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二十八章 被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 被困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我知道了。。。」曲華裳突然高深喊道,語氣當中帶著一絲欣喜。

東華羽凡和李霸天兩人神色一動,紛紛看了過去,正好看到曲華裳眼睛放光的看著他倆。

「知道啥?」李霸天率先問道。

雖然她們有修為再生,所以並不懼怕這些死氣,但是長久以來呆在這種邪氣的地方,整個人還是受了一些影響,所以兩人的情緒都不是特別的高。

「我知道如何找到那名控制陣法的邪修了。」曲華裳一臉自信的說道。

沒錯,既然用別人的靈魂來修鍊,不是邪修是什麼。

東華羽凡和李霸天還是一副茫然的模樣,曲華裳翻了個白眼,直接爬到李霸天的身上,說道:

「出發吧,我們儘快破了這個陣法。」

東華羽凡這才在心裡默念著即便清靜經,將心裡的情緒收起來。

曲華裳走出去沒多久,就從李霸天的身上下去,自己一個人嘀嘀咕咕的湊到地上研究了一會,然後又湊到樹上去研究。

東華羽凡和李霸天無聊,乾脆又開始收取樹木裡面的靈魂。

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些靈魂更加的單薄了。不僅如此,影子淡淡的,彷彿隨時就要消散的樣子。

「那個人已經在加快煉化靈魂之力了。」

就在東華羽凡狐疑的識海,魂石裡面飄出來了一道聲音,東華羽凡一聽,就知道是那個純凈靈魂。

而她收取了那麼多的靈魂進入魂石,就只有那個純凈靈魂還比較完整,能夠與她對話。其餘的大多都消散了。這麼大一片森林,或許還能夠找到和純凈靈魂一樣的。

可是看著這些幾乎淡的看不見的靈魂,東華羽凡心裡一緊,總覺得似乎有些緊迫了起來。

「那個人是不是不方便出來?」東華羽凡下意識的問道。

「是的。」純凈靈魂抬頭看了看虛空,過了好一會才回復道。

那麼如今就只能找到那個人了,如今看來也只能靠曲華裳了。只希望這個不靠譜的傢伙能夠靠譜一點了。

東華羽凡鬱悶的嘆了口氣,將魂石收了起來。跟上了曲華裳的腳步。

「怎麼樣師姐。有沒有什麼發現?」東華羽凡湊到曲華裳的身邊,出聲問道。

「不對勁,似乎這些靈魂之力都在涌往某一個地方。」曲華裳說著抬起頭。看著某一處,眉頭深鎖。

「所以我們要儘快過去,將這個人就地正法。」李霸天點點頭,裝得一副正義的模樣。

東華羽凡懶得去糾正李霸天此時話。這貨自己就長得想要讓人將它就地正法。

兩人不再猶豫,雖然不知道具體地點。但是大致也知道在哪裡了。因此兩人頓時加快了腳步,靈氣罩大開,將周圍的死氣擋住,可是這樣一來。一路上就消耗了少的靈力。

森林裡面沒有靈氣,他們除了用靈石,就只能更加節省一點了。

握著一顆靈石。東華羽凡神色凝重,越是往那裡走。就越是感覺到有一股若有似無的威壓,淡淡的,但是也足夠引起兩人的重視牞

這裡是人家的主場,哪怕對方的修為不及她們,她倆想要打敗此人,也不是那麼容易,況且此人的修為明顯的高於她們。

如今只能搏一搏了。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曲華裳,正好曲華裳的眼中也閃過一絲決絕。

「若是我們不破除這個陣法,是不是就沒有辦法出去?」東華羽凡輕聲對著曲華裳問道。

曲華裳一怔,隨後也有些無奈的點點頭,自然是如此,不然她也不會那麼決絕了。

「既然如此,等會我去對付她,你趁機去破除這個陣法。」東華羽凡並不是有多高尚,只是她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不會陣法,除了修為稍微高一點,根本無法幫到她,所以還不如為她爭取一個機會,讓她接觸到陣法,說不定有可能破陣。

最後兩人在商量了一下細節之後,便不再停留,直接朝著某一處快速飛奔而去。

越是往哪個地方去,周圍的靈魂之力波動就越是大。不僅如此,周圍的死氣也越來越密集,兩人已經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靈氣罩周圍的陰冷。

