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六十章 準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 準備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若她修為是元嬰期的話,恐怕還真有可能會有所忌憚。,

畢竟她對陣法的研究幾乎等於零。

可是如今的修為卻可以不用懼怕這些陣法的威力,有一句話叫一切的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紙老虎。

她如今算是擁有了實力,東華凌的陰謀詭計就沒有辦法實現了。

回到房間,東華羽凡決定按兵不動。

她很想要知道,如果東華凌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無用功,對她完全沒有束縛的時候會怎麼樣。

是會驚慌失措,還是跪地求饒?

很快兩天就過去了。

一大早,就有丫鬟輕聲的敲響了東華羽凡的房門。

「二小姐,老爺請你去前廳。」

東華羽凡睜開眼,翻身而起。

來了。

今天就能戳開東華凌的怎麼真面目了,東華凌做到這一步,依然是擯棄了所謂的血緣親情了。今天之後,在沒有什麼有關於血緣的因果關聯纏繞著她了。

換了那一套百變琉璃裙,東華羽凡任由丫鬟們給她頭上插上一些對她來說是累贅的珠釵玉環。

默然的望著鏡子裡面越發明媚的臉龐。

心裡若有所思。

如今的容貌和十年前,簡直有著天差地別。似乎每一次照鏡子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變化。

「二小姐可真美。」丫鬟將東華羽凡的頭髮攏在後面,透過鏡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忍不住羨慕的說到。

「哦?你覺得我很美嗎?」東華羽凡神色淡然的反問道。

丫鬟以為東華羽凡生氣了,連忙後退兩步,垂下頭。雙手放在身前,惶恐的說到:

「對、對不起二小姐,奴婢不是有意冒犯。」

東華羽凡無語,難道她這兩天都表現得很兇,這丫頭怎麼這麼怕她?

瞥了一眼之後,東華羽凡站起身,將頭上多餘的珠釵取下來。隨後一晃,便收入了儲物戒中。

雖然她不太會挽髻,萬一以後會呢。這些留著以後也能練習一下。

「好了,下去吧。」

丫鬟聽聞,頓時如蒙大赦,快步的跑了出去。

東華羽凡回過頭的時候。正好看到丫鬟的一片衣角消失在門口。轉頭看向鏡中精緻的五官。摸了摸光滑的下巴,喃喃的說到:

「不是說我很美嗎?幹嘛這麼怕?」

在鏡子面前晃了好幾圈,東華羽凡總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雖然女為悅己者容,長得越來越好看固然讓她覺得開心。可是她總覺得臉上似乎看不到小時候的影子了,更別說前世的影子。這種感覺就好像潛移默化間,她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仔細的瞅了瞅,除了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東華羽凡沒有發現任何奇怪的地方。

莫非是服用了那顆定顏丹的緣故?

想到這裡。她心裡一動。記得曲華裳之前也曾服用過,似乎確實越發明艷動人了。

只不過她出關之後。曲華裳剛好閉關,如今算來,已經有十年未曾見面了。

今日是玉玲瓏的忌日,東華羽凡到時最後才到。

礙於玉玲瓏的身份,大夫人避而不出,但是今日她總算是將這幾年入門的幾個夫人見齊了。

東華鈺站在最末尾,賞眉靜默,東華鈺與她有六分相似。

不過今日的東華鈺沒有了之前的桀驁不馴,或許是擔心命運和前世重複,眼神中帶著一絲慌亂和不安,望著東華羽凡的時候,帶著一絲乞求。

東華羽凡淡淡的掃了一眼,直接走到了最前面。

「爹爹安好。」

「嗯,來了啊,先吃早飯吧。」東華凌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隨意敷衍了兩句,邊率先入座了。

東華羽凡挑了挑眉,她如今已經不用進食了,可是偏偏東華凌卻派人來請她過來。難不成是怕她跑了?

淡定的入座,其餘的幾個夫人依次入座,安安靜靜的,除了腳步聲和凳子移動的聲音,沒有意思多餘的聲響。

東華鈺坐在最後,剛好和東華羽凡相對立。

直接忽略東華鈺的眼神,東華羽凡不時的掃過周圍的這些突然冒出來的兄弟姐妹。

不覺有些莞爾,東華凌確實是著急了。

這幾個婦人,居然都是有靈根的,身上都帶有淡淡的靈力,不過修為大多在鍊氣期初期和中期徘徊。幾個幼童的年紀都不大,但是他們的身體素質明顯比普通的小孩要好上太多了。

莫非,這些其實是備胎的備胎?

東華凌還真是喪心病狂呢,這些孩童可都是他的親骨肉呢。

不過他能選擇最幼小的東華鈺,想來也是因為東華鈺資質最好把。

丫鬟如魚貫入,手上托著精美的食盤,輕手輕腳的放在桌上。

東華凌輕輕觸碰了一下桌子下方,東華羽凡眉眼一挑,眼中閃過一絲冷光,轉瞬即逝。

等到一桌子美食上齊了,東華凌親自給東華羽凡盛了一碗湯,慈愛的說到:

「女兒大了,好久沒有一家團聚了。」

說這話,還真是煽情。東華羽凡假裝一臉感動的結果,可是剛一觸碰到玉碗的時候,心裡就忍不住冷笑。

果然,這些煽情的話都是裝的。

他既然已經準備奪舍自己的女兒,自然是做足了準備。

東華羽凡將玉碗放在桌上,並沒有馬上喝。

東華凌似乎一點都不在意,招呼丫鬟替他盛了一碗,直接就喝了起來。

彷彿是在證明什麼似得,一口就幹了。

「可是不合口味。」東華凌喝完,輕輕拂過嘴唇,彷彿不經意間看了一眼東華羽凡的身前,這才溫聲道。

說完,拍了一下額頭,說到:

「為父倒是忘了,凡兒如今已不需要食用這些凡間食物了。不過這可是你劉掌廚親自做的,還記得你幼時最愛吃他做的紅豆糕呢。唉,一晃,都好多年過去了,劉掌廚如今也老了。」

說完,神色一動,若無其事的將玉碗端起來,放到東華羽凡的手中,說到:

「劉掌廚可還記得你,聽聞你回來,專門為你煲的你最愛喝的湯。」

東華羽凡哪裡還記得什麼劉掌廚,再則她其實並不喜歡吃什麼紅豆糕。

如今東華凌這麼說,不過是找一個借口罷了。

她若是不喝,倒顯得她修鍊修的不近人情了。

遂,粲然一笑,端著玉碗在眼前,眼底帶著冰冷。

莫非真是無毒不丈夫?竟然給自己的女兒下散魂散。雖然不多,但是若是配合禁地的陣法,只怕他真有可能成功奪舍她的身體,當然,前提是她的修為低於元嬰期。

幸好,她靈魂足夠強大,這些散魂散根本不足以動她根本。

也不知道是東華凌低估了她的修為,還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計謀。他做好了最大限度的準備,不知道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時候是什麼樣的表情。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