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七十章 雙修大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 雙修大法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好長一陣**之後,東華羽凡看得尷尬症都犯了。 吧_ w·w`w`.`

她也不是那種比較好奇的人,可是兩個重要的人都在這裡了,她也不能去其他地方吧。

原本東華羽凡尋思著一會就完事了,哪知道兩人竟然大戰了三天三夜。也幸虧他們都是修真者,不然干這事三天三夜估計不是精盡人亡就是勞累過度。

剛開始東華羽凡還面紅耳赤的,覺得看著似乎有點不太好。雖然等會她會對這兩個人下手。可是如今人家在辦事,她出手偷襲好像有些不地道。

說到底,東華羽凡還是覺得不好意思。

雖然穿越到這裡很長一段時間了,但是真正直面這種有衝擊力的畫面,還真是頭一回呢。

只是現在東華羽凡有些糾結,他們兩人眼神清明,楊秋茵口中呻吟未停。但是實際上從她倆的神色中就能夠看得出來,他們兩個並沒有仔細在享受這種事情,明顯是在雙修。

對於雙修**東華羽凡並不了解,只聽說這玩意需要雙修伴侶一起修鍊,不僅能夠增加兩人的感情,更加能夠讓兩人的修為在雙修當中快提升。

總的來說,就是雙修**好。

不過,還有一種,那就是採補。採補是不分男女的,主要看誰的修為夠高。

如果女修修為高的話,只要注意別讓對方在雙修的時候吸收了自己的修為,她便能只有的吸收對方的修為。8 w`w=w-.=

東華羽凡之所以會這麼認為,是因為她突然現周傳勝身上的氣息似乎比之前要穩了不少。

之前總有一種重疊的違和感,如今卻更加的凝實了起來。

其實前一種,讓東華羽凡有一種周傳勝被奪舍了的感覺。可是奇怪的是,被奪舍之後通常氣息都會有所改變。雖然有的人能夠模仿別人的氣息,但是到底還是有不同的。只要修為比他高的話,很容易就能夠察覺。

可是周傳勝的氣息除了有些不穩,並沒有十分陌生。打個比方,就好像兩個人影重疊在一起的那種感覺。雖然是這個人,可是就是不真切,不凝實。

而經過這三天的翻雲覆雨,氣息居然慢慢的變得穩定了下來。

不僅如此。有一種得到了升華的感覺一樣。

楊秋茵修為沒有周傳勝高深,因此並沒有察覺。

水潭周圍全是兩人撲騰出來的水,好不容易結束之後。周傳瑛仰著頭靠在水潭的邊緣,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楊秋茵有些食髓知味,臉上掛著一絲媚笑。悄悄的靠近,見周傳勝沒什麼反應,這才用纖長的手指不斷地在周傳勝的胸口畫著圓圈,一邊講自己的頭靠在周傳勝的肩膀上面,嬌生說道:

「怎麼了?可是生了何事?」

周傳勝似乎略有疲憊的樣子,睜開眼,一隻手放在楊秋茵的頭上。吧 w·w`w·.·彷彿在撫摸一個小狗一樣。

楊秋茵半眯著眼睛,殷紅的嘴唇輕輕嘟著,不其然抬頭對上了周傳勝饒有深意的模樣。

渾身一震,下意識的說道:

「怎麼了?為何這麼看著我。」

周傳勝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突然仰起臉笑了起來。

不同於之前陰測測的笑容,此時的笑容帶著一絲明悟。讓楊秋茵微微怔了怔,不明白周傳勝究竟是什麼意思。

「茵兒可心悅與我。」周傳勝的語氣一改之前的****,溫柔又帶有一絲磁性。抬起手,溫柔的用手指把玩著她的頭,動作輕柔,彷彿對懷中的女子視若珍寶一樣。

楊秋茵的神色慢慢變得有些茫然,卻又馬上欣喜。

女人通常都是比較感性的,哪怕所有人都覺得她是一個蕩婦。但是實際上,她心面卻同別的女子沒有任何的差別。都希望有一個關心她。愛護她,珍惜她的人守在身邊。

雖然一開始她也同樣憎恨周傳勝,這個人毀了她的一生。

卻又給了她另一種希望,雖然這個希望更加的邪惡。但是確實一條捷徑。

所以,只要心裡有微微的鬆動,接下來會下意識的依賴或者說會慢慢的習慣這個人。

而對於楊秋茵來說,周傳勝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她人生的一部分。

因此,聽到周傳勝如此說,楊秋茵激動的站起身。完全不在意對眼前這個坦誠相見。反正已經見過無數次了。

「你……」楊秋茵臉上難得的紅了起來,剛吐出一個字,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說,只能低著頭繼續說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呵呵。」

周傳勝輕笑了起來,因為修為提升的快,臉上倒是沒有留下什麼歲月的痕,反而看上去更加的成熟。

一把將楊秋茵拉回自己的懷裡,周傳勝臉上的笑容更深了,一隻手摟著楊秋茵的腰,另一隻手卻突然的附上了某處,,輕輕的把玩了起來。

沒多久,楊秋茵就感覺到身上似乎有一團火,而點火的正是周傳勝的手。

只覺得一股酥軟從下而上,忍不住癱倒在周傳勝的懷裡。

而周傳勝眼神清明,低頭望著埋在自己胸口的楊秋茵,眼裡哪裡還有什麼深情,只有深深的不屑和厭惡。

可是隨後他嘆息一口氣,眼神中再次恢復了之前的深情,不斷的用手在楊秋茵身上遊走。

在楊秋茵耳旁低喃道:

「還沒回答我,茵兒是否心悅我?」

楊秋茵點點頭,卻又怕周傳勝沒有看到,連忙回道:

「自然是的。」

只是說完,頭便再沒有抬起來過。

實際上,關於喜歡亦或者愛這種話,楊秋茵已經說了無數遍了,並且是對著不同的人心裡對這一類的詞語壓根就不相信了。可是偏偏此時因為這兩個字面紅耳赤了起來。

周傳勝嘴角輕輕一彎,等得就是這句話了。

隨機,溫柔的將楊秋茵的臉捧了起來,看著她的眼睛,說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

語氣輕柔,彷彿帶著一說不出來的誘惑,一步一步慢慢的讓楊秋茵沉淪了進去。

楊秋茵期初還不敢看周傳勝的眼睛,可是隨著周傳勝的問話之後,立馬對了上去,用力的點點頭。周傳勝眼中的笑意更深,隨後眼中彷彿出現了一道黑色的漩渦,楊秋茵欣喜的臉頓時平靜了下來。

「那麼,你願意為我做任何事情嗎?」周傳勝見到楊秋茵的反應,非常滿意的問道。

「願意。」

「很好。」周傳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滿意的點點頭。

而後,緩緩的將頭湊到楊秋茵的面前,手突然抓著楊秋茵的頭,薄薄的嘴唇直接湊到了楊秋茵的唇邊一厘米處停了下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