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三十二章 壓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 壓制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cpa300_4 「想必你已經知道了吧。f,」千古尊者撐著頭,神色似乎有些疲憊的說道。

東華羽凡雖然不知道千古尊者這兩天究竟在忙什麼,不過見到師傅這麼似乎很辛苦的樣子,東華羽凡乖乖的點點頭,說道:

「是的,弟子已經知道了。」

「為師原本就準備告訴你的,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你也應該知道神陵對修士的限制吧。」千古尊者看著東華羽凡,說道。

東華羽凡點頭,說道:

「師傅,傳言說神陵是上古大能專門開闢出來的一個秘境,是真的嗎?」

「呵呵,真真假假又如何,這世上的真假可不是用眼睛看到,用耳朵聽到就是真的。」千古尊者輕笑著了起來,看了一眼好奇的東華羽凡,說道。

東華羽凡抿了抿嘴,好吧啊,她其實也沒指望師傅能夠跟她講什麼辛密。

「那弟子就先回去了。」東華羽凡隨即說道。

「這個拿去。」千古尊者沒有叫住東華羽凡,而是從儲物戒中取出一物,直接控制這件東西到東華羽凡的面前。

「這是什麼?」東華羽凡雖然這麼問,卻伸手將此無拿到手中。

沒想到剛一握到手中,就感覺到渾身的靈力一滯,隨後運行的非常的緩慢。而此物竟然重大百斤,若不是她練體術修鍊了有一陣了,估計都不一定能夠拿得起來。

果然,修士若是沒有了靈力。和普通人的區別還真的沒有多大。不過,師傅出品,定然都不是什麼便宜貨。只是東華羽凡想一想也就明白千古尊者的用意了。

神陵對修士的靈力有所限制,那麼就只能依靠自己的**了。

「此物可以抑制靈力,同樣,具體的用處,也只有你自己去體會了。」千古尊者對著東華羽凡揮了揮手。顯然是讓東華羽凡自己可以回去了,東華羽凡癟了癟嘴,正準備離開。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轉過身問道:

「師傅,若是神陵無法使用靈力。那還能夠使用儲物戒嗎?」

若是連儲物戒都禁止使用的話,那麼進去有什麼卵用,就算得到什麼東西都沒地方放埃若是一般武器還好,若是靈植的話。必須要用玉盒裝好。免得泄露了靈力。

「雖限制靈力,但並非無法使用靈力,只是無法運用靈力來戰鬥罷了。」千古尊者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神色有些縹緲,看著遠方,彷彿再看什麼人一樣。

東華羽凡沒有在繼續問什麼,對著千古尊者行了個禮,便退下了。

剛一回到院子。遠遠的就看到韓溪站在院門口,沒敢進去。

東華羽凡將千古尊者給的那個類似於杯蓋的東西放在懷裡。並沒有收入儲物戒。

既然準備要去了,自然是要從現在就開始做準備了。

「見過師傅。」韓溪恭敬的對著東華羽凡行了個禮。

東華羽凡淡淡的撇了一眼韓溪,說道:

「何事?」一邊說,一邊揮手打開院門,直接走了進去。

李霸天和小青在房間裡面,聽到東華羽凡回來,兩個都竄了出來。小青掛在李霸天的脖子上,看到東華羽凡一瞬間,頓時『嗖』的一下,化作了一道殘影,下一瞬便出現在了東華羽凡的肩膀上面,對著東華羽凡的臉蹭了蹭。

「好了,你們自己一邊玩去吧。」

千古冷算得上最安全的地方了,所以東華羽凡倒是不擔心李霸天會把小青帶到哪裡去。

雖然東華羽凡沒有告訴李霸天她和小青之間聯繫,但是也大致講了一下小青的重要性。關係著她的性命的問題,李霸天倒是嚴肅不已。

這兩天東華羽凡都沒有將小青彷彿空間,反而李霸天對小青是形影不離,只要沒見東華羽凡,就會把小青放到自己的脖子上面。

小青原本就有些懼怕李霸天,因此倒是很聽話。

李霸天對千古冷倒是比較熟悉了,聽東華羽凡一放話,頓時尾巴一下子就將小青纏了過來,隨後往後山竄去了。

東華羽凡懶得理會,後山雖然也有妖獸,但是都是低階的,憑它倆的修為,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師傅,弟子準備外出一段時間。」韓溪看了一眼東華羽凡,欲言又止。

