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二十九章 生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生機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弟子見過千古尊者。》,x.」曲華裳一見到千古尊者縹緲之姿,頓時恭敬的站起身行了一個禮。

東華羽凡也也乖乖的站了起來,就連李霸天都躲在東華羽凡的身後。

沒辦法,千古尊者雖然只有一縷神識,也不是李霸天可以挑戰的。

東華羽凡來不及跟千古尊者說太多,只能三言兩語的說了一下。千古尊者人精似的人,非常輕易的就從東華羽凡的三言兩語之下將前後聯繫了起來。

隨後在東華羽凡他們希翼的目光之下,閉上了眼睛,神識朝著外面蔓延。

驀地睜開眼睛,在曲華裳他們好奇的目光下,清冷的說道:

「走吧。」

隨機,帶著他們率先走在前面。

東華羽凡看不懂,不代表曲華裳看不懂。千古尊者的每一步,看似很隨意,可是仔細推敲卻有一種撥開雲霧的感覺。因此,跟在千古尊者身後的曲華裳才是最開心的那一個人。

儘管千古尊者什麼都沒有說,僅僅只是跟在後面,就已經受益匪淺了。

心裡忍不住讚歎,千古尊者果然不愧是玉虛宗第一風流人物,不僅修為高深,容貌動人。就連陣法的造詣居然都不下於她的師傅。

不過心裡感嘆,確實不敢再臉上表現出分毫。她可不是東華羽凡,千古尊者此人最為護短,但是也最不喜歡別人對於他長相的誇獎。

有了千古尊者的加入,東華羽凡和李霸天一人一魚就有一種當廢人的感覺了。

只是跟在他們身後就好了。除了曲華裳興緻勃勃之外,東華羽凡只能無聊的看著師傅瀟洒的姿態。

突然腦子裡面就想到了一個人,驀地心裡有一些微微的不舒服。

實際上。說非常愛,說非卿不嫁,到不至於。

東華羽凡在現代的年紀原本就不是十幾歲的小孩子,沒有那麼容易就會對一個人動心。

有些事情是長久以來累積起來的,感情這種東西實際上說起來,也是時間的沉澱。如今他們兩個人不過是芸芸眾生中想要掙脫桎梏,追仙求道之人。聚少離多的感情若沒有一絲真心。是沒有辦法堅持下去的。

況且東華羽凡很明白,她和風傾塵之間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從最開始見到風傾塵開始,她就總覺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抹不開的牽引。奇怪又玄妙。彷彿有什麼東西被迷霧遮住了一樣。

