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三十五章 尋找契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 尋找契機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cpa300_4 回到宗門,東華羽凡見凌雲尊者親自將莫離帶回了凌雲峰,這才將這一次所收穫的東西交了出去。♀,

不過這時東華羽凡才知道,原來她的收貨還不算是最少的。並且因為她所上交的數量該比較大,還讓那些長老詫異了好久。

或許他們是覺得東華羽凡太耿直了,可是東華羽凡自己才知道,她其實對這些靈植並沒有多上心,因為她已經移植了一些在空間。不過這些靈植要怎麼生長就不知道了,反正她從未想過依靠空間得到什麼東西。

只是這一次,幾乎有三分之一的弟子沒有回來。可是掌門和高層的臉色並沒有其他的變化,彷彿沒有回來的這些弟子都不存在一樣。

葉迦似乎看出了東華羽凡心裡所想,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

「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修仙原本便是逆天而行,所有的後果,都是自己的選擇。」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葉迦,知道葉迦是在勸她。可是實際上,她心裡並沒有什麼感覺。

或許是十年前的東華羽凡,可能還會如同小白花一向,覺得掌門一點沒有人情味,有那麼多弟子沒有出來,竟然一點都沒有感覺。

可是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東華羽凡的心總算是在一點一點的變得堅硬。

或許還會有一點惻隱之心,但是那點惻隱之心在葉迦說出這句話之後,便消失了。她如今也是局中人。哪裡還有什麼時間去對別人生惻隱之心。有那個閑工夫,還不如好好的提升修為,爭取早一點能夠掙脫桎梏。

「多謝師兄提點。既如此,那我先回去了。」東華羽凡點點頭,說道。

葉迦見東華羽凡臉上的笑容不似勉強,點點頭,望向神居殿的時候,臉上恢復淡然,對著東華羽凡擺了擺手。說道:

「改日再見了。」

兩人分別走進傳送陣,一道白光一閃,兩人皆從對方眼前消失。

回到千古冷。韓溪站在傳送陣處等待著,當看到東華羽凡的時候,臉上帶著激動。

「師傅,您終於回來了。」

東華羽凡點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大殿。問道:

「師傅出來過嗎?」

韓溪搖頭,臉上帶著恭敬之意,說道:

「師祖一直未曾出關。」

東華羽凡的點頭,說道:

「那我先回院子了,你且去吧。」

「是。」

雖然沒有和東華羽凡說過幾句話,但是韓溪知道。東華羽凡對他今日的舉動是滿意的,因此心裡也是一喜。千古尊者閉關,想來短時間是不會出來了。以後若是千古尊者飛升的話,他便是千古冷的大弟子了。雖然只是普通弟子,但是因著是最先入門,也算得上有幾分地位的了。

想想,韓溪就覺得激動,只是如今暫且還不是說出那件事的時候,只能嘆了口氣,往後殿走去。

一回到院子,東華羽凡在門口設下禁制,這才將李霸天和小青放了出來。

李霸天出來倒是沒什麼感覺,一出來就竄到桌子上面縮著,倒是小青,竟然表達出不想出來的意願。一直守在了丹青果的樹上,兩隻小眼睛圓碌碌的,一直期待的看著樹上的花骨朵。

東華羽凡抓了抓下巴,好奇的對著李霸天問道:

「它一直都在樹上不下來?」

李霸天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說道:

「給我啃一個丹青果我就告訴你。」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將所有的丹青果都取出來,並且傳音給了小青。小青已經能夠聽得懂簡單的話了,因此迫不及待的就同意了。李霸天對於丹青果倒是沒有那麼大的意願,懶洋洋的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著,也沒有評價個什麼。

小青見李霸天吃了丹青果,頓時從東華羽凡的手上跳了下去,直接跳到了丹青果上面,將丹青果圈在身體裡面,兇惡的看著李霸天,似乎對於李霸天吃了它的丹青果很不滿的樣子。

「嘁,味道也不怎麼樣嘛,虧你整天守在那顆樹上。」李霸天翻了個白眼,不屑的對著一副『兇惡』小青說道。

小青才不管李霸天怎麼說,將頭埋入丹青果當中,閉上眼睛,居然滿臉的幸福。

東華羽凡挑了挑眉,揮出一同水,便往房間走去,邊走便說道:

「我要閉關一陣,你們只要不出千古冷,隨便哪裡都可以去,但是……」東華羽凡說道這裡,突然轉身,對著李霸天認真的說道:

