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三十七章 自暴自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自暴自棄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東華羽凡並沒有真的離開,事實上,想要殺死東華羽仙的想法從來沒有停止過。

東華羽仙不止一次的想要滅了她,東華羽凡可不是什麼白蓮花,不可能無動於衷。況且,她的修為本來就比東華羽仙要高,如果這個時候都不下手的話,等到女主成長起來,有了更多的底牌,就更不好下手了。

只是,讓東華羽凡鬱悶的是,她還沒有逮到一個最佳的時機,媽蛋就來了一群人。

而且為首的那個瞎了眼,看到東華羽凡的一瞬間,眼睛就泛起了光。顯然又是一個被東華羽仙的容貌吸引了的人。雖然不知道這個人是何人,可是看這個男子的樣子,就知道,應該同樣也是一個男配。一般男配都是長得玉樹臨風,眼神帶著溫柔的貨色。

東華羽凡咬著指甲,媽蛋的,看來今天果然是沒有辦法下手了。

可是真的好不甘心的說,簡玉珩不知道為毛變成這樣,肯定不可能成為東華羽仙的助力,她原本還在考慮將赤睛蛇的毒液弄出來偷襲的。

風傾塵說過,這玩意的毒性大的簡直讓人聞之色變,所以偷襲是最好的。

她又不是君子,只要能夠達到目的,手段光彩不光彩真心不重要。結果計劃好了,卻無奈流產了。

再不甘,東華羽凡也不可能在這麼多人的手下將東華羽仙怎麼樣。更何況,這個過來的男配二號顯然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雖然修為被壓制,可是竟然也有鍊氣期大圓滿的修為存在。

無可奈何之下,東華羽凡也只能收斂了氣息,悄悄的離開了。

只是,東華羽凡自己也沒有想過運氣會這麼背,第一次想要偷襲一個人就沒有辦法完成。

不過一想到她當著東華羽仙的面打簡玉珩的臉,心裡就暗爽。

雖然東華羽仙不見得有多在乎簡玉珩,但是簡玉珩到底是她這邊的人。這麼被東華羽凡打臉,東華羽仙的肯定更加的恨她。

可是那又如何?

東華羽凡如今想通了,對待敵人,就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乾脆。

再次嘆了口氣。不甘的回頭看了一眼根本看不到的人影,重重的哼了一聲。

『尼瑪,一群膚淺的只知道看容貌的人。』

再次取出一面鏡子,她覺得自己是長漂亮了不少呢。雖然不知道為毛會醬紫,但是女為悅己者容。那個女人不喜歡漂亮的容貌,又有哪個女人不喜歡別人驚艷矚目的眼光?

為毛那些男人就這麼不識貨呢?她明明這麼美。

東華羽凡臭屁的看了一會,總覺得自己變得好完美,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更加的的漂亮。

特別是眼睛,東華羽凡中總覺得自己的眼睛深幽又吸引人。

只是,這一想,東華羽凡就有些狐疑了起來。

那兩個不自量力想要打劫他的路人甲和路人乙究竟是看到了什麼?還有簡玉珩,他看到了什麼?好歹也是一個金丹期的修士了,還能有什麼東西能讓他們嚇成這逼樣?

望了一會天,東華羽凡再次拿出鏡子。決定好好欣賞,啊不,好好看看她究竟有多嚇人。

嗯,很完美嘛。

身材高挑,腿又袖長,頭髮烏黑亮麗。容貌估計還有上升空間,只出了胸平了點。

好吧,東華羽凡摸著自己一馬平川的胸口,鬱悶的癟了癟嘴,或許她找到了答案了。

可是。這樣,反而讓東華羽凡更鬱悶了。憤憤的盯了一眼身後,忍不住破口喊道:

「哼,一群以胸取人的色狼。」

說完之後。東華羽凡便快速的離開了。深吸了口氣,將鏡子收好,神色再次恢復了之前高冷的樣子。

既然身材無法取勝,那就在氣質上壓過對方好了。

東華羽凡對於自己的氣質還是很有自信的,修真界的女子大多身高都差不多,可是像東華羽凡這種。和男子身高有得一拼的還真的很少。

只要高冷的站在原地,淡漠的看著對方,這個逼就裝的合格了。

『』

正當東華羽凡在意淫的時候,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道爆裂的聲音。

東華羽凡一愣,這似乎是天雷珠爆炸的聲音。東華羽凡神色一凝,不知怎的,心裡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飛快的朝著爆炸的地方飛奔而去。