如今變成這個局面,雖然兩人之間只是存在一些誤會。可是東華羽凡就覺得沒那麼簡單,可是她不知道該怎麼去找尋答案,不知道該怎麼將那一抹迷霧撥開。

如今兩人雖不見面。可是東華羽凡知道這個事情該解決的還是要解決。

『轟』就在東華羽凡心神恢復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四周一陣震動。

剛好,他們生前的石壁突然悄然的移開了。

一股腥臭味撲面而來,好在幾人都籠罩在靈氣罩當中,除了靈氣罩上感覺到有一層什麼東西吹過,似乎並沒有其他的感覺。

走進去,東華羽凡就皺起了眉頭。

首先入目的就是一個人形的腐樹,立在中間,雙眼睜開。此時正惡狠狠的盯著他們。

而此人的面前,立著一塊大概兩人高的巨石。巨石泛著一道血紅的光芒,到這一絲朦朧的色彩。巨石上不時有金色的符文閃過。

東華羽凡發現,巨石上面的的那些金色符文似乎也被沾染上了一絲血氣。

而在巨石的四周還擺放著幾塊一樣的石頭,不過塊頭小了點。這些石頭上面同樣也有符文。

不過這些符文才是真正的血氣。

「啊,毀本座陣法,竟然還敢闖進來,既然來了,那就乖乖獻出你們的靈魂吧。」那道人形的腐樹突然站起身,抖了抖身體,頓時幾條白軟的蟲子從腐樹當中掉落下來。

隨後變成了幾道利刃朝著他們繼續過來。

東華羽凡微微一偏身,就躲過了這些利刃,不過還未等她不屑的時候,這些蟲子居然身子一彎,頓時依附上了她的靈氣罩上面。

什麼叫如蛆附骨,東華羽凡此時感受到了。

這些白軟的蟲子居然能夠將她的靈氣罩吭破,雖然東華羽凡不懼,可是看著這些如蛆般噁心的東西還是覺得倒胃口。

沒想到,越來越多的蟲子朝著他們襲擊而來。

千古尊者不是實體,自然是不懼的,只是苦了東華羽凡和曲華裳兩個女修。

女子原本就不愛看到這些東西,也好在兩人的心性堅硬,此時竟然沒有因為這些蟲子過於噁心嘔吐。

東華羽凡強忍著心裡的不適,捏了一道法決,幾枚尖銳的冰針頓時朝著那幾條飛射而來的利刃對擊。

『啪啪』幾下,冰針與利刃相撞,頓時爆開。

千古尊者沒有上前幫忙,而是安靜的站在身後,看著慢慢長大了的弟子戰鬥。雖然戰鬥依舊有些生澀,不過好歹也算是成長了。只是這樣遠遠不夠,千古尊者想著這些年東華羽凡都是獨自修鍊,他給予她的幫助越來越少了。

想到這裡,千古尊者難得的有些愧疚,畢竟作為她的師傅,在弟子修鍊的過程中,似乎並沒有付出多少的幫助。想到這裡,千古尊者心裡已經有了一套解決方案。

這一次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鍛煉一下小徒弟的戰鬥方式了。

東華羽凡鬱悶不已,這個樹人身上怎麼又那麼多的蟲子,索性東華羽凡直接取出一大把符紙,朝著那邊扔了過去。反正都是一些低階的符紙,就算用了也不心疼。雖然不至於打敗對方,但是也能噁心噁心對方。

果然,因為東華羽凡的燒錢行為。樹人頓時怒了。

「放肆,本座一定要殺了你們,抽取你們的靈魂。」

「孽障。」東華羽凡冷著臉喊道,不再客氣,直接取出靈劍,朝著那邊過去。

她如今也看出來了,此人之所以還能夠或者。或許就是因為與樹木融為了一體的緣故。以一個廢靈根的資質修鍊到現在,估計應該已經存在上千年了,可是這個地方並不是什麼隱秘之地。竟然沒有被高階修士發現,並且將此地覆滅,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呢。

東華羽凡猜得不錯,這個樹人確實是元嬰期。不過差了半步。若不是東華羽凡機緣巧合之下破壞了陣法。將封印在樹木裡面的靈魂帶走,估計他真的有可能突破到元嬰期。然後掙脫樹木,重新塑體,改頭換面。

東華羽凡也很慶幸,幸好自己心裡有一股緊迫感,不然的話,說不得此人真的就突破到元嬰了。到那個時候,雖然也能夠對付。但是東華羽凡顯然不可能一舉拿下,除非露出自己的底牌。不然不可能這麼輕鬆的將對方覆滅。

等到再次從井底出來之後。東華羽凡頓時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抬眼一看,久違的天空呢。

四處一看,果然那些樹木都已經死去了,不過死氣正在被緩緩曼入的靈氣侵散。因此那股腐朽的味道倒是輕了不少。

突然,東華羽凡跑到最近的一顆腐樹邊去,果然,禁制已經消失了,裡面的靈魂也已經不在了。

咦,不對,靈魂還在。

緊接著,讓東華羽凡詫異的是,這顆早已經死亡並且腐爛的樹居然在慢慢的喚醒一點生機。並且東華羽凡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顆樹上傳過來的一絲微弱的靈魂之力。

這是……

東華羽凡驚喜不已,沒想到,這些靈魂居然同樹木融合在了一起,並且逐漸恢復了生機。

不僅是這棵樹,其餘的均是如此。

東華羽凡想到這裡,突然覺得自己彷彿又多此一舉了。不過又一想,若不是她收取了一部分的靈魂,說不定那名樹人已經突破到元嬰期了。

不過這些靈魂已經失去意識了,只出了一絲殘魂之外,什麼都沒有了,還不如留在樹裡面,說不定經過這裡的天地靈氣,還能夠恢復一些意識。雖然樹木修鍊比人類要艱難,倒是總好過魂飛魄散好。

況且他們意識已失,靈魂殘缺不全,就算想要遁入輪迴已是不成了。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遵循了一下師傅的意願,最後將這些靈魂再次放入了腐樹當中。不過這些靈魂因為在魂石當中呆過一陣,靈魂比之前要稍微凝實了一點,只是意識還是沒有,所以估計這些靈魂要很久才能夠恢復意識了。將這些事情做完之後,千古尊者的神識所幻化出來的身體也就消散了。

