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三十六章 專門欺負弱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六章 專門欺負弱小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周圍圍觀到弟子們頓時瘋狂了起來。`

這還要不要人活了?才多大,就結嬰了。

於是,關於莫離的修鍊時間長短頓時普及到了方圓幾百米的距離。韓溪和李霸天自然也是聽到旁邊的人在討論的。

李霸天對於莫離的印象還不錯,當下呲笑了一聲,並沒有多言。

到時韓溪,心裡除了羨慕的同時,對於自己的道心也更加的堅固了起來。

莫離神色淡漠的仰頭望著頭頂翻滾的黑雲,對於周圍的議論一概不理會。

周圍大多數的修士亦或者長老,心裡打著小九九,但是面上卻不敢說些什麼。

除了讚歎和鬱悶,沒有誰敢說些不好聽的話。畢竟凌雲尊者正站在凌雲之上,明顯就是為莫離護法。要知道凌雲尊者這麼多年才收一個看得如入眼的親傳弟子。天資如此之高,其修鍊度竟然比神居殿的葉迦有過之而無不及。自然是要小心護住,也免得遭遇不開眼的人。

第一道雷劫顯得十分的隨意,不過所有人都知道,只是一道開胃菜。

莫離用身體力量將這個雷電之力輕鬆的化解了,同時,隨著雷劫落下,周圍的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誰都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天威可不是隨時都能夠感悟的到的。若能夠窺探一二,只怕以後受益無窮。只可惜每一次從天劫當中得到感悟的人都少之又少,儘管如此,能夠親眼目睹,也算是不枉來一遭。

凌雲尊者臉上帶著前所未有的肅穆,雖然不怕周圍的弟子迫害莫離,但是心裡的警惕一點不少。

莫離的資質是他這麼多年遇到過的最好的,如今這樣大張旗鼓的突破,只怕莫離以後的修鍊之路沒有那麼容易。

可是修士最不怕的就是挫折,若莫離能夠在接下來的困難當中脫穎而出,前途只怕不可限量。

等到第五道雷劫之後。莫離便不敢託大單手迎雷了,取出自己的武器,抵禦接下來的雷劫。

可是很奇怪,從第十道雷劫開始。威力便開始成倍數的增加。

凌雲尊者感受到那股連他都有些心驚的力量,頓時有些擔心了起來。

實際上莫離身上的東西,足夠讓他安然的度過這一次的雷劫了。可若是突生異變那就另當別論了。

「不對呢,這雷劫怎麼越來越大了。」李霸天和其他人一樣,抬眼望著高處不斷滑下的雷電。`

莫離雖然勉強應付。但手上的動作卻越來越有些繁瑣了起來。

這種感覺就好像,這些雷劫不把莫離劈死不甘心的模式。

以至於到最後那些雷劫,莫離不得不將一些底牌都用處來了。

凌雲尊者這一次才真的是著急了起來,如今該當如何?渡劫之時,任何人進入中心,都會加重雷劫的威力,別說過去幫他了,就連靠近都是問題。

饒是以韓溪此時的修為都看出了不對經的地方了,更別說其他的弟子,自然是現雷劫不對經了。

「李師叔。這雷劫是否有何不妥?」韓溪對著肩膀上面的李霸天問道。

李霸天涼涼的看了一眼韓溪,並沒有回答,反而用冰冷的神色望向了莫離身下的某一處,突然,****而去。

「李師叔,別過去。」李霸天突然消失在他肩頭,讓韓溪大驚,下意世。

它的度太快,韓溪根本沒有辦法追上去,可是卻也因為這一喊。讓周圍的人都注意到了他這個角落。就連凌雲尊者都滿臉不悅的看了過去。

一瞬間,韓溪便感覺自己被好幾道靈力鎖住了神識。臉上帶著苦笑,若不是因為他身上有著千古冷的特殊服飾,估計今日就慘了。

饒是如此。韓溪此時也不好過,就連御劍都有些困難了,起來,跟別說其他了。

無奈,只能降落,然後找了一個角落躲起來觀看。只是眼神卻不自覺的到處瞟。這個李師叔究竟去了哪裡,可別出什麼簍子才好,萬一出了什麼事,韓溪簡直不敢想象接下來的後果。

李霸天在水中的度很快,在外面也不差,如今因為修為到提升,已經不用時時刻刻的呆在水裡了。天生對於雷電之力有著特別親和力的電鰻,自然是不懼怕這恐怖的雷電之力的。可是莫離不一樣,如今的雷劫已經出了原有的威力,莫離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冷靜了。

