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三十八章 巨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巨樹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cpa300_4 那怎麼行?

東華羽凡鬱悶不已。

她將辰逸救回來,可不是想看他這樣的。

可是失去了一隻手,任誰在強大的心都不可能做到無動於衷。

東華羽凡強忍住想要衝出去的衝動,仔細聽這兩人的對話。

「我不在乎,我只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有什麼困難,我可以陪你一起度過埃」曲華裳語氣帶著哭腔,顯然此時已經流眼淚了。話音中隱約還帶著一絲乞求,對於辰逸如此,曲華裳的心裡恐怕比辰逸還要難過吧。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東華羽凡覺得,她一個外人還是別摻和進去了。

只是辰逸這樣終究不是個辦法。

若是因此失饒話,恐怕真的會成為一個廢人。

遲疑了一會,,東華羽凡最終還是決定出去。這兩人身在局中,都被自己心裡的難過蒙蔽了。此時的兩人根本就是沒有腦子的,當然,東華羽凡也表示理解。

走出去,正好看到兩人深情對望,雖然都紅著眼睛。

但是一瞬間,東華羽凡就將在原地,表情有些尷尬。好像出來的不是時候呢,早知道就該等他們多說一會好了。

「那什麼,我不是故意想打擾的哈,」東華羽凡乾巴巴的打了聲招呼。

曲華裳和辰逸兩人都紅著眼睛,看向了東華羽凡的方向。曲華裳的臉上還帶著淚痕,下巴處還有一滴晶瑩的淚滴還未落下。東華羽凡抿了抿嘴,嘆了口氣。

「其實,辰師兄修鍊到元嬰期,便有一次重新塑體的機會。」東華羽凡說完。就看到曲華裳的眼睛一亮。倒是辰逸並沒有多大的改變,只是神色閃了閃,終究沒有說一句話,東華羽凡繼續說道:「再則,辰師兄已然結丹,破嬰是遲早的事情。華裳姐姐就不要這麼傷心了。」

曲華裳心的石頭總算是落下,可是看著辰逸空蕩蕩的左手。心裡仍舊有些絞痛。

「可是。若不是因為我,辰師兄……」曲華裳說著說著,再一次低下頭。雙手卻死死的拉著辰逸的另外一隻手。

辰逸的情緒意外的穩定了下來,沒有再說那些自暴自棄的話了。

之前兩人都蒙了,顯然是沒有想起這一茬,如今東華羽凡一提醒。自然是知道的。雖然他們還沒有突破,但是這個是修真界的常識。

「當務之急。是要想一想怎麼度過接下來的時間。」東華羽凡原本不準備再開口的,可是她人已經站在外面了,既然如今大家情緒都穩定下來了,自然是要好好的考慮一下才行了。

辰逸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說道:

「不知道東華師妹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東華羽凡在心裡默默的翻了個白眼,她要是有辦法的話,就不會問出來了。

只是他們兩人暫時應該是沒有想太多了。只能說道:

「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個地方躲起來,神陵裡面靈氣充裕。若是修鍊一個月的話,說不得辰師兄體內的內傷也能夠恢復。」

畢竟有辰逸在,東華羽凡她想要做什麼都有些束手束腳,畢竟,不可能丟下他們吧。就算不看在同門的情誼上,也要看在曲華裳的面子上吧。

曲華裳收起了淚水,腦子飛快的轉著,只是神色有些內疚的看著東華羽凡,說道:

「如此甚好,只是又得麻煩你了。」

「你我何必說這些,都是同門,幫助也是應該的。」東華羽凡擺擺手,她在神陵裡面收穫的東西不少了,她也不貪心,接下來的時間,在裡面好好鞏固一下修為也是不翠然她並沒有覺得修為不穩,但是由於心理的緣故,還是希望找一個靈氣充裕的地方好好鞏固一番。

「況且,此地對修為有壓制,若是能夠在此地修鍊,說不得出去之後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哦。」東華羽凡見兩人看過來,神秘的說道。

這個山洞雖然不錯,但是還不夠隱秘。辰逸此時受了重傷,根本沒有辦法使用體內的靈力。

所以最後,東華羽凡外出找落腳之地,兩人在山洞休整一下。

實際上東華羽凡也不想因為自己這個電燈泡的緣故,打擾了兩人的相處。

畢竟看樣子很有可能是剛在一起,這種熱戀的時候,最不喜歡的就是有第三者在場了。

東華羽凡拿出一棵擦果,想起之前遇到人的時候,將小青放入了空間,也不知道這貨有沒有生她的氣。雖然之前答應過不會讓小青孤單,但是神陵裡面修為被壓制,東華羽凡也不能保證自己能不能保護得了小青。