至於那個還存有意識並且靈魂保存完好的純凈靈魂,東華羽凡原本想要問他願不願意遁入輪迴的。可是沒想到剛把他放出來,東華羽凡就感覺到周圍有著源源不斷的靈氣朝著他的靈魂涌去。

「竟然直接轉成鬼修了。」曲華裳總算是將今日所見到的陣法在腦子裡面收錄了起來。

剛一回過神,就看到純凈靈魂被一團濃郁的靈氣包裹在裡面,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東華羽凡也有些感嘆,此人氣運實在是極好。沒想到以靈魂之體,居然能夠修鍊。這種機緣,千萬人中都不見得能夠見到一人。

東華羽凡他們此時自然不會忙著離開,沒有死氣的存在,此地雖然依舊光禿一片,但是由於這些樹木已經恢復了生機,倒是沒有之前那麼讓人難以忍受了。

東華羽凡將手輕輕附到地面,神識擴散開來,之前因為身處陣法的緣故,被陣法所限制,因此神識也有所限制。

如今神識不受限制了,當東華羽凡將神識散開的時候,震驚的發現,這一片被圈入陣法當中的森林竟然如此大。她如今的神識在同修為的修士當中已經算是高的了,竟然堪堪將這片地區包裹祝

由此可見,這裡究竟死了多少的修士。

嘆了口氣,東華羽凡手輕輕往下一壓,一道靈力頓時從她的手心往外蔓延。

那些枯骨頓時如同遇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間變成了粉末,然後浸入了土地當中。

腳下的這些枯骨,徹底的變成了這片森林的養料了。

不過,這樣也好,這些枯骨的主人原本就是樹木裡面的這些靈魂,如今雖然意識盡失。但如今也算是融為一體了。

做完了這些,東華羽凡發現,純凈靈魂如今依舊在修鍊。

既然相識一場,這個純凈靈魂也有幫過她,東華羽凡也不可能就此離開,萬一遇到一些其他的修士,說不得這個純凈靈魂就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華裳姐姐,你說這個地方這麼明顯,為什麼那些高階修士不把這個地方毀了呢。」

曲華裳得到了一道上古聚靈陣,如今正高興著,東華羽凡一問,便說道:

「這道裡面的陣法遠沒有你看到的那麼簡單,普通的高階修士,哪怕是分神期、合體期的修士進入,都有可能出不來。」說道這裡,指了指身後的那些腐樹,這才繼續說道:「這裡面的靈魂,說不得哪一個就是某個門派或者散修當中的高階修士。」

「上古陣法流傳至今,許多已經消失了。若能窺得其一已是莫大的機緣了。那人將陣法稍許改動,能夠有這麼大的變化,不得不說,那人也算是一個人才了,只是可惜……」

曲華裳獲得那人,東華羽凡自然知道指的誰。不過一想起最後戰鬥的時候,那人的模樣,兩人就不願意再回想。實在是戰鬥非常的血腥,暴力,甚至……噁心。

「就算是這些高階修士不可以,那麼渡劫期或者飛升期的修士呢?」東華羽凡不死心的問道。

這個地方猶如一個毒瘤,居然沒有高階修士前來替天行道。

雖然東華羽凡也覺得替天行道這幾個字有些可笑,可是和么一個邪惡隱晦之地留在繁天大陸的地界,本來就不是一件好事。

「妹子,你以為渡劫期或者大乘期的修士是大白菜埃人家如今最大的任務就是窺探一絲天機,獲得飛升的機會。」說完,曲華裳真心覺得東華羽凡對於有些東西似乎知道的很少,不得不感嘆,山門的弟子多還是有好處的,至少有什麼不懂的逮到一個修為高的就可以詢問了。

她想起來了,千古冷似乎就只有幾個人來著。

千古尊者的修為雖然高,但是很多東西卻沒有辦法直接告訴東華羽凡。畢竟不到那個層面,就算說也,也不了解。索性也就不多講了。

不過有些東西她了解的也不多,因此也沒有辦法回答東華羽凡。

她只知道,這個陣法很猛,被改動之後,就更猛了。

所以此時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趕緊回去,然後閉關仔細推演一番。未完待續。

ps:沒有靈感,感覺不知道該怎麼寫了。好煩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