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三十四章 賭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 賭注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神陵的入口其實並沒有完全開放。。しw0。

只是每隔幾十年,入口處的結界就會比較薄弱,但是時間也僅僅只有一個月的樣子。

因此,大家進去裡面尋寶也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能夠得到什麼都是造化。當然,如果錯過了,那就只能等五十年才能出來了。

掌門發話完畢,親自帶領一眾有資格進去的弟子們上了飛船。

東華羽凡看了看站在掌門身旁的葉迦,眨了眨眼。

莫離抽了個空跑到東華羽凡的身邊,說道:

「師姐。」

「還是叫我姐姐吧。」東華羽凡抿著嘴笑著說道。

莫離眼睛一亮,重重的點頭。隨後兩人站在飛船頭,並沒有說些什麼話。東華羽凡瞧著掌門的地方,這一次居然是掌門親自接送,可見這一次神陵之行,有多重要了。

或許可以說,大家從神陵當中拿出的東西有多重要了。

許多修真界都已經滅絕了的天材地寶很有可能在神陵裡面找到。也難怪掌門會這麼重視,說不得其餘幾派的同樣如此。

再則,許多散修和修真世家同樣也會趕過去,因此這一次的神陵之旅說不定熱鬧非凡呢。

東華羽凡長舒了一口氣,對著莫離說道:

「可有看到華裳姐姐?」

莫離神秘的笑了笑,說道:

「姐姐,還是別去了。」

「怎麼了?」東華羽凡詫異的看著莫離,這娃的笑容也太賊了點吧。

「辰師兄如今和曲師姐在一起的。」莫離說著,便沒有繼續往下說了。

東華羽凡愣了愣,隨即明白了過來。感情曲華裳喜歡的竟然是辰逸呢。不過想想,辰逸確實很不錯。為人溫文爾雅,很有作為一個師兄的自覺,對於底下的師弟妹也很不錯。作為凌雲尊者的大弟子,師傅收了一名親傳弟子也並沒有嫉妒,反而對莫離處處維護。

不得不說,凌雲尊者此人還是很不錯的。

東華羽凡四處看了看,沒有看到兩人。也就放棄了。不過卻覺得好奇。沒想到自己沒出來的這幾年,發生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呢,還真是遺憾。沒有看到好戲。

飛船非得很快,沒多久,就進入了一層雲霧當中。東華羽凡觀察了一下,突然好奇的說道:

「奇怪。為什麼會往雲霧森林。」

雲霧森林東華羽凡也來過幾次的,況且小青也是從雲霧森林當中得到的。因此對於外圍並不陌生。只是從來沒有深入過,一時之間倒是覺得非常的驚喜。

傳說雲霧森林的深處是禁地,不僅有高階妖獸,就連許多修士都不敢貿然的進去。如今得宗門高層庇佑進去,也算是不枉走這一朝了。

不僅是東華羽凡有這種想法,不少的外門弟子亦是如此。不少的弟子資質一般,勉強結丹。如今去神陵也是為了尋求機緣,以期望能夠更上一層樓,或許終其一生都不敢進入森林裡面。因此不少弟子圍在一起議論紛紛,倒是顯得有人氣多了。

沒過多久,天空上面的雲霧就將周圍遮擋著什麼都看不到了,不僅如此,就連神識都被隔絕了。

人群中有一小段的慌亂,不過很快就被過來的長老們安撫了下來。

「姐姐不用擔心,人類修士與雲霧森林的妖獸曾有約定,為防止有修士故意闖入,這才會設下這道結界。」莫離見東華羽凡神情冷淡,以為東華羽凡心裡擔憂,便開口說道。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莫離,總覺得這小子的變化是不是有些太大了一點,總感覺如今好像是他帶著她一樣。不過一想起莫離也算是身負大氣運之人,心裡也就釋然了。

雖然不知道在原著中莫離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但是以現在的情況看來,戲份應該是不低的。

「如此一來,是否也有妖獸進入神陵?」東華羽凡問道。

莫離點點頭,看著從眼前不斷後退的白霧,說道:

