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六十七章 戰鬥(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 戰鬥(下)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李霸天的身軀可不是一般的大,如今修為提升了好幾個台階,和最開始早就不能同日而語了。

身高差不多有百多米,東華羽凡站在它的面前,簡直就是地上的螞蟻。

李霸天的修為究竟有多厲害,東華羽凡都不知道,所以此時李霸天發威,倒是顯得東華羽凡有些不知道怎麼出手了。

古樹或許也是被李霸天的爆發驚住了,地面突然停住了晃動。

可是下一瞬,東華羽凡腳底開始劇烈的顫動,她不得不一躍而起,飛到與李霸天同等的高度。

「交給你了,看你的表現了。」

「放心好了,爺今天給你露一手。」李霸天對著東華羽凡眨了眨眼,東華羽凡忍俊不禁的移開頭。

突然想起了一句話:大頭大頭,下雨不愁,人家有傘,我有大頭。

儘管現在想這個有些跳戲,可是李霸天的頭真心好大。

古樹猛地抽身而起,估計應該是知道遇到了勁敵,也不在藏拙,埋藏在白芒沼澤的根須完全暴露了出來。整個枝葉彷彿一顆巨大的頭。遠遠看去,就好像是一隻陸地版的變異章魚。

底下的根須支撐者它和李霸天對立,竟然絲毫不佔下風。

一團一團黑色的淤泥從根須上面往下掉。東華羽凡慶幸自己飛到了空中,不然不被這些密密麻麻的根須纏住,都有可能被這些淤泥雨埋起來。

並且,這些語氣還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惡臭,這種惡臭彷彿是埋藏了多少年的一樣,經過發酵,味道變得更加的古怪。並且帶著攻擊性。

總的來說。就是辣眼睛。

兩個高階妖獸對戰,身上所散發的氣勢直接籠罩在了方圓百里,四周稍微有點危險意識的妖獸,早就四處逃竄了,沒多久,周圍再也感覺不到任何妖獸的氣息了。

而這邊,李霸天已經和古樹打在一起了。

李霸天主要擅長雷系法術攻擊。也算是它的天賦技能了。

偏偏古樹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非常害怕李霸天身上氣勢磅紓如今的局面完全成了一邊倒。

東華羽凡站在老遠的地方看著,心裡忍不住讚歎。早知道李霸天現在這麼**,就應該將它呆在外面,多拉風埃

不過李霸天到底是水產,根本沒有辦法飛行。這是一個硬傷。

如果在水中,它可以算是一個王者。可是在陸地上,始終會有限制。

古樹被李霸天的雷電劈的有些憋屈,憤怒的揚起幾條粗壯的根須,朝著李霸天狠狠的劈了過來。李霸天自然會是那些黑色的淤泥難免沾染到了李霸天的身上。

李霸天氣的哇啦哇啦的叫,憤怒的朝著古樹躍去,天空頓時飄來一團巨大的黑雲。李霸天瞪大了眼睛。漆黑的眼睛仿若虛空,不是有白色的裂紋晃動。

突然。東華羽凡心裡微微一震,此時的李霸天彷彿不像是她認識的那個李霸天。

冷漠、強大、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霸氣。

李霸天似乎是真的憤怒了,身上的氣勢開始不斷的攀升,可是那股陌生感卻是實實在在的。

這不是李霸天。

應該說這不是平時的李霸天。

東華羽凡第一時間就感覺出來了。

可是隨著那股氣勢越來越強烈,東華羽凡如今已經沒有辦法靠的太近了,不斷往後退,周圍的黑雲也在不斷的翻滾,不時有按耐不住的閃電劃過。

猶如平地驚雷一樣,在東華羽凡的腦中炸響的同時,也讓古樹徹底的害怕了起來。

「誠服或者死亡。」李霸天冰冷的聲音彷彿從四面八方傳來,一字一句不斷地餓撞擊著古樹的四周。

「前輩,饒命。」

李霸天並沒有因此而放過故事,依舊是那一句冰冷的話:「誠服或者死亡。」

語氣同樣帶著陌生感,東華羽凡皺著眉頭,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聲音雖然沒有什麼改變,但是這種狀態明顯是換了一個芯子的感覺。難不成李霸天被奪舍了?

但是它又沒病沒災的,哪裡有空隙被人奪舍?

古樹一邊喊著饒命,身體下面的根須卻在迅速的往地面縮進去。只要根須還在,它就不會真的死亡。

李霸天哪裡看不出古樹的作態,冷哼一聲,沒有給對方任何辯解的機會。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無數的雷電之力毫無徵兆的直接劈了下來。整個被黑雲籠罩的地方全部都被雷電之力清洗了一邊遍。

也幸好之前因為李霸天身上那股強烈的威壓,讓她不知不覺間出了黑雲的範圍。

身體微微一抖,東華羽凡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肝。

尼瑪,這劈天蓋地的雷電之力究竟是積攢了多久啊,都快趕上人家渡劫了。

東華羽凡可是知道李霸天有一個類似於充電寶的靈珠的,能夠儲存它的雷電之力的。如今這麼一揮霍,不知道還有沒有存糧了。

隨著雷電的聲音漸漸平息下去,地下的這一片段地方被籠罩在一團灰色的霧團當中,夾著這瘴氣,那股臭味頓時難聞到讓人無法呼吸。

「槽,槽,誰放屁了,這麼臭。」李霸天的聲音突然從裡面響起。

聽這著熟悉的口吻,在感受了一下她和李霸天因為契約所帶有的牽引。裡面的那條四不像,應該就是李霸天了。

可如果這個是李霸天,之前的那個酷炫吊炸天的究竟是誰?

很快,李霸天就從濃霧當中跑了出來,看到身上乾乾淨淨、不帶絲毫狼狽東華羽凡,頓時不平衡的說道:

「大爺我在裡面拼死拼活的,竟然都沒人關心一下,嘖嘖,人性叵測埃」

看到熟悉的神色,鬆了口氣,雖然很想問清楚,不過如今最主要的還是看一下那個古樹有沒有真的掛了。

「別貧了,好事做到底,去看看有沒有掛。」東華羽凡神識掃了一遍下面,心下詫異。

這他媽都還活著?

雖然氣息微弱,但是也讓東華羽凡再一次認識到。

草木修鍊成精的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就殺死的。

雖然它們沒有什麼修鍊功法,可是上天依舊是公平的。

不過,不管怎麼樣,今天他們都必須要將這個古樹榦掉。畢竟這一次古樹受了傷,若是不斬草除根的話,只怕過一段時間,又會有不少的修士因此喪命。

那種死法真的是非常的殘忍,連靈魂都沒有放過。且不說這裡原本就是玉虛宗的勢力範圍,必定會有玉虛宗的弟子過來歷練,好歹她也受用了門派的供給,除去這個妖孽,也算是在變相的報答門派的恩情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