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五十三章 丫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丫丫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東華羽凡詫異的挑了挑眉。

不過收一個普通弟子,為毛會將神識印記打入他的體內。難道這個林環並不只是單系火靈根那麼簡單?。

葉迦只挑選了一名弟子,對著眾人示意了一下,邊推回到了座位上。

隨後,各峰長老便開始選自己看重的弟子,不一會,場上就是剩下兩個孤零零的身影。

其中一個長得頗為瘦弱的女孩是水火雙靈根,和另外一個三靈根的小男孩手拉著手,怯生生卻又滿含期待的看著台上的各位長老。

東華羽凡心裡一動,這兩個弟子之所以不被大家喜歡,便在這靈根上面了。眾所周知,水火不容,靈根相剋的情況下,修鍊是非常費勁的。雖然雙靈根資質不錯,但是修鍊的時候,卻必須要找到一個平衡的點。不然的話,體內的靈力很有可能發生暴亂。

若是他們能有一個相輔相成的靈根輔助的話,倒是不錯,那名三靈根的小男孩,是水火土三靈根,雖然也有水火,但是好歹有一個土靈根調節,其情況反而會比這個雙靈根的小女孩好的多。

不多久,凌雲峰一名看上去年紀不小的元嬰期初期修士將這名小男孩收為的普通弟子。修真者修為越高,其外表就越是不容易看得出年紀。

這名元嬰初期的長老頭髮花白,面容略顯蒼老,想來資質應該也是一般。不過臉色紅潤,眼中帶笑,心態倒是很不錯。

想來他應該也知道想要再進一步非常艱難,因此收一名弟子,也好繼承衣缽。

小男孩鬆了口氣。捏緊的拳頭也放鬆了,不過擔憂的看了一眼小女孩,最後還是被長老帶到了一邊。

小女孩見場上只剩下她一人,臉上的表情也有些灰暗。想來小小年紀應該也知道自己是遭人嫌棄了,於是越加的將頭低了下去。

長老們收到了弟子,便開始眼觀鼻口觀心不再多言了。

東華羽凡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多久,也或許動了一份惻隱之心。突然開口說道。

「抬起頭來。」

葉迦和眾人都詫異的望向了東華羽凡。不過並沒有多言,倒是葉迦對著東華羽凡傳音道:

「師妹,可是想要收徒?」

東華羽凡微微點點頭。沒有回復。葉迦沒有多說這名小女孩不好,到讓東華羽凡心裡微微一安。若她真要收這名弟子為徒的話,她會和千古尊者一樣的護短。

當然,還是得看看這姑娘究竟值不值得她進入出手幫助。

小女孩抬起頭的時候。眼中還帶著一絲詫異,不過更多的是跌倒谷底突然揚起的希望。

只是高台上人太多。小女孩也不知道究竟是水再叫她。剛剛的聲音彷彿就在耳邊,可是高台明明那麼遠。

「今年多大了?」東華羽凡目光淡淡,因冰靈根的緣故,讓她整個人顯得非常的清冷。

小女孩總算是看到了坐在靠中間的東華羽凡。恭敬的低下頭,小手安靜的放在腰間,行了個禮。因年紀校行禮的時候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好在穩住了。

語氣有些微微發顫,但是吐詞清楚,語氣也算是不卑不亢,只是略微帶著一點緊張。

「回仙人,弟子今年七歲了。」

回答完了之後,心裡一跳,就怕留下不好的印象。

「若今日沒人收你為徒,你是否會心有不甘?」

小女孩怔怔的看著台上的東華羽凡,其實她看的並不清楚,看向東華羽凡的時候,總有一種朦朧的感覺。不過想了想,卻還是認真的回復道:

「弟子會不甘,但弟子不會放棄自己。」

說道這裡,小女孩的眼中帶著堅毅。這種熟悉的目光,讓東華羽凡的記憶突然被拉回了從前。只是一時之間她想不起究竟在哪裡看到過。只是複雜的看著她,明明只有七歲的年紀,對於生命的執著卻如此高。

突然,東華羽凡笑了起來,一瞬間,小女該突然有一種春暖花開的感覺。

「你可知水火雙靈根意味著什麼?」

小女孩搖了搖頭,東華羽凡漫不經心的站起身,仰起頭,輕聲說道:

「水火不容,屬性相剋,如要修鍊,比常人艱辛萬分。甚至辛苦百年,到最後仍舊逃不脫歸於平凡,仍不後悔?」

小女孩沒有遲疑,堅定的看著東華羽凡,只是心卻一直在往下沉,堅定的說道:

「弟子不後悔。」

她嚮往仙人自由自在的生活,嚮往藍天白雲,嚮往這人間仙境。因此,哪怕東華羽凡說的再艱難,她仍然願意去看看,哪怕最後真的會頭破血流,哪怕最後仍舊一無所有,她也願意。雖然她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但是那股想要勇往直前的衝勁,卻越來越濃烈。

東華羽凡看著這抹單薄,明明心裡在害怕,卻努力的睜大眼睛的小女孩。嘴角輕彎,紅唇輕啟,道:

「很好,記住你今天的話,從今日起,你便是我東華羽凡的弟子。」

小女孩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有些呆愣的望著東華羽凡,突然,原本朦朧的臉變得清晰了起來。那一抹溫柔的微笑讓她的心裡頓時變得溫暖了起來,忍不住心裡多了一絲親近。

「弟子,拜見師父。」

……

收徒大典總算是結束了,千古冷收了一名水火雙靈根的弟子頓時飛遍了整個玉虛宗。不少弟子都在感嘆小姑娘的好運,捶胸頓足,為毛自己沒有那麼好運進入千古冷。

不過東華羽凡都是誤打誤撞的在門派再一次出了名,上一次出名是因為收了韓溪為弟子,這一次出名卻是收了一名完全沒有前途可言的弟子。

不得不說,這就是人品的問題。

別人怎麼說東華羽凡不管,韓溪領著這個小他好幾輪的師妹樂呵樂呵的回到了千古冷。

「還沒問你你叫什麼名字呀?」韓溪拉著小姑娘的手,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

小女孩此時到沒有之前怯生生的模樣,揚起一抹淺淺的笑容。因為消瘦,將兩隻眼睛突顯的很大。看了看走在前方的東華羽凡,這才低聲說道:

「大師兄,我叫丫丫。」

「那你姓什麼呀?」

「我沒有姓,他們都叫我丫丫。」或許是因為心裡的石頭落下了,丫丫小姑娘倒是顯得沒有之前那麼拘謹了,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

韓溪摸了摸丫丫的頭,原本想要說自己給她起個名字,突然想起東華羽凡還在前面,便住了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