「你一定要保護好小青。」

李霸天瞥了一眼東華羽凡,見她神色嚴肅,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就知道關心你那個寶貝疙瘩。」

說著,語氣似乎有些吃味的模樣,用尾巴將小青往旁邊擠了擠,眼中還帶著一絲不樂意。

東華羽凡才沒有管李霸天的表情,她知道李霸天就只是嘴上說說,實際上它對於小青的感情恐怕和東華羽凡也差不多了。畢竟他們在空間裡面朝夕相處,李霸天又是一個成年人的靈魂,對於如同白紙一樣的小白,相處久了,肯定會有不一樣的感情的。

關上門,東華羽凡先是做了一套練體術,這才深吸了口氣,盤腿坐在床上,閉上眼睛。

之前吞服了半顆仙丹,並沒有直接將仙丹煉化,而是用靈力包裹著,將之封在丹田當中。如今回到自己家,自然是不用顧忌了。

直接將靈力撤銷,運轉功法,開始煉化仙丹裡面的靈力。

可是剛一撤開靈力,東華羽凡整個人一震,儘管只有半顆仙丹,可是裡面的靈力居然磅的讓她忍不住大哥冷顫。

頓了頓。這才發現,靈力居然不受控制的開始在四處逃竄。東華羽凡嚇了一跳,不敢再多想。趕緊講這些靈力疏導了起來。

一遍一遍的從經脈裡面經過,東華羽凡的經脈再一次得到了強化,這種感覺還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呢。只是靈力太多,只怕一時半會是沒有辦法煉化的。東華羽凡周圍隱隱出現了一道淡淡的白光,靈力早已經從身體裡面溢了出來。

還早靈力都沒有溢散多遠都在東華羽凡的周圍。

而在東華羽凡閉關的這段時候,玉虛宗最近也熱鬧非凡。

三年後,凌雲峰頂開始緩緩的彙集出了一團非常小的黑雲。可是每一天,黑雲都在不斷的變大,雖然如今還在慢慢的形成。可是這種跡象就表明了有弟子要結嬰了。

大家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那個從神陵裡面就開始修鍊的莫離,可是再一想,又覺得震驚。

可能嗎?

莫離如今也不過結丹期,還未轉成金丹的。怎麼可能結嬰。

因此大家都以為是凌雲峰的哪一個長老開始結嬰了。當然也有不少的弟子專門跑到能夠看到劫雲的地方去觀摩。以期望能夠在渡劫的時候得到突破的契機。

韓溪苦著臉看了一眼東華羽凡的院子口,這一次東華羽凡同樣也閉關了三年,三年的時間,千古冷彷彿從整個玉虛宗隱去了一眼。

雖然千古冷沉寂了下去,但是宗門內的弟子並不敢得怠慢韓溪,這也是身份高的一個好處。

可是這一年多韓溪的日子可真的不好過,李霸天和小青這兩個祖宗簡直就是他的噩夢。

原本應付李霸天就已經讓他覺得疲憊了,如今又來了一個小青。最開始韓溪以為小青乖巧可愛。渾身看上去晶瑩剔透的,就像是一個軟綿綿玩具。應該很好相處的。可是後來他才知道,他實在是太傻太天真了。

李霸天是正大光明的捉弄他,而小青往往是讓他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被捉弄了。

而後,每一次當他用想一副商量的口吻想要和小青說的時候,小青卻用一雙懵懂的雙眼看著他,就好像他說的話對方聽不懂一樣。然後鬼使神差的,他竟然覺得心裡有些內疚,自己居然會責怪這麼可愛的小妖獸。

只是沒過多久,當他再一次被小青整了之後,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這個外表萌萌的傢伙迷惑了。

因此,相比起李霸天,韓溪最不想遇到的就是小青。也幸好這段時間小青似乎都很少從院子出來了。

可是李霸天反而天天會去找他,除非他躲在外門不回來。否則不管他在千古冷的什麼地方,都有可能被李霸天直接拖回去。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站在東華羽凡的院門口了,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拍門哭訴了。

「嘖嘖,韓老弟,又來找哥哥玩埃」李霸天剛從門口鑽出來,就看到韓溪站在門口,心裡一樂,臉上卻裝著衣服很兇惡的樣子,

韓溪和李霸天也認識很長時間了,之前因為東華羽凡閉關未多久,所以也只是偶爾來找他。如今東華羽凡閉關這麼久,千古冷已經完全被這兩個小霸王佔領了。偏偏他如今沒有找到突破的契機,因此一直沒有辦法突破。只能陪著這兩個鬥智斗勇。