眉頭深鎖,汗水順著臉頰滑落。

不斷應付越來越恐怖的雷劫已經讓他有些麻木了。

而就在這時,似乎有什麼東西一下子纏住了他的腰。

莫離來不及查看,雷劫已經落下,只能硬著頭皮迎了上去。可是奇怪的是,這道雷劫打在他的身上,竟然讓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彷彿有什麼東西把這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屏蔽了。

『嗝~』與此同時,莫離只聽到耳邊傳來一道悠長的打嗝聲。`

驚恐的低下頭,正好看到李霸天的頭突然湊了上來。

「嗨,少年。」

對於李霸天,莫離早就已經不陌生了,可是沒想到李霸天居然會在這種時候出現在他的,額……腰上。

被李霸天緊緊到纏擾這,莫離不覺得害怕,反而突然心裡就心安了。私心裡更是有些竊喜,李霸天在這裡,那麼師姐是不是也在周圍看他渡劫呢?

這麼想著,莫離的眼睛就忍不住亂瞅。

凌雲尊者在李霸天進入的一瞬間便現了,想要攔截的時候時候,突然從李霸天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微弱的雷電之力。心下一頓,李霸天便已經到了莫離的身上。也就是在這時,凌雲尊者才看清此物的磨樣,再一想,便也就知道這是千古尊者座下親傳弟子東華羽凡的契約妖獸。

畢竟,整個玉虛宗,唯有此女的妖獸最為醜陋。

想著自家弟子與她關係頗為不錯,到時有點好奇這個妖獸究竟有何本事。

等到李霸天將這恐怖之力收入體內之後,凌雲尊者這才瞭然。果然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擁有雷系天賦的妖獸,果然不可多見。能得之。可見期福緣深厚。

自家弟子修鍊度如此迅,說不得也是因為此女之故。當下心裡邊稍安了一些,為此,還專門傳音給了幾方。讓他們不可輕舉妄動。

「別瞅了,她都在房間關了三年了,沒來。」李霸天翻了個白眼,好歹它剛剛還幫忙當了個雷劫吧,結果人家更關心的居然是東華羽凡。

莫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熟悉的人面前,頓時卸下了之前的偽裝,說道:

「你怎麼到這裡來了?世界允許你出來。」

李霸天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道:

「管好你自己吧,你可是在從事危險活動。」說完便,還故意挑挑眼,繼續道:

「來來來,準備好裝逼了。」

李霸天書說完,身影突然一淡,最後化為一道白光,突然消失在莫離的頭頂。

莫離早就習慣了東華羽凡口中時不時冒出的奇怪話語。對於李霸天說出一些讓他無法理解的話也沒有多想。

不過接下來的雷劫,不管看上去有多大,莫離就突然好像是開竅了一樣,應付起來遊刃有餘不說,還有心情東張西望。

一道比一道讓人窒息的雷電之力落下,每一次,周圍的底子都忍不住閉上眼睛,可是等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莫離依舊安然無恙的懸浮在半空,屹然而立。衣衫飄搖,晃動了不少周圍少女的心。

周圍的人不知道,偏偏身處雷劫之下的莫離是滿臉通紅。李霸天那貨一直在他頭頂亂興奮的打轉,不外乎是看到了周圍的女修。不時的評論者女修們的身材以及長相。

剛開始還好,可是到了最後,卻是越來越口無遮攔。若不是除了他沒人聽到,莫離真想將臉捂住了。

「快看快看,那邊那個女修好大膽,哦喲喲。好大哦~」李霸天突然出一聲怪叫,口中虎刺虎刺的,彷彿口水要流出來了一樣。

莫離心裡擔心口水會不會流在自己頭上面,可是下一瞬,雷劫又再次落下。李霸天輕鬆的將雷劫收入體內,再次打了個飽嗝,得意的說道:

「本大爺果然碉堡了。「話音剛落,突然又起:「槽,那邊的女修身材不錯,是我的菜,哈哈哈……」

說完,突然低聲的說道:

「媽蛋的,等到老子以後化形了,一定要好好的補一補。」

莫離又不是小孩子,哪裡聽不出李霸天的意思,當下老臉又是一紅,之前李霸天描述的時候,他就下意識的看了過去。若不是礙於周圍有不少弟子圍觀,他真的很想拂袖而去。

很快,雷劫有驚無險的度過了,因為李霸天的擦科打諢,莫離竟然連心魔劫都沒有,便詭異的突破到了元嬰。

周圍一大片靈雨灑下,李霸天也就不鬧騰了,安分的呆在莫離的頭上,懶洋洋的跟著吸收這片靈雨裡面濃郁的靈氣。

莫離盤腿懸浮在半空,閉上眼睛,開始鞏固自己的修為。

實際上,莫離體內的那半顆仙丹根本沒有被完全煉化,如今還有一部分留在體內,剛好因為雷劫的緣故。那部分靈力頓時被打散,伴隨著雷電之力的落下,不斷地修復體內的經脈,不斷地被煉化。原本莫離並不准備此時將那部分靈力煉化的,儘管不多,但是對於莫離來說,想要煉化,肯定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的。

若不是後來李霸天的到來,讓他免去了雷電的繼續洗禮,估計他還根本沒有辦法完全承載這些靈力。到最後,很有可能還未度過雷劫邊爆體而亡了。

沒時間呆在上面,莫離朝著凌雲尊者的地方恭敬地行了個禮,急忙火燎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他必須要感覺煉化剩下的靈力才可以,可是這一閉關,不知道又要過多少年了。也幸好,東華羽凡此時也在閉關。所以莫離簡單的對李霸天說了兩句,將外面的一個弟子招進來,招呼他帶李霸天去辰逸那裡,就再一次的關上了大門。

「你……」李霸天鬱悶的看著緊閉的大門,最後吐出一句話:「過河拆橋的傢伙。」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李霸天也知道輕重,對著那個站的老攢子說道:

「愣著嘎哈,給老子帶路埃」

小弟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丑的妖獸,可是偏偏這個妖獸的脾氣還很大。沒有化形便能口吐人言的妖獸雖然少,但是他並非沒有見過。

只是從未見過這麼痞氣的妖獸,一時之間,還有些怕怕的。

「你瞅啥呢?」李霸天見小弟子瞪大了眼睛看著它,心裡頓時一樂,可是臉上卻故意裝著兇惡的樣子,惡狠狠的說道。

「我、我、我、弟子、帶、帶您過去。」小弟子被李霸天大眼睛一瞪,頓時嚇得往後退了兩步,可是又想起莫師叔交代的事情,只能硬著頭皮說道。

「原來是個結巴呀。」李霸天故意變大了身體,慢慢的到了小弟子的面前,眨了眨眼睛說道。

「我、我不是、結、結巴。」小弟子面對越來越近的李霸天,語氣帶著哭腔,挎著臉,活脫脫像是一個被玷污的未成年少女一樣,就差喊一個『非禮』了

「你很怕我啊?」李霸天繼續往前,頭慢慢的湊到小弟子面前,故意微微張著嘴。

小弟子直接『哇』的一下,大聲叫了起來。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肉很硬,去吃黃師兄,他最壞了。嗚嗚,不要吃我。」

李霸天正愁無聊,一聽頓時來勁了。可是耳邊聽著這擾人的哭聲,頓時覺得一陣煩躁,男子漢大丈夫,哭個屁啊,於是冷聲喝道:

「閉嘴,哭個屁埃」

小弟子被李霸天這麼一吼,頓時一驚,也不再哭了,只是驚恐的看著李霸天的大頭。臉上露出一副絕望的樣子。

「那個黃師兄是什麼鬼?「

原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沒想到突然聽到李霸天問道,顧不得李霸天噴到他身上口水,說道:

「黃、黃師兄不是鬼,但是、是個壞蛋、專、專門欺負我。比、比鬼還可怕。」

當然,還有一句話他沒敢說出口,那就是李霸天比那個黃師兄還可怕。

「帶本大爺去,本大爺專門欺負弱小,啊呸,鋤強扶弱。」李霸天一聽這種事情就興奮,頓時顧不得其他,瞪大了眼睛就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