神識探入空間,鬆了口氣,看來擔心是多餘的。

小青現在整個身子直接纏到了丹青果樹上面,似乎很享受的樣子,壓根沒有半點孤單的樣子。

李霸天此時似乎也恢復了,一副愜意的模樣,咬著擦果,別提有多快樂了。

一瞬間,東華羽凡心裡就感覺不平衡了。

尼瑪它們在空間這麼嗨,她在神陵裡面這麼可憐。不僅要估計到一堆熱戀的人,還要擔心妖獸的安全。結果人家都好好的,就她這麼倒霉。

還要出去找安全的容身之所,雖然這是她自己提出來的。但是總覺得有一種好鬱悶的趕腳。

因此,本著死貧道不死道友的心態,直接將李霸天提溜出來了。

剛一出來的李霸天還沒有反應過來,身上濕噠噠的,不過在看到東華羽凡的一瞬間,頓時叫了起來。

「礙…」

東華羽凡滿臉黑線,一把將李霸天放下,說道:

「叫屁啊,你又不是女的。」

李霸天爬起來,見東華羽凡一臉鬱悶的樣子。頓時翻了個白眼,扭了扭身體,說道:

「嘖嘖,看你這樣子,莫非是便秘了?」

「滾粗,姐姐我身體裡面才不會出現那些污穢之物。」東華羽凡得意的說道。

李霸天『嘖嘖』了兩句,跟了上去。神陵裡面的靈氣確實很充盈。李霸天深深的吸了一口,頓時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

快速的將身體縮小了,直接纏到了東華羽凡的身上去了。

東華羽凡將李霸天放在肩膀上面。直接朝著山上走去。

最好的容身之處,莫過於懸崖峭壁上面的山洞了,最好是有草木能夠遮擋的,東華羽凡原本只是想著去找一找。若是找不到就自己動手弄一個山洞了。

沒想到運氣極好,剛一上山。神識就少到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山洞。

不過這個山洞的位置還真的很好,只是不容易過去罷了。

就在山腰之上,山洞的入口不大,可是周圍卻又不少的藤蔓。當好將這個山。

走到一個能夠落腳的地方,雖然如今沒法御劍,但是好在可以使用輕身術。借著周圍那些可以落腳的地方,輕鬆的就到了山洞入口。

探測到裡面沒有什麼危險。東華羽凡一把撩開藤蔓,頓時一股亮光找了進去。

山洞裡面並沒有很潮濕,反而很清爽。滿意的點點頭,對李霸天說到:

「你留在這裡等我,免得被別人霸佔了。」

李霸天鄙夷的翻了個白眼,說道:

「你以為人人到神陵裡面來都是想你這樣找個地方躲起來?」

東華羽凡當然知道別人是來找機緣的啊,可是他們這邊有了一個傷好,情況特殊嘛。

也不跟它多說,直接運轉了逍遙訣,快速的下了山。

辰逸此時已經能夠正常行走,只要不使用靈力,倒是沒什麼大礙。

一路上因為都有東華羽凡強大的神識在,幸運的沒有遇到什麼危險。當然,之前走過一遍,東華羽凡也知道沒事,才敢兩人過來的。

進山洞的時候稍微麻煩了一點,不過總算是有驚無險的進去了。曲華裳發揚了一下自己的優點,在洞口設下了層層的陣法,反正以東華羽凡的級別是看不懂的。

只是覺得好厲害,很有可能因為鳴威森林的事情,讓曲華裳的陣法造詣提升了不少。

剛開始的兩天,東華羽凡還覺得沒什麼,反正大家也呆不了多久,還有差不多半個多月就可以離開了。可是慢慢的,東華羽凡就苦惱了。

電燈泡神馬的果真不是那麼好當的,明明他們兩人還挺想親近的,可是礙於東華羽凡的存在,兩人如今的言行基本上都是發乎情止乎禮的。雖然他們沒說什麼,但是東華羽凡總有一種淡淡的憂傷。