「是的,不過姐姐不用擔心,這些妖獸進入神陵同樣也會被壓制修為,不過……」

「不過妖獸的力量向來是不弱的,況且每一種妖獸就算被壓制了修為,身上的而一些天賦卻不會被壓制。」莫離沒有說出來的時候,東華羽凡就幫忙說出來了。

的確,許多妖獸就算沒有修為,自身的實力就不低。

況且有的妖獸自身原本就有攻擊性,例如渾身帶劇毒,例如天生力大,例如有的天生體型大。

想想都覺得有些心累,沒想到不僅要防備神陵裡面的妖獸,還要防止外面進去的妖獸。要知道能夠進入神陵的妖獸,大多都是智慧不低的,很有可能有不少的妖獸都是實力很高的。

不然也沒有那個意識想要去尋找機緣。

妖獸雖然進階沒有瓶頸,但是妖獸修鍊的時間通常情況下比人類需要的時間更長,這種情況之下,化形的妖獸也會到人類世界去,換取對修鍊有益的東西。

「唉,心塞塞的。」東華羽凡喃喃的說道。

莫離不太懂東華羽凡的意思,還以為東華羽凡心裡不舒服,便說道:

「姐姐放心吧,我可以保護你的。」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莫離認真的臉,心裡雖然覺得暖暖的,但是總覺得這個傻孩子太傻了。

誰都想儘可能的多得到一些好東西,哪裡還有時間管別人,就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再則,進入神陵之後是隨機的,因此並不能保證會不會遇到熟人。就算是遇到了熟人,也不一定是什麼朋友,很有可能是想要殺人奪寶的敵人。

「那就多謝你了。」不管心裡怎麼想,但是東華羽凡還是對著莫離柔和的笑了笑。

莫離撓了撓頭,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不過東華羽凡覺得,這才是莫離。和之前那個冷著臉的莫離相比。還是現在這個更加的討喜。

不知道在雲霧中前進了多久,東華羽凡盤腿坐在原地。莫離同樣如此,事實上,大多數的弟子都和好友坐在一起,慢慢的說話的人也少了,大家都安靜的開始入定了。

等到東華羽凡再次醒來的時候,飛船已經停止了。

如今正好懸浮在半空。東華羽凡看四周的弟子大多都沒有睜開眼睛的。便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正準備吐口濁氣。

突然整個人怔在了原地。心裡頓時慢了一個節拍。

好美的地方埃

飛船正好懸浮在雲層的邊緣,一半在雲層當中,一半露在外面。

東華羽凡此時所站立的地方,正好是看到透過雲層的地方。遠處的視野極其開闊。沒有半點遮擋物,不僅可以看到蒼茫的天邊。更加能夠看到極遠的地方的一片綠林,整個地面被一片綠色籠罩在其中。

天邊帶著幾縷霞光,東華羽凡還是第一次被這種難以言喻的景色所震撼,在這種時候才真的覺得自己有多渺校

原本很大的飛船。躲在雲層裡面,似乎也不過爾爾。

走到另外一邊的船頭,東華羽凡低頭看了看下面。實在是飛船飛得太高了,下面的很多東西都非常的渺校看得很不真切,除了泛綠的地方顏色不同,似乎並沒有分辨出下面有些什麼。

「看著這景色,覺得心情都變好了吧。」葉迦站在東華羽凡的身後,突然開口說道。

葉迦的聲音說的很小,不過卻很清楚的傳到了東華羽凡的耳朵裡面。

東華羽凡沒有回頭,而是微微偏了偏頭,嘴角帶著笑,閉上了眼睛,彷彿有一縷溫柔的餓風輕輕撫到臉上,這種感覺,難得的愜意。

沒想到,在進入神陵之前竟然是一點都沒有緊張的感覺。

按理說進入神陵,和凡人沒有區別,可是東華羽凡竟然一點都不會害怕。

「是的呢,不過這種渺小的感覺可真不爽。」東華羽凡的語氣中不自覺的帶著一絲嬌憨,睜開眼睛,睫毛隨著風輕輕晃了晃。

葉迦心裡一緊,隨機若無其事的轉過眼,說道:

「佛門有一句話,名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師妹斷不可妄自菲保」

東華羽凡笑了笑,沒想到她不過說一句話,葉迦居然會引經據典的來安慰她。不過這話倒也是,誰會想到自己丹田裡面會有一個巨大的空間,誰又能想到莫離手裡的小塔是一個能夠容納萬物的寶塔。

東華羽凡剛笑完,就感覺到背後有一道冰冷的視線突然射了過來,神識一動,便知道是誰了。

東華羽仙竟然也朝著這個地方走了過來,不知怎麼,東華羽凡竟然覺得有一團冷氣緩緩靠近。東華羽凡注意到葉迦微微蹙了蹙眉,臉上的表情隨即變了變。東華羽凡心裡一樂,這個表情東華羽凡可不陌生,這可是葉迦的官方表情。

