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七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東域。.? `c?om

浪濤捲動,打在礁石上擊出一朵朵水花。

一人負手而立,月牙白的衣袍隨風擺動。黑長的頭飛揚,沒眼清冷,仿若遺世**。

突然眼眸一轉,望著踏風而來的某人,眼中露出一絲冷笑。

「怎麼?你不是回來渡心劫嗎?竟然會來找我。」

來人剛落地,冷眼看著一副莊嚴的某人,忍不住譏諷道。

風傾塵眼睛裡面看不到一絲溫度,卻再次望向一望無際的大海,語氣古波不驚,道:

「回來看看老朋友。」

「可別可別,我一海妖,如何當得起唐唐准上仙大人的朋友。」話雖如此說,但語氣卻異常的冰冷,隱隱帶著一絲怨恨。

「我知你怨我,我也怨我自己。」風傾塵望著對方冰冷的神色,臉上沒有表情,心裡卻忍不住嘆息。

太上忘情,忘情而至公,得情忘情,不為情緒所動,不為情感所擾。

未飛升之時,因情之所以,渡劫至心魔起,忘情忘心,說到底不夠至情。

聽到風傾塵這麼說,某海妖頓時火了,憤怒之意頓時席捲大海,一股滔天巨浪順勢而起,快的朝著岸邊壓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風傾塵嘆了口氣,手一揮,巨浪戛然而止,化作水幕急流而下,卻仍然有水花落在他們身上。

縱然兩人身負神通,卻無一人抵擋這些打在身上的水花。

海妖毫不在意的拂去臉上的水滴,冰冷的眼睛一眨,下一瞬,瞳孔瞬間豎立起來,手指一點,一把海水幻化出的骨鞭頓時出現在手中。

海水打濕了風傾塵的衣服,他仿若無事,一縷濕潤的頭緊緊的貼在臉頰,卻絲毫不影響他依舊如謫仙。他知今日過來必定會承受一番怒火。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會怨他至深。

骨鞭自水而出,拖出一道長長的水痕,快的朝著風傾塵的地方揮去。

一股來自大海的威壓和骨鞭瞬間鎖定了風傾塵的位置。

風傾塵知道若是不打一架,今日應該是沒有辦法好好說話了。因此也不多言。迅抽身而起,手心靈力噴而出,一張銀色的巨大瞬間將骨鞭以及那道威壓隔絕在外。

另一隻手也不閑著,捏出一道複雜的法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劃了一道圓。一道太極圖案瞬間出現在風傾塵的身後。彷彿來自太古的氣息朝著海妖的地方撲去。

海妖冷哼一聲,如今這是修真界,風傾塵的修為壓縮到和他一樣的境界,勝負五五分,自然是不懼,更何況如今在海邊,本來就是它的地盤。一招手,骨鞭化作一束藍光,變成一面水幕鏡。?. `頃刻間水幕化作千萬道水箭,見縫插針般的朝著風傾塵壓去。

風傾塵見此便知道他心裡已經軟和下來了。

兩高階修士戰鬥。若非生死仇敵,通常都不會用全力,能夠使出一層力量便足以波及到很遠。

如今海妖主動利用法術來戰鬥,倒是讓他鬆了口氣。

大乘期修士戰鬥,一舉一動間便足以毀天動地,水箭的威力根本不足為懼,打在身上也不可能造成傷痕。

因此,風傾塵索性束手而立,硬生生的接了好幾道水箭。其餘的全部都被身後的太極圖案吞噬了。

萬物皆太極,太極容萬物。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夠修鍊的如此快。

儘管沒有傷口。還是會覺得肉疼。

『哼』海妖可不會因此就放過風傾塵,這點傷痛不足以平息他此時的憤怒。

因此捨棄了遠戰,直接飛身越到風傾塵的身邊,用盡全力。狠狠一拳打在風傾塵的臉上。

心裡惡趣味的想到『既然都是這一張臉惹的禍,那他就偏偏只打臉。』

風傾塵哪裡看不出他在想什麼,只是如今不能多言罷了。讓他出口氣,才能說接下來的事情。

海妖見風傾塵這樣,心裡反倒是沒有什麼心情收拾他。

他們相識幾千年,其中的情誼哪裡是普通的友情可以比擬的。

遂。海妖憤憤的吐了口水,一屁股坐在了礁石之上。

「我就沒搞懂你們人類的複雜心思,既然已經選擇無情,又何必故作深情。」海妖的語氣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冷淡了,可是卻依舊生硬的不肯拉下臉面。

風傾塵揉了揉嘴角,這貨下手還真狠。

坐在海妖旁邊,輕聲說道:

「是我對不住她,若不是當時沒能抵抗住心魔誘惑……」

風傾塵的話音還未落,就被海妖打斷了:

「你既選擇這條路,那就應該放她一條生路,可你執意將她拴在你身側,又是何意?明明是自私,就不要找什麼心魔借口。」

一席話,說的風傾塵啞口無言,卻又不得不苦笑著承認這一點。

他想長生,想要無上的實力,不顧旁人勸阻選擇太上忘情,一意孤行。明知此後會忘情棄情,卻執著的想要她一如既往的呆在身側,結果成為他的執念,最終化作心魔。

而他欲渡劫,不得不斬殺心魔。

他自然忘不了雲散開之後恢復清明之時的悔恨,可是誅仙劍出,魂飛魄散。

「是我不對,所以才會有此一遭。」風傾塵喃喃的說到。

「那是你活該。」海妖幸災樂禍的說到。

不過隨後,神色一轉,看了看風傾塵,皺起了眉頭。

伸出手掐了掐,突然恍然:

「難怪。當日若非我即時趕到,用凈化瓶保住她的神魂,只怕你此時就真的成為了一個無情無心的天道傀儡了。」

風傾塵嘆了口氣,當日因,今日果,他始終是欠了海妖天大的人情。被誅仙劍所傷的神魂無法進入輪迴,更沒法匯到魔界,只能送往另一界。而今幾千年過,他又再次回到這裡,卻不敢再將她時時拴在身側了,無論是失憶之時還是如今恢復了記憶。明明知道她在哪裡,卻不敢去找她。

「她回來了。」

冷不丁的,風傾塵突然開口說道。

海妖一點都不驚訝,若非她回來了,風傾塵不會在此時回來。海妖想了想,突然問道:

「這一次,你待如何?」

語氣雖然平緩,但是眼睛卻一直盯著風傾塵,帶著隱隱的警告。

風傾塵苦笑:「我知道你擔心什麼,可如今的我根本不敢去見她。」

「莫非,她已經恢復記憶了?」海妖眼睛一亮,驚訝的問道。

「或許吧1風傾塵就是不清楚這一點,才不敢去找她。

心裡雖然也僥倖的認為或許她還沒有接收到記憶,可是他更怕看到她厭惡的眼神。未完待續。