東華羽凡微微打量了一下韓溪,發現他如今正好處於築基期中期的樣子,似乎是剛突破不久。

心裡嘆了口氣,韓溪的資質果然不好,別人這麼多年應該是早就突破了,可是他過了這麼久居然還是築基中期。嘆了口氣,說道:

「我雖然收了你做弟子,除了給了你一個身份,並沒有給你多少的幫助。」

說著,乾脆從儲物戒中取出了碧水瓊漿,之前陸陸續續用過不少,如今也只剩下不過十滴的樣子了。

不過饒是如此,也讓韓溪心驚不已。

他是真的沒想到東華羽凡居然會賞賜給他這麼貴重的東西。

「拿著吧,如今這個於我沒有多大用處。」

一句話,不僅是讓韓溪心裡駭然,眼中更是流露出一股不可置信。

碧水瓊漿可不是什麼平常的東西,築基期修士得一滴,便能進階。若是不需要這樣的東西,除非是達到了元嬰期以上。可是一想到東華羽凡的修為,韓溪頓時心裡有些心驚了起來。

她才二十幾歲啊,居然就達到了元嬰期,這還是人嗎?

不過震驚完了之後,看到東華羽凡眼中那抹平淡以及冰冷,頓時整個人猶如被雷擊中了一樣,心裡一顫。這句話恐怕是東華羽凡故意說出來試探他的話吧。

不過韓溪倒是相信,東華羽凡的修為真的是如此。以前他還覺得能夠看得穿自己這個小師傅。可是如今。對上東華羽凡的眼眸,竟然會有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弟子多謝師傅。」韓溪不會傻著將這件事情出去亂說。

畢竟東華羽凡既然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真實修為,也正常。

玉虛宗的天才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可是唯有自己的師傅才逆天的讓人可怕,所以適當的藏拙是很有必要,並且也是唯一能夠保證自己安全的辦法。

況且東華羽凡並不是變異單靈根天才,就算是變異單靈根,也沒有這麼快的。

若是被別人知道東華羽凡的修鍊速度,估計不少的人都會懷疑她身上身懷異寶。若真如此,一個玉虛宗恐怕並不能抵擋整個大陸修真者的瘋狂。

當然。修士有自己的底牌也屬於很正常的,每個修士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韓溪一句話說完之後,腦子裡面頓時轉了好幾百下。東華羽凡這句話雖然是試探。但是何嘗不是一種信任,若是他能夠擔得起這份信任的話,只怕以後東華羽凡定然不會虧待他的。

想明白這個關節之後,韓溪臉上恢復平常。並且決定將這個事情埋在心裡。無論是誰都不會告訴。

能夠在小小年紀都大道如此高的修為,以後定然不可限量,他韓溪能夠認東華羽凡做師傅,實際上還是他佔便宜了。更何況還是普通弟子,並不是記名弟子。

韓溪離開之後,東華羽凡這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下院門口。

她自然是故意如此的。一來試探一下這個弟子究竟值不值得信任。二來她真心沒有什麼時間教導什麼弟子,但是千古冷是一定要傳承下腮以以後肯定是需要收弟子的,若是韓溪值得信任。倒是可以委以重任。

經過這幾年的觀察,韓溪的資質雖然一般。但是為人勤奮刻苦,待人還算靈活,頭腦也算聰明。硬傷就是資質了,若是資質再好一點的話,以後的路說不定還能走的更遠一些。

若是在遇到幾個機緣的話,說不得也有機會飛升。

只是如今看來,韓溪的機緣估計真的很爛,別人多多少少都在這一次戰鬥中得到了一些不錯的機緣。可是這貨居然只是剛剛到築基期中期。

東華羽凡突然有一種被韓溪拉低了千古冷高冷形象的錯覺。

一揮手,關上院門,在設下一道禁制。

東華羽凡這才將鐵球拿出來,仔細的研究了一下。

這個東西很明顯的作用及就是限制靈力,雖然並沒有完全限制,但是只要這顆鐵球放在身上,就有一種靈力運轉很緩慢的感覺。就好像剛剛引氣入體的那種階段一樣,經脈細弱,靈力運轉很慢。

不過這樣一來,倒是也有好處,東華羽凡估摸著,神陵裡面應該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感覺。

