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六十五章 噁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 噁心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越往深處走,白芒沼澤的瘴氣就越濃郁。樂文小說

東華羽凡屏住呼吸,見前面的三個人有兩個都拿出了防禦帽戴上了。

唯有周傳勝一人面無改色,可若是有人走到他前面,就會看到,周傳勝眼中泛著一道碧綠色的淡光,臉上不時閃過網狀的裂紋。

「這位前輩好厲害,竟然不懼這瘴氣。」男子看著行動沒有絲毫受阻的周傳勝,忍不住感慨道。

楊秋茵冷哼了一下,不屑的說道:

「不過是裝模作樣罷了。」

她如何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不屑如此罷了。畢竟身旁還有獵物在,總不能還沒有到老巢就把獵物嚇跑了吧。

說完,還轉過臉對男子說道:

「這火靈果正是周大哥發現的,如今想來快要成熟了,我們還是加快腳步吧。」

雖然看不到楊秋茵的臉,男子臉還是紅了紅,重重的點點頭,跟在了後面。

東華羽凡沒有在繼續跟著了,而是停在了原地。

白芒沼澤在整個繁天大陸北域算得上是很出名的地方了,可是卻鮮少有人願意過來。

儘管這裡靈植豐厚,可是這裡的危機重重更甚其他。

她之所以不繼續前進,就是發現了前面有一股讓她都有些忌憚的力量。

雖然如此不知道究竟是人還是其他,心裡總有一股小小的猶豫。

她是想報仇不錯,但是也不想讓自己陷入危險當中。

掙扎了一下,東華羽凡還是覺得悄悄的跟過去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

雖然現在沒法對付,不代表以後也沒有辦法看看,現在先探探底。她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周傳勝低喃的那一句大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指的如今這一個讓她忌憚的氣息。

遠遠的跟在後面,神識若有似無的籠罩在他們不遠處,好在沒有遇到什麼實力遠超過她的妖獸,所以到時相安無事。

而前面的周傳勝他們更是奇特,居然能夠準確的繞過每一個實力強橫的妖獸。

「你看,火靈果就在前面。」走到一個地方,楊秋茵突然停了下來腳步。走到了周傳勝的身邊。指著某一處對著男子說道。

男子瞪大了眼睛朝著那個地方看去,果然看到在一株巨大的古樹旁邊生長著一株一人高的小樹,小樹上面的火靈果沉甸甸的。每一個大概有嬰兒拳頭的大校

散發出微弱的紅光,彷彿成熟的女子,有種讓人心猿意馬的衝動。

男子微微往前面走了兩步。

周傳勝和楊秋茵兩人眼中皆露出一種愚蠢的地球人這種眼神。

而男子確實沒有辜負兩人的神色,一步一步的朝著那有人的火靈果走了過去。

終於。走到了火靈果的面前,伸手從上面摘下了一顆。雙眼緊緊的盯著手中的火靈果,彷彿捧著珍貴的寶物一樣,捨不得移開眼。

東華羽凡皺起眉頭,雖然這一幕不算特別噁心。可還是有些受不了。

不過是一個障眼法,可是此人之前收到了迷惑,再加上多多少少也吸收了一點瘴氣。被眼前的幻術迷了雙眼。

他手中捧著的根本不是什麼火靈果,而是一團被養的白白胖胖的蛆蟲。

一看到這個。東華羽凡腦子裡面那個不好的記憶就冒了出來。

當時她就是被一隻巨大的蛆蟲追殺來著。

好在如今修為提上去了,對於這種限制級的程度也比之前的承受力好了不少。

蛆蟲慢慢的朝著他的手心蠕動進去,可是男子卻仿若沒有任何感覺一樣,東華羽凡清楚的看著他的手心開始流出鮮血。

鮮血滴在地上,頓時如同驚住了周圍的活物一樣。

不少蠕動的東西紛紛朝著他的腳下爬了過去。

沿著他的腿不斷的往上攀爬。

男子依舊沒有未可知,一臉的看著手中的火靈果,彷彿再看自己的戀人一樣。

東華羽凡都不忍心看下去了,這種死法還真是冤枉,連靈魂估計都沒有辦法掙脫軀殼。

用殘忍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不過片刻,男子的軀體就被掏空了。

突然,拿到還直立著的身影,頓時如同積木一樣,垮了。

而留在地上的就只有一件破破爛爛的衣衫。

周傳勝和楊秋茵兩人的表情一變,不再是之間的冷漠和嘲諷,而是變得有些期待了起來。

期待什麼期待的看著那些慢慢蠕動的蛆蟲。

吃飽喝足了的蛆蟲開始往回爬了,而它們的巢穴居然就是身後的那顆巨大的古樹。沒一會,這些蛆蟲就隱入了古樹當中。若是神識不仔細查詢,真的而不會注意這些弱小的東西的。

可是偏偏這些東西,確實劊子手一樣的存在。就在東華羽凡想要探查出那顆古樹就什麼不對勁的時候,突然從古樹裡面傳來了一道響亮的飽嗝。

嗝~

頓時東華羽凡凌亂了,對方的修為比她高深,東華羽凡不敢隨意的將神識探測進去,可是卻被對方的這個聲音驚住了。

莫非這顆古樹已經成精了

可是草木修鍊成精的話,通常都是比較柔順的才對。

「你們最近鬆懈了。」不多時,從古樹裡面傳出來一道蒼老又沙啞的聲音,就好像是鋸子不斷拉扯的聲音一樣,難聽又刺耳。

兩人神色再次一變,如同川劇變臉一樣。立馬變得蒼白了起來,彷彿即將面對很恐怖的東西一樣。紛紛開始發抖,兩人發抖的頻率一個比一個快。

次奧,這是在比賽啊咋地東華羽凡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身形卻越發的隱匿了起來。

她對於木靈氣的親和度比較高,有周圍的靈植在,若她不刻意泄露泄露出氣息的話。東華羽凡有自信,哪怕是合體期的修士都不一定會發現她。

「主人饒命,奴辦事不利。」周傳勝恐慌的跪了下去,讓地下的腐葉枯枝一陣晃動。

楊秋茵跟著跪了下去,低著頭,不敢出聲。

「哼,廢物。」古樹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卻比上一次更加的費勁了起來。

聽得東華羽凡好想捂住耳朵,總覺得有一種難受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全身雞皮疙瘩。

周傳勝和楊秋茵因為這句話,頓時痛苦的縮卷在原地。身體卻下意識的不敢往前。

「主人,奴錯了,求主人饒命埃」楊秋茵的修為比不過周傳勝,率先忍不住喊了出來。額頭密密麻麻的全是汗水,身上更是狼狽不堪,哪裡還有之前魅惑之態。

若是剛剛死去的男子看到這一幕,估計就沒有那麼容易被騙了。

所以世人大多是以貌取人之人,也就活該如此了。

「若是下一次再沒有讓本尊滿意的獵物,你們知道下場的。」

兩人好不容易穩住身形跪好,聽到這話,身體再一次瑟瑟發抖,顫巍巍的說道:

「是,主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