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三十七章 老大帶你去報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老大帶你去報仇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李霸天去了凌雲峰,韓溪是既高興,又擔心。

高興的事,他總算是可以清凈了。

擔心的是,萬一李霸天在凌雲峰搞出什麼難收拾的事情,師傅出來不知道會不會怪罪與他。畢竟他很清楚東華羽凡對於李霸天究竟有多縱容。

原本韓溪還準備閉關回味一下之前看雷劫時候的感悟,可是如今因為李霸天遲遲不歸千古冷的緣故,竟然讓他一點心思都沒有了。

小弟子名叫明景,是莫離師兄所收的普通弟子,雖是三靈根,但是火系靈根尤為出色。

但是為人性子懦弱,膽子小又內向。但因長相乖巧,也頗得其師傅的喜愛。因明景師傅未收親傳弟子,明景也算得上是大弟子了。

明景口中的黃師兄實則是莫離另一師兄的弟子,雙靈根的資質,有點小聰明,懂得討好各位師兄弟,為人也算是機靈,雖然年紀小,但是修為已然鍊氣期後期的樣子了,修鍊速度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明景與那名黃師兄同時進入門派,收入凌雲宗,分別拜了各自的師傅。

那名黃師兄資質較好,修鍊速度變比明景快了不少。可由於明景的師傅唯有他一名弟子,修鍊資源自然是豐厚的。基於此,黃姓師兄心裡便有些不舒服了。奈何他師傅收有好幾個弟子,能夠教導他的時間少之又少。對於明景有此好運,羨慕嫉妒恨也是正常的。

因此,便時常捉弄,排擠明景。

可憐的孩子原本性子就內向,吃了虧,受了委屈也不敢告訴師傅。原本他們師傅也很少弟子們之間的恩怨,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話,通常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李霸天自認不是什麼正義之魚,經歷了滄海桑田,內心卻仍舊保留一絲對弱者的同情。

聽著明景斷斷續續到講了一下和黃師兄的恩怨。當下一拍明景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

「嗯,你是個好孩子,我會保佑你的。」

說完。李霸天抬眼望天,好像有些不對勁。隨後又搖頭,算了不想了。

明景受寵若驚的看著突然滿眼同情的李霸天,不過心裡對於李霸天倒是沒有了之前的害怕,大著膽子說道:

「可、可是黃師兄有一個很、很厲害的妖獸。會噴火的那種。」

說完,擔憂的看了一眼李霸天,又覺得李霸天能夠說話,應該比黃師兄的妖獸要厲害得多,心裡微微給給自己打氣。

「切,本大爺的厲害你這種小奶娃是不會明白滴~就那種低階妖獸,老子分分鐘就解決了。」說完,李霸天輕蔑的看了一眼明景,語氣滿滿的不屑。

若是對方是一個修為不錯的修士,它可能要努力的吹噓一下。可是對方只是一個鍊氣期中期的小鬼頭,李霸天也是有身為高階妖獸的尊嚴的好伐,能夠替他出頭已經很不錯了。

可實際上,李霸天壓根沒注意,自己一個高階妖獸做這麼無聊的事情,是一件多沒品的事情。

「哇,真的嗎?您好厲害埃」明景聽聞此言,也沒敢反駁自己不是小奶娃的這件事情。不過此時李霸天的形象在他心裡,突然間變得高大了起來。

明景讚歎的的話,讓李霸天頓時挺直了腰桿。有多久沒有聽到別人奉承的話了?李霸天自己都忘記了,可是再一次聽到,還是覺得,如此的……悅耳。

就一個字。爽。

「哼哼,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李霸天不欲多說,準備等會好好讓這個土包子開開眼界。

等到明景將李霸天帶到黃師兄院子的時候,明景對於李霸天的崇敬已經越發不可收拾了。

或許是因為從來就是一個乖乖娃,對於李霸天這種恣意妄為的性格潛意識裡面就很羨慕。可是偏偏自己做不到,所以李霸天粗俗的言語動作在他眼中不僅不是沒品。反而覺得特別有范兒。甚至讓他有些激動不已。

走到黃師兄院門口的時候,明景突然有些慫的躲到了李霸天的身後,說道:

「老、老大,黃、黃師兄就在裡面。」

李霸天嗤笑的看了一眼明景,知道對方膽小,沒想到有它撐腰居然還是如此膽小,簡直無法直視。

因此,毫不客氣用尾巴將門拍開了,對著明景說道:

「你、進去。」

明景看著那塊已經稀碎的大門,猛地吞了吞口水,這大門可是上百年的鐵木製作的啊,居然就這麼輕飄飄的一下就碎成這德行了。

看向李霸天的時候,眼中帶著驚恐,這簡直就是一個魚型兵器呢。

哆哆嗦嗦的踏入院門,正巧看到黃師兄怒氣沖沖的往外走來。神色一縮,下意識的就想要後退,偏偏備後有一個東西抵著,根本沒有辦法退出去,不用猜就知道是李霸天乾的。

「哪個膽子這麼大,敢在我這裡撒野。」剛說完,就看到走進來的明景。

頓時怒氣上頭,這個經常被他欺負的明景是吃了雄心還是豹子膽了,居然敢來炸壞他的院門。

「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這個窩囊廢,膽子不小,竟然敢來砸老子的門。」見是明景,黃少傑的語氣便開始肆無忌憚了起來。

之前憤怒,是因為自己正在修鍊的時候,感覺到禁制被破壞,可是語氣卻也有所顧忌,不敢說的太過分。可既然是這個膽小如鼠的窩囊廢,他自然沒什麼好顧忌的,反正被欺負了也不敢告狀。

「我、我、我才不是窩囊廢。」明景羞怒紅了臉,想著身後的李霸天,頓時心裡有了底氣,可是長久以來黃師兄在他的心裡有了積威深厚,想要一下子讓他在黃少傑面前抬起頭來,那是不可能的,語氣下意識就弱了下去。

「你、你、你就是窩囊廢,說吧,把老子院門撞壞了,想要什麼樣的懲罰。」黃少傑冷笑一聲,看著眼前懦弱的明景,再看了一眼碎成渣渣的院門。心裡頓時湧出一股無名的火焰,腦子裡面一瞬間便略過了上百種收拾明景的辦法。

明景身體打了個冷顫,黃少傑眼神冰冷,讓他莫名的一冷。有些害怕的想要後退,可是有沒有後退的餘地。

只能可憐兮兮的朝著身後看了一眼,正好對上李霸天戲謔的眼神,大著膽子,說道:

「我、我是、是來報、報仇的。」

說完這句話。心裡頓時鬆了口氣。

可是聽在黃少傑耳中,卻彷彿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凌雲峰單子最小的明景師弟,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是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軟蛋。居然想要來找他報仇,今天出門未吃藥嗎?

「哈哈哈哈,來呀,老子就站在這裡等著你來報仇,你敢嗎?」黃少傑輕蔑的看著瑟瑟發抖的明景,不明白這麼一個窩囊廢居然還能被師叔收為弟子,還是唯一的弟子。

還報仇呢?如今他就站在面前。居然都不敢動手,還大言不慚的來報仇。

明景緊緊的捏著拳頭,耳邊傳來黃少傑各種不屑的嘲笑,從前那些點滴頓時湧上心頭。從進入凌雲峰開始,這些年所受到的不屑以及欺辱,彷彿一幕幕的畫卷,在腦子裡面不斷地回想。

「傻逼。」

「窩囊廢,你活在這世上都是在浪費我們的靈氣。」

「操,軟蛋,有脾氣來找老子報仇埃」

……

每一個辱罵過。欺辱過他的人,實際上都被他記在心裡。不是沒想過有一天會去報仇,他只是不敢,他害怕看到別人鄙視的眼神。害怕看到師傅失望的樣子。

他努力的想要融入這些師兄弟的圈子,可是不行,他們每一個人都嘲笑他,排斥他,看不起他。覺得他懦弱,覺得他是一個軟蛋。

明景因為黃少傑的挑釁。臉憋得紅紅的。

黃少傑冷眼瞥了一下明景捏緊的拳頭,彷彿真的鼓起了用起想要為自己報仇。整個人卻一點都不擔心,可以說是有恃無恐。這麼一個窩囊廢,要是真的能夠報仇的話,那簡直就是天下第一稀罕事了。

果然,沒過一會,明景拳頭一松,說道:

「對、對不起,黃、黃師兄,我、我會賠、賠你的大門的。」

說完,就想要轉身跑掉。

『噗呲』李霸天原本看到明景的表現,以為能夠看到對方爆發呢,沒想到軟蛋果然不愧是名副其實的軟蛋,居然就這麼認慫了。

「砸了老子的門還敢跑,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黃少傑猛地上前,他修為原本就比明景要高,非常輕鬆地就上千將明景的衣衫抓住,往後一拖。