遠遠的,神識便掃到了某處,頓時心裡一緊。

果然是曲華裳,還有辰逸。

只不過辰逸的狀況似乎非常的不好,整個人身上全是血,而更讓東華羽凡憤怒的是,辰逸的左手不見了。

「來啊,老子最多的就是天雷珠,誰怕誰,來埃」曲華裳緊緊的將辰逸護在身後,手中握著幾顆泛著冷光的天雷珠,眼神中帶著東華羽凡從未見過的濃烈恨意。

在東華羽凡的印象中,曲華裳一直是一個敢愛敢恨,洒脫非凡的女子。

如今她竟然在曲華裳的眼中看出了一絲決然。

與曲華裳對峙的總共了七八個人,身上並沒有門派標識,若不是二流門派的弟子,就是修真世家了。這些人裡面,有好幾個修為被壓制在鍊氣期後期的存在,不僅如此,還有兩個煉器大圓滿的,難怪如此有恃無恐。

因之前天雷珠爆裂的關係,不僅將東華羽凡引了過來,還引過來了周圍不少的人。

那些人忌憚曲華裳手中的東西,一時之間沒敢上前,但是曲華裳體內的靈力不知為何似乎流逝的很快。看了一眼他身後已然昏迷的辰逸,東華羽凡頓時瞭然,毫不猶豫的飛身向前。

「嘖嘖,一群人欺負人家兩個人。」一邊說,一邊冷著臉朝曲華裳的地方走去。

「你是誰,關你什麼事,滾開。」那群人裡面的某一個鍊氣期大圓滿的臉色不善的看著東華羽凡,呵斥道。

東華羽凡輕笑了一聲,抬眼瞥了一眼那名男子,深幽的瞳孔中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暴虐。

那人明顯愣了愣,不知道怎的,竟然有一種被人看穿了的感覺。一股透心涼由下往上。可是隨著東華羽凡移開眼。那種感覺莫名其妙的又消失了。

那名男子心裡嘀咕,可是臉上卻不顯,由於站在稍後的緣故,因此並沒有人發現他臉色稍稍比之前白了許多。

曲華裳不是木靈根。因此就算是將自己的靈力注入辰逸的身體,也不過是護住辰逸的心脈。

看到東華羽凡過來,曲華裳鬆了口氣,私心裡是希望東華羽凡幫她的。可是臉上卻帶著擔憂,並不想東華羽凡牽扯進來。這幾個人的修為都不弱,在外面的修為定然也不差。若是東華羽凡因為他們與這些人結仇的話,曲華裳心裡會非常的不安。

「華裳姐姐放心就是,你的天雷珠要是不夠,我還有。」東華羽凡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語氣雖然雲淡風輕,但是說出來,卻莫名的讓對方的人心裡一緊。

曲華裳心裡一松,微微安心了下來。她知道東華羽凡是變異木靈根,有她在。辰逸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東華羽凡將手附在辰逸的眉間,木靈力注入其中,一路經過經脈,頓時皺起了眉頭,辰逸的經脈如今破亂不堪,似乎被什麼邪惡的力量強行的肆虐了一番。

也幸好有曲華裳的靈力護住他的心脈,才不至於讓這股邪惡的力量進入她的心脈當中。

只是如此,辰逸的內傷估計每個幾年是不可能好的。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另一隻手捏了一道法決,從辰逸的眉心一直往下掃去。淡淡的綠光從一掃而過。

沒有足夠的時間和靈力。東華羽凡也只能簡單的修復了一下他經脈,順便將冰靈力注入其中,將躲在他經脈當中的那股黑色的氣團攔截,並冰凍了起來。

保證它不會繼續肆虐下去。

呆在這裡的時間越長。對辰逸和他們來說就越不安全。

如今有天雷珠在,這些人不敢輕舉妄動。

但是使用天雷珠的前提是,自己有辦法抵擋天雷珠的波及。可是如今他們的修為都被壓在了鍊氣期,根本沒有辦法抵擋的。雖然大家都有自己的底牌,但是底牌暴露多了就不能稱之為底牌了。

東華羽凡簡單的給辰逸治療了一下之後,看了一眼辰逸消失的左手。無聲的施了一道治療法術,將它的血止住了,可是接下來她就無能為力了。除非修鍊到元嬰期,否則只能回宗門治療了。