撐起靈氣罩之上似乎都有一點吃力,東華羽凡讓曲華裳靠她近一些,好歹她也是元嬰修士,比曲華裳是好太多了。

曲華裳停下了腳步,圍著周圍走了走,突然湊到了一棵樹邊,仔細的看了看,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張金色的符紙,符紙上面的紋路居然還泛著一道微微的金光。

東華羽凡從未見過這種符紙,不過卻並沒有什麼好奇心。

只見符紙的金光越來越亮,最後曲華裳突然祭起符紙,口中念念有詞,然後符紙輕輕一拋,一道金光突然一震,隨後慢慢的擴散開來。

符紙一瞬間化成了灰燼,飄飄揚揚的落下。

曲華裳猛地吐了口血,不過眼睛裡面卻更是興奮了起來。

「竟然這麼厲害。」

東華羽凡無語,趕緊上前,發現對方只是吐了口血,並沒有受內傷,心裡鬆了口氣,忍不住埋怨道:

「華裳姐姐,就算這陣法再厲害,你也不要這些嚇人好不好。」

「找到在哪裡了,不過要進去可能沒有那麼容易。」曲華裳用絲絹擦掉嘴角的血跡,眼睛變得亮晶晶的。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這不是廢話嘛,要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找到的話,這個人就不用混了。

以一個廢材的資質修鍊到現在,簡直就是奇了,東華羽凡可不信人家沒有布置。

「不過接下來你一定要跟著我的腳步,千萬不要踏錯了。」曲華裳站起身,說到這裡的時候。神色非常認真,東華羽凡自然知道輕重,鄭重的點點頭。

讓李霸天將身體變小,然後讓到肩膀上面,這才讓曲華裳在前面走。

此時的曲華裳走餓並不是直線,東華羽凡也知道有些陣法就是如此。就算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的。從前在現代看電視的時候。經常看到那些人破陣的時候。沒有走直線,而是一邊計算著什麼,呈一個不規則的路線走著。

如今曲華裳也差不多是這樣的狀況。

每往前面走一步。似乎周圍都變了一個樣。只不過還是之前那個森林,周圍依舊是陰森森的死氣。以及濃郁的靈魂之力。

直到兩人走到了一口井邊,這才停了下來。

東華羽凡仔細的感應了一下,這些靈魂之力正是匯入了這口井中。不僅如此,那些死氣似乎到了進口。就沒有在進一步了。以井口為中心的兩米外,死氣彷彿被什麼東西阻擋了,根本沒有辦法進來。

「正是高啊,沒想到這世上竟然有如此精妙的陣法。」曲華裳一邊讚歎著。御器宗甚至帶著對那人的一點崇拜。

東華羽凡連忙說道:

「再怎麼精妙,也是從最開始在這裡設下陣法的上古大能引起的。此人利用修士靈魂修鍊,非善類。」

「你說什麼呢。我當然知道。不過此人當真算得上是陣法天才,只不過資質不好。不然以後定然前途無量。」曲華裳對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癟嘴說道。

東華羽凡可不管他是不是前途無量,如今犯下了這樣的事情,此人根本就沒有辦法飛升,或許他正是知道自己沒有辦法飛升,才會如此不折手段,不=懼怕後果吧。

「行了,別說那麼多了,沒時間了。」東華羽凡率先將李霸天扔了下去,然後自己在跳下去。

李霸天在落地的時候突然變大,剛好東華羽凡就落在了李霸天的身上。

這口井並不是很深,到了下面也並不是很狹窄。在井底似乎有一個一人高的黑色洞口。

東華羽凡等到曲華裳也下來之後,取出一顆夜明珠,曲華裳也取出一顆,當做照明。

不過夜明珠所照亮的地方畢竟有限,所以兩人只能看到有限的距離。

東華羽凡率先走在前面,靈氣罩依舊將兩人籠罩在裡面,神識頓時大開,沒想到神識竟然受到了壓制。只能探測到之前距離的一半。不過在這種地方,一半的距離也算是足夠了。

不過越是往裡面走,東華羽凡就發現,這裡面就好像一個迷宮一樣。

「羽凡妹子,別走了,先等等。」

沿著這條路走了一會,曲華裳突然開口說道。

東華羽凡停下來,好奇的看了過去,正好看到曲華裳正對著石壁,眉頭深鎖。

「怎麼了?」東華羽凡開口問道。

李霸天也將頭湊了過來,正巧看到最底部似乎有一點摩擦的痕。

「這是什麼?」李霸天順口問道。

曲華裳嘆了口氣,說道:

「我們似乎、一直在繞圈。」

「不可能,我神識掃到我們一直在前進的埃」東華羽凡不確定的說道。

實際上在陣法裡面,神識有的時候也迷惑自己的。

「這裡,你們看這下面都有一定程度的摩擦。可是這些摩擦的痕都比較平整,證明這些石壁是可以移動的。」說著,就用手推了推,正好感覺到石壁輕微的晃動了一下。

東華羽凡用手觸碰了一下,似乎果然如此的樣子。這樣一來,他們就不能往前面走了。

如今唯一要做的就是等曲華裳找到進去的道路了。

可是這個地方條件艱苦,曲華裳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是有限。

「要不強攻吧。」李霸天等了好一會,見曲華裳一直趴在地上研究者什麼,忍不住開口說道。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李霸天,這貨還挺知道憐香惜玉的嘛。

「強攻會觸碰到其他的陣法。」曲華裳搖搖頭,不是特別的贊同這個提議。

東華羽凡想想也是,那人在這個地方生存這麼久,得罪了不少的人,肯定是不想有人找到他。能夠活到現在,肯定不是那麼容易就破除這些陣法。應該還有不少的後手才對。。

「可是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東華羽凡也贊同李霸天的提議,依照曲華裳的方法,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方法。

正說著,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道『』的聲音。

李霸天已經用尾巴將它身後的那面石壁打碎了。

石壁碎了之後,另外一邊又是一道新的通道。李霸天依舊如此,每一面牆壁都一尾巴就解決。

「你這樣好像再拆違章建築一樣。」東華羽凡冷不丁說了一句。

李霸天嘿嘿傻笑了一下,說道:

「看來我有當城管的潛質。」說完,又是『』的一下。

「可是這樣好像也沒有什麼用誒。」曲華裳適時的說道。

兩人一魚鬱悶的蹲在一起畫圈圈,他們已經在這個地方轉了好幾天了。別說出口了,就連怎麼進來的都不知道了。這裡彷彿一個巨大的迷宮,無論是找蛛絲馬跡,還是強攻,似乎都行不通。

「唉,媽蛋的。」李霸嘆了口氣,鬱悶道。

曲華裳抓了抓頭髮說道:

「唉,若是現在我師傅在就好了。」

東華羽凡靈機一動,突然想到了儲物戒指裡面的玉簡。

心裡又一瞬間的猶豫,千古尊者給的玉簡可是讓她在生死關頭的時候用的。

可是想了想,這個時候不就是生死關頭嗎?

只不過,這個玉簡就只有一枚,用掉了就沒有了。

這樣一想,東華羽凡毫不猶豫的拿了出來。其實有了這枚玉簡,她的心裡總覺得自己很多時候都有恃無恐,這樣對於修行非常不利。修行是自己的修行,凡是只有靠自己才可以。

如今靠她們自己是沒有辦法的,只能求助場外觀眾了。

東華羽凡下了狠心,輕輕一捏,玉簡便碎了。

「你幹了什麼?」曲華裳見東華羽凡神色凝重,正好看到對方捏緊的手,狐疑的問道。

話音剛落,突然之間,在兩人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道聲音懸浮在半空。

「師傅。」東華羽凡叫了一聲,突然又覺得有些丟臉,微微垂下了頭。

「此地死氣竟然如此濃郁。」千古尊者正準備說些什麼,突然神色一凝,頓時發現了此地的異樣。

雖然是一縷千古尊者的神識,但是也不是東華羽凡此時的修為可以抵禦的,所以有了師傅,東華羽凡心裡也算是鬆了口氣。師傅煉器水平不錯,自然對於陣法也有所涉獵。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