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四十一章 感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 感慨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十年。

東華羽凡睜開雙眼,渾身說不出的舒坦。

不知道是不是力量加身的緣故,總覺得自己的逼格好像比之前高了不少。

當然,作為一個出竅期後期的半高階修士,她如今總算是可以在修真界立著走了,距離橫著走也不過時間上的問題了。自然,逼格也跟著高了起來。

看了一眼旁邊的一個球,東華羽凡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隨後神識一掃,竟然是小青。

雖然和小青是同生共死契,可是如今小青被一團白色的霧氣包成了一個球,也查探不到它如今的狀況。只能感覺到它如今的狀況非常好。她能夠感覺到,等到小青破殼而出的時候,一定會給她一個大大的驚喜的。

將小青小心翼翼的放回到空間的溫泉邊,那裡是它的窩,正好空間的靈氣很充裕。

推開門,東華羽凡深吸了口氣,看著外面的白雲,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有很長時間沒有抬起頭過了。

十年的時間,雖然都是在修鍊,但是東華羽凡整個人和之前完全是兩個狀態。

以前的東華羽凡,整個人生機勃勃,對於未來充滿了期待。

如今的她更像是一塊璞玉,經過了時間的雕琢,更加的沉穩,且開始逐漸露出鋒芒。

同樣將李霸天放入空間,東華羽凡打開院門,走了出去。舉手投足之間,更加的從容不迫。

緩步走到大殿之前,東華羽凡定定的望著緊閉的大門。跪下身,朝著裡面磕了三個頭。

正起身之時,韓溪走了過來,對著東華羽凡恭敬的行了個禮,說道:

「見過師傅,恭喜師傅出關。」

東華羽凡淡淡一笑,說道:

「這麼匆忙,是要去哪裡?」

其實東華羽凡不過隨口一問罷了。並沒有真的想要探究什麼。從她對著裡面的千古尊者磕頭之時,便感覺到韓溪匆匆走來,發現她的身影,這才退避一旁。

韓溪慌亂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連忙低下頭。東華羽凡身上的氣息讓他感覺到更加深不可測了。以前還能隱約探測到,如今竟然一點都看不出來。

入目之下,容貌竟然帶著一絲朦朧,這種感覺只有在面對那些高階修士才會有的感覺。再也不敢因為自己年紀比東華羽凡大,就多了一分不該有的心思。如今對於東華羽凡是滿心的恭敬。

如今年紀,就有這麼大的作為,以後定然是不可限量。

「今日有新弟子入門,劉長老傳訊讓弟子代為前往。」韓溪說完,頭再次低了低。

千古冷如此就三個人,兩個閉關了,唯有他代表。可是他修為低微,進入神居殿也難免被人輕視。只是大家礙於千古尊者的威名,倒並沒有過多的為難。

反正只是走個過場,千古冷的主事不在。他一個普通弟子根本沒有收徒的權力。

再則,從那麼多大能長老手下收弟子,他也不敢。

東華羽凡頓了頓,許久沒有出去晃晃了,還是出去轉一轉,免得別人還以為千古冷沒人了。

師徒兩人往山腳走去,韓溪將這幾年門派所發生的事情一一給東華羽凡講解了一遍。

東華羽凡心裡震驚,臉上卻不顯。

莫離突破這是正常的,畢竟他們一人服用了半枚丹藥,她都能夠突破到出竅期後期。莫離會突破元嬰也正常。只是東華玉仙這一次還真的是讓她心裡有些不舒服呢。

沒想到她竟然也要結嬰了。

不過這個不舒服也只是一瞬間,她如今修為遠遠超於東華玉仙,自然是不懼怕的了。再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任他有多厲害,東華羽凡也不是吃素的。

想了想,東華羽凡乾脆也不在遮掩了,既然都已經出了這麼多開掛的了。她又何必在遮掩,是時候讓千古冷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了,也免得那些人只以為千古冷之後千古尊者。

韓溪跟在東華羽凡的身後。看著東華羽凡的氣勢徒然一增,饒是他心裡早有準備,可是還是背著一股龐然的氣勢所震驚。

傳送到神居殿,一名元嬰期的長老見一名容貌秀美的年輕女子走下來,韓溪則恭敬的跟在身後,一時之間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不過當他感覺到東華羽凡身上深幽的氣息之後,連忙恭敬的低下頭,說道:

「見過師叔,請師叔隨我來。」

元嬰長老行禮的時候,瞥到東華羽凡腰上掛著的象徵了千古冷親傳弟子的御劍,頓時心裡又事一震。深吸了一口氣,才穩住那股衝動。

他知道千古尊者有一名親傳弟子,平時深居簡出,十分的神秘。

沒想到,能夠在今日見到。觀此女修為,只怕高出他不少。容貌清麗,膚若凝脂。舉手投足自有一番渾然天成的大氣,就僅僅是氣度,在整個玉虛宗都找不出幾個。

再則,東華羽凡變異雙靈根的緣故,眉眼之間帶有清冷之色,宛若寒冰。但若彎起嘴角,卻又不其然的給人一種如浴春風的感覺。明明是兩種氣質,融合在一人身上,竟然絲毫沒有違和感。

韓溪因為和東華羽凡到底見過多次,自然沒有那麼多的感想。

可是這名元嬰長老第一次見到,心裡早已是千轉百回。

揚起一抹微笑,東華羽凡一步一步的走進了高台,依舊是熟悉的廣場,上面站著不少少男少女,每一個人都低著頭,有幾個膽子大一點的會悄悄抬頭看去。

不過卻有馬上低下頭,過了一會,又抬頭。

幾名尊者還未來,那名元嬰長老去讓東華羽凡稍等一會,不過片刻就回來了,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東華師叔,請隨我來。」

東華羽凡點點頭,微微偏頭看了一眼地下的小蘿蔔頭,想到二十多年前自己也是這裡面的一員,心情忐忑的等待決定命運的那一刻。心裡一時之間感慨萬千。

突然之間想起了一句話,一切因緣而起,因念而生。人生最難得可貴的就是有一顆平常心,就只是看著這麼一幕熟悉的場景,不過換了所出的位置,她便能心生感慨,看來她應該出去歷練一番了。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抬眼望去,正好是在尊者之下,身份決定待遇,這句話果然不假。

不過東華羽凡更希望,有一天她是憑著自己本事坐在這裡,而不是因為千古冷親傳弟子的身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