「羽凡。」曲華裳紅著眼睛看著東華羽凡,東華羽凡瞥了一眼那邊蠢蠢欲動的眾人,右手輕捏出一道發出,幾道荊棘攔在他們的面前。

荊棘世上密密麻麻的尖刺彷彿頓時將那些人震住了。他們沒有辦法探查東華羽凡的修為,如今見東華羽凡竟然如此輕鬆的施展出如此厲害的法術,頓時生出了退縮之意。

可是一想起那樣東西,就心有不甘。只是東華羽凡冰冷高的視線然他們彷彿有一種被毒蛇注視的感覺。猶豫了片刻,還是厲害了。

東華羽凡神識掃到有不少人正在往這邊趕,皺了一下,眉頭。她能施展出這幾條荊棘,也只是唬人的罷了,若是這些人不管不顧的話,她體內的靈力也不足了。好在這些人非常識趣的離開了,可是如今還是要先離開,不然等那群人回味過來的話,估計就知道她是在虛張聲勢了。

對著曲華裳快速的傳音道:

「此地不宜久留,離開再說。」

說著,就過去想要攙扶辰逸。不過隨後頓住了,對著身後的曲華裳說道:

「辰師兄的手呢?」

曲華裳一聽到此言,眼睛再一次一紅,直接哭了出來。

「化成灰燼了。」

東華羽凡一噎,也不好再繼續問下去,雖然手還可以長出來。可是如今曲華裳哭得這麼傷心,東華羽凡也確實不知道怎麼安慰。雖然她心裡想的洒脫,手沒了還能長。

可是將心比心,若是她自己是后沒了,肯定更加的難過。

更何況,辰逸如今昏迷不醒。

曲華裳可不是一個只知道傷心難過的女子,只哭了一下,便抬起頭,眼中帶著堅毅的神情,走上前,結果辰逸,對著東華羽凡說道:

「羽凡,多謝。」

東華羽凡捏著曲華裳的手,什麼也沒說,這種事情真的是再多的語言都沒有辦法安撫她心裡的難過。還不如什麼都不說。

避過那些往這邊趕過來的人,東華羽凡幫曲華裳架著辰逸,施展了逍遙訣,幾乎一路上都是東華羽凡拖著她走。

也幸好東華羽凡的神識比他們強大,因此他們三人倒是沒有遇到危險。

只是這樣一來,路過的不少品階不錯,年份很高的靈植都只能遺憾的錯過了。

找了一處非常隱秘的山洞,曲華裳在洞口設下幾道幻陣,巧妙地將洞口擋住了。

這才鬆了口氣。

一路上的狂奔,東華羽凡也有些受不祝

見曲華裳擔憂的看著辰逸,也只能在心裡嘆了口氣,在洞裡面轉了一圈,裡面有一個拐角,剛好可以擋住外面的視線,正好她也不想當電燈泡。

辰逸如今的狀況勉強穩定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醒了,兩個人多半要互說衷腸,她在就尷尬了。

收拾了一圈,東華羽凡限量了一遍練體術,一遍下來,身上微微有些汗水,但是體內的靈力倒是恢復了大半。

便不斷地繼續練習著練體術,沒過多久,丹田裡面的靈力就充盈了。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體驗過元嬰期的高大上,再一次感受鍊氣期,真心有一種受挫的感覺。感受到丹田裡面飄蕩著的那一團靈力團,真心有一種受打擊的感覺。

可是神陵裡面的極限就是煉器大圓滿了,若是再高的話,就超過了神陵的法則了。因此東華羽凡恢復了靈力之後。

沒有停止連練體術,而是將這些靈力收入經脈,不斷地強化經脈。

反正如今出去也是當電燈泡,還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強化一下經脈,也免得若是出現了辰逸的那種狀況,自己的經脈太脆弱的話,會吼不祝

雖然已經自動屏蔽了外面兩人的聲音,但是到底還是聽得到,只是東華羽凡沒有特別的注意聽,因此倒是並沒有什麼感覺。

可是兩人的聲音似乎越來越大了,特別是曲華裳,似乎情緒突然變得激動了起來。

東華羽凡停下手中的動作,傾耳聽了一下:

「不,不要,辰師兄,我不要離開你。」

辰逸或許是因為身體有些虛弱,聲音相對於來說小了點,只聽得辰逸輕聲的說道:

「我如今已然是廢人一個,如何能夠給你一個美好的未來。」

聽著話,倒是有些自暴自棄的意思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