能夠使用靈力,但是並不能將靈力運用到戰鬥當中,更加不可能飛行了。

所以最多是使用一下儲物戒,好讓他們能夠多裝一點東西出去吧。

滴了一滴血上去,竟然發現血直接從鐵珠上面滾了下來。東華羽凡驚愕,居然沒有辦法認主。

神識也探不進去,這樣一來,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什麼品階。

但是能夠被千古尊者看上眼收起來,應該不是俗物。東華羽凡研究了一會,直接用一個漏網轉折,掛到了脖子上面。

這兩年都不能外出了,所以她要好好做一個計劃表。

這個鐵球說不得能夠給她一個驚喜呢。

在院子裡面做了一遍練體術,東華羽凡發現,帶著鐵球做練體術的動作,簡直不是一般的費勁。

之前明明做前十個動作已經沒有多大的問題了,雖然後面的幾個動作還有些緩慢,並且經脈還會有一種被拉扯的痛,但是至少勉強留長了吧。

可是如今,帶上鐵球之後,就連第一個動作都汗涔涔的,更別說一口氣做十個。

東華羽凡總算是明白了,這個鐵球最大的作用。

不僅是限制靈力,竟然也變相了壓縮了經脈。

做練體術的時候,靈力進入經脈的時候竟然會有第一次做練體術的那種撕裂的疼痛。

不,比第一次還要痛,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個剛剛引氣入體的鍊氣期修士,不知天高地厚的妄想走捷徑提升修為一樣。

東華羽凡能夠修鍊到元嬰期,並不是沒有毅力的人。

這點疼痛倒是咬咬牙可以忍受的。

既然只能勉強做第一個動作,東華羽凡就保持第一個動作。

事實上,最開始的動作都還算蠻簡單的,越到後面,就越有一種不是人能夠做得出來的。只是這個動作不過保持十分鐘的樣子,東華羽凡就感覺到自己全身似乎都是汗水,不從身體的每一個毛孔裡面出來一樣。

想了想,東華羽凡還是沒有動,任由汗水從臉上滑過,鼻尖微微聞到了一股酸臭味。沒想到她如今的修為了,身體裡面居然還會有這樣雜質。

要緊牙齒,兩個時辰,東華羽凡依舊在堅持。雖然疼痛,但只東華羽凡想起之前等山頂的時候的狀態,頓時心神跳了出來,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思考身體的痛。

觀察每一個通道麻木的經脈,慢慢的,倒是堅持了很長一段時間。腦子裡面再也沒有那種想要放棄的感覺了。東華羽凡知道,她如今已經在慢慢的學會控制自己的思想了。

因此心裡倒是更加的得勁了起來。

等到李霸天和小青在後山瘋夠了回來的時候,東華羽凡才結束第一個動作。

結果還算可觀,如今竟然將經脈擴大了一點點。

而經脈各處居然都積攢了不少的靈力,東華羽凡靈機一動,並沒有取下鐵球,而是將這些靈力慢慢的將丹田處引導。

期間,這個動作真的很緩慢,身體各處經脈的靈力匯聚到一起,對於如今的經脈來說太過於龐大。但是經脈卻又很細弱,一個不注意就有可能損傷經脈,雖然東華羽凡知道自己的經脈實際上被拓展的很寬。但是架不住此時被壓制了,只能小心翼翼起來。

丹田裡面的元嬰彷彿被隔絕了一樣,東華羽凡只能內視看到元嬰,卻沒有辦法控制。更沒有辦法觸碰得到。

因此,只能講這股靈力引到元嬰的另外一邊。靈力緩緩聚攏,形成了一道有點類似於雲團的東西。

看著這團靈力,東華羽凡突然想起自己最開始修鍊的時候,似乎就是醬紫的。

如今就感覺好像重新修鍊一樣。這種感覺竟然還覺得很不錯。

或許是因為被壓制了的緣故,東華羽凡修鍊完了之後,竟然難得的覺得有些餓了起來。

正好打開房門的時候,看到李霸天和小青倆正蹲在桌子上面商量什麼。

而桌子的下面正好放著兩隻已經掛了的二階妖獸吞雲鳥和一頭三階伶牙豬。這二階妖獸有一個還算不錯的名字,但是實際上外表就是一隻雞的模樣。

東華羽凡不客氣的提著兩隻吞雲鳥,帶著自己的妖獸往後山走去。

話說,好久都沒有弄過戶外燒烤了。

李霸天羨慕的看了一眼掛在東華羽凡頭髮上面的小青,長得細小就是好埃

無比鬱悶的拖著伶牙豬跟在後面,兩隻雞還不夠它塞牙縫,所以必須要將豬帶上。望著身後被拉著走的伶牙豬,李霸天的吞了吞口水,朝著前面喊道:

「有孜然沒,燒烤有孜然才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