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三十一章 控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 控制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看著腳下不停走來走去的弟子們,東華羽凡有種很恍然的感覺。超快穩,本文由。。首發

這一場與魔族之間的戰爭,居然就這樣打完了?

直到現在,東華羽凡都有些摸不著頭腦,除了最開始的時候還和魔人交過手,再然後莫名其妙到了魔界之外,她幾乎沒有和魔族有其它的交手。

莫離一走到千古尊者的房殿就看到東華羽凡站在不遠處。

一身簡單的衣裳,頭髮高高束在腦後,簡單利落,頭上更是沒有一點飾品,哪怕是再不注意的女修,都會在頭上簡單的裝飾一下。可是東華羽凡倒好,頭上除了一根綁頭髮的絲帶之外,簡直素凈到了極點。

也就是耳朵上面帶了一堆不起眼的耳環。

不過饒是如此,此時的東華羽凡仍舊有一種莫名的引力,讓他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夠看得到。

微風拂過,東華羽凡的髮絲微微往後飛揚,伴隨著周圍的落花,莫離頓住腳,沒有繼續往前。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取出一顆記憶水晶,鬼使神差的,居然將眼前的一幕記錄了下來。

然後再東華羽凡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將水晶收好。

「師姐。」

東花園微微回過頭,見是莫離,嘴角微微彎起,說道:

「你來了。」

莫離微微一怔,這一瞬間,不知道怎的,心裡竟然微微泛起了一絲苦澀。壓下心裡的這一縷怪異的情緒,莫離點點頭,走到東華羽凡的身邊,同樣看著山腳下那些忙碌的弟子們。

突然有些慶幸這一刻的清閑,實際上他也不清閑。只是忙裡偷點閑罷了。

「還真是奇怪,竟然就這麼結束了。」東華羽凡有些恍然的說道。

她這一段時間一直沒有出去,因為千古尊者的那番話,東華羽凡一直將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偶爾有幾個好友過來串串門。東華羽凡一律只是接待他們,並沒有受邀出去。

結果沒過半個月,千古尊者就過來了。並且說讓她準備一下。即刻啟程回宗門。

東華羽凡原本想要問一下妖冥域是不是已經被趕回魔界了,可是千古尊者這段時間似乎很忙,自從那日之後。便再沒有見過師傅人影了。

他們沒有許可權上山頂,只能看著山腳下一****減少的房舍。

到山腳的營地轉了一圈,同樣沒有什麼收穫。這些弟子同樣都是摸不著頭腦的,不過東華羽凡倒是發現了這些弟子身上多多少少都帶有一種肅穆之氣。或許人真的是需要在戰鬥當中才能成長吧。

「是埃還真是快。」莫離點點頭,同樣有些感慨。

雖然感覺到沒有做什麼。但是東華羽凡就是有一種奇怪的發現。似乎大家每一個人經過這麼一次折騰,都成長了不少,對於自己的未來,似乎都有了一個大概的框架了。

唯獨她此時。還有些茫然。

實際上,按照常規的來算的話。

大概就是千古尊者飛升仙界之後,她成為千古冷下一任主人。努力修鍊,然後收一個親傳弟子。努力修鍊。以保護門派為己任。

可是東華羽凡並不是一個按照常規出牌的人,所以她決定趁著千古尊者沒有飛升之時,去以前那些自己從未去過的地方看看。

啟程的時間很快,前後不過一個星期的樣子,東華羽凡就坐上了飛船。不過那些高階修士早就已經瞬移回去了。東華羽凡這一次沒有錯過沿途的風景,反正有大部隊在,這一路上根本就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這讓東華羽凡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以前每一次看小說的時候,都會看到,不管修真界如何的平靜,都有一個潛伏的敵人。

可是如今看來,敵人?魔族么?