臉上看似溫和,實際卻有一種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覺。

「不知道師兄和師姐說些什麼好笑的事情呢。」東華羽仙的聲音聽上去溫和又細膩,雖然一身黑色,但是卻更有一種別樣的誘惑。

取下帽子的東華羽仙一顰一笑都讓人有一種心頭一緊的感覺,似乎天地間只此一人,其餘的人都黯然失色了一樣。

不過東華羽凡身為女子,自然沒有什麼感覺。只是突然腦子裡面閃過一個人影,莫名的心裡有了一絲觸動。正是她在魔族的時候所見過的那名女子,雖然不知道後來如何了,但是那名女子才真正算得上是國色天香,傾城絕代了。

對比起來,東華羽仙和她相比,不僅僅是氣質上差一截,容貌也不及那名女子。

「既然有美人自薦相伴了,那我就先不打擾了。」東華羽凡沒有理會東華羽仙,而是對著葉迦眨了眨眼睛,眼中帶著一絲戲謔。

葉迦眼中帶過一絲尷尬和慌亂,不過見東華羽凡似乎並沒有不開心。微微有些失落的同時,又有點慶幸。

東華羽仙緊緊的捏了捏手指,最後粲然一笑,小步走到葉迦的身側,正好是東華羽凡之前站立過的地方,看著眼前的景色,嘴角帶著一絲笑容,說道:

「站在這裡果真開闊,也難怪師兄那麼開心了。」

葉迦淡淡的望著遠方,眼中不驚不喜,臉上的表情溫和有禮,卻又帶著疏離。

東華羽仙看著葉迦的側臉,眼中連半分自己的影子都沒有。嘴角的笑意彷彿帶著一絲嘲諷,讓東華羽仙心裡一酸。

好想脫口而出的問道,她哪裡不如東華羽凡了,明明她如今也是雙靈根了,明明她的容貌比東華羽凡出色那麼多。明明她各方面都要比東華羽凡優秀,為什麼他的眼裡就看不到自己呢。

東華羽仙用力的咽下不甘,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恐怕葉迦此時也想要離開了吧。若不是因為葉迦還欠她一些恩情,估計連這疏離的笑容都沒有了吧。

不過她就是不甘心,深吸了一口氣,將語氣放緩了不少,才說道:

「師兄對東華師姐可真好,還真是讓人羨慕。」

「你從哪裡看出來我對她很好了?」葉迦定定的看著東華羽仙的眼睛,臉上沒什麼表情。卻莫名的讓東華羽仙心裡一緊,

有些慌亂的垂了垂頭,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莫非因為我到來的緣故,讓師兄不高興了。不若我將東華師姐叫過來。」

「不必了。」葉迦冷聲說道,臉上再次恢復了之前那種溫和有禮的模樣,頓了頓,再次說道:

「此處視野開闊,東華師妹不妨多看一會,我有要事,先告辭了。」

說著,也不等東華羽仙說什麼,直接朝著飛船的另外一端走去。

東華羽仙不甘的盯著葉迦的背影,可是自始至終,葉迦都沒有回過頭。最終跺跺腳,同樣也離開了。

「姐姐,你輸了,師兄也沒有堅持到半刻鐘。」莫離看著東華羽仙離開的方向,對著身後有些懊惱的東華羽凡說道。

東華羽凡鬱悶不已,葉迦怎麼不多堅持一會,只要一刻鐘就好了埃結果就這麼一下下就離開了。

嘆了口氣,鬱悶的在儲物戒翻了起來。

她和莫離打賭看葉迦能夠呆多久,莫離說就一小會,要不到半刻鐘進就會離開,東華羽凡打賭的是一刻鐘。沒想到啊沒想到,果真不到半刻鐘。

兩人的賭注是對方身上比較重要的一樣東西。

東華羽凡找一圈,除了有些不能給的,還真的沒什麼比較貴重的。

突然想起了什麼,從手腕上取下一個玉葫蘆,由於長大了,玉葫蘆看上去就非常的小了。不過通體碧綠,看上去非常的可愛,倒是適合當成賭注。

這個玉葫蘆是一直掛在她手腕上的東西。從穿越過來開始就沒有取下來過,因為很小,待在手腕上又不怎麼引人注意,況且一直以來東華羽凡都很少露出來。

「這個我從小帶到大,算得上重要的東西了,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寶物,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紀念,這應該是我母親留給我的東西吧。」東華羽凡彎著嘴,笑著說道。

莫離神色一怔,接過玉葫蘆,眼中帶著一絲不知所措,道:

」姐姐,這……「

「可不要嫌棄啊,等我以後有了好東西,再給你好了。」未完待續。

ps:多謝書友160302133724897這位盆友的打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