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六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儘管知道東華凌此時開口只是為了爭取一線生機。

東華羽凡還是停住了腳步。

不為其他,只為了弄清楚這具身體的生母是不是還存活於世。

若活著,為何要丟下年幼的女兒不聞不問。

哪怕是有苦衷,也不該什麼都不安排就離開吧。

若不是她的到來,東華羽凡恐怕就是書中的命運了。

但是實際上,真正的東華羽凡靈魂早已死去了,所以她之所以想要弄清楚,也不過是為了原主罷了,畢竟是她的生母。

東華羽凡看著他,冷聲說道。

「你知道什麼?」

東華凌腦子一轉,心裡暗罵東華羽凡養不熟的白眼狼,另一邊卻不住的想要掙脫木網。

「你先放開我。」

掙脫不開,東華凌心裡一沉,看來東華羽凡的修為比他想象中還要深不可測。若此女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該多好,可偏偏不是。

東華羽凡輕笑出聲:

「呵呵,你以為,你還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一個想要了她命的階下囚,她東華羽凡傻了才會放開他。

東華凌知道東華羽凡從小依賴玉玲瓏,對於玉玲瓏的下落肯定是十分想知道。因此,他自認為自己拿捏住了東華羽凡的短處,冷哼一聲,語氣毫不客氣的說到:

「你若是不放開我,那你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玉玲瓏的下落。」

意思就是看誰耗得起。

東華羽凡真心忍不住想要笑了。

一個如螻蟻般的存在,居然還敢如此氣定神閑的同她談條件,並且臉上還是一副就該如此的表情。深刻的讓東華羽凡感覺到了一種無知不是錯的感腳,同時也讓她明白,長見識是多麼的重要。

「那你有沒有聽過……」東華羽凡說到這裡,臉上突然帶著詭異的笑容,慢慢的湊到東華凌面前,輕輕吐出兩個字。

「搜魂。」

作為修真者,哪怕是鍊氣期的修真者,都知道。若是被人搜魂的話,輕者痴傻,重則神魂盡滅;

若是東華羽凡真的對他搜魂的話,肯定不可能溫柔的。那麼等待他的很有可能神魂盡滅。別說遁入輪迴了,這個世界上就再沒有他這個人了,是真正的消失。

東華凌此時是真的開始害怕了,整個人連最後的一絲鎮定都沒有了。

恐懼的看著東華羽凡,嘴唇不住的顫抖。喃喃的喊道:

「逆女,早知道當初就應該掐死你……」

東華羽凡不為所動,東華凌就算說得再惡毒,都不可能傷害得了她。心裡更是連半分漣漪都沒有。

隨著她的不斷靠近,東華凌到最後總算是崩潰了,對於死亡的害怕,對於活命的渴望。

「不、不要,你不能殺我,我是你父親,我是你的父親。饒了我,不要殺我……」

東華羽凡神識掃到東華鈺還未離開,忍不住轉過頭,對他招了招手。

東華鈺驚恐的微微發怔,看著東華凌的遭遇,眼中閃過一絲快意。

遲疑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直覺告訴他,東華羽凡不會傷害他。可是他依舊是在靠近東華羽凡一米的地方停了下來,怯生生的望著東華羽凡喊了一句『二姐姐』。

「想不想報仇?」

東華羽凡清冷的聲音傳到東華鈺耳中的時候,頓時讓他打了個冷顫。沒有笑意的東華羽凡。如同一座冰山一樣,寒冷到令他牙齒都開始顫抖。

可是只要一看到東華凌,他都能夠想起前世靈魂被吞噬的那種恐懼和痛苦,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東華羽凡拍了拍他的肩膀。突然遞給了他一把匕首。

東華鈺握著手中冰涼的匕首,才徒然感覺到,自己如今真的不再東華凌的控制之下了。

他是可以去報仇的,只要這把匕首刺入了對方的胸口中,再也不會有人會奪舍他的身體,剝奪他活下去的權力了。

不會有痛苦。不會有恐懼。

這些念頭不斷的充斥著東華凌的腦海,原本微微顫抖的手緊緊的我這這把匕首。

彷彿將它當成了自己救命稻草一樣,口中低喃這唯有自己聽得懂的話。眼睛裡面的戰戰兢兢和恐懼被一片冷漠替代,一步一步的朝著東華凌走去。

每走一步,彷彿都踩到了東華凌的心臟上面。

「不,逆子,不這是弒父,不要過來。」

東華羽凡選擇不動手而是讓東華鈺動手,讓東華凌措手不及,沒想到原本只是想要將東華鈺當成一個替代品的,結果最後竟然是這麼戲劇化的一幕。

可是他是東華鈺的親生父親,東華鈺怎麼可以動手。

「不要過來,滾開。」東華凌不斷的往後掙扎,使出全身的勁想要將木網掙脫。

因為用力,臉上和脖子上的青筋凸起,原本還是溫文爾雅的大叔形象頓時崩塌了。

東華羽凡冷眼看著東華鈺如同死神一樣緩慢的走了過去,明明是個小孩子,卻有一種來自地獄的感覺。這種感覺猶如凌遲一樣。東華凌的精神和身體都在不斷的受到折磨。

她沒有選擇自己動手,其實也是有所顧忌的。

畢竟她還未穿越過來的時候,這具身體的主人實則還算受寵,雖然東華凌目的不純,但是好歹沒有虧待她。就如同東華凌之前說的,他沒有在她幼年時就殺死她。

雖然這不值得感恩戴德,但是畢竟也有一絲養育之恩的。

越是修鍊,東華羽凡對於這些事情就越加的謹慎。

能夠不沾染因果關係,她就盡量的不觸碰。

反正東華凌和東華鈺本來就存有因果關係,既然東華鈺能夠重生,一定是有什麼因果關係的。所以讓東華鈺動手,她不僅可以將自己摘除在外,就算東華凌記錯了,她東華羽凡是東華凌的親生女兒,以後就算是算賬也不會算在她頭上。

很快,東華鈺就將東華凌逼到了一處角落,東華凌掙脫不開木網,眼中已經慢慢的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東華鈺沒有馬上結束他的生命,而是突然開口說道:

「爹爹,這是鈺兒最後一次叫你,鈺兒想要活下去,爹爹一定會同意的對吧?」

東華凌灰白的臉色頓時一變,隨後複雜的看了一眼不遠處背對著他們的東華羽凡,低聲說道:

「你早就知道我要奪舍你?」

東華鈺點點頭,慢慢的舉起匕首,在慢慢的朝著東華凌的胸口移過去。

匕首觸碰到東華凌外面的衣服時收到了一點阻力。

東華鈺彷彿沒有察覺,一邊在手上用了一點力氣,一邊淡淡的說道:

「從我出生的那一刻開始,鈺兒就已經知道了。鈺兒想要活下去,只能對不起爹爹了。」未完待續。

PS:

很少些什麼章節感言,不過這次還是想說一下。

求票票。

各票票。

專業免費收購票票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