脆弱的經脈裡面。讓她沒有辦法輕舉妄動,東華羽凡有些著急。

有死氣在體內,她根本沒有辦法使用靈力。那麼久沒有什麼戰鬥力了,在這麼危險的時候,沒有戰鬥力就是一個廢人。曲華裳一直心高氣傲,哪裡願意。

東華羽凡自然也是考慮到這一din,想了想,突然想到了練體術,雖然不能將練體術全部交給曲華裳,倒是可以將前面幾個動作交給她。

隨後,東華羽凡等到休息的時候,就將練體術的第一個動作交給了曲華裳。

對於沒有練過練體術的人來說,第一次真的是很酸爽的。

不過曲華裳也算是有大毅力的人,硬是不吭一聲的堅持了下來。沒想到竟然真的有效果,那團死氣竟然有些鬆動了。不僅如此,就連修為似乎都有些隱隱提升。

此時曲華裳才知道,東華羽凡交個她的東西究竟有多逆天。

可是欠了東華羽凡這麼多恩情,曲華裳自然是不肯繼續受理了。若是東華羽凡真的將練體術完全教給她的話,曲華裳不敢相信究竟是多大的恩情了。

朋友之間原本就應該平等對待,不是指的修為,而是指兩人的地位。

若是異方欠另一方太多,這段友情遲早是要變質的。東華羽凡清楚,曲華裳更加清楚。

所以發現有用處之後,曲華裳就沒有在接受東華羽凡其他的幫助了,保持練體術動作的時候,曲華裳就不斷的運轉體內的功法想要將這團死氣消除。

終於,有了進步。

死氣似乎比之前小了一圈,雖然只是一拳,卻也足夠令她開心了。

曲華裳是那種喜歡乘勝追擊的人,因此當下便不再猶豫,指到將所有的死氣全部消除了才結束。

東華羽凡他們這段時間的掃蕩,雖然自在很小的一個範圍,但是到底有些用處的。

魂石當中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地方被靈魂佔據了。不過這些靈魂都很薄弱,有的甚至只有一個淡淡的影子。這些靈魂都已經不完整了,恐怕以後就算是幫他們進入輪迴,都有些困難。

如今曲華裳的後顧之憂總算是解決了,東華羽凡便沒有在和李霸天掃蕩了。

好在他們這樣的動作粗暴,但是曲華裳卻發現了一絲端倪。

同時總算是從這些端倪當中找到了一線生機。

曲華裳一邊將自己所發現的東西告訴東華羽凡,一邊不斷的講著關於陣法的專業名詞。東華羽凡聽雲里霧裡,可是又不敢打斷。這個時候的曲華裳神采飛揚的,整個人精神滿滿,雖然周圍全是濃厚的死氣,可是他們在靈氣罩裡面,自然是沒有感覺得。

「那什麼,最終的結果呢?」聽了將近兩個小時,就算曲華裳沒有說累,東華羽凡都有些聽得耳朵長繭了。

提到自己擅長的就這麼開心。

或許曲華裳也和發現這裡的那個人一樣,對於這裡如此渾人天成的陣法有著濃厚的興趣。不過她倒是不擔心曲華裳會成為這樣的人,畢竟她的資質不錯,遲早會飛升的。

「精彩,真的是太精彩了,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如此鬼斧神工的陣法。」曲華裳已經完全被這裡的陣法所吸引,完全聽不進東華羽凡究竟在說什麼。

東華羽凡無奈的李霸天,李霸天連連後退,說道:

「別是你自己要把她弄醒的。」

說完,還傳音對東華羽凡說道:

「按我說,直接把她弄暈,丟空間裡面。然後殺到那個控制陣法的人那裡去多好。」

你知道怎麼去?「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白了一眼李霸天,這貨竟說廢話。

「雖然不知道,但是我們可以破壞這裡的陣法,到時候他自然會出現的餓。」李霸天不甘心的回復。

「那你知道這裡有多大嗎?說不定我們搞了半天,也不過九牛一毛。」

李霸天最後嘟噥了一下嘴巴,到底沒有再繼續反駁下去了。畢竟他們不懂陣法,唯有找一個懂陣法的人來研究,恰巧曲華裳對於陣法有一定的造詣。

也算是機緣巧合之下的結果吧。

「那個,華裳姐姐。」東華羽凡拉了拉曲華裳的衣袖。

曲華裳不為所動,依舊是一副見了情人的模樣,愛不釋手的前的幾道奇詭的紋路。

反正在東華羽凡的眼中,這些就只是一個奇怪的符號而已。搞不動為毛會有那麼大的威力。

嘆了口氣,蹲在一旁,和李霸天畫起了圈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