頓時,明景被摔了個狗吃屎,下意識的就捂住臉,知道接下來就是一陣鑽心的疼,拳打腳踢都是好的,偏偏黃少傑陰狠的每一拳都帶著靈力。

原本李霸天就是來找樂子的,明景好歹叫了它一聲老大,雖然這個小弟是個軟蛋,但是黃少傑若是打明景的話,變相的就是在打它的臉。

自以為站在了正義一方的李霸天決定出手了。

意料之中的拳頭沒有落到身上,明景微微睜開眼,正巧對上了李霸天冰冷的眼眸。而此時李霸天的尾巴正好擋在了黃少傑那一拳之下。

黃少傑先是一愣,對於自己的拳頭沒有達到明景軟趴趴的身體上有些詫異。可是隨後,便顧不得其他了。

拳頭上傳來了一股鑽心似的疼,特么的彷彿打在了堅硬的石壁上面一樣。不,應該是比石壁還要堅硬。

「啊,你……」和明景一樣,第一次見到李霸天的人都會被李霸天恐怖且奇怪的長相所驚嚇祝

光是氣勢就讓黃少傑頓住了。

「你、你是何物?」黃少傑警惕的打量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妖獸,強忍著害怕,喊道。

「喲呵,一秒變結巴。」李霸天一樂,眼神不懷好意的在黃少傑身上打圈。

黃少傑猛的吞了吞口水,說道:

「你是這個窩囊廢找來的幫手嗎?」

「你猜。」李霸天將頭湊到黃少傑的面前,口中吐著濃濃的熱氣。

由於它是一個愛乾淨的魚,因此嘴巴裡面並沒有別的妖獸那種腥臭味。可繞時如此,黃少傑都已經被驚住了,可是他反應卻也是奇快的,居然想著將自己的妖獸找出來,是一直會噴火的岩兔。可是岩兔一被他放出來,頓時開始瑟瑟發抖,最後居然匍匐到地上,別說噴火了,就連抬頭都不敢。

妖獸有了靈識,自然懂得趨利避害。

自家妖獸在害怕,黃少傑一瞬間就判斷出,眼前的妖獸不是他能夠對付的。腦子轉的飛快,先是小心翼翼的往後退,邊退邊說:

「前輩,晚輩同明師弟不過是在切磋技藝罷了,還望前輩明察。」

說完,猛地往後一退,直接朝著院子的另外一邊跑去。

李霸天嗤笑了一身,尾巴突然一甩,頓時拉長了不少,將跑到拐角處的黃少傑往後面一扯。

同樣讓黃少傑摔成了一個狗吃屎。

明景趕緊爬起來,看到黃少傑這麼狼狽,心裡頓時一熱,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湧上心頭。激動地看著李霸天,眼睛裡面閃著光。

李霸天得意的甩了甩頭,說道:

「不要崇拜哥,哥只是傳說。」

說完,話音一轉,對著明景說道:

「來吧,小奶娃,去報仇吧。」

李霸天想著有自己在旁邊看著,明景應該有底氣了吧。可是他實在是太高估這個軟蛋了。

黃少傑都被它尾巴壓的沒法翻身了,可是明景居然還是不敢下手。

頓時,一道厲光朝著明景瞪去,明景這才戰戰兢兢的一步一步移到了黃少傑的身旁。舉著拳頭,又有些怕怕的回頭看了一眼李霸天。

李霸天此時真的很無語了,原來這世上竟然真的有這種極品軟蛋的存在。

「老、老大,真、真的可以嗎?」明景還有些下不去手,黃少傑怨恨的目光一直盯著他,彷彿一條毒蛇一樣,明景的小心肝跳啊跳的,根本就不敢打下去。

「動手。」李霸天狠狠用尾巴抽了一下黃少傑,惡狠狠的對著明景說道。

黃少傑慘叫一聲,可是身體冰冷的魚鱗壓著,根本無法動彈,咬著牙,用眼神再次狠狠的瞪著明景。他不敢恨李霸天,畢竟李霸天在他眼中如同高山一般,因此他只能怨毒的恨著明景。

『啪』一道算不得重的聲音響起。

正是明景一巴掌拍在黃少傑臉上的聲音。沒有力度,絲毫沒有威脅力。

「你沒吃飯啊,使勁,不是想報仇嗎?老子給你機會你都不知道珍惜。」李霸天頓時有些火了,活這麼大,第一次見到這種傻逼。

「我、我不會打人。」明景苦著臉,都快要哭了。

「那你給老子看到了,要這樣打。」李霸天冷聲說完,『啪』一道響亮又悅耳的巴掌聲頓時在院子迴響。

黃少傑和明景都懵了。

黃少傑是被打暈了,而明景是貝這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得怔住了。

明景心裡只有一個感覺,這記耳光,打得真特么爽。雖然不是他動手的,可是卻因此讓心裡開始激動了起來。

第一次嘗試著用盡全力,朝著黃少傑『啪』去。

不過腳下一滑,踩空了,自己再一次摔了個狗啃屎。

不過,名叫勇氣的種子已經在心裡種上了,發芽不遠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