最後實在是沒辦法,提出了想要離開的想法。

神識很清楚的感覺到了曲華裳的精神波動。

這貨……果然是想讓她離開的。果然是見色忘友的類型呢。

「算了,我們繼續去尋寶吧。」東華羽凡甩了甩頭,將李霸天再次踢流了出來,李霸天的修為較高一些,他們一起也有一個照應,東華羽凡也不會覺得孤單。

「現在知道了吧,姐妹之情神馬的,都靠不住,最後還不是得讓哥罩著你。」李霸天不屑的對著一臉懵逼的東華羽凡說道。

點點頭,東華羽凡說道:

「是是是,李大爺說啥都是對的。」

可是這神陵這麼大,他們該往哪裡去呢。

一人一魚蹲在石頭上面思考人生,一個人影頓時闖入了東華羽凡的神識範圍內,一看,頓時樂了。

一出來就遇到熟人呢。

快速的朝著那個地方跑去,正好看到莫離一臉冷漠的快速前進著。

「姐姐?」見東華羽凡迎面走來,莫離臉色頓時一變,驚喜的喊了出來。

「嘖嘖,到這裡都能夠遇到,看來你們孽緣很深哦~」李霸天看了看狂喜的莫離一眼,對著身旁眼角含笑的東華羽凡說道。

「瞎說什麼大實話啊,我可是一直將莫離當弟弟的。」東華羽凡此時也不想和李霸天計較什麼,瞪了李霸天一眼,傳完了音,就走了過去。

「好巧,居然在這裡遇到你。」語畢,眉眼一挑,莫離身上有股血腥味,雖然淡淡的,但是東華羽凡依舊聞到了。

莫離原本還想要說什麼,突然臉色一變,說道:

「姐姐,跟我來個地方。」

見莫離一秒免得這麼嚴肅,東華羽凡也跟著好奇了起來,跟在莫離的身後,都忘了問是去哪裡。

很快,莫離帶著東華羽凡躲到了不遠處的叢林裡面,裡面枝葉茂盛,若是隱藏了氣息,倒是不容易被人發現。可是東華羽凡不明白,莫離這是要做神馬。

或許是看出東華羽凡的狐疑,莫離主動解釋道:

「前幾天我遇到了東華羽仙一行人……」

原來莫離之前遇到了東華羽仙,他知道東華羽仙和東華羽凡的恩怨,自然也不喜歡東華羽仙此人,因此鬼使神差的跟在了他們身後。哪知道,一路上更因為跟著東華羽仙一行人,居然得到了不少的好處。慢慢的,莫離也摸索除了一個規律,似乎這個東華羽仙氣運非常好的樣子。

到哪裡都能夠得到好東西,因此這才根據他們此時前進的方向,提前往這邊趕來。他畢竟是一個人,趕路的話,也要快上不少。

「那你發現了什麼沒有?」東華羽凡神識已經掃到似乎有一群人往這邊趕來,不過距離有點遠,神識被壓制,根本沒有辦法知道有哪些人過來了。不過想來應該就是東華羽仙那一行人了。

「我提前過來,確實發現了有古怪的地方。」莫離說著,就朝著某一顆巨樹指去。

「就是哪裡。」

東華羽凡順著莫離的手看了過去,這棵樹雖然很大,但是並沒有特別的誇張。神陵存在多年,這裡的樹木存在的時間自然也很長,因此長得大也沒有多奇怪。

莫離看東華羽凡不是很明白的樣子,突然取出了一枚玉簡,說道:「看看這個。」

東華羽凡拿著玉簡,神識探入,隨後一愣,說道:

「這個是神陵的地圖嗎?」

莫離先是點點頭,隨即又搖頭說道:「並不是完整的地圖,應該是之前進來的人所記錄的。」

「但每一個進來的人所到的地方都不一樣,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又壓著了修為,根本沒有人知道神陵究竟有多大,這個地圖只能當做參考。」莫離說著,接過東華羽凡遞迴來的玉簡。

東華羽凡沒問莫離究竟是如何得到玉簡的,只是想著在玉簡裡面所看到的,很明顯這個玉簡裡面的地圖很大概,想來應該是進來的那個人記錄的自己所去的地方。

但是畢竟有限,因此畫得並不算特別詳細。

不過,這棵樹倒是畫得很仔細,並且連周圍的場景都標的很清楚。著重點就在這棵樹上。

東華羽凡忍不住看向了莫離,這傢伙居然憑藉東華羽仙他們前進的方向就朝著這裡跑來。說不得也是因為這個玉簡的緣故。

只是東華羽仙為什麼要這麼過來,難道她有神陵的地圖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