「李、李師叔,好、好巧。」李霸天是東華羽凡的妖獸,因此韓溪也只能憋屈的腳他師叔。

而李霸天每一次聽到李霸天這麼喊,心裡就覺得老爽了。

「放心,小青最近都在房間守著老大,短時間估計不會出來的。」李霸天說完,還對著韓溪壞壞的挑了挑眼。隨後一副哥倆好的模樣,毫不客氣的跳到韓溪的肩膀上,說道:

「走走走,去你那裡瀟洒瀟洒。」

韓溪苦著臉點頭,腦子裡面卻在飛快的想著,自己房間裡面的東西有沒有收拾好,有沒有什麼東西沒有收入儲物戒的。

想著想著,整個人已經站在院子門口了。

李霸天輕車熟路的推開門,率先進了院子。

現在院門口轉了一圈,韓溪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放東西在外面,或者說他也不記得自己是不是有將東西收拾好。

「不錯嘛,房間收拾得很乾凈。」

說完,大搖大擺的趴到韓溪的桌子上面,兩隻眼睛圓碌碌的四處亂看。

韓溪鬆了口氣,推來門走了進去,眼睛看了一圈,果然他沒有遺留什麼在房間。可是還未等他放心的時候,李霸天突然很興奮的說道:

「聽說御獸閣最近有收穫一批雲鶴蛋是嗎?」

韓溪盯著李霸天,心裡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預感,不過還是硬著頭皮點頭說道:

「是的。」

韓溪記得,這還是他當時被李霸天逼急了才說的。

李霸天將千古冷逛了個遍,除了不該去的地方之外,其餘的地方几乎都留有他的影子。可是東華羽凡依舊沒有出關,因此李霸天也只能時不時的去叨擾韓溪,讓他講講門派裡面有沒有什麼好玩的事情。剛開始韓溪還能說一下,可是到最後,李霸天問得太頻繁,韓溪也不知道究竟可以說什麼了。

就將自己無意間聽說御獸閣收穫的一批雲鶴蛋的事情說了一下。

當時李霸天並沒有說些什麼,韓溪還在慶幸自己總算是不用被電了。

結果今天李霸天就問了這麼一句話。

「太好了,你,去給我弄一枚雲鶴蛋。」

韓溪一個哆嗦,嚇得直接從凳子上面摔了下來。

他的修為和身份還不夠資格去御獸閣獲得一頭妖獸,雖然他也很想,可是李霸天說的卻是讓他去偷一隻過來。韓溪想了想,這一年裡面,他已經為李霸天去光顧不少外門弟子的洞府了。

如今李霸天的膽子竟然越來越大了,韓溪這一次說什麼都不會同意的。

若是被人發現他竟然去御獸閣偷妖獸的話,他就別想在門派混了。

「師,師叔,這個真不行。」韓溪硬著頭,對上李霸天那一雙冰冷的眼睛。

可是下一瞬,心裡就有些後悔,別看李霸天懶洋洋的樣子。

其實性格乖張,不,是囂張才對。稍有不如意,就暴露了其妖獸的本性,並且實力還非常的強大,讓他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哼哼。」李霸天半眯著眼睛,突然將頭朝著韓溪湊了過去。

正準備要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一道驚雷想起。

『轟』

一人一魚頓時一驚,衝出了房門,朝著外面看去。

「是凌雲峰那邊,有人要渡劫了。」韓溪驚訝的喊道,隨後臉上一喜。

他早就在尋找一個突破的契機了,如今正好是一個機會。

「帶我一起去。」李霸天見韓溪想要李霸天,直接跳到韓溪的肩膀上面說到。

韓溪遲疑了一下,試探著說道:

「可是,師傅不讓你出千古冷的。」

李霸天也是一愣,隨後想了想,說道:

「反正老大沒出關,等看了雷劫我就回來就好了。」

韓溪最終也沒能拗過李霸天,反正看完雷劫就回來就是了。心裡也怕占不到好位置,無奈的帶著李霸天出了千古冷。

如今圍在凌雲峰周圍的弟子已經有不少了,大多都是在猜想究竟是誰突破要突破元嬰期。

突然,一道聲音從凌雲峰衝天而起,最後站在了雷劫之下。

許多認識那道聲音的人頓時詫異不已——居然是莫離。

那個單系火靈根的天才,他才多大啊?竟然就已經開始結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