可是魔族似乎並沒有如同小說裡面寫的那麼邪惡不堪,反而東華羽凡看到過更多性格堅毅的魔族。

妖獸么?可是妖獸大多安靜呆在自己的領域,只要人類修士不去招惹,這些妖獸基本上不會主動攻擊。當然個別除外。

在東華羽凡看來,實際上最邪惡的就是人類自己本身了。

只不過大多人類並不自知。

「師姐,恐怕你的願望沒有辦法實現了。」莫離見東華羽凡站在船頭,心裡突然有些竊喜,不過語氣卻不悲不喜的說道。

「怎麼了?」東華羽凡好奇的轉過頭去問道。

東華羽凡原本想要獨自外出的事情不小心說漏了嘴告訴了莫離,雖然莫離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心裡定然是不願的,東華羽凡既然說出了想要獨自外出,自然是不想有別人跟著。

如今得到了一個消息,莫離心裡自然是高興的。

「師傅說,神陵還有兩年就將開啟,修為達到結丹期的弟子都必須要進去。」

「神陵?」東華羽凡詫異的說道,不過隨即再次說道:「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快就結束與魔族戰鬥的原因嗎?」

在繁天大陸,有不少秘境。有的秘境是受門派掌控,有的秘境是修真家族傳承秘境,還有一些無主的。或者說沒有一個人敢將秘境當做自己一個人的。

神陵就是其中一個無主的秘境。

只要修為達到了結丹期以上都可進去,這個都可以進去,哪怕修為是元嬰期,甚至合體期都能夠進去。不過能夠進去是一回事,那些高階修士願不願意進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任何事物都是有兩面性的,因此肯定是有條件的。

神陵的名字之所以取得這個高大上,正是因為裡面擁有令所有人都眼饞的機緣和無數的天材地寶。

不過進去還有一個很讓人無語的限制,那就是無論什麼修為的弟子進去,修為都會被壓制,在裡面也沒有辦法使用法術。更別說飛天遁地了,就連符紙陣法這一類的東西拿進去都沒用。

也就是說,大家都一樣,不管結丹期還是元嬰期,亦或者分神合體這些高階修士,都是一視同仁。

所以大多數高階修士都不願意進去,因為萬一一個不小心就被低階修士在裡面秒了。那真是裡子面子都沒有了。所以基本上門派都會派修為達到了結丹期的弟子進去。

神陵每五十年開啟一次。東華羽凡咋一聽到這個消息,還覺得幸運不已。

沒想到自己也能夠進去呢,好在修為已經達到了結丹期。也就證明了她是進入神陵名的一員。

有傳言稱,神陵原本是上古大能的戰鬥場地。

一提到上古兩個字,基本上都是酷炫吊炸天的代言詞。據說上古大能揮手便能遮天蔽日,所以專門開闢了這麼一個秘境。不管有什麼私人恩怨,都在秘境裡面解決。以免禍及人間。

雖然東華羽凡不明白為什麼神陵會對修為有所限制,但是這樣一來,自己的優勢就沒有多少了。只是轉而一想,又有些釋然。大家都是一樣的。好歹她的身體強度還不錯。

就算壓制了修為,憑藉她的體制,在秘境裡面也不懼任何人。況且還有兩年的時間。強身健體還來得及。當然,有這樣想法的可不止東華羽凡一個人。

基本上每一個被選中要進去或者即將突破結丹期的弟子。都會在這兩內卯足了勁。

東華羽凡突然有些慶幸,好在自己擁有練體術,看來這兩年一定要勤加練習練體術才行了。

回到門派,基本上大多數夠資格的弟子都得到了這個消息。

事實上,不僅是五大門派夠資格的弟子要在這兩年努力提升身體強度,就連那些散修以及修真世家都在努力。因為神陵是唯一一個沒有被哪一個門派把守著的秘境,同樣也是唯一一個進去之後一定會有收穫的。

就算拿出去自己保不住,還能夠將自己取得的東西賣給門派。

在秘境裡面,大家都是一樣的,所以儘管幾大門派無奈,也沒有限制這些散修進去。

畢竟五大門派的人數有限,而整個大陸的散修樹木更加的龐大。

回到宗門,莫離看著東華羽凡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將東華羽凡叫住了。

「師姐,這次回去,估計要兩年後才能相見了,我……」莫離突然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怎麼了?」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看著莫離的樣子。

「我可以叫你一句姐姐嗎?」說完,又怕有些唐突,生怕東華羽凡誤會,說道:

「我、我從小沒有家人,到了宗門除了師傅,就只有師姐最關心我,就好像……好像家人一樣。」

「好。」東華羽凡笑了笑,實際上就算莫離不說,她心裡也是將莫離當成弟弟。並且,不管莫離變成什麼樣子,她都會講莫離當成自己的弟弟。

「真的嗎?」莫離驚喜的看著東華羽凡問道。

「當然,我一直都將你當成弟弟。」東華羽凡拍了拍莫離的肩膀,這傢伙現在長得比她都高,還真是讓人有壓力呢。

「姐姐,我……我回去了。」莫離喊了一句之後,突然臉有些紅紅的,直接跑開了。

東華羽凡愣在了原地,這才發現,莫離骨子裡面的害羞原來一直存在呢。

一路順暢的回到千古冷,感受著千古冷就有的氣息,東華羽凡頓時有一種鬆懈的感覺。

並沒有忙著回院子,而是到山腳下的桃花林裡面轉了轉。

桃花依舊笑春風,可如今卻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這裡的一草一木,一花一葉,都和從前沒有分別。可是千古冷卻真的讓她有了一種冷的感覺了。

終究還是有些東西變樣了,東華羽凡沿著石梯一步一步的往上走著。

如今有了修為,並不覺得有多累,反而多了一些從沒有伸出來的感慨。遙遙望去,大殿似乎還有很遠,可是東華羽凡並沒有飛升去,仍舊一步一步緩緩的走著。

突然之間,她似乎有些明白了師傅之前對她說的那些話。

一步一步的攀爬到頂點,何嘗不是品味人生的一種。想到這裡,東華羽凡隨即將靈力一收,沒有了靈力在四肢,沒多久,雙腿便感覺有些累了。

東華羽凡臉上依舊掛著淺淺的笑容,並沒有在意,反而以一種旁觀者的姿態去感受這種累。

不知道走了多久,東華羽凡一直都在機械的抬腳,然後再抬腳。

而此時她早就感覺不到雙腳的存在了,似乎從另一個方向去感受,反而並沒有那種很累的感覺。沒有那種想要放棄,想要停止的感覺。

生命在於不斷前進,生生不息。

突然之間,東華羽凡彷彿有些明悟,不過這種東西不知道該怎麼宣之於口,只是默默的沉澱在她的心裡、腦海里。

師傅說她耐心有餘,心性卻不夠堅定。東華羽凡這一刻似乎有一點明白了。

遂,她將整個心神再次回到體內的時候,那股疲憊瞬間席捲了她的大腦,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在告訴她直接飛上山頂。可是東華羽凡愣是咬緊了牙,努力的拋開了那些想要左右自己的想法。

她可以一步一步的走到山頂,可是卻無法控制著心裡不斷冒出來的其他的想法。無法控制那種想要直接打到頂點的衝動,可是她無法控制思想,卻可以控制身體。

直到最後一步,東華羽凡的腳踩在上面,雙腿似乎都在開始顫抖了起來。並且她再一次的感受不到雙腿的存在了。不僅如此,那股疲憊已經完全佔領了她的大腦,只差一點,她就要癱軟在地上。

不過她並沒有如此,而是努力的轉過身,看著被一陣雲文山腳。

似乎回頭看過去,並沒有覺得上來的路程有多艱難。

當她再次跳開,去感受這身體經脈的每一處收縮,那種身體上的疲憊頓時消失了。那種不被思想控制的感覺,真的是太棒了。

人這一生,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

而修真者更是如此,因為生命太過於漫長,所以修真者所遇到的人是平凡人的千萬倍。

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獨有的思想。

別人認為的對,或許在自己看來就是不對的。

別人認為不對的,在自己看來確實值得堅持的。

所以,只要自己認為是對的,那就堅持。

東華羽凡嘴角輕輕咧開,突然之間,腦子裡面一陣清明。那些想要左右她的思想頓時一掃而空。

師傅說的心性不夠堅定,實際上也在指她總被思想控制,不僅是自己的思想,還有別人的思想。所以她如今明白的,便是努力的控制思想,而不是被思想控制。

心神再次回歸本體,也並沒有覺得多累,只是往院子走的時候,動作比較緩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