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七十四章 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 交易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東華羽凡呼吸一緊。

靈晶一拿出來,東華羽凡頓時無法淡定了。

開玩笑,如果連面對靈晶都能夠淡定的話,除非她成為老天爺。

再則,裝逼可以,太過了就有些不對了。萬一讓周傳勝看不到希望,玉石俱焚,直接自爆,那麼他身上的東西很有可能在爆炸中消失。那她搞這麼半天不就白搞了。

這可是機緣啊!

此人為了修鍊,殘害那麼多人。她殺了周傳勝的話,也算是替天行道,她是站穩了腳跟的。

因此,淡淡的笑了笑,說到:

「有點意思,不過你要知道,你的性命在我看來一文不值,懂?」

這樣說雖然有些貪得無厭的感覺,但是既然已經知道對方是上古時期的人了,不多掏點好東西出來簡直是對不起自己。

並且她很確信,如果此時他們兩個人對調,周傳勝只怕更加貪婪。

能夠存活這麼長的人,都是人精。

東華羽凡一句話,周傳勝就聽懂了她的含義,皺了皺眉頭,心裡暗罵一句『貪得無厭』 炮灰魅主。事實上,他何嘗不是如此,只不過身處的位置不同罷了。

周傳勝思忖了一會,東華羽凡也沒有打擾他。

四周一片寂靜,周傳勝也算是想明白了。

他拿出東西,很有可能會死,但是卻有一線生機。

若是什麼都不拿,是必死無疑了。

既然還能爭取一線生機,若是不給夠對方足夠的籌碼,很有可能今天真的就交代在這裡了。只是一想到自己這麼多年的收藏,心裡就肉疼。

想了想。突然一翻手,出現一枚十分古樸的儲物戒指,解除了認主之後,說到:

「這是我這麼多年的大部分收藏,可否換一條命。」

東華羽凡雖然沒有拿到戒指,但是從外表就只到這枚戒指不是看上去的那麼簡單。想了想,說到:

「能不能換。得看你的誠意。」

說完。手一揮,儲物戒指連同之前他拿出來的籌碼全部消失在周傳勝的面前。

周傳勝眼中閃過一絲驚恐。

沒想到對方居然有如此神通,也幸虧他沒有輕舉妄動。只怕對方想要取他的性命易如反掌了。

想到這裡,那股僥倖的心理頓時熄滅了。並且他此時百分之一百的肯定,對方並沒有想要放過他的想法,也就是說他今日註定是要命喪於此了。

東華羽凡沒有忙著查看。怕有什麼不妥。

周傳勝臉上的表情變換數次,最後長嘆一口氣。仍不住說到:

「你是不是從未打算放過我。」

說完,又彷彿是在自嘲一般,繼續說到:「倒也是,若是我。也不會留下隱患。呵呵,修真者礙…」

不知道怎的,聽到他最後一句話。東華羽凡竟然有一種無奈的悵然感。

是啊,身為修真者。所有的目的便是不斷修鍊,不要成為螻蟻。不想性命被別人拿捏到手裡。

嘗試過力量的滋味,又有誰再願意過回那種平凡,但是卻又脆弱的生活。

凡人羨慕修真者,因為他們高高在上。修真者羨慕凡人,因為他們平靜淡然。但是沒有任何人願意從修真者成為凡人。

既然走上了這一條路,除非哪一天成就大道,達到了一個讓所有人都仰望的地步,否則哪裡能夠停歇。

「不錯,我從未打算放過你。」東華羽凡原本想要說他作惡多端,可是話音到了嘴邊卻又住嘴了。

能夠修鍊到現在,又有誰的手中沒有幾條人命?只是多少的問題,或者說只是角度的問題。

如果說,今日周傳勝是一個大乘期修士,揮手間便是天翻地覆,死傷無數。就算他真的以吞噬別人的修為來修鍊的話,哪怕被人譴責,估計也沒有多少人真的敢出面對付她。

除非真的損害到了某些宗門亦或者世家的情況下福氣妃。

實際上,就連她自己也是一樣的。

殺人奪寶的人,固然可惡,可是自己這些打著替天行道的人不也是一樣的性質。

只是她自認為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上罷了。

雖然這麼想,但是東華羽凡卻並沒有可憐他或者準備放過他。畢竟只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敗者為寇,只能任人宰割。如果哪天她落到如此地步,她相信周傳勝也會毫不猶豫的這樣對她,甚至更甚。

所以,在修真者,憐憫是絕對不能存在的東西。哪怕心裡這麼想,也不要做出超出原則的事情。

東華羽凡親眼見到周傳勝的表情從怨恨到不甘、最後是絕望,以至於如今似乎認命了一般。

既然沒有生的可能了,周傳勝的語氣也沒有之前那麼謹慎了。

整個人頓時放鬆了下來,突然聲音黯啞的問道:

「沒想到,老夫縱橫多年,居然栽到你這個丫頭手裡,當真是造化弄人埃」

聽著聲音似乎並不像是刻意偽裝的,若是不看周傳勝人的話,還以為是一個老人。

東華羽凡沒有說話,摸著戒指,饒有深意的看著此人。

活了這麼長的人,是最惜命的,有一線生機都會拚死一搏。

再則,東華羽凡並不相信,自己真的能夠這麼輕鬆的殺了他。如今周傳勝這麼淡定,說不得會有什麼陰謀,亦或者有什麼後手。

因此,東華羽凡不言語,想要天天看他要說些什麼。

「你沒打算放過老夫,也正常。若是老夫,只怕不僅會如此……」周傳勝碎碎叨叨了好一會,東華羽凡都沒有給予任何的回應。

彷彿對方也並沒有期望得到迴音一樣。

四周一片寂靜,東華羽凡提高了警惕,時刻注意著周傳勝的一舉一動。

可是偏偏對方似乎真的已經認命了一樣。

東華羽凡一直都注意看著周傳勝的神色。如今他坐在地上,背靠著石頭,望著上空,目光中帶著緬懷。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到了最後的時刻,還是準備麻痹東華羽凡。

就在東華羽凡不明就裡的時候,周傳勝突然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才說道:

「若老夫沒猜測的話,小姑娘你修鍊不足五十年吧?」

東華羽凡半眯著眼,並沒有貿然的回答『你怎麼知道』一類的話,而是在思考他這句話的含義。

周傳勝雖然用的是疑問句,但是似乎很肯定的模樣。沒有得到東華羽凡的回答,也絲毫不在意,繼續說道:

「老夫和你做個交易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